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伐牧野

第一百一十九章 秘境之内

一道剑光斩去,锵的一声,就像站在一根坚硬的玄铜管上,发出清脆的声响,而那藤蔓却是完好无事,仍将燕开庭往后拖着。
“小心!”燕开庭和付明轩陡然升空,只见从那洞口之下升起一道藤蔓之墙,密密麻麻的绿色藤蔓,每一根都足有成年男子胳膊一般粗细,浑身光滑,仔细看竟还附有一层层墨绿色鳞片,好似一条条舞动的蟒蛇一般,张牙舞爪地向着二人。
一边笑,那雕像的眼中竟然还淌出鲜血一般的眼泪出来!燕开庭只觉得一阵头皮发麻,突然,便感到脚下有什么东西在涌动着。
燕开庭点了点头,他从来不是什么贪心的人,何况,自己此次前来获取宝物倒在其次,好好历练一番才是真的。
两人的声响很低,并且已经隐匿了气息,却还是被那女子发现,只听得那女子对着自己二人便一声喊道:“姐妹们,我们有客人啦!!快去迎接客人!”
而此时,他们却站在一块极为平坦的空地上,就像是进入了某种结界一般,雾气全部被阻隔在外,二人站在空地中间,视野清晰,毫无一丝雾气。
方才二人本是从林间而来,而到了这宅子前,那还有什么丛林?!在两人身后,居然是一片汪洋大海!
付明轩也是心下疑惑,自己方才走过去,怎么就没有注意到这藤蔓?在自己的视野当中,这藤蔓分明是不存在的。
付明轩朝燕开庭打了个手势,两人便超荒地深处走去,越走哭泣声就是越大,好似一个失去了孩子的妇人,哭的那样伤心欲绝,燕开庭听的是浑身起鸡皮疙瘩,恨不得封了听识,却又担心自己误了事。
走着走着,二人便来到了一块开阔的平坦地区,两人只觉得腹中空空如也,便随手抓了只大肥兔子杀了烤了吃掉,燕开庭的体内之火也是好用,一会儿便燃起一堆篝火来,将兔子烤的直冒肥油。
洞内遍布青苔,十分湿滑,二人小心地走上一段距离,便感受到一股浓郁的空间之力。
付明轩轻笑几声,饶有兴趣地问:“那百合姑娘在这宅子里表演一番,又能得几个工钱呢?”
被拖了一阵子,燕开庭心下也是不耐烦起来!怎么这林子里仿佛会动的都跟自己有仇似的,燕开庭上手用力紧紧插入到地面之中,右腿用力向上抬,左脚蹬在一块磐石上,就欲跟那藤蔓角力,却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右腿根本抬不起来丝毫,在这样下去,燕开庭只觉得自己的右腿要被这藤蔓活生生給扯断了。
站定在大街上,就像身旁毫无一人般,沈伯严微微抬头,双眼便透过重重雾气望见后山那模糊的边缘。几乎是面无表情的,沈伯严就直直朝后山走去,白衣飘飘,脚步沉稳。
环顾四周,这个露天宅院的环境十分优雅,草木各有形状,一汪清澈的池水在院子中央倒映着已是蔚蓝色的天空,白云漂浮之间,各种暗香袭来。在院子里喝酒吃菜的客人们,均是锦衣华服,头饰配饰也都是典型的东瀛风格,不过,他们似乎一点都没有注意到自己二人,都是各吃各的,与怀中的女子亲昵着。
燕开庭又问:“那幻境当中可有宝贝?”
说完,燕开庭轻轻拍了拍女子的肩,女子缓身站起,便向着宅子的里屋走去。付明轩也嘱咐怀中粉衫女子去给他那一些好酒来,待到二女子都离开了,燕开庭才凑上前去,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你以前可曾遇到过?”
那外乡人在玉京城北的一处荒地上建造了一间屋子,便也是这种宅子的风格,燕开庭是想说怎么看都怎么熟悉呢。
燕开庭心下也终于明白这凶兽为何如此攻击自己了,这凶兽生性属水,水火不相容,发自本能的,也要前来攻击燕开庭。
只是刚刚站稳,绿色巨人便感到胸口一阵刺痛,哀嚎一声,便将手中怀抱的燕开庭远远地扔了出去!
在二人的感知中,这巨人反倒是像一只变异的猿猴,满身都是长毛,面目和山中的猿猴也有几分相似,不过,在他的体内,竟蕴含着丰沛的灵力,显然又是与普通猿猴不一样。
看到这些女子,燕开庭一拍脑袋,响了起来。
这时,就只听见耳边传来付明轩的一阵呼喊:“庭哥儿!小心背后!!!”
所以,只见他一直看到燕开庭跟拿个玩具一般在手里抛上抛下,到底是几个意思?!
“那么……我们只需要追踪他们的行迹,便可找到秘境入口,可谓是得来全不费功夫。”说完,洛长苏便是一阵大笑,三位师弟也跟着笑了起来。
饶是百花丛中走出来的燕开庭,此时浑身上下也是一阵酥麻……
只见那金属圆球滚落在石像旁边之后,便嘶嘶开始冒出一阵紫烟来,然后便没了动静。
遇到雷火之后,藤蔓啪啪地断掉十几根,落在地上便剧烈燃烧起来,但是刚落下便有新的长起来,无论燕开庭怎么打,那堵藤蔓墙还是挺立在http://m.hetushu.com那里,甚至比之前更大更厚起来!
付明轩也是微微有些激动,拍了拍燕开庭的肩,道:“还是要小心为上,资料都看完了吧,秘境里面,才真正是吃人的地方!”
处于在这种极静之中,燕开庭总觉得有一股奇怪的感觉包围着他,似乎这种奇怪就是来自根本就不可能存在的安静本身。皱眉四下看去,整个山上除了方才那一头凶兽,却没见任何生灵的影子,四下感应,却也是感应不到。
“不会吧……”
两人往后退了几步堪堪站稳,尚元悯所给的资料大约都是秘境之内的,却是对着秘境外的环境没什么着墨之处。看来,这个秘境,就是连进去都得花费不少力气。
就在燕开庭对抗藤蔓的这一段时间,付明轩眼睛一直盯着那尊石像,怎么看着尊石像都不简单,他仔细感知了一下,便对燕开庭道:
燕开庭就要哭了出来,自己为什么这么倒霉啊!!!回到小有门后第一件事就是找个符修的高人给自己写几张转运符,改一改运气!
藤蔓缩回的速度极快,好几回还脱离了二人视线,只不过藤蔓缩回带动的响声在如此寂静的林中簌簌作响,两人根据声音便可以判断出来其方位,一路跟上去,不到片刻,二人就像是穿越到了另一个地方一般,不禁停了下来。
“这可是我一路上淘来的好物,看来总会派上点用场了!”燕开庭笑道,将那金属圆球抛给了付明轩。
燕开庭心想自己真是倒霉,掉哪里不好偏偏掉在怪物的怀里,心想着一路上山,进入秘境,自己也太背时一些了吧!他一把抹去脸上沾满的怪物身上的粘液,狠狠地啐了一口。
两人跳到洞口前,仔细感知再无异样之后,相视一眼,便一同走了进去。
二人虽然很是好奇这位先来的前辈究竟是谁,又为何要隐藏这个秘境的踪迹,不过,目前两人面临的最大问题,还是面前站着的这位满脸怒容,一副想要把二人都撕碎的绿色巨人?!
不过二人也不惊慌,毕竟秘境里面什么奇怪的事情都有。二人便随着女子的带引进入了宅子里面,只见里面居然坐满了客人,言笑晏晏之中,每个人身边都坐着一位妙龄女子。
女子佯装出一副既惊讶又抱歉的模样,小步跑到二人面前跪下,就欲哭出声来,向着燕开庭和付明轩连连道歉。
燕开庭蓦地看向那尊石像,只发现那石像上的厉鬼正朝着自己笑着!
“无需管他,这里奇怪得很,我们先四处看看!”付明轩小声道,便和燕开庭潜入了丛林之中。
燕开庭好像在哪里见过,却又记不起来。干脆也不想,就朝那边走去。
这时,一阵音乐响起,前方一个伸出来的长形舞台上,走上了一名面色惨白却唇红如血的女子,随着音乐的舞动,那女子手拿折扇轻轻舞动着,甚有风情,就连燕开庭和付明轩二人的目光也紧紧盯着那女子。
三人面面相觑一阵子,也不知该如何是好。燕开庭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发现周围好似就是一片普通森林,树木葱郁,花草繁盛,除了泛着微微红色光芒之外,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燕开庭朝上空一望,神情却是一凛,竟是血红色的天空!
付明轩笑了笑,道:“自然是有的,今日这个幻境已是属于较大的了,宝物自然也是很多,不过,切记不要贪心,当心陷入里面不可自拔。”
看那些客人的打扮,也是东瀛人士的穿着。此时燕开庭和付明轩均是长衫飘飘,仿佛来到了另外一个国度。
只觉得是一阵天旋地转,燕开庭还未缓过神来就重重的摔倒在地,啪的一声,只感觉自己的脸庞摔倒了一个柔软的物体之中,燕开庭心想不好,自己莫不是压在了付明轩身上了吧!
“明轩,她们好像是个叫东瀛民族的女子。”燕开庭悄声道。
燕开庭看向女子的面庞,竟觉得这女子的面容与他心心念念的谢无想有几分相似,只是神情不似谢无想那般清冷使人不可靠近,反而是更加温柔似水而来,让燕开庭有了一种想要拥之入怀的欲望。
付明轩点了点,道:“这只是幻境罢了,秘境中比较常见,幻境常考验人的心智,你还得多加注意才是。”
燕开庭双眼一里亮,双手之间便亮出一团金色火光,一看便知纯度极高,燕开庭转过身来便朝着藤蔓烧过去,触碰到火焰的那一刹,藤蔓忽然抖了抖,牵住燕开庭右脚的力量便少了几分,燕开庭继续加持火焰,藤蔓就像一条吃痛的蛇,放下燕开庭狂甩几下就缩了回去,燕开庭赶紧站起身来紧随而去。
却不想那藤蔓像是活过来了一般,倏地绕了一圈,将燕开庭的右脚牢牢套在其内,“啊!”的喊了一声,燕开庭就被那不知名的藤蔓向一丛灌木林里拖去,力道之大,绕是燕开庭天生蛮力,一时之间竟挣脱不和_图_书出来。
雾口客栈厢房内,洛长苏手持一个戒指一般的法器轻轻在指尖上旋转着,突然他神色一凛,随后又缓缓松了下来,对着眼前的崔胤,章若云还有刚成为上师境的望语道:“看来,他们已经进去了……”
“师兄!”崔胤道,“那我们得赶快行动起来!”
“客人小心走路,可千万别被脚下的物什给绊倒了。”女子浅笑道,刚说完,燕开庭就一脚绊在一处摆放着花瓶的桌子上,砰地一声,那花瓶就落在了破满柔软垫子的地板纸上。
可是这么黏腻是怎么回事?!燕开庭眼睛都睁不开了,感觉被什么东西糊住了一般,想要爬起身来,却总觉得自己浑身酸软,好似被抱在怀里是怎么回事?!
大口吃完肉后,两人才觉得踏实几分,便又继续向前走着,穿越过了一片丛林之后,两人不知不觉来到了一处山寨。
燕开庭回转身睐,问道:“怎么?这里哪里有法阵要破吗?”自己刚说完,燕开庭眼睛圆睁道:“你是说……这些藤蔓是由法阵布置而成?”
缓缓打开门,出现在燕开庭面前的是一间精美的厢房,空间也是很大,里外用一道雕花屏风给隔着,外面铺着一张编织而成的青竹竹席,略微泛着岁月的暗黄颜色,之上摆着一张暗棕色的矮木圆桌,桌面光滑平整,桌角上之上雕刻着精细繁复的纹饰,四周摆放着一张张软绵布垫子,桌子子上点着一支淡黄色的香烛,正燃烧着丝丝木香气息,镇定着人的心神,四周墙壁之上都挂着一幅幅意境缱绻而又悠远的画作,每一副都深套燕开庭的喜欢。整间屋子看起来,都是那样的整洁雅观。
话语刚落,燕开庭和付明轩面前的灌木丛忽地消失,然后便现出一条雕栏玉砌的宽阔石桥,直直通向那宅子!
“大哥,我是被一股力量吸进来的,掉在你的身上真的不是我的本意啊!!”
自从来到雾口之后,两人无时无刻都处于在一种极为不自在的浓雾之中,浓雾除了有些遮挡他们的视线之外,也没有什么别的不便,但总觉得这浓雾里总蕴含着一些异样的微妙感觉,上山之后便是更加明显。
往前走了一阵子,两人心下便愈加确定自己已是来到了对的地方。果然,走着走着,直到走到荒地的尽头,又见着雾气缭绕起来,眼前便出现一个一人多高的洞口来。
付明轩赶忙前去扶住了燕开庭,燕开庭直喘粗气,缓了好一阵子,才重新站起身来,望向面前这个好似土著一般的绿色巨人。
不是一般的红色,而是真的仿佛是鲜血一般的红色,没有日头,没有云彩,只是完完全全的红色。
望着燕开庭慢慢离去的背影,付明轩露出了玩味的笑容,接着,迈着小碎步归来的黄衫女子便犹若无骨一般,睡到在他怀里。
就这样被那女子带进了这宅子的里屋中的厢房,燕开庭已经是没有眼睛来观看四周环境,就像是丢了魂儿一般,跟着女子朝厢房走着,女子浅笑盈盈,眼角眉梢皆是风情,燕开庭的眼睛是一时片刻都没有离开过她的脸庞。
女子婉转一笑,犹若春时杜鹃一般灿烂,挽上了燕开庭的胳膊,就带着他朝宅子里屋之中的厢房走去。每走一步,燕开庭只觉得脚下生风,整个人的心情都灿烂舒适起来,被女子这么轻轻挽着,燕开庭竟是感到前所未有的柔情蜜意。
两人走着走着,仿佛像是穿过了一层薄膜一般,两人还未反应过来,就被一阵强大的吸引之力吸进了沉沉的黑暗之中,直到完全消失。
“额……”燕开庭一脸尴尬,刚准备劝说付明轩要不就用一用别的破阵法器,就只听见一声巨响,耀眼的紫光扑面而来,两人捂着耳朵低下头来。
就像是某种哭泣的声音一般,呜咽声隐隐的在四处响起,燕开庭不禁寒毛直竖,心下便升起一道恐惧之感来。
那绿色巨人盯着二人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儿的呼哧喘气。
令人意外的是,凶兽死去不久,便化作一道水汽,消失在二人眼前。
付明轩朝燕开庭使了个眼色,见燕开庭朝自己点了点头,便将那金属圆球朝那尊石像猛的一扔,两人均是向侧方一跳,躲在了一块磐石之后,露出两双翘首以盼的眼睛。
对于燕开庭的雷火攻击,都有自己的消解办法,但对于有着多重属性的付明轩来说,却是毫无还手之力。
洛长苏轻笑几声,道:“等你什么时候成为小有门核心弟子,宝贝法器多着呢!”说完,便晃了晃指尖上的戒指,道:“只要你是小有门的人,便逃脱不了这法戒的追踪,方才在法戒的感知中,付寒州和燕萧然忽地就消失在后山中,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们已经进入了秘境。”
百合婉转一笑,道:“客人可真会说话,来,跟百合来吧。”说着便迎着燕开庭站在了一处厢房前。
“客人可是喜欢这幅画?”女http://www•hetushu•com子也注意到了燕开庭的目光,问道。
百合浅笑几声,就攀附在了燕开庭的身上,朱唇凑到了燕开庭的耳边,轻声问道:“客人你说呢?”
站稳之后,只见自己右脚绊上了一道横在路中央的藤蔓,这藤蔓也不知是一个什么物种,周身青翠欲滴,光滑异常,竟是连一片叶子也没有,燕开庭好奇,便又伸出脚前去踩了一踩。
“啊!”燕开庭顿时就慌了神,不停地挣扎着,却仍是徒劳,抬起头望去,只见一双恶狠狠的巨眼盯着自己,燕开庭顿时内里一阵翻江倒海,巨大的压迫之力让他快要吐了出来。
“明轩。这!”燕开庭指着地,望着付明轩。
而这个石桥,方才分明是没有的!
“那你是什么人?!”付明轩问道,只见那绿色巨人依旧站在原地,也没有了想要进攻的样子。
这酥麻一是来自那女子冰凉柔嫩的手的轻抚,二则是来自于一股神秘的暗香,好似是从女子身上传来的一般,幽静之中带有一丝魅惑,让人闻着浑身酥麻,情不自禁地想要倒在这女子的温柔怀抱中。
几名女子踏上石桥,明明方才还在很远的地方,可似乎就像是小跑了几步就到了二人面前,笑着向二人行了个礼,然后挽上二人的手,便将他们带到了宅子前。
如此攻击之下,这凶兽还是紧盯着燕开庭不放,躲避之中仍朝燕开庭本来。付明轩心念一转,便迅速飞升上空,又快速落在燕开庭面前,一道磅礴剑意,如洪水一般脱剑而出,直直扫向狂奔而来的凶兽。
付明轩仔细感知着身边女子的修为,发现她们真的好似是平凡女子,体内全无灵力,没有一丝修为!
听到付明轩这么说,燕开庭才想到自己阅读资料当中所记载的一些秘境之内的凶险,神色又渐渐变得沉重起来。他虽然不怕死,但是第一次进秘境就栽在这儿了传出去名声该多不好听啊!
百合脸色一红,低下头来,一只纤纤玉手便顺着燕开庭的手轻抚了上去,站起身来,整个人如同没有重量般地挂在燕开庭身上,鲜嫩欲滴的嘴唇凑到燕开庭的耳边,耳语道:“那就还请客人,与百合一同来到里屋的厢房……”
通过刚才抓住燕开庭的那根藤蔓,两人已是直到了这藤蔓畏惧火焰,燕开庭坏笑一声,抄起泰初锤便是几团雷火轰了过去。
一旁的付明轩看着燕开庭就这样跟女子走了,心中也是不急,此次带燕开庭出来本就是为了对他的历练,过不过的了这秘境中的重重关隘,就要看燕开庭自己的能力。自己若是事事提醒他阻止他,那便不能起到历练的作用了。
这一声可谓是酥到了燕开庭的骨子里,燕开庭一把揽住百合那如柳般的腰身,对着她的嘴唇,就轻轻吻了上去。
燕开庭有些害羞的笑着,摸了摸脑袋,傻笑道:“我这也不是看百合姑娘看得呆了,百何姑娘如此倾城般的容貌,换做任何人也都是这样的。”
换做以前的燕开庭,肯定就不会放弃这般自己送上门来的机会了,但是一想到这是在诡谲多变的秘境之中,燕开庭便提不起兴致来。
一场小小风波过去,两人便继续向上攀爬,没过多久脚下的道路便变得平缓起来,周围树林也变得稀疏起来,看来他们已经距离山顶不远了。
听到燕开庭一声叫唤,走在前方的付明轩蓦地转身,就只见燕开庭被那藤蔓向左侧防拖去,付明轩来不及笑话燕开庭那狼狈的模样,便赶忙提剑就欲将藤蔓斩断。
付明轩看到绿色巨人的目光落在一剑光寒十九州上,便将其取了出来,持剑指向绿色巨人,道:“这是剑……”
燕开庭向直直走向那幅画,伸出手来仿似要触碰,但又缩了回来。
付明轩刚点了点头,就只看见宅子里有一个女子朝他们二人望了过来!
“啥?!”燕开庭费老大劲儿才把脸抬起来,眼睛睁开,就只看见一直绿色的巨手拿着一根足有自己这么长,矛头有自己脑袋这么大的一个短矛向自己刺过来!
“他估计听不懂我们的语言……”付明轩悄声说道。
燕开庭和付明轩皆是一愣,没想到这从未见过的绿色巨人说起人类话语竟是字正腔圆,有模有样来了。这怪物虽长得像人,可是在二人的感知当中,绝不是人类!
只不过,这个洞口明显一看就是认为开凿而成,周围的痕迹全都是人工痕迹,在洞口前,还立着一尊圆柱体石像,上面刻着好似一个阴间厉鬼,张牙舞爪的,看起来甚是可怖。由于常年处在潮湿的空气里,整个洞口和石像都长满了青苔,厚厚的一层,看起来十分幽静神秘。
那那个猎户平常上山都打些什么呢?燕开庭越想越是不对劲,突然脚下像是绊住了什么东西一般,向前一个趔趄,差点扑到前面的付明轩。
然后便只听见一阵瓦碎的声音,待紫光散去之后,两人小心地抬起头来,和图书只见那尊诡异雕像已经被炸得粉碎,只剩下一个残缺不全的底座还矗立在洞门口。让两人感到高兴的是,藤蔓之墙果然消失了,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就只有毫无阻挡的洞口。
燕开庭一声惊呼,想要逃跑,却是动也不能动,往腰间一看,自己竟是被另一绿色巨只手搂在怀里!
燕开庭顿时就是一阵爽朗的笑声,一只手便抚上了女子洁白滑嫩的脸颊,道:“美人儿这里有什么好东西,尽管拿上来便是!”
这样一讲,山中出现的重重阻碍使他人不能靠近洞口这件事情,便也讲得通了。
果不其然,女子手中原本很“听话”的扇子,此刻不知道为何淘气起来,嗖的一下从女子手中脱落,竟飞到了不远处的二人的桌子上。
“哼!人类果然是忘恩负义的东西!”绿色巨人怒道,眼睛便又看向了燕开庭,问道:“你为什么要用火烧我?!”
那女子一边舞着,手中的扇子仿佛有了神魂一般,无论怎么抛,都会准确无误地回到女子的手中,女子虽然顾盼神飞,但眼神却是一直都往付明轩和燕开庭二人这边飘来,两人心下都是一笑,难道现在就要开始了吗?
燕开庭也感受到那来自洞内的神秘空间之力,好似带有吸附力量一般,将他牵引往内。于是就在准备踏上前去时,一股十分危险的气息顿时攀上了燕开庭!
“打翻了客人的酒,无论如何也要给客人做个赔。”那舞扇女子柔声道:“小女子名为百合,前不久才成为这宅子里的花魁,担任表演,如今也是技艺不精,不仅献丑,还破坏了两位客人的兴致……作为赔偿,客人接下来的酒菜钱,小女子悉数代付。”
“哎哟!两位客人旅途辛苦了,赶快进来喝点茶吧!”方才就是这名女子发现了付明轩和燕开庭二人。
百合轻轻一笑,犹若倾城,柔声道:“自然是不多的……若实在不行,百合也只能……也只能……”
燕开庭站在门外,女子为他脱下了脚上的鞋,便引着他走了进去。燕开庭目光怔怔的,盯着墙上的一幅画作,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嘘!”付明轩朝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燕开庭仔细听。
那些女子与外界寻常女子的面容没有什么不同,看起来就好像是正常人类。肤白貌美,乌黑的头发自然垂下,在中部用红绳系住,头发长的都拖到了脚底。身穿的衣服也有些奇怪,看起来里三层外三层,十分雍容华贵,腰间用丝绸宽腰带系着,在背后打成一个像小包袱的结。
望语则是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明明洛长苏就坐在这里,为什么还知道付寒州和燕萧然的行踪,便问道:“洛师兄可是从哪里感知到的?为何我们都是一无所觉呢?”
付明轩高高跳起,几道剑光便向绿色巨人砍去,绿色巨人虽然身形大,行动却是很灵活,身子向侧方一个翻滚,就避开了这几道剑光。
以往在玉京时,他也曾见过这样一种打扮的外乡人,女子一个个都十分美丽娇憨,燕开庭还打探过他们,说是从一个名叫“东瀛”的地方来的。燕开庭虽然不知道那东瀛是在哪里,但是他却是知道,那是一个非常非常遥远的地方,
只听得宅子里传来一片莺莺燕燕的女子欢笑声,燕开庭和付明轩两人先是隐身于高处的一丛灌木林之中,仔细观察着。
燕开庭向脚下看去,只见一路走来都是草木繁茂的森林,而此时两人的脚下,却是一块荒地,毫无生气。
付明轩也是满脸黑线,他身上并不是没带破阵法器,只不过像这种小有门特制的破阵法器实在是不适合在秘境门口就用上,否则后面到来的人都知道小有门的人进去秘境了,以免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这是你吗?”在这幅画上,画着一个女子,神态犹若寒冰一样冰冷,穿着一身青衫,外罩着外色纱裙,细腻白纱蒙着面容,但那一双粉唇依旧是若隐若现,这分明就是谢无想!
见到这一幕,燕开庭心中对那个卖他圆球的老头子一阵腹诽,竟然敢卖他燕开庭水货??回去的路上一定要拎出来一阵好打!
他有预感前方一定有一些什么,便玩上一招“顺藤摸瓜”起来!
“你可有破阵之物?”
两人找到一处座位坐下,便来了几个侍女上前为二人斟酒,随后,将他们引进来两名女子便坐在了他们身边,朝着二人竟是依偎起来。
付明轩站在洞口向里面刚看了一眼,随即对燕开庭道:“看来应该就是这里了。”
“看来就在前方没错了!”燕开庭像个小孩子一般兴奋地叫道,这一路走来也不算幸运,但比起之前那些还在苦苦纠结山腰间频频出现的漩涡相比,两人实在是幸运太多了!
燕开庭汗颜,看起来这个绿色巨人似乎很讲道理的样子,那这样看来,好像还真是自己错了一样。
说起那尊石像的诡异,燕开庭可是举双手赞成,说罢,燕开庭便hetushu.com从芥子袋里一阵鼓捣,掏出来了一个金属圆球来。
“无妨。”燕开庭温柔笑道,搀扶起了那女子,只见那女子较之刚刚那黄衫粉衫女子还要柔媚美艳几分,饶是燕开庭这种见惯了美女的人也不禁心境荡漾起来。
绿色巨人神情微微的软了下来,好似想起了什么一般,随后又恢复原来的那副凶狠样子,道:“我知道!”
“这……”燕开庭有些无语,刚刚还仿佛是死对头一般,此时便是说走就走,还对二人毫无防备。
只不过,这处山寨的风格却有些奇怪,虽然看上去和燕开庭所见过的人居建筑没有什么特别大的不同,但是在细节上,又颇有不同。
燕开庭一愣,心里暗骂,你大爷的,你拿着短矛要杀我,我不用火烧你还等死吗?
燕开庭却摇摇头,道:“唉~话可不能这么说,尽然全都是好东西,也不得分个高低来!?快去吧,叫你们主事儿的给我们叫上最好的菜酒,今日我二人定是要不醉不归呢!”
谁料那绿色巨人竟然点了点头,随即又道:“你从天上忽地掉在我身上,谁知道是什么东西,砸的我脑袋一晕,我只能先动手!”
“大哥!是你先动手的好吗?你那个短矛一下戳在我身上,我还不得一命呜呼吗?!”燕开庭反问道。
“客人喜欢吃什么菜品呢?”那黄衣女子竟是要倒在了燕开庭的怀里,一双眼睛暗含秋水,朱唇鲜嫩欲滴,就像是没有重量一般,轻轻靠在燕开庭的腿上。
捂着胸口,绿色巨人只见自己的皮肤被烧焦了一大块,正嘶嘶冒着烟儿!再次看向二人时,眼中便又是畏惧又是憎恨。
从他的话语当中,他也曾是看见过人类的?!可是为什么人类之间却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巨人?就连尚元悯给他们的详细资料当中,也只出现了一张张模糊的脸,根本看不清楚究竟是什么怪物。难不成,曾经进来的那人是故意在隐瞒这个秘境吗?
这时,被搀着的燕开庭朝着付明轩使了眼色,示意他向后看,饶是付明轩,也不由得呆了。
怀里的黄衫女子嫣然一笑,道:“客人可说笑了,我们这边儿全是好东西,难不成全给您端上来不成?”
“哼!”燕开庭冷哼一声,双手齐放,心中正想着用什么别的对策来对付这个鬼东西,一旁的付明轩就喊道:“庭哥儿!用火烧它!”
绿色巨人哼哧两声,没有说话,看了一眼付明轩,眼神便落在了付明轩腰间的一剑光寒十九州上。
那凶兽根本不堪躲避,剑意侵袭的那一刹那,凶兽发出一声悲恸的哭嚎,声音响彻云天,顿时便倒在地上,随着付明轩几道剑光再次补过去,凶兽呜咽之声越来越小,到最后便完全没了生机。
就在这时,那绿色巨人重重哼了一声,也不在跟二人多话,转身便走,将后背就这样毫无顾忌地留给了二人。
与此同时,一名气质雍容和煦,身穿白色长衫的男子缓步走进了雾口小镇,饶是这段时间来见过很多修道界人士的行人们都不自觉地朝他看去。无论是在容貌上,还是在气质上,这位男子一看便知是不同于寻常人士。
“你是个什么怪物?!竟敢挡本小爷的道!”燕开庭也是毫不示弱,一副气冲冲的模样,刚刚要不是他机灵,趁着怪物手松时用火给他烧伤了一烧,说不定他刚刚就死在那个怪物的怀里了!
“哼!狂妄的人类,没想到过了几十年之后又见到了!”付明轩语音刚落,那巨人粗犷略带沙哑的嗓音便响了起来。
燕开庭当即就明白了付明轩的眼色,他在告诉燕开庭,既然来到了秘境,就得随着秘境里面的所出现的情况行事,一切都应表现得自然随和一点,叫里边的人无从指摘。
付明轩略一沉吟,微微皱眉道:“我也不确定,但怎么看这些都不是普通从地里长出来的藤蔓,再加上,那尊石像实在是诡异的很。”
山顶之上的雾气依然浓郁非常,视野也是和林中一般受限,两人边走边看,也没发觉有什么不同,只是死一般的安静将两人包围着。
在付明轩眼中,燕开庭正被一个浑身是毛的绿色巨人一只手怀抱在怀里,另一只手拿着短矛,就要像燕开庭刺去!
“客人,你说可好?”女子柔媚的声音再次婆娑在燕开庭耳边,一只玉手就已经牵上了燕开庭的手,将他轻轻握住。
燕开庭也觉好笑,便追问道:“只能怎样?”
付明轩拿着那个金属球仔细观看一番,便知道了它的使用方法,看来也是简单粗暴得很,直接扔向阵法之中,产生的爆炸力量将会破坏法阵的结构,从而起到摧毁的作用。
“好……”望着女子那似水的面容和那雪白的脖颈,燕开庭咽了一下口水,嘴里便答应了下来。
而付明轩却是一反往常地,一只手端起酒杯,另一只手就搭在了依偎在他怀里的粉衫女子身上,一边抚摸着粉衫女子的乌发,一边朝着燕开庭使眼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