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伐牧野

第一百二十章 境中之境

“怎么了?”燕开庭走到他身边,问道:“没事,只是刚入秘境,便用掉一张保命符,实在可惜。”
就在此时,百合突然变得透明起来,先是从脚,慢慢往上延伸,燕开庭心下一顿,便伸出手来想要将她抓住,突然燕开庭像是被人从后方打了一闷棍似的,两眼一翻,就晕了过去。
只见小人儿死后,那画作上的巨脸一副哀伤,竟是落下几滴眼泪来。但面对如此一副面容,燕开庭却是毫无恻隐之心,反而觉得恶心起来。
一边清理林中的杂草往前走着,乌乌的思绪飘回了远方,只听得他道:“他来到我们族中时,浑身是伤……我们大祭司给他连续灌了三天的草药,才把他给救回来。”
那女子轻笑一声,道:“若是如此,就不怪我不客气了,你便和你那心爱的百合一起走吧……”
小人儿惊诧叫了一声,就欲避开,没想到却是动也不能动,燕开庭已经通过他的双手,牢牢扣死了他,慌忙之中,它就欲又使出断手那一招,可是早已没了时间。
露出雪白胴体的百合脸现娇羞,却是一把揽住了燕开庭,燕开庭顺势便滚上了床榻之间,一只手还轻轻地放下了床边的帘幕……
“原来神魂之契是这般模样?”付明轩接过手来,仔细端详了一番。
此刻,妖灵手中的长剑也幻化成一柄大刀,犹如弯月一般,直直向付明轩砍去!
没想到画作烧为灰烬之后,竟现出一颗璀璨耀眼的珠子来,燕开庭从从灰烬当中将珠子捡起,仔细一看,其中光芒流转之间,竟漂浮着一个“灵”字,燕开庭心下疑惑,难不成这便是那百合口中所说的施展神魂契约的法器?
“酒量怎么这么差,几杯就给倒下了!”付明轩嗔怪道。
燕开庭饶有兴趣,那件神魂法器究竟是个什么物什,便问道:“那百合可曾见过那神魂法器呢?”
燕开庭的手轻抚着百合的面庞,轻声笑着道:“哦?百何姑娘还是个有故事的女子?那在下便是有兴趣了。”
尽管脸长得犹如猿猴一般,但两人还是可以看出那绿色巨人脸上忧伤而又凝重的表情。
然后来自付明轩的那双血淋淋的手,就直直握住了自己的脖颈!
突然之间,他神色一凛,伸出手来!
“哦?如此简单?!”
燕开庭点了点头,坐下神来继续吃菜喝酒,片刻之后,付明轩便道:“我看这也不过是个普通幻境,我们还是早些上路,别在这里耽误时间了。”说着,燕开庭朝身边众人一指,道:“你看,这些人反复重复着动作,也不过都是虚影罢了。”
那妖灵也是吃一堑长一智,猛地回头,借着付明轩的一击之力便飞向一边,避过雷火,然后大刀顺势一拍,将那雷火朝付明轩拍去!
“客人可想喝一杯清茶先?”百合牵住燕开庭的手轻轻摇着,面容娇羞,好似少年的初恋一般清纯可人,再加上那副与谢无想有七八分相似的面庞,燕开庭恨不得将其永远搂在怀中。
燕开庭冷哼一声,道:“你是个什么怪物!怕是本小爷的命你要不起!”
乌乌傻笑几声,看起来还真有一种少年的憨态。
说罢,两人便起身穿戴好衣服,百合便牵着燕开庭的手,出了厢房,走到了廊道上。
随后,两人采取了一阵猛攻策略,接连不断的剑光和团团雷火将妖灵包围在内,妖灵不断用大刀抵挡闪避,一阵之后也是气喘吁吁。
百合轻轻叹息一声,道:“客人有所不知,人们都喜爱美丽的面庞,可百合却是偏偏不喜欢呢!”
“客人可想听一听百合的故事?”百合柔声道,整个人便躺在了燕开庭的怀中。
燕开庭也是轻笑几声,其实他的心下早已明了,走到这一步,已经说不清是按照这幻境的计划来,还是按照着燕开庭自己的计划来。
“哦,怎么说?”燕开庭饶有兴趣。
“啊!”
女子缓缓点了点头,露出满意的笑容。
百合摇了摇头,浅笑道:“百合既是带客人进去,就必定是直到客人可以出来的。”
突然,画作间突然伸出一只血淋淋的巨手来,就要将燕开庭一把握住!
就在这时,燕开庭透过重重血色,只发现下面一张巨口向自己张开,就要将自己一口吞噬!
“少废话!”燕开庭才不跟那女子废话,与付明轩将她包抄起来,剑光雷火直直向她攻去!
燕开庭忽的就想起方才的梦,便一声惊叫,推开了付明轩。
“庭哥儿!!”付明轩一把将他扯回,吼道:“你方才被梦魇迷住了,醒过来没!!”
燕开庭不情不愿地与付明轩分开,站定身子,手中便现出泰初锤。
只不过,这种猛攻二人也不能持续多久,还未到半炷香,燕开庭便觉得自己有些体力不支。付明轩虽有余力,但也不能将自己死耗在这妖灵身上。
“你醒了和_图_书?”付明轩的声音响在耳边,燕开庭蓦地抬头。
随后,从石堡中也传来一阵哇哇大叫的声音,似是在回应乌乌一般。乌乌大笑几声,说了几句燕开庭他们听不懂的土著语,便招呼着二人向石堡奔去。
燕开庭傻笑几声,心想自己还真是有好运气,便将珠子又放回到芥子袋中。两人随后超前走着,血红色的天空之下,不分昼夜。
付明轩满脸黑线,一把推开燕开庭,指着前方的女子骂道:“正经点!!这女子甚是缠人,不解决掉她我们今日还脱不了身!”
乌乌站在山顶上,哇哇一阵大叫,显得非常兴奋,然后就对着燕开庭和付明轩道:“这就是我们的石堡了!”
就在此时,付明轩转过身来,皱眉问道:“怎么了?!”一边问,付明轩就一边朝自己走了过来,接着,诡异的一幕便出现在付明轩身上,只见他的面容不断变化,扭曲在一起,然后便幻化成那画作上的巨脸模样!
“装神弄鬼恶心人!”燕开庭狠狠啐了一口,右手深处,泰初锤便出现在手上。“本小爷给你个痛快!”
那女子约莫三十岁左右,言笑间风情万种,望着二人眼神暗含秋水,除了手上拿着的一支雕花玉箫暗含杀机之外,根本看不出她想致二人于死地。
“喝什么茶!”燕开庭一把将百合抱起,就向里间走着,穿过了那雕花屏风,眼前便显出一张床榻出来,燕开庭将百合往床上一扔,便三下两下将其剥了个干净。
“人类,是我!”
顿时,妖灵动作一滞,便感到仿似全身的穴位都被银针刺入了一半,动弹不得,就算他怎么努力挣扎,还是原地不动。
百合神色微微闪烁一下,随即又恢复清明,道:“百合身上有契约,这房间是进不去的,百合便在外边儿等着客人。”
而在前方,那好似是掌柜的女子正对着付明轩淡淡笑着。
燕开庭将法器含在嘴里,便直直向那小人儿走去,那小人儿眼见时机正好,便伸出双手来,就欲握住燕开庭的脖颈。燕开庭也站立不同,只是双手已然就绪。
说着,百合竟是留下一滴清泪来。“百合自幼见得的男人多了,却还从未见过客人这般温柔体贴的,且不说公子这举世无双的面容,就是公子随意的一个眼神,都让百合心神沦陷呢!”
绿色巨人张了张嘴,却发现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发出一阵喑哑声音,打着手势不断比划着,满脸的着急。
就在夺命小手伸到面前的那一刹那,燕开庭双手伸出,以极快的速度将其握住,并快速绕了几圈,使之不能脱离。那小人儿也是一惊,不明白燕开庭与它手手相扣,不知道他要做些什么。
就像是夏时刚从树上摘下来的嫩桃一般,如此甜蜜馨香,让燕开庭都舍不得分离开来。
燕开庭和付明轩相视一眼,付明轩便道:“那你可还记得那人的模样?”
“严重吗?”付明轩走了过来,看着他的臂膀。
“客人,拿到了神魂之契了吗?”
付明轩道:“当然。”
付明轩笑了笑,轻轻抚摸珠子,在二人面前,边展开一副书卷来,“当然知道,这可是上等的宝物。你看,你若是想要控制睡,便取那人的精血滴在珠子上,然后在这书卷之上写下他的名号就是了。”
百合依偎在燕开庭的怀里,道:“客人若真心想要带百合走的话,在我们掌柜的厢房中,有一个神魂法器,你只需将我的名字从上面祛除,百合便可以重获自由了。”
“他走的时候,叫我们忘了他,于是我们便真的再也不记得他的名字了。”绿色巨人叹息一声。
两人沿河向前走着,突然河边森林中发出一阵簌簌生,两人警觉地靠在一起,紧盯着森林中那窜来窜去的高大身影。
说完,便将这颗珠子还给了燕开庭,道:“这是你在秘境里取得的第一件宝贝,你要收好。”
“哼!”燕开庭也是不惧,举起泰初锤便是横扫一片,一道雷火之环便冲着那双小手套去。
与一般弓箭不同,这种法器是含在嘴里的,发射之人只要嘴上用力,便可将利刃发出。
付明轩和燕开庭抓住机会,雷火和剑光瞬息而至,悉数落在那妖灵的身上,只听得那妖灵连连哀嚎,便到地抽搐起来。
两人保持着随时战斗的姿势,而那绿色巨人却是毫无攻击的意思,面色有些凝重的望着二人。
“掌柜平日这个时间都在账房里,此时里面已是没人,客人大可放心进去。”百合轻声道。
“什么百合?”付明轩皱眉道,“你方才与这姑娘喝了几杯酒就倒下了,也不过半炷香时间而已,你便醒了。”
如此速度,燕开庭大吃一惊,如今也是避无可避,一剑斩来,燕开庭举起泰初锤准备硬接一击。
付明轩则是关注在另一和_图_书个问题,“那人是何时进来的?”
燕开庭拼命挣扎,不断扭动着身躯,直到两眼一黑,完全晕了过去。
“就是廊道尽头的那件厢房呢。”百合破涕为笑,“可是客人对此地不熟悉,还是百合带你前去吧。”
也不知走了多久,二人便来到一处河边。
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两人还是小小商量一番,便决定还是先跟随绿色巨人前去查看一番。见到两人同意,绿色巨人眼中露出欣喜神态,不住地感谢。
燕开庭点了点头,望着百合露出一个笑容,问道:“百合不进去?”
熟悉的感觉!!!
这种法器类似于一个小型弓箭,也已发射飞镖一般得利刃出来,且这利刃之上附有剧毒,中者必死。
只是燕开庭想到那缱绻的一夜,还有那与谢无想竟是七八分相似的面容,燕开庭心想,反正那神魂之契也在自己的手里,不管那那百合是否还活着,至少给她一个自由身吧。
“客人可是拿了我的神魂之契?”
燕开庭心下一惊,道:“百合真愿意与我一同走?”
比划了一阵子,那人也终于放弃,脸现无奈与遗憾,点了点头。
啊的一声,飞刃没入小人儿的心口,燕开庭顿时感到环绕在自己臂膀上的夺命小手力度一松,随后,便随着小人儿的瘫倒而完全脱力。燕开庭重重哼了一声,一把将胳膊上的小手甩掉,他只感到一阵刺痛。
奔去的途中,付明轩向着燕开庭使眼色,意思就是要多加提防,不能完全相信这个乌乌。燕开庭也点了点头,表示心下明了。
“可是她也是一只妖灵呐。”付明轩道,“你的善心,若是用在了秘境之中,你以后还会吃更多亏。”
看到这一幕,燕开庭顿时只觉的一阵作呕,那小人儿浑身肌肉分明可见,没有皮肤的包裹着下,看起来尤其渗人,再加上那双阴森可怖的眼睛,燕开庭是一点儿都不想去触碰到这个鬼东西。
付明轩点点头,这血色天空之下,根本没有昼夜可言,那么时间衡量的尺度也不可用年月日来表现。他思索片刻,又问道:“那人是怎么又到你们族人当中去的呢?”
“哦?你以前也知道?”燕开庭道。
随即,那书本在燕开庭面前缓缓一页一页地翻开,只见上面也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字,燕开庭细看一番,只见百合的名字也在其上。
付明轩又岂是那么容易让他得手的?凌厉剑意瞬息而出,锵锵地与那弯月大刀撞在一起,略微减弱了大刀的冲势,随后一剑光寒十九州便硬生生地与那大刀砍在一起。
燕开庭啐了一口,也不在意,转身又望向那副鬼怪画作,倒要看看它还能耍出什么把戏来。
燕开庭一声惊呼,突然之间一阵天旋地转,燕开庭找不到可以跑的方向,仿佛怎么奔跑,自己都是在原地不动!
两人起身,朝门外走去,蓦地燕开庭似是想起什么一般,站定在门口,燕开庭就在芥子袋里一顿翻找。
随后那女子一阵怪叫,只见她身形不断膨胀,衣服撑裂,露出粗糙不平,好似野兽一般的皮肤来,原本精致的脸庞也开始变化,头上生出两只犄角,嘴里兀地多出一口森白獠牙,头型不断变化地如牛一般,随着一声怒吼,一个足有两人多高的牛头怪物就站在二人面前。
“你没办法说出来那人的名字,是吗?”燕开庭问道。
说完,燕开庭便又是一拳轰去,这一次,那怪物突然一声尖唳,硬生生地用声音抵挡住了燕开庭的拳意。
付明轩微微叹息一声。
付明轩也是动作极快,迅速闪离到一边,堪堪避过了那雷火。
燕开庭走出房门,发现东方既白,便顺着廊道又走到了院子里,准备寻找付明轩的身影。迅速穿行在廊道里,燕开庭却是蓦地一停。
燕开庭还在想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竟然是他刚进来秘境时遇见的那个绿色巨人。
那妖灵变身完毕,通红的眼睛扫视二人一番,目光落到自己身上时,燕开庭浑身一凛,就像是被一盆冰水泼洒在身上一般,浑身发凉。
吱呀一声,房门兀地关上,燕开庭蓦地回头,就只见百合的脸上露出一丝得逞的阴险笑容。
眼前,百合站在燕开庭面前,依旧是柔情似水,轻声问道。
啊!!!
燕开庭迅速往后退了几分,一拳轰出,与那血淋淋的巨手狠狠撞击在一起!燕开庭力道之大,拳意磅礴,顿时让那原本就流淌着鲜血的巨手变得更加血肉模糊起来,皮开肉绽之间,森森白骨已然可见!
燕开庭接过药瓶,往胳膊上到了一些白粉出来,伤口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站起身来,燕开庭道:“我总觉得,我在幻境之中遇见的那女子似乎也是被控制的。”
一夜春风,燕开庭醉倒在这温柔乡中。
夜色浓郁间,一片寂静,两人放轻了脚http://www.hetushu.com步,向廊道尽头走着,没过多久,就走到了一间厢房前。
那女子微微皱眉,没想到来自付明轩的剑意竟是如此磅礴,手中长剑,竟是再也无法前进几分。
夜半,窗外黑沉沉的一片,偶尔传来几声浪涛之声,便是寂静一片。木香萦绕着整个房间,有美人在怀,燕开庭可舍不得走呢。
究竟哪一边是梦境,哪一边是现实?!
百合一双眼睛泪光盈盈,望着燕开庭坚定地点了点头,只是眼中突然神色黯淡了下来,燕开庭赶忙问:“百合放心,我虽不说是富可敌国,但也是富甲一方的人,身上地钱财,为你赎身也是绰绰有余的。”
燕开庭蓦地站起身来,只见那伸出来的长形舞台上也是空空如也,并没有人跳舞,他摸了摸脑袋,后脑勺也没有那一记闷棍打上去的疼痛感,“难不成方才的一切,全然都是梦境么?!”
百合轻笑一声,拍了拍燕开庭的脑袋,道:“可不简单呢,我们掌柜可是得道高人,想要拿到那件宝贝便是不易,想要将百合的名字祛除,则更是不易呢!不过看客人这等仙风道骨,修为定是也不低,对客人来所,定是一件简单又简单的事情。”
“如果你们有兴趣的话,你们可以随我到石堡里去看一看,那里有很多他的痕迹。”绿色巨人神情诚恳,看不出来有什么害人之心。
暗夜中,百合站在门外,向着最先发现燕开庭和付明轩两人的那名女子行了一礼,道:“他已经进去了。”
“定!”付明轩手指在空中划了一个繁复图案,狠狠拍出,印在了那妖灵的身上。付明轩动作极快,那妖灵根本闪避不得。
随着一声凄厉的尖叫,小人儿吃痛,迅速缩回小手,只见小手已然烧得炭黑,不能再动。那小人儿也是个狠角色,眼看着自己的双手不能再用,竟张开嘴,露出尖锐的一排小牙,将双手生生咬断。
“那,为何当时我却……”燕开庭有些懊恼地拍了拍脑袋,“应该带她出来的。”
一声凄厉的叫喊,巨手猛地缩回,画作之上便显出一个惨白的女子面容出来。只见那女子七窍渗血,一双森寒的眼睛紧紧盯住燕开庭,张开血盆大口怒道:“狂妄之人,竟敢反击!!还不快拿命来!”
原来是方才那小手的指甲已经深深刺进了肉里,甩掉之时,竟把自己的皮肉也带下来一块。
站在山顶往下望去,谷地之中,竟掩映着一处规模稍显宏大的建筑群,这些建筑全都是又石头铸成,造型都是圆顶风格方墙,并没有什么美感,甚至略显粗糙,二人心想,这便该是乌乌所说的石堡了。
缓缓地,那道巨大身影从林中现出,站在了两人面前,胸口之上还有一片焦黑。燕开庭和付明轩相视一眼,燕开庭便问道:“怎么,你有什么事儿吗?”
乌乌思索片刻,道:“在我还是一个幼童时,那时我常常跟在他身边……具体时间,我也不记得了。”
“虽然他走了之后我们便再未见过人类,但是……我还是想拜托你下你们,若是你们以后见到他,请他来我们石堡中看看我们,我们一直……很想他……”
说着,百合有自顾自地哭了起来,燕开庭轻柔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坐了起来,问道:“掌柜的厢房在哪里?!”
燕开庭点了点头,内心总觉得空荡荡的,不过付明轩说的也对,普通幻境也没什么好探索的,还是先去别的地方看一看。
“哼!自然在小爷这里,你若是有是有本事,尽管来找小爷拿!”燕开庭道,还拍了拍自己腰间的芥子袋。
“还未睡么?”燕开庭问道。
“我在族中属于战士,你们可以叫我乌乌。”绿色巨人转过头来对二人说道:“我族寿命悠长,我还属于未成年。”
后方,燕开庭趁机而入,一团雷火便飞速朝妖灵背后轰去!
但是不解决这个小人儿,燕开庭又是不放心。他眼珠一转,边从芥子袋里掏出一个小型法器来。
女子笑而不答,便拿起那只玉箫,放在了嘴边。
燕开庭道了一声也好,便推门而进。
“小心!”付明轩在一旁喊道,“这玉箫甚是可怖!就连我刚刚也陷入到梦魇之中,记得一定要封闭听识!”
燕开庭脸现疑惑,问道:“哦?神魂契约?!那我需要怎么做呢?”
就只听见锵的一声,燕开庭居然没有感受到攻击的力量,睁开眼一看,就只见一剑光寒十九州挡在自己的面前,与那女子两相抗衡。
眼见两剑相交,抗衡在一起,燕开庭也不闲着,抓住机会便是一圈轰了出去,狠狠打在了女子的腹中。
燕开庭和付明轩也是无语,都是人类,长得能不像吗?
看着那双血淋淋的小手伸来,燕开庭却也不躲避,手中迅速燃起一团烈焰来,就朝着那双小手烧了过去,瞬间,一股http://m.hetushu.com烧焦的气味便冒了出来。
顿时,燕开庭只觉得手指尖传来一阵痛楚,缩手时,便看到指尖已经渗出鲜血来,那幅画中的女子突然变换了面容,笑了起来。
血红的天空之下,森林泛着诡异的红色,波光粼粼的河面,倒映着血红色的天空,没有云彩,没有日月,林间穿行的风,都仿佛带着一种血腥的味道。三人一前两后地穿行在林中,也不知走了多久,三人便来到了一处山峦的山顶之上。
随后,那张巨脸大口张开,张到了一个极其诡异的幅度,挤压着其余的五官,仿佛这张脸上完全就是一张大嘴一般。突然,一个小人儿便从那张巨嘴里爬了出来,走出画作,站在了燕开庭的面前。
他,他是谁?!
燕开庭冷笑一声,口中法器便已然就绪,嗖的一声,一道飞刃就向小人儿的心口快速飞去!
燕开庭注意到这新生的小手之上指甲竟是好似利刃一般,而冲来的方向,正是直对着自己的心脏。
看他那副模样,两人便明白他应该是被人下了咒,无法说出那人的名字来。
小人儿似乎也是怕火,迅速缩回小手便有跳到另一边,直直盯着燕开庭。燕开庭虽是不惧这小人儿,但是杀死他也是不易,这小人儿活动极为灵敏快捷,燕开庭的雷火根本就触碰不到他。
女子吃痛,惊叫一声,连连推后几步,随即面露狠色,道:“好你两个小子,竟如此狂妄,今日便叫你们好看!”
二人心下一凛,妖灵诡计多端,又妖力强劲,可谓是最难对付!
燕开庭伸出手来,将自己的衣袖撩了起来,只见自己的胳膊完好如初,上面没有一丝伤痕,燕开庭这才长叹一口气,心想大概真的便是梦境吧!
燕开庭点了点头,便将自己的听识封闭起来,高举泰初锤,便是一团雷火轰了出去!
“哼!这倒是说了实话!”燕开庭继续看着,只见只有前面几页写着人名,而在后面全都是空白。
“我醉了??百合呢?”
顿时,周围房屋建筑随着妖灵的逝去化为一阵飞灰,消失不见,二人又重新站在了丛林之间。
说完,百合蓦地抬起头来,一把挽住燕开庭的脖颈,柔声哀求道:“客人若是喜欢百合,何不为百合赎身,带百合走呢?!”
百合点了点头,道:“曾是见过一面的,那法器看起来也不过就是一本名册而已,掌柜的将我的名字写在上面,就算是立了约了。客人,你可真的要帮一帮百合,百合在这处地方,可谓是处处受苦,你看那外边儿的一些客人们,哪一个可曾对百合如此温柔呢?!”
燕开庭走到河边蹲下身来,将衣袖缓缓撩开,只见双臂之上分布着五个指印的伤口,正有溃烂之势,正缓缓往下淌着血。
那这个法器又是怎么施展的呢?燕开庭左看右看,搓了搓上面的灰烬,没想到那珠子突然射出一道耀眼的光来,然后便在燕开庭面现投影现出一本书籍出来。
燕开庭笑着摇了摇头,道:“无妨,小意思。”
燕开庭一愣,还未明白百合的意思,他原以为百合让他进去是为了将他送到那张巨脸面前,让自己送死而已,但是却未想到百合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正对着大门的那面墙上,挂着的一副足有一人多长的画作,吸引了燕开庭的主意。画作之上,画着一副女子人像,这女子看起来庄严肃穆,盘腿端坐,一双眼睛好似真的一般直勾勾地望着燕开庭,仿佛就要活过来一般。
燕开庭满眼疑惑,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就如刚到这宅子一般似的,坐在院子当中与付明轩吃菜喝酒。
女子身轻如燕,身影一闪,堪堪避过了雷火,看向燕开庭,她眼中便露出玩味的神色来:“真是有趣,难怪魂灵吃不了你,还被你给收了!只是,今日你二人却都要死在我的手里,真是可惜可惜。”
这是一个好似没有皮肤一般的小人儿,浑身躺着鲜血,看不清面貌,约有半人高,双手及其细长,垂在地上。
燕开庭拍了拍他的肩,道:“没事儿,咱们不也弄了件宝贝来吗?”说完,燕开庭便从芥子袋里掏出那颗珠子来。
“那我就让客人来见一见我的本事。”说完,女子身形一闪,便出现在燕开庭的面前,两人相距不过咫尺而已。
此时,燕开庭心下便开始慌了!
看来自己是真的醒过来了!燕开庭一把抱住付明轩,左捏捏右捏捏,还嗔怒道:“你个死鬼,在梦里也不放过我,呜呜呜呜!”
望着燕开庭,她缓缓说道,依旧是微笑着。
百合轻轻摇了摇头,道:“有客人在身边,百合舍不得睡去,怕一睡去,客人你就走了。”
没想到这才来到秘境没多久,就遇到了这样难对付的敌手!不过,燕开庭既然拿了那神魂之契,就没打算还回去!
燕开庭心下一凛,赶忙退后几分。只见m.hetushu•com那画作之中的内容缓缓变换着,扭曲着人像直至看不清楚,一股神秘的力量便从画面之中喷薄而出!
燕开庭捧起一汪清水,往伤口上浇着,清洗着血迹。水淋上的刹那,燕开庭痛的嘶了一声。
他捂住自己上下起伏的胸口,发现自己额头上斗大的汗珠正在往下冒着,而自己,正躺在付明轩的怀中,而付明轩,正手持一剑光寒十九州,望着前方,眼神凛厉,充满着杀意。
燕开庭轻轻握住了她的那双玉手,道了声:“傻瓜,我不会走的。”
只见自己仍旧坐在院子当中,趴在桌子上,周围宾客依旧是言笑晏晏,身边的粉衫女子也倒在桌边。付明轩正端着一杯清茶,看向自己。
付明轩低下身来,递给他一个小药瓶,道:“还是要多加注意。”
但随即,那妖灵的目光瞬间一转,落在了面色沉毅的付明轩身上。他的目光落在了付明轩手上的一剑光寒十九州,出乎意料的,似是一道旋风一半,那妖灵就冲到了付明轩的面前。
绿色巨人听到此言,眼里顿时泛出光彩来,拼命点头,道:“记得的,定是记得的……一见到你们,我就想起来他,你们真的很像!”
燕开庭却是冷哼一声,道:“怎么,没想到我还能出来是吧!”
夜半时分,两人相拥而睡,燕开庭醒来,只见百合睁着一双大眼望着自己,一只手轻轻在他胸口上婆娑着。
付明轩心念一转,便从腰间芥子袋里拿出一张符咒来,大喝一声“去!”那符咒便猛地飞出,贴在了妖灵的身上。
那巨脸哭泣几声,再次睁开眼时,就只见几团雷火猛地轰来,自己却是毫无防备,砰地一声,雷火接触到画作的那一刹那,画作便燃烧起来,巨脸便在惊愕的神情之中化为灰烬。
燕开庭一把将那珠子握住,便收到了芥子袋中,心想以后没准儿还会起到点作用。
女子冷哼一声,一柄长剑便出现在手中。
燕开庭一愣,道:“你把百合怎么样了?!”
红色,血一般的红色,燕开庭只觉得自己沉浸在一片血海之中,无论自己怎么向上游动,却还是在向下沉着,他拼命划动双手双脚,但只感到自己的身上一沉,低头看去,自己的身上缠满了铁链,而自己,正在被一股不知名的巨大力量向下拉去。
付明轩走上前去,长剑一落,便彻底结束了这妖灵的性命。
乌乌转身又望向二人,叹息一声,道:“只是你们,真的很像。”
“啥?!未成年?”燕开庭看向这名叫乌乌的战士,皮肤粗糙呈现出一种暗淡的绿色,浑身长毛沾满了灰尘,面容犹如猿猴一般沟壑纵横,要不是他自己说未成年,燕开庭以为再过几年,这人就要进土里了。
原来,绿色巨人本是此处的一种土著居民,本来没有语言,交流起来全靠手势和比划,之后,从外面来了一个人类,在此地教会了他们人类的语言。
燕开庭和付明轩脸现疑惑,面面相觑。
说着,啪的一声一巴掌拍在燕开庭的脑袋上。
一边走,三人便交流着一些问题。
两人相视一眼,又左右分开来,将这妖灵包围在内。燕开庭尤其注意,神魂之契在他身上,那妖灵的目标定是要对准了自己。
燕开庭看的一阵头皮发麻,觉得自己的双手也痛了起来。不过没想到,小人儿的断手之处竟快速又生长起新手来,小人儿活动活动,感受了一下这双手的灵活程度,便又向燕开庭冲来。
百合神色黯淡下来,道:“自幼,百合便因着这幅面容,遭受着颠沛流离之苦,不知被辗转卖了多少次,才来到这间宅子里。”
啊!!
燕开庭悻悻地点了点头,两人便无言地继续向前走着。
“做梦了?”付明轩笑道,“你小时便也爱做梦,睡觉之后都爱说梦话。但是在这秘境当中,还是得多加注意才是。”
谁知百合听到此却毫无开心的面容,又是一声轻叹,道:“客人有所不知,我们这宅子里,签的是神魂契约,并不是用钱财就可以赎身的。”
厢房内,燕开庭环顾四周,只见这是一间布置极为简单的厢房,跟方才百合的厢房布置的有几分相似,一道屏风隔开里外间,四面墙上都挂着画作。
燕开庭只觉得这女子的眼中当真有活人的神采,便伸出手来轻轻触摸了一番。
一颗耀眼的珠子光芒流转,其间漂浮着一个“灵”字,就躺在燕开庭的手心之中!!
竟是一只妖灵!
说罢,便一拳雷火轰出,而那小人的反应可谓是及其灵敏,一只细手迅速伸长绕在房梁之上,然后整个人便一飞而出,蹲在了屋子上方,恶狠狠地盯着燕开庭,随后,两只手兀地伸出,直直朝着燕开庭,似要将他拥入怀中。
再次醒来时,燕开庭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倒翻的酒瓶,然后一阵嘈杂之声就涌入耳中。
又是一声惊呼!燕开庭彻底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