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伐牧野

第一百二十一章 土著石堡

但是毋庸置疑,这些法器的价值肯定是极高的。燕开庭手中的一件雕刻着“落秋”二字的长形法器,看起来就像是一根普通铁棍,居然可以在小范围内随意转换季节,调整节气,呼风唤雨也不在话下,虽然暂时只知道有这些奇怪功能,但是其中原理,却是耐人寻味。
“哼!借他们之手,开我方之路,看来,前面已是坦途,我们便放心进去吧。”
章若云和望语脸色惨白,洛长苏往他们身上摸了摸,便发现由于巨大的冲势,两人浑身的骨头都断了几处,洛长苏不得不把为自己准备的几粒丹药给他们一人塞了一颗,两人才缓缓醒来。
本来望语在小有门时就时不时打造一些法器,但是用体内之火来对抗这吞噬之林,他还真没想过。虽然他是火属性,但是体内之火数量极少,并且也不精纯。
没人知道这五年里青华君去了哪里,也无人敢问,只是此后,青华君便褪去了身上所有的少年气。
根据尚元悯所给的资料,在秘境的东南部分,有一处冰原,听闻甚是珍奇与凶险,但往往越是这种地方,发现与收获也越大,二人离开石堡群之后,便打算前往那里探索一番。
其余三人得令,当即就从腰间芥子袋里掏出一个发起来,轻念几声咒语,熊熊烈焰就从法器中喷涌而出。
只见周围涌上了一大群岱族人,站在燕开庭和付明轩面前,好奇地打量着他们,有些年纪稍长的还冲着他们一阵叫喊,嘴里不断念叨着,却又说不出来,一个劲儿的比划,冲着他们打手势。
而付明轩收到的一个法器则是更不简单,名为“还魂器”,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召唤魂灵,使死人也能活过来。只不过,也是得在肉身完好的情况下才行。
站定在地的洛长苏面容阴沉,道:“用你一命,换我们三人之命,也是值了。”
秘境之内,燕开庭和付明轩大约已在乌乌的带领之下将整个石堡逛了一圈,其中两人也发现了不少好物。
付明轩问了问,一股沉郁的香味,但也是说不出是什么谷物来,或许是一种秘境之中的特产吧。
“好痛!”燕开庭重新望向那兽皮短刃,只见其上光芒一阵扭转,随即又黯淡了下去。
望向脚下那松软的土地,洛长苏心下一惊,叫道:“不好,我们进入到吞噬之林当中了!”
石堡群中休憩的燕开庭和付明轩也在这声叹息之中蓦地惊醒,跑出乌乌的石堡外,只见所有的岱族人都在欢欣鼓舞,对着天空一阵叫喊。
还未走进石堡,就只见围墙大门奔出几个和乌乌有些相似的土著来。这些土著长相和乌乌差不多,都是绿色皮肤,浑身长毛,几人聚在一起,便是一阵哇哇乱叫,应是在用土著语言交流。接着,那三人便顺着乌乌手指的方向向燕开庭和付明轩往来。
燕开庭点了点头,道:“可否有什么办法走出去?”
洛长苏刚刚从地上爬起身来,就听见挂在树上的崔胤的一阵呼嚎!
他的烙印,深深刻在了每个人的心里。但是他就这样走了,直到现在,却是毫无消息。
“庭哥儿,你还会再来吗?”乌乌望着燕开庭,睁着一双圆滚滚的大眼睛。
顿时,付明轩和燕开庭都是一愣!
刚刚那树枝猛地砸下,已然是将吞噬之林的注意力引到了这一边。若是不能成功吞噬洛长苏四人,那么森林中的树木,便会成为它最好的帮手。
洛长苏看了看手中法器,仔细感知了一下,便道:“看来,他们两人便是从这里消失的。”
而在另一边,沈伯严独身顺着山路向上攀爬着,他神识一扫,便能感知到那属于小有门的特殊气息,顺着这道气息走,不久之后,他便也出现在了洞口前。
一想到自己现在已经变成了草原上的猎物,二人心下就是一阵不爽。付明轩在往日也不是没有遇见过沼泽之源,但是如此大范围的还是第一次见。如果想要顺利地走出去,两人肯定是要下一番苦功夫了。
看着这些,燕开庭便觉得这些岱族人除了与人类的长相不甚相似,另外体型巨大之外,竟与人类也没什么不同。
哇的一声,望语便哭了出来。
走上草原的那一刹,一阵异样的感觉顿时通过地面传达到双脚上,然后涌入人的身体,就像是一种吸力一般,两人的脚便紧紧吸在了地面之上,就连抬起脚来,也需要花费一段力气,每走一步,都是万分艰难。
这一处平原地区长满了一种不知名及膝深的绿草,浩浩荡荡,看不到边际,与天相接,站在平原边,燕开庭挠了挠头,四处望了望,道:“我们会不会走错地方了?这看起来没有尽头啊!?”
付明轩迅速在心里回忆一遍,在尚元悯所给的资料当中,未曾提及有任何门内中人进入过此秘境,甚至和_图_书都没有提到有人进来过。所有的资料,都是尚元悯亲自来雾口走了一遭,运用自己的感知而推测出来的。
“师兄……我……”还未等望语说出话来,只见洛长苏狠狠啐了一口,便收起手中法器,转过身来一把抓住望语,一掌便打在了他的背上。
燕开庭仔细观察了一下周边,发现如此繁茂的草丛下,连一点土壤都看不见,别说沼泽了。看来,单纯运用肉眼的力量该是不足,还得全身心地调动起神识来。
见自己的师兄迅速飞回,章若云和崔胤也赶忙调整方向,左右散开来,而望语却是直直向下坠去。
自从雾口秘境的通道公诸于世之后,越来越多的上师顺着前人的脚步来到洞口,进入秘境之中,只是这秘境较之以往太过于凶险,很多大意的修者刚来到秘境就惨死其中,有的死于吞噬之林,也有的死于无名之火等等一些陷阱,较之于这些后来者,燕开庭和付明轩实在要幸运太多。
二人十分惊讶,但乌乌好像是已经看习惯了一般,还走上前去用手去触摸那实质,竟然开心地笑了起来。
“小心,草原不比森林安全。”付明轩提醒燕开庭,在草原上,遍布着大大小小看不见的沼泽,秘境中的沼泽犹如吃人的怪物,别说整个人走进去,就是触碰到它的边缘,都有可能被它吞噬。再者,这及膝深的草丛里一向生长着各种小生灵,有的生灵极具毒性,染上之后就算能够保全性命,也是要身负重伤。
燕开庭拉住了乌乌,问道:“你们是个什么族?还有,你们族中的人,可曾都见过那位前辈的?”
洛长苏长剑一挥,便将挂着崔胤的整个树枝切了下来,又看向其余方向,找到了已然晕厥过去的章若云和望语,也把他们救了下来。
只见崔胤衣衫被树枝挂成碎布条一般,只能堪堪蔽体,一脸惊容,十分狼狈。崔胤作为核心弟子,进入的秘境也不在少数,只是这一个秘境实在是太过奇怪,那血红色的天空给人一种无形压迫气息,快要让他紧张地窒息过去。
一旁的付明轩神色一凛,望着那短刃,眉头便皱了起来。
原来洛长苏用自己的真气激发了望语的火属性,生生地将他体内之火包括已经形成的或者还在潜伏阶段的都给他激发了出来,利用这火焰,三人又向前进了一大步,直到完全冲破树墙的包围,落在一处安全的空地上!
说罢,四人便一起踏入到那黑沉沉的洞口内,还未走上几步,一股强大的吸力便将他们吸入到了看不见尽头的黑暗之中。
两人先跟着乌乌走过那片花草地,然后便到达了他那对他来说略显狭小的石堡。
但是此时看着周边缓缓移动成一个环形将自己四人围绕在内的树木,饶是以洛长苏的心性,也不禁慌了起来。
两人抬起头来,却仍只见到一片血红,没有任何变化。
洛长苏手脱离的那一刹那,望语整个人便直直瘫软了下去,倒在地上,不可思议地看着洛长苏,“师兄,你……”
这时,洛长苏便望向一旁直冒汗的望语,道:“你不是火属性吗?能否调动体内之火?!”
章若云四处观察一番,道:“这里的雾气都被隔绝在外,又是一处荒地,肯定暗藏玄机。”
“青华君!”
一边想着,付明轩的手便落在了一剑光寒十九州身上。
两人随后随着乌乌朝他的石堡走去,一路上有不少岱族人跟着他们,冲他们挤眉弄眼,呵呵笑着,两个人行走在一群巨人中间,竟也感受不到什么压迫感,反而来自岱族人的友好情绪,深深传达到了他们的心里。
燕开庭走上前去拍了拍乌乌,道:“一定会的。”
所有岱族人都欢呼着,仿佛是迎来了神祇一般,但是,在某些岱族人的眼里,二人又发现了一缕失望甚至是的神情。大概是等了这么久等到的人,却不是他们想见的人吧。
再联想到进入秘境前那种种阻碍,应该也是这位前辈所设立的。目的也不言而喻,他并不想后来人来打扰这岱族人的生活。
他们只觉得眼前这个小人儿如此好玩,一些和燕开庭一般高却还是幼童的岱族人甚至都已经拉着燕开庭的手准备和他一起玩耍。燕开庭也是满脸黑线,因为他发现,所有年纪更大的一些岱族人的注意力其实都落在了付明轩身上。或者说得更准确一些,是落在他腰间的那柄剑上。
这处秘境仿佛是一处独立世界,有着自己的运转方式,一成不变的血色天空之下,燕开庭和付明轩也不知道自己在其中已经度过了多长时间,没有日夜的世界,连时间都不知该如何衡量。好在,时间上无法确定,但是空间上还是可以知道具体方向,仿佛在这个世界里存在一种莫名的力量,规整着和*图*书方位,使人能够清晰明了地感知到。
“走,我们过去看看!”
吞噬之林,秘境之中最为恐怖的存在,修道界人士就算是没有见过,也是略有耳闻。
燕开庭没有听说过什么沼泽之源,他只觉得脑海里传来一阵危险的信号,看来,这片草地还真是不简单。但是既然已经走上来了,燕开庭就没打算要退回去。
洛长苏一个飞回,一把就将望语提起,吼了他一声,便又朝着树墙砍去。
简单来说,吞噬之林是一片走进去了就很难再出来的一片森林,虽然看起来和普通森林没什么两样,但整片森林仿佛就是一个从来都张着巨口等待事物自己送上门来的猎手,无论什么东西,只要引起了他的注意,都会被吞噬到那土地之中,被分解的一干二净。
就在这时,岱族人渐渐分开,老祭司缓缓从人群之中走出来,佝偻着背,拄着拐杖,径直走向了付明轩,望着他,眼神之中全是复杂神色。
洛长苏眉头紧皱,恨恨地骂了一句:“废物!”
就在这时,四人身周的树木缓缓移动起来,响起一片沙沙声,叫人寒毛直竖。章若云和望语也在丹药的辅助下完全醒了过来,便见到自己,已经身处在一个恐怖的猎场之中,而自己,已然是变成了猎物。
说着,那岱族老者出这一根木拐杖便转身蹒跚向后走去,看着那苍老的背影,付明轩竟似乎感受到了那老者的悲伤。
崔胤也从一旁跑了过来,两人一人搀扶一人,就准备先走出这片看起来有些阴森诡异的树林。只是,还未走几步,洛长苏猛的一停,望向前方。
一剑光寒十九州本是青华君还未迈入君位时的一柄佩剑,迈入君位之后,虽已不再常用,但一直带在身边,直到付明轩成为小有门的新生首座,青华君才将此剑赐予他当作佩剑。
原本剑意无声无形,但在这里,剑意竟然幻化出形状来,凝结成一团一团洁白的光晕,漂浮在空中不动。
二人一走进石堡群中,顿时引起了一阵骚乱。
接触到火焰之时,那树木顿时就往后缩了一缩,明显和害怕火焰,看到这反应,四人心里才重新又有了希望,只是法器喷火时间有限,还得尽快突围才是。
付明轩直视老者的双眼,他感受到了,这老者似是知道了什么,或者是回忆起了什么。
对于乌乌来说狭小,对于付明轩和燕开庭却是足够宽敞。两人走了进去,看着那与自己不合比例的桌椅床铺,还有茶杯碗筷,都在疑惑当初那位前辈是怎么在这里生存下去的。
“人类!人类!”
只是没有想到,才几十年过去而已,秘境竟然又重新出现在世人的面前……
其中一个好奇地上下打量着二人,随即那张乌黑的嘴唇绽放开来,冲二人咧嘴笑着,露出一大排骇人的尖牙。
燕开庭和付明轩见这些岱族人没有恶意,心也稍稍放松了下来,燕开庭迅速和他们打成一派,说自己二人是如何如何掉在了乌乌身上,又打了一架,还落在幻境之中,听得那些岱族人是一愣一愣的。
付明轩和燕开庭哑然,相视一眼,燕开庭道:“还真是个……有意思的地方啊!”
付明轩点了点头,神色稍缓。
此时,雾口后山上一片浓郁雾气,洛长苏带着崔胤,章若云还有望语三人,走到了燕开庭他们进入到秘境的那块荒地上。
啊的一声,燕开庭一声尖叫,迅速缩回手来,就只见自己手指上一片焦黑,钻心的疼痛让燕开庭握着自己的右手一阵猛吹。
在心里,燕开庭暂且称他们为岱族。一是因为他们身上的颜色犹若山峦一般墨绿,二则是因为他们本身也是生活在山峦森林之中。
二人也是哭笑不得,没想到这些别人想也想不来的法器,竟然这么轻易到手。本来是极为贵重的东西,这么随意地就送给二人,到让二人怀疑起这些法器的真实价值来。
说着,付明轩又指了指几处别的建筑,乌乌都告诉他说是那人的建造的。
“若云,你跟着我向前方突围,崔胤,你带好望语跟在我的后面!”说时迟那时快,洛长苏身形幻化成一阵风,长剑一挥,如瀑般剑光便朝着面前的一堵树墙挥去,砰地一声,一排树木悉数倒下,露出一个空缺来。
这时,乌乌便在一旁说道:“这就是大祭司,是他把他救回来的。他们之间有很深厚的情谊,大祭司一直想着能够在死去之后见一见他的老朋友。”
如此种种,两人收到的法器足有七八件,已经是大大超出了两人预期。那些岱族人也是心思直爽,反正不会用的看不懂的都塞给两人。看来那位前辈在他们心目中已经留下了人类都是高等智慧生物的固有印象了。
想到这里,付明轩神色一转,便缓缓抽出一剑光寒十九州和-图-书来,对着一处空地,轻轻一挥,挥洒出一片剑意来。
看来,这剑意的确是来自于那位前辈,只不过已经过了这么久远的时间,这剑意又是如何保存下来的呢?
洛长苏心念一转,似是想到了什么一般,便冲着其余三人叫道:“用火!”
“一剑光寒十九州。”
乌乌走了过来将那短刃取下,一阵抚摸,道:“这是他临走前赠予我的,除了我谁也不能触碰。”
只是,他没有想到,对于他的回忆,岱族人已经深深刻在了脑海,无论怎样也挥之不去。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仍然怀念着他这样一个老朋友。
老者笑了笑,露出快要掉光了的牙齿,道:“怪不得,你从头到脚都与他又几分相似呢!真叫人怀念啊……”
其实,这一路上的那些剑意,也是让付明轩感到熟悉,但是这种熟悉的感觉转瞬即逝,付明轩也难以抓住,甚至有时候他会怀疑自己是不是想多了。
在整个岱族族群之中,无一人使用剑这样的武器,那么那些剑意,是来自哪里的呢?如果说是来自那位前辈,那么经过了如此久远的时间,是怎样保存下来的呢?
洛长苏露出一抹阴鸷笑容,道:“看来有人在此给我们开路了,哈哈哈!”随即爆发出一阵长笑。
乌乌抓了抓脑袋,似是很费解一般,道:“我们族也没有名字,那人来之前,我们甚至都不知道我们是一个‘族’。不过,除了一些新生儿,我们族都是见过那人的。”
五年之后,青华君再次出现在扬州时,道行已经迈到了上师境第三重位,在真人境中,已是无人能敌。只是此时,他已经不再是狂傲不可一世的少年,反而变得成熟稳重,浑身上下都流淌着一种成熟而温润的光芒,仿若一个饱经沧桑的游子。
年少气傲的青华君以一个真人的境界硬生生闯进了这秘境之中,打破了世界规则的他必然遭到世界的报复,落在秘境时已是濒死状态,还好被这些岱族人救了回去,好生照顾着直到完全康复。
洛长苏面色一喜,既然有空间之力的话,那么便是八九不离十了。
其实一路走来,他也发现这看似简单纯朴的环境之中其实大有不凡,在一些地方,时而浓郁时而清单的灵力,分明是来自人类的。准确一点,那是残余的一缕缕剑意。
洛长苏快速地朝着缺口飞去,身后章若云也紧紧跟着,就在他们以为要突破成功时,轰的一声,又是一道树墙出现在眼前,洛长苏急忙止住冲势,一脚蹬在树墙之上,反弹了回来。
站立片刻,洛长苏向章若云和崔胤招了招手,道:“走吧……”
崔胤也是一怔,随即就反应过来,心下暗道,完了。
“是他!是他!”
“不好,这恐怕是沼泽之源。”付明轩皱眉道。
也不知过了多少年月,当青华君将这秘境探索的差不多了,便打算离开。然而,他已经与这岱族人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他以为,只要这些人忘记自己的名字,随着时间的流逝,也自然会忘记自己。于是他便给他们施了法,使他们再也记不得自己姓甚名谁。
付明轩也上前瞄了一眼,就是这一眼,让他有了新发现!
付明轩一开始也对这群友好的岱族人露出微微笑容,但是看到所有人的目光渐渐地都落在自己腰间的剑上,神色便渐渐警惕了起来。
而在另一边,洛长苏和他那三个师弟就没那么幸运了。被空间之力吸入之后,竟直直落在了一片树林上方,除了洛长苏极力调整自己的方向才摔在地面上,其余三人全都狼狈地挂在了树上,望语和章若云竟然还晕了过去。
就在这时,一名佝偻着身躯,毛发灰白一看就是迟暮之人的岱族老者伸出手来,向付明轩做了一个放松的手势,便沙哑着嗓子道:“他也是用剑的,听他说,人类当中有一部分人称之为‘剑修’,我看,你也是吧?”
分明被自己砍下的树枝,此时竟是完全消失!
顿时,脑海之中便涌入了有关于青华君的所有事迹,付明轩细细捋着,突然一件事情让他一时恍然。
燕开庭心想这柄短刃之上定是加持了某种法阵,付明轩则觉得那短刃上的气息竟有那么一丝熟悉,但是又说不上来。
付明轩和燕开庭都是一叹,那位将岱族人都封口了的前辈,又身在何方?会不会也会想念这位岱族老者呢?
一时之间,四人就处于一片火海之间,利用这烈焰,四人生生开辟了一条道路出来,缓缓向外移动着。
而在另一边,坐在一处幻境中与幻影谈笑风生的沈伯严,也抬起头来,望向那蔚蓝色的天空渐渐变得血红,一声叹息传到了他的耳间。
付明轩道:“沼泽之源上遍布一种妖气沼泽,草原会施加一种向下拉扯的力量,以便沼泽能够更好地吞和图书食猎物。”
乌乌站在花草地上,指着天空,兴奋地向两人叫着。
付明轩也是皱眉,在他的感知当中,冰原就在此方位,但是资料中从未提起有这样一处浩大的草原,两人相视一眼,决定还是先去这片草原上观察一番。
一字一字从老者口中吐出,顿时,付明轩腰间长剑一阵颤抖,发出了嗡嗡的声音。
顿时,望语只感受到自己体内一阵真气流窜,仿佛在四处寻找什么东西,然后,就只感觉到那些真气迅速流向自己的心脏,将自己的心脏重重掰开,然后似是一股烈焰从自己体内爆炸开来,望语只觉得钻心疼痛,双手就不自觉地抬了起来,一股火焰便从掌心喷薄而出。
收礼物的同时,两人也不忘观察感知着四周残余的剑意与气息,那人究竟是谁?若是不弄明白的话,两人总感觉心上压了一块石头,轻松不起来。
“哼,动作如此之快,也不等等我。”沈伯严轻笑一声,便走进了那黑暗之中。
仰着头,付明轩仿佛又听见了那声叹息,一切,都在他面前铺展开来。
而这一消失,便是整整五年。
这时,乌乌便将那柄短刃收好,重新挂在了墙上。付明轩决定还是暂时先观察一番,以免使一些错误的观念在自己的脑海里先入为主。
朝着冰原方向走去,穿越一片片森林,终于,两人来到了一处平原地区。
那么,若是有门内之人进来过,为何尚元悯却什么都没有感知出来?按照尚元悯的神识境界,放眼修道界也是属于一等一的,难道是比尚元悯更厉害的前辈进来过?付明轩仔细在脑海中将那些门内老牌真人尊者都过了一边,也没想出个什么结果来。
乌乌的石堡陈设简单,不过就是一张床铺,一副桌椅而已。四周墙壁之上挂满了各种兽皮兽骨,显然都是乌乌在外打猎回来的,乌乌的颈间,都还挂着一串由兽牙制成的项链。
这些石堡四周围着一些围墙,以抵抗外部的侵袭,入口处站着几个比乌乌还要高大,手持长矛的战士看守着,里面的人们便劳作的劳作,休憩的休憩,宛若一个人类的小村庄一般。
短刃的刀身虽都是一种模样,但在刀柄上的细节上却是各有不同。付明轩看见这柄短刃的纹路以及这刀柄的风格,分明就与小有门有七八分相似!
燕开庭好不容易缓过来,又凑上去看那柄短刃,对于乌乌是短刃大小,对于燕开庭却是要比一把大刀还要大些,乌乌将外面的皮套取下,锃亮的刀面便出现在燕开庭面前。
那老者蹲下身来,眼神便又落在了付明轩腰间的长剑上,只见他露出一个非常欣慰的神情,道:“我就知道,你还会再来。”
这时,望语从一边兴奋地跑来,边跑边叫道:“师兄,那边有一个山洞!!有空间之力溢出来!”
想到这里,付明轩就完全明了,想必青华君那五年,是在这秘境之中度过的吧。
以往的秘境,多则两三种危险环境,少则是没有。但这一次秘境实在是遍布凶险,就连多次进入过秘境的付明轩也不得不全身心地警戒起来。而燕开庭则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他虽然知道危险,但是却不知其程度,反正秉持着一种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心态,这几天来也没遇到过什么生死险境。
只是这句话,并不是对着付明轩说的,所有人都看见了,老者眼神直直盯着长剑,分明是在与那长剑对话,付明轩一愣,他知道真相已经近在咫尺。
一路走来,付明轩四处观看,时而眉头微皱,时而又放松下来。燕开庭则是一直兴致高昂,寻思着在此地能不能淘上个什么宝贝。
燕开庭伸出手来,就欲触碰,突然之间乌乌大叫几声,想要阻止,可是燕开庭的手还是碰到了那柄短刃。
一个人独自生活在另一种群之中,作为一个异类,与所有当地居民打成一片,建立起深厚感情,还以一己之力提高了整个族群的开化程度,让两人也是心生佩服。
此时,其余三人也发动了攻击,剑光飞散之间,落叶簌簌,不断有树枝成片落下,看起来声势浩大,但是一墙刚破一墙又起,四人体力已经有不少消耗,才堪堪前进了一小段距离。
付明轩恍然明白,不可思议地望向了老者,又抬头望向了天空。
一说起那人,乌乌的思绪便飘向了那久远的时光,那人叫他说人类的语言,教他怎样使用碗筷吃饭,还教会一些岱族女性怎样烹饪,在此之前,他们从来都是吃生食的。
这一点,燕开庭进入了石堡群中则是更为感到明显。
“就是这样的!就是这样的!”乌乌一边拍手一边跳,当真就像是个小孩子一般。
和乌乌呆在一起的这几日,燕开庭发觉他真的好似一个大男孩一般天真可爱,全然不似最开始那般凶狠,两人因和_图_书此结缘,乌乌便随着付明轩一直唤只有自己一般大的燕开庭“庭哥儿”。
出去之后,青华君为了避免其他的修道者来打扰岱族人的生活,索性就将这秘境给封锁了起来,还设置了重重障碍,这才又重新出现在众人眼前。
说着,乌乌便走到石磨旁,用手指沾了一点残余的粉末伸到付明轩面前,道:“我们原本生食肉,但是他教会我们吃这种谷物。”
洛长苏招呼着兴奋的三人朝洞口走去,只见那洞口的石像炸碎开来散落一地,只剩个地桩在那里,分明就是有人来过。
血色天空之下,传来一阵悠远的叹息,仿似是为了悼念这在秘境中第一个逝去的人类。洛长苏缓缓转身,只见望语的尸体已经消失无踪。
各种外界没有的珍稀草药先是不说,石堡内还有他们族人从外界搜刮来的各种是见也没见过的珍希法器,听他们说,他们经常会在外打猎时落入幻境,逃脱出来后,身上总会带上那么一两件宝贝。但是对于他们这种有些直肠子的族群来讲,运用法器还真不是他们的特长。既然燕开庭和付明轩这么像他们想念的那位,便干脆就把一些对于他们来说过于复杂而限制的法器送给了燕开庭和付明轩。
乌乌笑了笑,露出一口雪白獠牙,点了点头,道:“他说这可以将谷物磨成细粉,就给我们建造了一个。”
燕开庭点了点头,看来这些土著所谓的和人类比较相通的东西,比如语言等,都是那人带来的。
但是,显而易见的,能够等待到他的同类,也是一件开心事情!
燕开庭两人看见那尖牙,便往后一退。
只是这秘境从来无人来过,甚至除了青华君,谁人都不曾发现过。进来不容易,出去则是更难,青华君便决定就岱族人中生活下来,一边报答他们的救命之恩,一边在这秘境之中开展自己的历练。
看这些岱族人要么就是没有武器,带了武器的也都是长矛短矛之类的东西,难不成,他们对剑感兴趣?
付明轩苦笑道:“还有什么办法?只能仔细观察,小心向前走,尽量避开沼泽,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别的法子。”
被拉开的那名尖牙土著露出一副委屈的表情,眼神巴巴地望向燕开庭和付明轩,就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小孩。
那时青华君刚迈入真人境,但这位天才人物已经能够胜过绝大多数真人,在修道界已经是鼎鼎有名,他走到哪里,哪里便是一场风云。就算进入秘境当中,年少气傲的青华君也能将那秘境搅得一塌糊涂,还能顺走所有宝贝,但是在一次行到扬州时,青华君就那样消失在众人的关注之中,一时之间,所有人突然失去了青华君的消息。
燕开庭在那墙上还发现了什么,走上前去,拨开一张兽皮,一柄套着兽皮皮套的短刃便出现在眼前。
之后,他回到飞灵峰,一闭关便又是一个五年。
毕竟小有门是如此大派,门内真人的数量也是不少。
难道那位前辈,是出自小有门?!
也不知在石堡群呆了多少时日,燕开庭和付明轩就准备与岱族人告别,重新启程,继续自己的探索历练,临走时,所有的岱族人都来到石堡群门口,与二人告别。
望语只觉得整个人都在发烫,深深望了一眼洛长苏,眼睛便缓缓闭上,再无生气。
乌乌的石堡在石堡群靠边侧的一处空旷之地上,走位长满了繁盛的花草,尤其是那一簇簇紫色的小花,甚是可爱。乌乌一边走一边说,自己本是孤儿,自小便被收养在大祭司那里,是以在他的童年时期,有很长一段时间是与那人在一起。
“师兄真是英明。”崔胤喜道。
付明轩走到一个巨大石磨前,他感到那石磨上的剑意十分浓郁,便指着这石磨问乌乌:“这也是那人为你们建造的吗?”
只是四人手中的法器明显坚持时间不长,还未走出森林,火势渐渐地便小了起来,眼见着距离森林边缘还有几丈远,但手中的火焰就要熄灭。
乌乌赶忙走了过来,扯开了那满嘴尖牙的土著,道:“这都是我族里的兄弟们!不用担心,他们也是认得他的,不会伤害人类。”
章若云和崔胤也冷冷地看向望语,从一开始他们就知道,洛长苏费劲将他弄进来,就是在关键时刻当替死鬼的。
“两个人类?”
这柄短刃也没什么不同,只是比正常人类使用的短刃要大了许多,然后加持了一个除了乌乌之外别人都不能触碰的法阵,燕开庭左看右看,也没看出个什么所以然来。
听到乌乌这么讲,两人也有几分明白那人对这个族群的重要性了。
这些岱族人的石堡修葺得极为简单,十分原始朴素,几乎与周围的环境融合在了一起,但是石堡中的陈设,桌椅摆放,甚至还有喝水的茶壶吃饭的碗筷,都充满了人类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