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伐牧野

第一百二十二章 冰原寻宝

盯着那冰盒,燕开庭两眼就放起光来,真的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兴奋地搓着双手,燕开庭便走到了冰柱旁边,伸出手,正要取下那冰盒。
“啊!”
燕开庭既然已经来到了冰原,无论如何也要找到那宝贝,既然走错路了,那么换条路走便是。思绪至此,燕开庭便转身就走。
说着,燕开庭朝着一个视野中最大的洞窟走去,只是一边走燕开庭一边在心中默念,拜托里面不要再是一只大猫了!!不不不,任何动物都不行!
一边跑,后方一边坍塌,燕开庭都快要跑到自己速度的极限,刚刚跑出洞窟,轰轰隆隆的巨大声响便传到耳边,转眼一看,这巨大的洞窟就这样坍塌成一片。
那巨虎虽然身形庞大,但动作也是十分灵活,伸出巨大的虎爪便一把将雷火拍开,只是他未曾想到那雷火杀伤力竟是如此之强,顿时肉掌便是一片漆黑,巨虎吃痛,嗷的一声就缩回爪子,舔舐着伤口。放下爪子,看向燕开庭的眼神之中就全是忌惮与憎恨,嗷呜一声,露出嘴里的獠牙,就欲将燕开庭一口吃掉。
“哇!”燕开庭猛地站起,脑袋砰地一声撞在了洞顶,撞得他眼泪就要流出来了。
洛长苏则更不是畏难之辈,当即就点了点头,说:“好,那我就在前面先行探路,你二人紧紧跟着,一旦有人踩错了步子,另外两人就要赶快施以援手!”
只见那花猫转过身来,眼神耷拉着望了一眼燕开庭,似是缓缓摇了摇头,好像在说“你不行啊”,就慢慢往前走去。
长出一口气,燕开庭心想,总算是逃过了这一劫。此时,怀中的猫儿抱着冰盒,正眨巴着大眼睛望着燕开庭,燕开庭伸出一只手来,道:“给我。”
“喵呜~”小花猫叫唤了一声,望着燕开庭,好似在摇头一般。
燕开庭心下就慌了,难不成今天自己就栽在这里了?燕开庭对着付明轩的方向一阵呼喊,重重浓雾之中,早已不见付明轩的身影。
站起身来,燕开庭环顾四周,既然拿到了宝物,那么此时他就只面临着一个问题,那就是该怎么出去?
在沼泽之源上,就连飞行也很困难,一不小心就会栽在那强大的引力之上,自古以来,有不少自视甚高的探索者在沼泽之源上飞行,都没落得个好下场。
沉吟片刻,洛长苏转身对他两位师弟说道:“不管在不在这边,我们总得去看看才是。你们若是想好了,我们就先到这草原上查看查看,不过注意,草原比森林还要凶险!”
“卖萌在我这儿可不起作用。”燕开庭将花猫放在地上,转身就走,可是还未走几步,他满脸无奈地停了下来。
“啊!”
那这样看起来,竟是跟一只猫也没有什么区别。
如此高温一拳,直直轰在巨蛇的脑袋上,顿时巨蛇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喊,就往后缩去。燕开庭哪会失去这个机会,迅速地跟上前去,在芥子袋里摸出一个银钩法器来,大喊一声“去!”,那银钩就直直飞向仓皇躲避的巨蛇,生生嵌进了它的肉里!
嗷呜一声,巨虎仰天长啸,便重重倒在了地面上。随后,巨虎庞大的身型居然开始渐渐缩小,在燕开庭震惊的眼神中,巨虎缩到了一只约有普通家猫一般地大小。
看来猫儿方才也是冻坏了,明明十分有活力的它此时在燕开庭怀里蜷缩一团,进入了香甜的睡梦之中,随着感受到了暖意,一阵倦意也像燕开庭袭来。虽然他的意识告诉自己千万不可睡着,但是他的眼皮却又仿佛被拴上了两块巨石一般,不受控制地就睡了过去……
其余两人怎么会不知道是沼泽之源,但是既然踏上了,也都是没有退回来的余地。既然冰原就在这个方位,那么便怎样都不能放弃。
此时,秘境的另一边,沈伯严刚从幻境里走出来,手中的宝贝光晕流转,沈伯严轻笑一声,将手中法器放回到芥子袋中,然后就朝着东南方向走去。
冰原上的风依旧呼呼作响,不但没有减弱,还有越来越大的趋势。洞窟之内,燕开庭吸了吸鼻子,已经身处于睡梦之中。只是他似乎睡得不那么舒服,总觉得耳边呜呜作响,甚是叨扰,他换了一个姿势,却只觉得这声音越来越大,不情不愿的睁开眼睛,燕开庭顿时就是一阵怪叫。
燕开庭微微皱眉,他本来只是想给这小东西一个教训,却无心夺它性命,燕开庭越想便觉得自己不该,就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抱起花猫准备退回到边缘,只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在他抱起花猫的那一刹那,花猫圆眼猛地一睁,露出狡黠的光芒,四个爪子已经深深嵌进了冰盒之内,燕开庭竟是连猫带盒一起抱了出来!
在如此狭小的环境里,小花猫变成的猛虎可以说是占据了整个通道,让燕开庭要制服那http://m.hetushu.com条巨蟒都有点无处下手。小花猫转过身来嗷呜了一声,似是明白了燕开庭的想法,身形逐渐就缩小到原先花猫大小,退到了燕开庭身后。
“这是?”燕开庭左看右看,怎么感觉都像是一块发着光的透明石头,而小花猫却是跳进了那冰盒之中,对着那石头就是一顿猛蹭。
燕开庭哪会呆站在地上给它这个机会,又是高高一跃,抓住巨虎头上的一撮毛,就顺势跳到了巨虎的脑袋上站定。
“师兄,这时怎么回事?明明就在这个方向的?!”
说着,燕开庭也坐了下来,缓缓打开了那个冰盒。花猫也跳上了燕开庭的肩膀,一人一猫,就这样屏息紧紧盯着手中的冰盒。
既然现在已经是一个人了,那么自己就要打起十足的精神,先行探索一番,等出去之后再去寻找付明轩。心中这样想着,燕开庭就在开始在冰原上走着。只不过在冰原之上,燕开庭已经完全丧失了方位感,他只能通过凸出于地面的那些洞窟来确定方位。再加上,冰原上除了这些洞窟也没有什么别的东西,燕开庭心想若是有宝贝的话,也应该在洞窟里面。
“好了好了,慢点慢点。”燕开庭顺势将小花猫往面前一带,便将其抱在怀中。行到此时,燕开庭虽然还未能感受到有什么气息,但是直觉告诉他前方一定存在着什么,或许就是尚元悯所说的宝物。
“喂?!你不是要跟着我吗?怎么说走就走!”燕开庭也是无语,走向洞窟朝里面张望着。
“喵呜~”巨虎,不,花猫躺在地上几个翻滚,又站了起来,在燕开庭不可思议的眼神之下,竟开始蹭着燕开庭喵呜喵呜地叫,显然是要认燕开庭当主人。
“哼!来的正是时候!”
望着韩凤来消失的方向,洛长苏微微皱眉。他与韩凤来的关系不能说是一般,甚至是很不好,在此之前自己为多宝阁谋划吞并燕开庭的天工开物一事,冶天工坊在背后其实已经调查得一清二楚,作为少东家的韩凤来,不可能不知情。
在尚元悯所给的资料中,指明了此处有价值连城的宝贝,虽然说不上是什么,但是尚元悯一再强调,此次门内交付给二人的最重要的任务,便是将那宝贝取来,带回小有门。
一人一猫漫无目的地往前走着,顿时,原本平静的冰原之上刮起一阵大风来,风力裹杂着冰渣子吹得人脸生疼,燕开庭担心自己一副绝世面容,赶忙钻进一个半人多高的洞窟里,抱着猫儿,静静地等待狂风过去。
说着,便在一声凄厉的猫叫之中,将花猫扔向了那大厅内的圆柱上。
燕开庭冷笑一声,道:“跟你做个交易,把这个东西给我,我就让你一直跟着我,在某种程度上,咱们便共有这个东西……反正,你又打不过我……”
洛长苏心下也是无语,即使自己三人的衣服再是破烂,但是手中长剑已经彰显着小有门弟子身份,难道这些人还看不出来么?
暗处的沈伯严听了这席话,冷笑一声,看来他们还未感应到这是一片沼泽之源。
而章若云,却是毫无察觉,眼睛紧紧盯着地面,踩着前人的脚步,向前走着。
燕开庭向来自诩胆子大,从小到大除了夏平生谁人也没怕过,以往就算有过害怕时刻也从来都会被自己的意志战胜,但是在此处,燕开庭只觉得自己的意志好似一支象蹄之下的蚂蚁,被狠狠地碾压成一摊肉酱,根本不能反抗。坚持了片刻,燕开庭只觉得浑身疲累,那是来自精神磨损上的疲累,于是一个纵跃,又跳到了边缘之处。
燕开庭顾不得这么多,他才不想被埋在一堆冰渣里,于是想也不想,连猫带盒全抱在怀里,跳进了洞窟之中,就拼命往外边跑去!
果然,沉静片刻之后,燕开庭突然感受到一阵强大的气息从洞窟内传来,燕开庭伏低身子,躲在一个小冰丘后面,只露出一双眼睛紧紧盯住洞口。
洞窟深处竟然空间变得大了起来,足有一人多高的空间已然容许燕开庭站起身来,燕开庭迅速站定,右脚猛地在冰面上一踏,踏出一个小坑来,这一下,燕开庭有了借力之处,便扯着银钩与那条巨蟒角力起来!
“喵呜~”小花猫盯着燕开庭,圆滚滚的眼睛里竟然露出期待的温柔神采。
为首的大汉冷笑一声,道:“得了吧!进来了秘境什么弟子都一样!哼,再是小有门,我倒要看看三对六,你们打出个什么结果来!”
“哼!既然这么害怕我,干嘛还要一心想要跟着我!”燕开庭没好气的道,明明自己将它暴打了一顿,它还死皮赖脸地跟着自己。燕开庭还不是看在刚刚它机智地将冰盒给带了出来,表现的极为聪明,没准儿以后还有用武之处的份儿上,才答应把它带着。
和图书料燕开庭没有听到付明轩的任何回答,他猛然望向前方,只见浓雾之中已经只有付明轩的一点小小影子。
“猫不都是很高冷的吗?怎么还有你这样的?”
果然,越走那种寒意就越是减弱几分,直到完全听不见外面呼啸的风声之后,燕开庭才重新坐下,一片黑暗之中,就只剩小花猫那白色底猫闪耀着银白颜色,燕开庭掏出夜明珠,顿时洞窟内又明亮了起来。
这只巨虎白底黑纹,身形巨大,就是雪梦骥那公牛般大小的个头在它眼里都只能算是小猫小狗,从洞口里跳出来时,就连燕开庭也吓了一大跳,那只巨虎足有三个燕开庭那么高,站在他面前,犹如一座小山。巨虎双眼泛着幽幽蓝光,四处一望,凌厉的目光就落在了燕开庭身上!
难不成,刚刚一直是它在保护自己?
那付明轩又去了哪里?本来找到冰原燕开庭心下十分激动开心,但一想到自己竟然与付明轩走散了,还是觉得有些担忧,虽然自己在付明轩身边大多时间是被照顾着的,但是在关键时刻,两人还是能彼此相帮,毕竟,一个人和两个人的战力是完全不同的。
饶是以燕开庭天生神力,将那条巨蟒给扯回来也费了不小的劲儿,待到时机正好时,燕开庭一手扯着银钩,一手手中现出泰初锤,便对着那无法逃避的巨蛇一锤轰去!顿时一团雷火缭绕着蛇身一阵劈啪作响,不到一会儿,燕开庭手中的银钩便松了下来,看来那条巨蛇已经没了生气。
“难道白跑一趟了?”燕开庭心想也是,这洞窟虽然看起来大,但也是普通的很,一路走来除了森森寒气,燕开庭是什么也没感受到,一点危险也没遇到,越是这样,燕开庭就觉得自己肯定找错地方了。
“哼!”洛长苏冷哼一声,他现在也不想再想这么多,这一次的秘境实在是太过艰险,想太多扰乱心神,反而让他无法集中精力。随后,三人便朝着东南方向奔去。
燕开庭心下一喜,抱着小花猫就猛地亲了一口,看来,自己还真是找对地方了!燕开庭喜滋滋地就朝中央冰柱走去,只是小花猫却停在原地一个劲儿喵呜喵呜地叫着,燕开庭虽有些疑惑,但是还是想着先拿走宝贝再说。
燕开庭头越来越低,到了最后竟是要弯下腰来,终于,在视野中出现一个半人多大的洞口来。燕开庭长舒一口气,心下便知自己应该已经是走到头了。
崔胤盯着一名貌似是老大的人物,问道:“来者何人?竟敢劫掠我小有门核心弟子?!”
燕开庭深吸一口气,便朝里面走去,还未走几步,眼前便是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清了。燕开庭从芥子袋里摸索一番,便拿出那颗夜明珠来。
洛长苏一行人刚从吞噬之林出来,就遇见了另一些探索者。那些探索者都是上师境,出自一些小门小派,一些还是散修,聚在一起结伴而行,看着洛长苏三人一副狼狈模样,心想这几人身上定是有些宝贝,于是便起了歹心,在一处山谷之中,将三人包围。
突然,一股寒意从背后猛的升起,不是那对寒冷空气的一种反应,而是实实在在对危险的一种本能的恐惧!
要不要再试上一试?燕开庭如此想着,就见一旁的花猫“喵呜”了一声,就跳上洞窟的入口,向返程走去。
“喂,我说。”燕开庭蹲下身来,拎起那只小花猫,“你要不要这么耍赖皮?!”
只是刚刚迈出步子,自己的另一只脚上好似拴上了一块巨石,怎么也抬不起来,回头一看,只见那小花猫咬着自己的裤腿,拼命将自己往里面扯着。
黑暗,一片黑暗,还有那彻骨的寒冷。睁开眼,却是干净到了极处的白。
燕开庭朝着离自己最近的洞窟走去,这个洞窟足有三四人多高,燕开庭小心地朝里面张望了一番,只见是一片黑暗,根本看不出来有些什么别的东西。但越是黑暗的地方就越是危险。饶是燕开庭再胆大,也不敢贸然进去。
这一切,看在沈伯严的眼里,他只觉得好笑。以他多次进入秘境的经验,虽然沼泽之源并不是最危险的环境,但也是危险之中的佼佼者了,尤其规模还是如此之大,就更加没有胜算了。
无数思绪在他的脑海里迅速闪过,燕开庭努力镇定下来,他深呼吸几番,心想一定能有什么办法能够让自己逃脱出来。整个人都在向下沉着,速度越来越快,不到片刻,燕开庭的双腿已经完全没入了沼泽之中,彻骨的冰凉,到让他更冷静了下来。
燕开庭一边走着一边四处观察,发现这冰原好似一望无际,就跟沼泽之源一般,似是没有尽头,但总归不可能没有办法出去吧?燕开庭越想越是害怕,他才不要孤独地和一只猫生活在这冰天雪地里。
“喂!那里面真的有什么吗?和-图-书你可千万不要坑我?!”燕开庭也是欲哭无泪,心下还在担心万一在蹦出一只巨兽该怎么办?
大笑几声过后,燕开庭就一阵哆嗦,环顾四周,只见自己身处在一片洁白之中,晶莹透亮的地面上隆起着造型各异的洞窟,一阵阵寒气从地面蒸腾而上。
仔细观察了一番,燕开庭决定再次试上一试,于是又缓缓移动到了冰柱那边,果然,就在燕开庭将要抬手去触碰那冰盒时,危险的感觉陡然从背后升起,燕开庭只觉得自己已经被恐惧完全支配,恨不得赶忙逃离此地。
章若云也是点头,三长老的手段,大家都是有目共睹。既然他们得了长老的资料,却完成不了任务,那么接下来一段日子里,想必三人也是不好过。
难道……自己踩到沼泽了吗?
燕开庭见银钩已然拉紧,便手上发力,想要将这巨蛇给扯回来,却不想冰面没有借力之处,自己却被那巨蟒给拖进了洞窟深处!
“喵呜!”小花猫似是猜到了他在想什么一般,噌的一声就从他肩上飞了下去,弓着背,毛发直竖。
如此苦斗下去,就算胜出也是一个两败俱伤的结局。洛长苏此行的目的是东南方向的冰原,他可不想还未走到那个地方在路上就被人给坑死。
在上一个幻境当中,饶是以沈伯严,也是消耗不少。为了能够在冰原中顺利完成门内的任务,他也得调整好自己的状态。
“喵呜!”花猫叫唤一声,怀中冰盒又抱得更紧了一些。
这时,眼前巨蟒又前进了几分,这条巨蟒身型巨大,足有脸盆一般粗,吐着长长的信子,一双紫色眼睛紧紧盯着燕开庭,恨不得一口就将他给吞了下去。
出现在沈伯严面前的,竟是匆匆赶来的洛长苏,崔胤,章若云三人。
夜明珠亮起的刹那,整个洞窟都泛起流光溢彩的光芒,整个洞窟都是由千年寒冰自然形成,在冰面的反射之下,燕开庭仿若置身于一个彩色世界,视野一片通明,“喵呜~”小花猫叫了一声,便跳下燕开庭的肩膀,去追逐冰面上流转的光芒,伸着小爪子,在洞壁上不断地刨着。
转过头,燕开庭望着已经蹲在自己肩膀上的花猫,“喵呜~”花猫轻轻叫了一声,还伸出满是倒刺的舌头舔了舔燕开庭的耳朵,似是在说:“我不管我就黏上你了。”
越走洞窟就是越窄,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这洞窟通道便变得也差不多只有两人多高了,燕开庭伸出夜明珠照亮前方的路,放出自己的神识,无论是在视野还是在感知当中,燕开庭都觉得前方空无一物,并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
“哼,有好戏看了。”
花猫眼珠子一转,双手就渐渐松了下来,燕开庭顿时喜笑颜开,一把将冰盒夺了过来,然后将花猫放在地方,摸了一摸它的脑袋,道:“对,这才乖嘛。”
眼见着那片羽毛牢牢地附在了章若云的背上,沈伯严重新走回林中,找了一块僻静之地,升起结界,便端坐其中打起坐来。
燕开庭微微皱眉,难不成这里面还真的有什么而自己却感受不到?不对啊,自己的神识虽然不算顶尖,但感知法器的灵敏程度还是非常之高的。
“哎哎哎!”燕开庭一把将花猫提起来,道:“这可是我小有门钦点的宝物!你可别给我弄坏了!”说着,燕开庭将盒子一关,便收入到储物戒里。
为了找到这寒意的来源,燕开庭将手伸出洞窟外,瞬间掌心就被冰渣子切除了几条口子来,却在极低温的环境下连血都流不出来,看来,果真是外部环境太过于寒冷。这样想着,燕开庭就抱着猫儿,弓着身子向洞窟里面走去。
燕开庭猛地坐起,上下摸了摸自己。
“喂,里面不会有和你一样的东西吧?!”燕开庭拍了拍小花猫的脑袋,“喵呜~”小花猫叫了一声,蹭着燕开庭的脖颈。
“喵呜!”小花猫突然就飞了起来,咬住燕开庭的衣袖,就将他往里面脱去。
燕开庭站起身来回想自己明明陷入了沼泽之中,为何又来到了冰原??抬起头来,不再是血色天空,反而是灰蒙蒙的一片。难道,这冰原是在沼泽之下?
自己被一只猫给鄙视了?燕开庭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重重地哼了一声,小孩子心性便出来了。只见他将右手一把伸进洞窟内,轻轻一跃,就抓住了还未走远的花猫的尾巴,“喵呜!”燕开庭就这样有把花猫给扯了出来。
燕开庭缓缓低头,果然,只见自己正慢慢往下沉着,他的双脚直感到一阵彻骨的冰凉,由他的脚,侵袭到整个人的身体。燕开庭尝试着抬起脚来,却越陷越深!
就在沈伯严犹豫着要不要踏上这片死亡草原时,在他身后的林间传来一声簌簌响声,沈伯严心念一转,就化作一道飞影,躲在了一从灌木后面。
“冰原!”
两人齐http://m•hetushu.com声道了声好,便向前一步一步走去。
“哼!你这坏猫,明明是你将我带到这里来的,我猜你肯定也很想要那东西吧!那你便代我去拿好了!”
“哼!小爷没时间陪你玩儿!”说完,燕开庭便紧抓着巨虎的虎毛,对着巨虎的脑袋就是一阵猛砸,巨虎吃痛,拼命甩着脑袋,想把燕开庭给甩下来。燕开庭冷笑一声,一飞上天,一团雷火便又直直对着巨虎轰出。
“我还没死?”大口喘着气,燕开庭使劲儿捏了捏自己,“居然没有死?!哈哈哈哈哈!!不过,这又是哪里?!”
“明轩……”燕开庭轻声唤道。“你有没有觉得很奇怪,为什么突然起了雾?”
说完,六人便朝着洛长苏三人奔来,果真各个都是上师境,洛长苏再是倨傲,面对着对方将近一倍的人数,面色也是阴沉如水。一阵缠战过后,三人都是气喘吁吁,对方还剩下四个人。
此时在冰原中,一人一猫已经站在了那巨大洞窟面前,那洞窟远看就很大,近看就更是让人惊讶,巨大的洞口冒着森森寒气,一股莫名的压迫感朝着燕开庭袭来,黑乎乎的一片之中,燕开庭看不见任何东西。
燕开庭心下一慌,便疾步向前,嘴里直唤付明轩的名字,却不想付明轩好似完全听不见,只顾埋头向前走着。突然,燕开庭只觉得脚下一软,一股危险的感觉便使燕开庭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燕开庭轻唤了一声,“走了。”那小花猫便一跃跳上燕开庭的肩膀,一人一猫,便朝着洞窟深处走去。
就在此时,一阵悠扬的琴音缓缓飘来,洛长苏三人听后只觉得精神一振,而对方死人,却明显脚步不稳,行动就滞缓了下来。三人赶忙抓住机会,瞬间就将这四人斩杀,洛长苏深深喘了口气,才循声望去。
在他眼前的黑暗之中,现出两只紫色的巨眼,紫色的幽光摄人心魄,硕大的鳞片反射着夜明珠的炫彩光芒,一张微闭着的嘴里吐出长长的信子,赫然是一条巨型蟒蛇!
抬起脚步,两人艰难而缓慢地向前走着,付明轩经验稍许丰富,走在前方,一边走,一边拿着一剑光寒十九洲在前方拨开一簇簇草丛,仔细探索着。而燕开庭则是紧随其后,踩着付明轩的脚步向前走着。
冰盒之内的东西也被冰盒之外的花纹所扭曲,根本就看不出来是个什么样的物什,只看见其中光芒扭转,透着蓝光,但是具体形状大小,燕开庭却是看不明白。
当沈伯严站在那一望无际的沼泽之源前,他的表情第一次有了凝重,在他的感知当中,冰原分明就在这个方向,但是如此浩浩荡荡的草原之中,哪里有冰原的影子。
燕开庭缓过神来,轻轻拍了拍它,道了声:“让我来!”
燕开庭也是不惧,心想再大也只不过是只野兽罢了,手上泰初锤乍现,纵身飞去,一团水缸般大小的雷火就朝着巨虎轰去!
“冶天工坊,韩凤来!”洛长苏喃喃道,随即遥遥向着白衣少年拱手行了一礼。
燕开庭微叹一声,伸出手来拍了拍花猫的脑袋,便道:“也好,一人也是无趣,接下来的探索,你便陪我走一走吧!”
走着走着,付明轩只觉得视野越来越模糊,他不得不低下身子,双眼紧紧盯着面前的草丛,不断拨弄向前走着。燕开庭则是察觉到有所不同,他起头来,环顾四周,只见现在两人已经身处一团浓雾之中,而方才,却是没有任何雾气的。
接着,一声野兽的怒吼从洞内传来,燕开庭心下一惊,随即又是一喜。比起人来,野兽这种物种,实在要好对付的多。燕开庭站起身子来,又朝着那洞窟又是一拳,一拳刚出,只听得轰的一声,迎着燕开庭的凛凛拳意,一只长着森寒獠牙的巨虎就出现在燕开庭的面前。
小花猫力道之大,竟然还可以跟燕开庭相抗衡几分,也难怪,它本身就比燕开庭不知要大上多少倍。燕开庭在他的带领之下竟一路小跑了起来,不知不觉洞窟越来越小,燕开庭还得稍稍低头才能顺利通行。
燕开庭强忍着不知道为什么,心中莫名其妙难以平静的紧张情绪,一个纵跃,就跳在了大厅的边缘,远离了那根冰柱。几乎是在落地的那一刹那,那种危险的感觉陡然消失!
思绪至此,战斗又是一触即发,洛长苏也顾不得这么多,眼前最重要的还是得把这些麻烦给解决掉。并且,崔胤和章若云也不是一般人物,若是跟着自己来到秘境有个什么闪失,向门里也不好交代。又是一阵猛烈的攻击,眼见自己和自己的两个师弟已经身上带伤,洛长苏不禁开始着急。
只见洛长苏带着崔胤和章若云踏上那草原的一刹那,整个人的脸色都垮了下来,缓缓转身,望着同样是一副惊恐面容的两人说道:“我们,好像是走到了沼泽之hetushu•com源了。”
“这!”燕开庭一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在这时,整个大厅就开始晃动起来,不断有冰棱掉下,看来冰盒脱离原位已经影响到了整个大厅,大厅就快要崩塌了!
整个大厅在夜明珠的照耀之下比白昼还要亮上几分,根本就不见任何异物的存在,但是方才那种危险的感觉却是如此分明,根本不像是假的。自己好像就被恐惧所支配了一般,浑身汗毛倒竖,根本无暇去那那冰盒。
只见那白衣少年犹如神祇一般漂浮在空中,双手抚琴,低着眉眼,淡淡地望向二人。
“哈哈哈!”燕开庭看着花猫的狼狈模样一阵捧腹大笑,但是笑着笑着脸色就严肃了起来。只见花猫一动不动,整个身子都瘫软在了盒子上,尾巴和四肢都无力地垂下,就像是死了一般。
心念一转,燕开庭向后退了几步,然后手上发力,便一拳打向洞窟。这一拳燕开庭并没有用多少力气,只引得洞窟内一阵震动,掉下一些冰棱在洞内砰砰作响,燕开庭躲在一边稍等片刻,看看那洞内会不会有什么异样的反应。
沈伯严心念一转,就从芥子袋里掏出一片好似羽毛一般的东西,沈伯严看向走在最后方的章若云,然后对着那枚小小羽毛法器吹了一下,道了声“去!”,只见那片羽毛缓缓飘向章若云,然后贴在了章若云的背上。
看到燕开庭醒来后,它缓缓回了一下头,看了一眼燕开庭,随即又直面着那条巨蟒,发呜呜呜声响一副想要进攻的模样。
缓缓打开,一个鹅卵石一般形状,水晶一般透明的蓝色晶体,出现在他们眼前。
坐了一会,燕开庭只觉得气温越来越低,一阵一阵的寒意想自己袭来,也不知道是这狂风降低了温度,还是从洞窟里冒出的寒意,燕开庭抱着猫儿,经哆哆嗦嗦地颤抖起来,一边往手心哈气,饶是以燕开庭火属性有体内之火加持,燕开庭都觉得这彻骨的寒意真是难捱。
洛长苏也是费解,按照自己得来的资料,应是在这个方位没有错。只是面对着如此浩荡的一片草原,洛长苏也是跟前面几位一般,摸不着方向。
“喵!!”那花猫四肢张开,浑身毛都竖了起来,眼见自己就要掉在冰河之上,花猫四肢一阵扑腾,砰地一声,便直直摔在了冰盒上。
而在燕开庭和蟒蛇中间,小花猫变身到正常虎豹大小,正好能够在这半人多高的洞窟里站立起身子,望着那条巨蟒,它弓起背,张着嘴露出獠牙,发出呜呜的声音,将燕开庭挡在身后。
“师兄!我们走吧,大不了死在这个地方!”崔胤道:“反正拿不到那个宝贝,回去在三长老那里也是交代不了,还不如放手搏一搏!”
若是此时拿出泰初锤来,只怕是加重了自身的重量,沉没速度还会加快,而自己身上的那些法器,也没有一个能带自己脱离这浓稠的沼泽,燕开庭左想右想,刚准备掏出一个小法器来试试时,就只感觉一股莫名的力量从脚上传来,燕开庭整个人就被快速拉扯下去。
燕开庭一声尖叫,他心想自己还没做好死的准备啊,就手舞足蹈地拼命挣扎,只是自己的双脚就像是被人紧紧握住了一般,根本挣扎不得,几乎就是在一瞬间,咕的一声,燕开庭整个人就消失在了沼泽之下。
“啊!”燕开庭转过身来,伸出手中的夜明珠,前方顿时一亮,只是出乎意料,前方什么都没有。燕开庭的心脏蹦蹦直跳,快要跳到嗓子眼了,突然,那危险的气息又在侧方升起。
走着走着,燕开庭肚子一阵咕噜叫,在这无日午夜的世界里,燕开庭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已经有多长时间没有吃过东西了环顾四周,白茫茫的一片,要说连棵树都没有,燕开庭叹了一口气,眼神不自觉地就飘向了肩上的小花猫。
燕开庭向来不惧怕这种凶兽,即使佝偻着身子不好施展,但对付这条看似有些傻傻的大蛇还是绰绰有余的。燕开庭半跪在地,心念一转,便一拳轰出,这可不是普通的一拳,携带着燕开庭体内之火,拳意之中竟带着丝丝火焰,就像巨蛇飞去。
远方上空的韩凤来一把将琴收起,站起身来立定于空中,面带微笑地向着洛长苏微微颔首,随即身形一闪,便消失在空中。
出了洞口,出现在燕开庭面前的就是一个地下大厅,这个大厅也不算很大,约莫有燕开庭的萧庭院一般大小,四周全是光洁的冰壁,倒映着燕开庭手中夜明珠的光芒。唯一引起燕开庭注意的就是大厅中央矗立着一根约有半人多高,中间细两边粗的冰柱,柱面之上,放着一个冰盒。
大喘几口气来,燕开庭望向那冰柱之上的冰盒,眼神复杂起来。似乎,自己只要一想要触碰这冰盒就会被危险感觉所包围,那么是否就能推测,这个冰盒本身就是一种非常危险的东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