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登浮图

第一百三十九章 虚幻境

而眼前,确确实实是夏师啊!
“不。我是在想,什么是真实,什么又是虚假?”
李梁随即笑嘻嘻地道:“我的爷,您可别开玩笑了,你心里再咒胡管事死,这也不是得来个人动手才是?”
燕开庭睁大了眼睛,道:“你真的不要了?”这些东西对于他来说定是宝物中的宝物,安就这样送给他了?
李梁笑着连连答应,付明轩便在一旁催促道:“既然说好了就别耽搁了,走吧。”
夏平生望着他,没有说话。
燕开庭一愣,道:“谈什么真实和虚假,不过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我若愿意那为真,我便留下来,可惜的是,我这个人倔强得很,我只认我认为真的东西!”
燕开庭瞬间就明白了,突然记起自己好像是三拳就将胡东来打死了的,疑惑道:“胡东来还没死?”
燕开庭心下暗惊,自己其实在第一个虚境里面回到了燕府时光,心中其实已经动了留下来的念头,若不是总觉得自己内心中少了点什么的话,燕开庭很可能就会陷在那个真实到和现实一般的虚境里。
他四下打听,又向夏平生不断追问,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玉京城根本没什么秘境,四大门派也没有对玉京出手,燕开庭所面临的问题除了胡东来他们,就是自己迟迟迈不过的“离”境。
燕开庭回过神来,道:“没事。只是想起了一些东西……”
燕开庭点了点头,道:“当然,那里有我牵挂的人,也有牵挂我的人,我自然是要回去!”
忽而一阵狂风袭来,燕开庭就站立在了白茫茫的雪原之上。
只见夏平生伸去拿书的手微微一滞,转过头来,问道:“哦?有什么不对劲?”
仿佛是为了缓解沉默带来的尴尬,燕开庭笑着道:“我也就是随便说说而已,夏师不要在意……那本书,适合我看么?”
“怎么?被夏师骂了吗?”付明轩问道。
“喂!那我要怎么样完全战胜你?!”燕开庭问道。
夏平生好似是愣住了一般,随即神情恢复清明,道:“为什么?这里不好吗?”
李梁一愣,付明轩也是一愣。
燕开庭四下望去,只见这仍然是一个雪白的世界,然而已经没有了风雪。
那一个个战士浑身铠甲,头盔之下看不见任何表情,但看那身手也知道他们一个个都是身经百战,即使实力不如燕开庭,但是战斗经验也丝毫不必燕开庭差,燕开庭完全想不通为什么强大存在会用这种人海战术来压制自己,这种耍赖皮的手法,完全不是一个强者所能做出来的事情。
燕开庭站定,望着瘦小的安,穿着自己的衣服,背上背着的婴儿正朝着自己笑着,燕开庭只觉得鼻子发酸,眼泪一时就流了下来。
“无想,若有一天你终会变成如此,那便也是你的选择吧。”燕开庭站着,望着谢无想变成千万莲花散落在天地间,风中满是幽香。
燕开庭笑着摸了摸脑袋,道:“我也不知,那日在您这院子中醒来之后,整个人就明显不对劲。”
仿佛沉了片刻,那声音再次响起,道:“我并没有躲藏。”
“哼?是吗?”谢无想冷哼一声,望着燕开庭道:“那你便看着我好了。”
风雪之中,燕开庭迈着坚定的步子,按照罗盘的指示,向前走着,再也没有回头。
入定之后,外面的风雪之声便悉数湮灭,在缓缓流淌的灵力与真气之间,燕开庭前所未有的放松与充盈。
这雪乡,的确有一种强大存在,其气息已经蔓延在风雪之中,燕开庭很明显的就能够感受到,并且,自己正在逐渐向其靠近,越是向前走,那种强者对弱者的压迫感就越是明显。
付明轩上下检视了一下他,道:“感觉好些了吗?”
付明轩眉头一皱,将自己推开后,就道:“什么去过小有门?!我若是没记错,你怕是连雍州都没有出过吧!”
话语刚落,燕开庭顿时眼前便是一黑,随即又是一阵天旋地转,醒来之后,燕开庭发现自己躺在洁白无瑕的雪原之上。
只是,燕开庭始终都觉得心里缺少了一块,有些事情,燕开庭好似是在刻意淡忘一般,渐渐地自己也便不再记得,他只愿意看到眼前事,却又无可避免心中所缺少的一块,到底会是什么呢?
安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我怎么知道的。”
“逢魔时刻已然结束,记住,下次可不要随便掺和涂家的事情,闵洪这种人,有一个就有第二个!”
燕开庭望着前方这些一一向他行礼,喊着爷啊爷的下人们,心中一阵难受。
“哈哈哈哈!好一个没有兴趣,那我便让你看一看你感兴趣的东西!”
既然她是被造出来的,又是用什么造出来的呢?
听了这话,燕开庭又向着四周感知了一番,的确,这强大存在的气息仿佛是均匀地铺洒在各处,向着自己袭来。
只是冲到半途,燕开庭的身影戛然和图书而止,停立在半空中,燕开庭伸向谢无想的手,就收了回来。
“那你认为我真吗?”
燕开庭回转过身子,望着夏平生道:“再好,不过也就是……一梦而已。”
“你拿走吧!”说完,安便将木箱盖上,推到了燕开庭的面前。
“我的虚境已经足够真实,只要你稍微动心,便可留在里面,而你却两番没有按照我的想法走下去。”
前几日燕开庭就提前做了准备,在域界中为自己谋取了一些材料,制作了一定能抵抗风雪的简单帐篷,眼见着天色暗了下来,燕开庭便从储物戒里取出帐篷,撑了起来。
声音笑着,燕开庭仿佛看见面前有一位老者,手抚白须,神态颓丧之间又目透精光,望着自己无奈地笑着。
只是等到燕开庭再次醒来时,看着眼前的景象,却是完全懵了。
“萧然哥哥,就让我最后为你做一次饭吧,这些日子以来,吃红薯也吃腻了吧……”
“你不是爱她么?为何不去救她?”
翌日,清晨的雪稍微小了一些,燕开庭醒来时,安已经烧好了一锅野味汤,端到了燕开庭的面前。
眼前站着一排排身穿盔甲好似战士一般,但都看不清面容的人,正举着长矛,排列整齐看着自己。
自从感受到了强大存在的气息,燕开庭便再也不敢在夜间毫无防备地睡去,夜间便也就是入定修炼,也不敢做出大的动静,以免打草惊蛇。燕开庭小心的性格已经在营救谢无想和在各个域界之中历练时养成,凡是只要出错一点,就有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不对,若是那一些都是梦的话,为何自己的心性就改变了呢?
说完,谢无想躺下身来,眼睛闭着,从脚尖开始,就变成了一朵朵莲花,随风消散……
逢魔时刻结束不久,燕府仍旧有许多管事下人在处理一些后事,看到燕开庭了均是一一鞠躬,燕开庭却觉得有些不自在起来。
燕开庭一愣,点了点头。
燕开庭面容一肃,道:“没有什么都是永远都好,若是一切都是如此完美的话,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强大存在又是一阵沉默,许久之后便道:“你似乎能将一些事情看的很清楚。”
燕开庭摸了摸她的头,道:“这不一样……你的礼物,真的要比我贵重得多。”
“你是从哪里知道这些的呀安?”燕开庭发现安的身影竟然在自己面前变得高大起来,宛若一个教导弟子的小师父。
手中罗盘在不断震动着,提醒着燕开庭已经到达了目的地,燕开庭站在漩涡面前,感受着那强大存在不断涌入的浓郁气息,心下不由得生出一股恐惧之感。
李梁也看出了燕开庭是为了自己好,满脸堆笑道:“好嘞,爷,那您今日不去了?”
安笑了笑,道:“快喝吧。”
“哼,再好也不过是梦罢了。”燕开庭站起身来。
燕开庭左右望了望,两边都是紧紧盯住自己的战士,看来只有后方才最适合逃跑。
也不知跑了多久,燕开庭就开始有些气喘,他回了一下头,只见后方一阵黄沙滚滚,那些战士们,当真是对自己锲而不舍地追着。
“夏……夏师?”燕开庭蓦地睁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这一切。
按照如此方式向前行进着,燕开庭已经走了五天五夜,不知怎的,他一直觉得雪乡里的昼夜交替速度要比外边的世界要快一些,也不知道自己所在的世界已经过了多少日,妖神的那些事情解决的怎么样了。
燕开庭连连摇头,道:“喜欢,喜欢得不得了,虽然有很多麻烦,但是仍然喜欢,你在,李梁也在,大家都在,只是……”
谢无想冰冷的眼神直直望着燕开庭,燕开庭感到背上寒毛直竖,无端地升起一股寒冷来。
也没听见强大存在回答,只听见他笑了笑,沉默一阵之后,道:“你不可能战胜我的!”
目光刚落在庭院之上,燕开庭的眼睛就不自觉地被院子一侧的荷塘所吸引,在那里成片的莲叶之中,点点嫩荷若隐若现,微风吹动,幽香缭绕。
看着燕开庭上下掐着捏着自己,夏平生的眉头就皱了起来,抬起手来就欲摸一下燕开庭的额头:“你真的还在发烧么?”
燕开庭有些糊涂了,眼前这一切真实的让他有些摸不清方向。
正在燕开庭疑惑之时,那声音又开始笑了起来,只听那声音道:“你就这么想要回去?”
“明轩,我好像去过小有门了……”
看这架势,好似燕开庭是他们等待已久的敌人一般,燕开庭一愣,就快速朝后退了几步,道:“这个……我说,才第一次见面,打架不大好吧……”
夏平生点了点头,道:“这本比起别的都要浅显易懂一些,应是适合你一些。只不过……”
难道,自己所经历的一切,不过就是梦一场?
“只不过你内心不稳,疑似极多,和*图*书我怕你读了这些古籍,反倒妨碍你悟道。”
燕开庭接过野味汤,大大喝了一口,道:“你的手艺快要比过我了!”
燕开庭一愣,道:“难道就是在这里?”
“你知道的,这些东西对我没用。”安淡道。
燕开庭当即就将李梁往面前一拉,严肃道:“我是不是跟你说过,少到人家门口逛,万一出了点事儿,你家娘子还不得伤心死!”
付明轩道:“好了就行,可别留下什么病根子,你若是倒了,胡东来他们一行人就又要猖狂了。”
“明轩!!”燕开庭一把将付明轩拥入怀中,付明轩也是一愣。
等到燕开庭再次醒来时,映入眼帘的竟然是昏黄的烛光,自己身下的柔软棉被,让他的回忆飘向了从前。
燕开庭点了点头,道:“好多了。”
在帐篷内,燕开庭燃烧起一小团篝火,顿时一阵暖意袭来,在如此风雪中走上一日,燕开庭的双脚早已冻僵。让自己暖和起来之后,燕开庭简单吃了点干粮,随后变抓紧时间进入了修炼状态之中。
声音沉默了一阵子,随后说话的声音就变得颓丧许多,仿佛一夜之间就变得衰老一般,道:“你已经赢了我小半分了。”
燕开庭感觉那强大的存在仿佛上上下下都在审视着自己,虽然觉得浑身不自在,但燕开庭终是没有说一句话。
“你来自另一个世界。”那声音道。
“怎么了?”夏平生问道。
干粮已然吃完,燕开庭索性不再休息,也不管日夜,就朝前走去。走到第八日时,燕开庭手中的罗盘突然一阵震动,发起一道亮光来。
燕开庭蓦地一惊,随后紧捏拳头,朗声道:“我是要来打败你的人!!”
燕开庭向后望去,身后便是漫无边际的戈壁滩,很明显自己要是和这些人打了起来,就算不战死也得活活累死,还不如先尝试着能不能从这些人眼前逃掉。
看着夏平生的眼睛,燕开庭越来越说不下去,他使劲捏了捏自己的脸,又掐了掐自己的大腿,一阵阵痛感就传向自己,这不是梦!!
或者,所谓的夏平生死后自己进入小有门以后的一系列遭遇,就像夏师所说的,梦魇一场呢?
燕开庭左右观察了一番地形,只见好似是一片荒凉的戈壁,风吹草动之间,黄沙漫天,也到还是真有一番战场的模样。
“爷~爷,那边又开始有动静了,您要不去瞧上一瞧?”
燕开庭几乎是完全不回头,但是跑着跑着,燕开庭就觉得有些不对,自己这样跑下去,应该也是活活累死死路一条,那么和这些战士战斗累死有什么区别?
“安,谢谢你。救了我的命,还这样帮助我。”燕开庭望着安,非常诚恳,眼前的这个女孩,穿着自己的衣服,清秀的面容之上,又是淡淡哀伤,又是浓浓坚定。
接下来的几日,燕开庭在玉京城中渡过了一段平常却非常佞人怀念的时光,燕开庭自己也乐在其中,比起自己好似梦一般之后的经历,燕开庭觉得现在的状态挺好的。
话语刚落,为首的第一排战士突然就嗖的一下,将长矛对准了自己。
燕开庭的思绪一时之间就沉静下来,自己还记得在雪乡的最后一刻,那强大存在对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便是让自己回来,自己是真的回来了?但是为何是在这样的时刻?
“这……”燕开庭愣住了,对方既然没有躲藏,为何自己完全看不见对方的踪影?
而在第二个,燕开庭看着谢无想化作千万莲花散落于天地间却并没有出手相救,或许是因为他对谢无想的感情,已经到了那种无所谓拥有的地步吧。
这一个月来的相处,燕开庭全部都记在心中,安的时而沉静如水,时而俏皮可爱,时而懵懂纯真,时而全然皆知……这个看似普通又极为不凡的女孩子,将在他的心中刻印上深深的一道痕迹。
那么,既然强大存在说自己只是战胜了他一小半,那么自己还需要战胜的一大半是什么?难不成自己还有什么心结?
如此向前走了三天,强大存在的气息越来越浓郁,燕开庭必须得保持时刻的精神高度专注,否则就会在这压迫气息面前低下头来,升起一股畏难情绪。
但是一想到雪女所提到了强大存在,自己只有打败他才能回去到自己的世界,燕开庭双拳紧握,眉头紧紧锁着,也不再犹豫,就直接向那面漩涡之墙走了进去。
谢无想的眼神仿若深潭,倒映着燕开庭飘在云端的身影。燕开庭仿佛是一只风筝,被谢无想牵引着,哪里都不能移动。
“夏师!!夏师,这不是梦么?!”
“呵呵呵……”诡异的笑声顿时让燕开庭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毕竟,这似乎是唯一的办法了呐。
话语刚落,一股熟悉的感觉又将燕开庭完全包围裹挟,燕开庭这一次完全不用想就可以知道,自己肯定是被强大存在和*图*书扔进了另一个虚境之中了。
燕开庭虽然心有不解,但是还是按照罗盘所指示的方向走了过去,这一次,走着走着,他便坐实了心中的某些想法。
就在燕开庭心中觉得自己是不是被骗了的时候,罗盘上的指示突然变了一些。燕开庭在第五日的晨间,转变了方向,向自己的右侧走去。
燕开庭面容严肃,反问道:“什么为什么?”
燕开庭抬起头来,眼中激动地噙满了泪水,道:“现在是什么时候?”
燕开庭神情一顿,道:“哼,若真是那般,那也是她自己的选择。强留她在这世上,不过是涂添她的烦恼。”
“什么?!”
雪域院中,夏平生看燕开庭就像是看着陌生人一般,惊讶道:“你怎么像是改了性子,突然想向我讨些古籍,平日不是最讨厌看这些东西么?”
“你这孩子,烧傻了么?平日安闲的时候不知道修炼,偏偏在这种状态上入了定,要是走火入魔了谁管你?”
看来这就是那强大存在使得最后一个招数,要让自己战死在这个地方吧!
“这是……?”燕开庭顺着这罗盘指向的亮光向前望去,只见在自己的前方突然升起了一面漩涡之墙。
那本该肤白如瓷的小腿竟然泛着淡淡藕色,仔细一看,燕开庭仿佛看到千千万万朵荷叶在谢无想身上绽开,散发着浓郁的香气,叫人移不开眼睛。
那声音没有说话,燕开庭也懒得和他墨迹下去,便道:“让我做了这么多,说吧,我要怎么样才能打倒你!”
那声音又开始笑了起来,笑声当中的轻蔑让燕开庭都懊恼了起来。
“是不是再也见不到你了?”安眼中闪烁着泪花,望着风雪中的燕开庭道。
只不过这一次,燕开庭却找不出来自己在这里耗死的理由,难道真是就是要将这些战士打败吗?燕开庭的心中生起了一股疑问。
此言既落,一阵旋风便将燕开庭裹挟,燕开庭下意识地就用双手将自己护起,但仍是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一时之间就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这个……你们真要打么?”燕开庭一边看着他们,一边缓缓向后退着。
燕开庭心中直感到一阵沉闷,随即眼神又变得清明起来,抬头望向天空,燕开庭道:“我已经看完了,还有什么要我看的吗?”
夏平生拿下一本书,道:“有什么不真实?你不喜欢现在的生活吗?”
体内,按照青华君的功法,燕开庭将自己体内的真气分门别类地整理好,按照自己的攻击方式能够迅速作出调整。做好这一切之后,燕开庭又将青华君的道法重新温习了一遍。
燕开庭点了点头,道:“雪乡虽好,但终究不是我的归处,我需要回到我的来处,是以我要打败你!”
“只不过什么?”
看着燕开庭怔怔地模样,付明轩在他面前晃了晃手,道:“怎么了?魔怔了不成?”
燕开庭向来对于夏平生,都是一如既往地坦白。
燕开庭依依不舍地站起身离,他知道夏平生是个什么脾气,于是走出门,穿过雪域院的风雪,朝着自己的院落走去。
是自己喜欢的那名名为谢无想的女子吗?燕开庭四处探听,从未有人听说过谢无想这一人,燕开庭便告诉自己要将其淡忘,毕竟,留恋梦中之人着实是太傻了。
说完,付明轩就托着燕开庭向府外走去,只是还未走上几步,李梁便从一扇门内闪了出来,都躬身在燕开庭面前,一副十分着急的样子。
“好吧……”安还真的是活的糊里糊涂却又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啊。
按着罗盘的指示,燕开庭朝着北方走去,燕开庭身上背着一个小包袱,那是安为他准备的一些干粮,风雪里走着,也不知走了多久,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风雪变得更大了。
沉默,回应夏平生的只有燕开庭的沉默。
就像是穿透了一层薄膜一般,燕开庭一脚踏入那漩涡之墙,整个身子旧梦一股强大的力量猛地吸入,站定之后,燕开庭发现自己已经在漩涡之墙的后面,而自己手中的罗盘,已经消失无影。
但是看着夏师,看着自己现在的模样,燕开庭真的没有觉得这里是梦境,他一般抱住夏平生,道:“太好了!太好了!”
雪乡,是如此简单而纯粹的地方,燕开庭不知道那强大的存在有多么厉害,他只知道,那是自己唯一的办法,唯一离开雪乡,回到自己世界的办法。
“嘿!”就像是得了什么统一指令一般,所有的战士都是嘿了一声,将长矛对准了燕开庭,燕开庭这下是想也不用想,就知道这些人对自己的敌意。
就在这时,燕开庭感受到了身后的一道气息,兴奋地转过头去,只见付明轩正笑着望着他。
夏师有些嗔怒地骂道,模样就和以前一模一样,燕开庭整个人都呆在床上。
燕开庭傻笑地挠了挠头,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望着付明轩问道:“http://www.hetushu•com明轩,你们门内可有一位好似天女一般的无想仙子?”
“是在想我如何发现的么?我告诉你,你可以磨灭我的修为,变换我身处的地方,可你无法抹去我的回忆与思想,夏师的那些书,我全然都读过。”
燕开庭点了点头,挥手之间,就将这个装满了灵魂珠子的木箱放进了储物戒之中。
燕开庭问道:“有什么好笑的吗?!不要躲躲藏藏了,还请出来与我决斗吧!”
这段时间,燕府前所未有的平静,燕开庭不知什么时候又有了修炼的兴致,便跑到雪域院中向夏平生求教。
还有这样诡异的存在形式吗?燕开庭心下疑惑,那该要如何战胜对方?
“我说了,我没有隐藏。”那声音淡道:“你所认为我应该存在的形式,只是你认为的,而我真正存在的形式,却不是你能掌握的了的。”
燕开庭嬉笑着接过夏平生手中的书,道:“怎么会?!我平日不都是这个样子!”
不知为何,谢无想突然醒了过来,缓缓撑起了身子,抬头朝着天上望去,便正好对上了燕开庭的目光。
也着实不是燕开庭胆小,在燕开庭的视野范围内,眼前这些战士的数量可以说是浩浩荡荡,绵延不知几里,以燕开庭一个人的能力,若是真的打起来,只有死路一条。
付明轩点了点头,道:“你受伤刚好,还是不要想一些伤神之事,要不咱们去西街玩一玩?”
“你醒了……?”
燕开庭一愣,道:“什么事?”
燕开庭松开手,道:“没有意思,爷今儿个没有心情,你也跟着我去西街玩上一玩!”
“这是……?”燕开庭的心急速地跳动着,自己刚刚不是在雪乡么?为什么……又到了已经不存在了的燕府雪域院中?
听到谢无想如此说,燕开庭心里一阵痛,激动道:“傀儡又怎么样?我说过,我的心这辈子只属于你一个人!”
燕开庭一愣,赶忙爬起身来,望着眼前数不清有多少人的战士,道:“你们是……”
燕开庭沉默片刻,便道:“我总觉得,这一切都有一些不真实。”
换做在平日,自己一定会当即就转向,非常识趣地就走掉,可是只要一想到付明轩,孟尔雅还有自己日思夜想的谢无想,燕开庭就觉得无论前方是多么大的一个困难,自己也要迎头而上。
燕开庭哦哦几声,只是心中一想到谢无想的面容与身影,就泛起一股缱绻而悠长的情意来。
这一段时间下来,燕开庭做回了燕爷,也乐得自在,不愁吃不愁穿,和胡东来做做对,时不时又在夏师那里讨个没趣,或者挨挨骂,和回乡的付明轩成日在城中游荡,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无忧无虑的时期。
三人缓缓向着西街走去,燕开庭渡过了一个久违而又熟悉的夜晚。
对了,李梁是不是也死了?还是被……胡东来害死的??
付明轩一愣,随即狠狠拍了一下燕开庭的头,笑骂道:“你这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我们门内的事情岂是你能随便猜测的?当心惹祸上身,什么仙子?仙人我也没听说过!”
许久之后,燕开庭从书中抬起头来,望着夏平生淡然一笑,道:“多谢夏师,我要走了。”
燕开庭根本无法料想,他害怕的是自己走到了里自己世界更远的地方。
燕开庭朗声道:“所谓看清楚,不过全凭个人意愿,有多少人是自己不愿意看清楚罢了!”
“无想……”燕开庭喃喃道。
从暗处走出一人来,一手拿着湿毛巾,将另一只手中正在阅读的书卷放在桌子上,白色长衫有些破旧,披着一条灰色的薄毛毯,向着自己走来。
“为什么不愿意留下来?”声音来自四面八方,燕开庭意识到自己已经回到了雪乡之中。
夏平生略一思忖,道:“你该是被梦魇缠住了,这哪里是梦呢?”
“还请高人快快现身!燕萧然本无意冒犯,只求一场决斗!”燕开庭朗声道,声音也从四面大方传开。
“不。”那声音非常坚决地道:“你知道那不是梦,你已经动了心,我感受到了。”
“为什么?”那强大存在终于说话,仿佛带着很强烈的不解。
一阵清风吹来,谢无想的裙衫被吹起一侧,隐隐露出了腿部,燕开庭看过去,一时之间竟然呆了。
不是一般的上面,而是空中庭院的正上方。从燕开庭的角度,他可以完完全全看到院子里的一切。
燕开庭冷哼一声,淡道:“若不是通过你我才有可能回到我自己的世界,我又何苦来招惹你,我对你没有一点兴趣!”
几乎是毫不犹豫,燕开庭转身就朝着后面一路跑,随即,他就听见了千军万马驰骋在自己身后的宏大声音!
他还可以感受到的是,在自己的身周,仿佛存在着许多看不见的眼睛,正紧紧地盯着自己。
安笑道,眼睛眯成一个月牙儿,让燕开庭惊讶的是,安居然将全背在了背上,和-图-书俨然就是一个小妈妈的模样。
这是安第一次称呼自己,平日里来安似乎从来都没有叫过自己。燕开庭也是微微一愣,就将安一把拥入了怀中。
燕开庭一惊,他倒不是不知道谢无想的特殊身份,只是现在看到她竟然这样躺在一片莲叶之中,心中还是不免感到惊奇。
“无想!!”燕开庭伸手要去抓她,眼见着谢无想浑身就要变成莲花就此消散,燕开庭是想也不想,就朝着那空中庭院冲去,就欲冲到谢无想的身边。
“你是谁!”那声音仿佛来自四面八方,传达到了燕开庭的耳里。
那声音沉默片刻,便道:“好,那你便就回去吧。”
“啊!对,现在他还没有死!!”燕开庭恍然大悟过来,现在这个时间点,就算自己是在做梦,胡东来也应该活得好好的!
“如此这般,我该怎样拦住你呢?”
燕开庭哼了一声,道:“那又怎么?我是个非常纯粹的人,那种形式的存在,我宁愿不要,我宁愿自己所面对的全然真实,哪怕是一片荒芜。”
“放心,萧然哥哥,我一定会照顾全的,虽然他有一个这样蠢的名字~”
燕开庭却是将付明轩抱得紧紧的,让付明轩都有些喘不过来气。
“我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看见了吗?我不是人,我只是一个傀儡。”谢无想的声音清冷低沉,却能传达很远,燕开庭觉得仿佛就是谢无想在他耳边诉说着。
燕开庭竟然开始紧张起来,自己的目测范围之内,满眼之间只有风雪,那强大存在得厉害到了什么程度,才能将气息如此四溢到这样远的范围。
然而,吸引了燕开庭所有目光的却是,那莲叶丛中躺在一片巨大莲叶之上的女子。
夏平生好似被燕开庭弄得哭笑不得,将燕开庭从身上卸下之后,就道:“好一些了就回自己的院子里吧。”
但是由不得他向思考这么多,那千军万马就站到了自己的面前。
那道漩涡之墙根本看不见有多么宽广,好似将整个世界都一分为二,鹅毛大雪都被卷进漩涡之中,燕开庭站在漩涡面前,也直感到一阵阵的吸入感。
“看到了吗?”
离开之时,安一路送燕开庭直到很远的地方,燕开庭一推再推,才将安劝了回去。
若是跳了进去,里面会是一副怎样的模样呢?
安却摇了摇头,一把抱住燕开庭,道:“在我看来,却是一样的,完全一样的。”
燕开庭从来不知道这些珠子竟然有这么大的学问,自己从来都是一股脑的全部吸收,也没有仔细感知。
洁白细腻的云,从自己身周飘过,燕开庭浑身湿润,享受着云朵的轻柔抚摸。随即云层渐渐散开,燕开庭缓缓下落到半空,燕开庭发现自己处于飞灵峰之上。
只是自己的手还没有伸到燕开庭的额头,燕开庭整个人便冲了过来,一把将夏平生拥入怀中!
燕开庭的脚步戛然而止,转身之间泰初锤就已经出现在了手中,燕开庭也不看方向,对着前方就是几团雷火轰了出去,顿时就在战士群当中响起了一阵阵爆炸之声。
许久,燕开庭听不见那声音,他知道那个存在应该是在思考一些什么东西。
扭转过头,窗外的雪簌簌下着,松树上积满了白雪。
明知道前方是一场死战,却还要迎战的情况,燕开庭也不是第一次见了。
看那面容与身材,赫然就是谢无想!
李梁一怔,随即摸着头傻笑道:“爷,我有分寸……”
“夏师……玉京不是已经被四大门派占领了么……你,不是已经……死了么?”
“我走了……有缘自会相见。”
“莲花为骨……?”燕开庭喃喃道。
不过既来之,燕开庭也只能够硬着头皮去面对。
面对夏师的诘责,燕开庭是第一次感到那么高兴。
安笑道:“你不是也救了我的命,还送我衣服?”
这一番话,将付明轩都笑了,燕开庭自己也糊涂了起来。
燕开庭却是狠狠啐了一口,道:“你有分寸,那些人可不一定有分寸!记住了,以后没我的允许,少到那边逛,还有,做人心眼儿得放多些!!”
燕开庭语音刚落,一阵旋风过后,燕开庭发现自己身处云端。
燕开庭手握泰初锤,浑身上下都燃起一股浓浓战意,望着前方的千军万马,燕开庭从来都没有这样严肃过。
燕开庭一愣,道:“怎么说?”
“只是什么?”夏平生微皱着眉,看着燕开庭。
李梁一拍大腿,道:“哎哟我的爷,您可别跟我玩了,还能有什么事?还不是那胡管事他们……又在招聚匠府里的一些老人商讨事情了。”
望着漫天繁星,燕开庭从来没有这样珍惜此时的时光,夏师,李梁都还在,玉京也还在,虽然没有谢无想,但是自己心中好像也没有那么多的思念……
燕开庭一边说,就翻开了那本古籍,看到里面内容的刹那,燕开庭整个人都呆住了。
只有失去过,才会更懂得珍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