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登浮图

第一百四十章 嗔痴慢

轰的一声,雷光在白色旋涡之上猛地炸开,燕开庭怒吼道:“用这种雕虫小技就像迷惑我的心,我才不会上当!!”
这好似是一个法器,并且是一个感应法器,约有一个核桃大小,位于胸腔的正中,跟心脏一般跳动着,怪不得燕开庭在先前被自己杀死的战士身上没有感知到,那枚法器有一个镂空之处,中心旋转着一枚光点,光线便从这个镂空之处向外照射着。
燕开庭当然知道,他要打碎那面旋涡,就必须得走出结界,等于说是将自己完全暴露在了千军万马之中,就算自己有着三头六臂,也难以阻挡这种如潮水一般源源不断的攻击。
对,应该就是这条路,但重要的是,燕开庭该怎样去走这条路!
强大存在笑了笑,道:“的确如此,但是在打碎这面旋涡的时候,你很可能会死。”
燕开庭将其打晕,便感知其胸腔之中的那个核桃一般的东西来,果然,这个战士也有着和先前那位战士一模一样构造的内核般的东西,令燕开庭感到非常惊讶的是,这个内核其中光指向的方向,居然和前面一个战士内核光指向的方向一样。
又是一阵痛,从心脏上传来,燕开庭望着面前缓缓旋转的白色漩涡,对于另外一个却视而不见,眼睛闭上的刹那,燕开庭只觉得不后悔的感觉原是如此。即使浑身的麻痹之感依然传来,即使自己的意识正在脱离自己,只是自己已经闭上了眼睛什么也看不见。
沉默片刻,燕开庭好似是想到了什么一般,道:“现在距离我失踪已经过了多少天?!”
两人就这么望着,说也不说话,殷泽端着收拾好的碗筷,识相地向屋中退去,没想到却在门口的横梁之上绊倒,发出一声“哎哟!”,盘子上的碗筷则是在地上摔了个稀巴烂。
“燕萧然,想要活下去吧……?”
燕开庭点了点头,自己消失于翡翠山,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付明轩肯定会来寻他。
燕开庭皱起了眉,身下的这个战士不断挣扎着,燕开庭索性将他一锤敲晕,免得他再动弹,然后燕开庭便将手放在他的胸腔之上,仔细感知着。
殷泽算了算,道:“已经是半月过去了。”
燕开庭傻笑道:“那个地方没什么吃的……”
燕开庭坐在那战士身上,将那战士的头盔拔下,顿时一张完全描述不出来的脸就出现在燕开庭的面前。
殷泽点了点头,道:“当日让燕兄一人进入无名谷,小弟心中实在是过意不去,连忙紧随着燕兄进入,却不想到一直没有发现燕兄的身影,后来在无名谷一阵缠斗,终于逃了出来,就看见天上一场大战,燕兄就落在翡翠山之上,小弟连忙跑过来寻找燕兄,却一直没有寻到,索性就在这山中住了下来。”
燕开庭却是一声怒吼,将周围战士杀了个干净,高举着泰初锤,对着天,对着这荒凉的世界,对着这要索取他性命的千军万马,吼道:“你闭嘴!哪怕就是死,我也要死在无悔之中,哪怕就是回不去,我也要战斗到最后一刻!”
“燕萧然,进入那一扇门吧,进了那扇门,你会活下去,真实和虚假,不过就在转念之间吗?”
燕开庭也不是没有尝试飞升上空,但是不知道为何,燕开庭一有想要飞升上空的念头时,整个人就好似被一方巨石给压了下来,要使出非常大的力气才能离地片刻,反而,自己在与战士们厮杀时没有想过要腾空躲避,只是正常飞升战斗时,倒是轻而易举。
燕开庭听了便是一惊,道:“回去小有门,那他的目的是……?”燕开庭可是听过妖神所放出的豪言“灭了小有门”这一说。
后方一阵声音传来,燕开庭下意识地转身,只是还没看清眼前之物是什么,燕开庭整个人都被扑倒!
殷泽却是不知道付明轩的本名,只是道:“就是小有门的首座付寒州,他前几日天天来,后来找到了我,看到了冰灵,便嘱托我找到了你就一定要告诉他。”
付明轩面容严肃地点了点头,道:“这也是门内的决定,孟尔雅她自己,也同意了。”
全部都在么?不,即使是美好的一切,燕开庭也不愿意活在这种虚假之中。
望向窗外的明月与星空,孟尔雅在这半月以来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呈现在燕开庭面前的这幅躯体有着异常强健的四肢,但跟人类的很不一样,就像是四根肉条一般,手不是手的模样,脚更不是脚的模样,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虬曲的肉团一般。
若是找到了强大存在控制这支军队的介质或者是方法,将其破坏或者是扰乱,这些战斗机器会不会就迅速消散呢?
“那是什么?”燕开庭疑惑道。
但是面的如此之多的敌人,燕开庭也不能完全护得自己周全,打完第一轮之后,燕开庭整个人就顺势向后一倒,倒在了结界之中。
付明轩则是摆了摆手,道:“你无需管他,小有门自有天罗地网等着他。你这一次便在这翡翠山好生休养生息,其余的事情一概不要过多追和-图-书问。”
这哪里是一张脸!没有五官,就只有一层皮,叫人看了浑身发毛,感到一阵战栗。
燕开庭疑惑地站起身来,望着眼前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殷泽。在燕开庭的记忆当中,自己在进入无名谷之后,就与殷泽分开了不是?
燕开庭冷笑一声,没有说话。
顿时,燕开庭只觉得一阵清净。
付明轩望了一眼他,道:“你怎么这么瘦了?”
随着自己渐渐安静下来,燕开庭便开始了思考。
殷泽笑着点了点头,便赶忙转身走进屋里,顺带着将一旁盯着二人看好戏的冰灵也抱进了屋内。不知道为什么,两人应该只是兄弟情谊,但殷泽总是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两人之间的氛围实在是太诡异了。
燕开庭思忖片刻,便又抓了一个进来,果然,这个战士的内核发出的光也是指着那个方向。
猫儿自然就是冰灵,跑在前方,就如一道闪电一般,后面的殷泽是上气不接下气,但仍然紧随其后。
燕开庭知道付明轩的性子,若是他决定了的事情,什么人都不能改变,再加上,燕开庭本身就对付明轩心里有愧,也只好答应下来。
听着孟尔雅说出这一番话,周围的长老弟子们都是一阵叹息,心中纷纷赞叹起来。
只见自己的面前出现一阵狂风,搅扰着天地一片浑浊,随后狂风散去,前方便出现了一个披着雪白毛皮却背对着自己看不见面容和身材的人影,燕开庭惊讶地揉了一揉眼睛,难道这就是强大存在的本体?
吃饱之后,殷泽给燕开庭递了一壶酒,据说是产自荆州的佳酿,燕开庭喝了一口,只觉得整个人都醉生梦死起来,他也不是没有吃过好肉喝过好酒,只是在雪乡之中吃了太多的红薯和野味,连一点肉都没有尝过,更何况喝酒了。
付明轩冷冷地望了一眼燕开庭,道:“她现在是小有门的人,不仅是他,你,我,可都算是小有门的人。再说,大长老也说了,会尽全力护得孟尔雅周全,你且放心。”
入定之后,燕开庭一边咀嚼着青华君的道法,一边思考着应对如今处境的对策。
在夏平生所留下的一本古籍当中记载着一些牵引法器的种类及用途,燕开庭曾经大致浏览过,在他的印象中牵引法器好似蛊虫一般可以操纵想要操纵的对象,只不过相对于一般只能对人下蛊的谷中来讲,牵引法器却是可以操纵一切想要操纵的东西,无论是人还是动物,甚至是植物或者毫无生命的石头。
燕开庭得想出一个办法来,既要保证自己的结界足够支撑自己走到后方,又要保证自己能够开辟出一条道路来。
其实燕开庭很想问一问谢无想的近况,但是看这明显没有好脸色的付明轩,还真问不出口。
就像是被抽干了一般,燕开庭感觉自己的内在十分地空虚,就好像灵魂之泉已然干涸,自己变成了一边羽毛,轻飘飘地倒下去。
跪在下方的孟尔雅涨红了脸,咬着下唇,道:“弟子听清楚了。”
这时,从木屋中走出来的殷泽手里端着一个木盘,上面放着大大小小的三个木碗,木碗之中,阵阵饭菜香气缭绕扑鼻,一下子就勾起了燕开庭所有的食欲。端过来看,竟是满满一碗的野兽肉,燕开庭的口水瞬间就流了下来。
燕开庭证实了这个想法之后,就在想着该如何找到控制这些战士的介质或者是方法,这就是最根本的问题。
直到移动到燕开庭认为的一个合适的位置,燕开庭才停下脚步,此时外边的战士已经对着自己的结界开始了疯狂的攻击,好在这道结界十分稳固,就是真人级别的都还不一定能够破开。
打开来一看,是来自付明轩的,孟尔雅几乎是颤抖着看完了内容,跪下身来,眼泪就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付明轩无语,便道:“但是在我感知当中,你已经迈过了上师三重境,那么艰苦的环境当中,还知道修炼么?真是难能可贵。”
燕开庭现在只想把殷泽拥入怀中大哭一场,简直就是救命神仙,救命神仙啊!!
“所以方才在为你准备吃食的时候,我就已经向付首座发出一道传讯符了,现在……”殷泽抬头看了看天空,道:“现在应该是要到了吧!”
“半个月吗?”燕开庭喃喃道:“那妖神现在怎样了?!”
哪怕这机会是如此的渺茫,但是总还是一次机会,燕开庭就不能放过!回到自己的世界,见到付明轩,谢无想,孟尔雅他们,就是自己前进的理由。
外面仍是不断有战士用来,虽是都被挡在结界之外,但仍然是攻势不减,甚至有更猛的趋势,照这样下去,结界也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事不宜迟,燕开庭便又冲出结界,背靠着结界开始了自己的第二轮拼杀。
但是燕开庭迅速就做好了决定,他缓缓站起身来,望着战士群的后方,紧紧捏住了拳头。
听到孟尔雅的名字,付明轩便皱了一下眉头,也不说话。这微小的一缕神色也被燕开庭所捕捉到,隐隐的,他觉得有和_图_书些什么不对。
那会是个什么?
“哈哈,”强大存在笑了几声,道:“在我的虚境之中,本就没有生死。我与你决斗,要的从来都不是你的命。”
每一次战斗,燕开庭多多少少都会负伤,但他每一次都坚持到了最后,直到完全没了力气,才会慢慢向后退,最后倒在自己所支撑的结界之中。
燕开庭一愣,道:“明轩,你什么意思?”
燕开庭一个翻身,腰间匕首就迅速出现在了手中,几乎就是在一瞬间,那战士的脖子就被燕开庭抹掉,顿时就没了气息。
而付明轩却是冷哼一声,道:“这些日子,你去了哪里?”
第二轮战斗结束之后,燕开庭感到比第一次还要疲累,此时因为自己的状态不好结界也受到了影响,燕开庭想了一想,便决定还是先要恢复自己的状态,保存结界的坚固才是。
剧痛瞬间裹挟了自己,燕开庭却无力还击。自己最后的一丝力量,都已经倾注在了那团雷火之中,只是刚看见一丝希望,自己却再也没有能力打出第二次了。
刹那间狂风四起,燕开庭整个人都被卷了起来,顿时一阵头晕目眩,他正在狂风之中慢慢升空,下方,燕开庭看着强大存在的身影渐渐缩小,直到再也看不见。
“他还在荆州地界活动,不过按照最近的情况来看,很可能就是在后几日,就要回去小有门了。”付明轩淡道。
“好了!不要再说了,此事已经决定,多说也是无用。”燕开庭还未说完,就被付明轩打断,燕开庭紧紧盯着付明轩,重重地哼了一声,就转身坐在了摇椅上。
但是此时的结界也是处于不佳的状态之中,燕开庭必须打起十足的精神恢复自己的状态,便又用到了安赠与自己的灵魂珠子。迅速恢复到自己原先的状态中,燕开庭便又迅速到前方开辟道路。
大殿之中,众人又安排了一些具体的作战计划,等到天黑之时,众人才渐渐散去。此时行走在飞灵峰和各个风头之上,每一名弟子都极其小心,此时的小有门,就是一个张开着的血盆大口,只等着猎物出现,便将其一举吞入!
燕开庭也不傻,将孟尔雅在心里细细过了一遍,便惊讶道:“难道,你们要用她来对付妖神?!”
“对了,明轩,你可叫孟尔雅前来这翡翠山,与她同住,也好解我的乏。”
燕开庭感到非常惊讶,这个东西他还从未见过,思忖片刻,燕开庭就向外一伸手,又抓了一个战士进来。
燕开庭从未见过这种生物,便仔细研究起来。
这种法器燕开庭是第一次见,但是以前却是有所听闻。
强大存在微微转身,燕开庭只看到了一个挺拔的鼻尖,在雪白一片中闪耀着一点寒光。
哭了许久,孟尔雅才摸了抹眼泪,赶快跑进萧庭院中燕开庭的厢房,将一个牌位和一些祭祀之物悉数扔在了地上,将那写着燕开庭的大名的牌位用脚踩得稀烂。
这一次,燕开庭依旧是使出了全身的力量,将那一些围绕在结界周围的战士们先行清除,随后又向着战士群中跑了进去,利用自己储物戒中的一些具有杀伤力的法器来进行攻击,这比自己全然使用泰初锤进行雷火攻击要省力地多,虽然再杀伤力上减弱了一些。
果然,殷泽话语刚落,周围树林便是一阵簌簌作响,远处的天空之上,飘来一道身影,渐渐地进了,付明轩就站在了燕开庭的面前。
燕开庭站起身来,缓步在树林间穿行着,此时他的脚步非常沉重,每走上一步都感到十分艰难疲累,自己真的是回来了吗?不错,这并不是梦,也不是另外一个虚境,自己是的的确确地回来了,燕开庭此时在山林之中什么都感知不到,正因为什么都感知不到,他才能意识到自己身处在翡翠山。
“我要的,不过就是你的软弱罢了。”
“这个,燕兄,你平日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就跟小弟说好了。”
不过首先要确定的是,这些战士是否为真正有思想的人,还是没有思想被控制的机器!
殷泽看到燕开庭这副模样,也傻笑起来,道:“这一下,也总该能给付首座一个交代了。”
那些战士也是有着极为顽强的精神,无数只长矛对着燕开庭不断来回,燕开庭背靠着自己的结界,自己面前也受了一些轻伤,虽是不碍事,但是在一开始就带了伤,总归是不好的。
“殷泽兄弟,你怎么会在这里?”
燕开庭抬起头来,望向付明轩清澈且坚定的眼睛,心中虽然满是怒火,但仍然点了点头,道:“相信。”
燕开庭望着付明轩腾空上天之后,方圆几里顿时就出现了一层无形屏障,将燕开庭所在的这块山腰间的平地笼罩在内,燕开庭叹息一声,便倒在摇椅之上,闭上了眼睛。
如是过程燕开庭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终于杀到了敌人的后方,此时他已经是浑身浴血,倒在结界之中,望着前方,直喘着粗气。
孟尔雅点了点头,沉声道:“弟子心中一直明白,但决心丝和*图*书毫没有改变。”
猛吐出一口气,燕开庭再次坐起。
燕开庭知道付明轩还在为自己一时冲动去救谢无想耿耿于怀,根本就不打算给自己好脸色看,但是燕开庭脸皮厚起来也是一绝,付明轩也奈何不了他。
燕开庭望了望他,瘪了瘪嘴,没有说话,转过头来,燕开庭闭上了眼睛。
“燕萧然,你看,我给你预备了另外一种生活,回到那里,做你的玉京燕主,你所思所想的全都在,又有何不好?”
燕开庭手上现出一团黄光,从这战士的头顶一直扫到脚下,在燕开庭的感知当中,这个战士体内有着和人类一般的搏动的心脏,但是在他的胸腔内,燕开庭感知到了一个异样的东西。
自己现在是处于雪乡之中强大存在所布下的虚境之中,面对着千军万马的不断攻击,在这种攻击之下,强大存在的目的就是想让自己鏖战于此,然后最终迎来战死沙场的结局。
“困惑吗?”声音再次响起,强大存在好像位于四面八方,将燕开庭裹挟其中。
这些战士看着好似水火不进,在铠甲的保护之下仿佛没有一点弱点,但是在燕开庭不断的雷火攻击之下,他们的那些铠甲似乎也没有了一点作用,整个人直接被轰飞出去。
燕开庭往法器上注入一道法力,顿时一道直径约有两丈的半球形结界就升了起来,燕开庭置于其中,向着前方的千军万马缓缓移动过去。
无忧尊者缓缓点头,伸出手来,一套软甲便出现在孟尔雅的前方,只听无忧尊者道:“这套玄瑞软甲是老夫当年的得意之作,如此也一再改良,今日便赐予你。”
“公子……”
“啊!”燕开庭一声怪叫,就从那战士的身上跳了下来。
燕开庭杀死其中一个,匕首在手,便将那战士的内核挖了出来,几乎就是在战士死去的那一瞬间,内核瞬间就失去了光芒,燕开庭将其挖出来放在手上仔细研究一番,便发现那内核其实是一种牵引法器。
“怎么能放心的了,你也不是不知道,妖神他……!”
几乎是毫无犹豫,燕开庭一举散了结界,整个人就暴露在战士群当中,燕开庭手持泰初锤,拼命向前奔跑,所行之处,一个个战士四下飞开,随着一声怒吼,一团雷光就直直朝着白色旋涡飞去。
战士们内核统一指向的那个方向,在战士群的后方,以燕开庭的角度,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同,看来只有走近一些观察才能知道那里有什么了,不过走到那个地方,就等于说是要穿过整个战士群,若是燕开庭能够飞行还好说,自己现在只能贴地而走,无异于说是要一路战斗到敌人的后方去。
更让燕开庭感到惊讶的是,他居然能够看到漩涡背后的内容。左侧漩涡背后所呈现的是自己第一次所进入的虚境,在那里玉京燕府里面下人们一片忙碌,议事堂中胡东来一行人又开始捣鬼,付明轩正走在玉京的街头,四处张望着。而在另一面旋涡之后,只有一片洁白,好似全无一物。
“你回去吧,你本该属于的地方。”
无忧尊者点了点头,道:“如此这般,你也愿意作为诱饵,先行引导妖神吗?你当知道,这是九死一生的任务。”
身周洁白一片是那样熟悉,燕开庭又回到了雪乡之中。
燕开庭曾经用孟尔雅的名头来搅乱过妖神的心神,将叶南霜的灵魂唤了起来,但还从来没有想过要利用孟尔雅本人来对付妖神,万一妖神将叶南霜的灵魂压制了下去,那么首先第一个要除掉的,肯定就是孟尔雅。
燕开庭每一次攻击,直接采用了那种大开大合的蛮打方式,这么多人,他可没有那个精力一个一个去杀。
燕开庭看向那白色漩涡,只见其上光晕流转,根本就没有一点被损坏的样子。燕开庭面容一肃,难道自己全力打出来的雷火,竟然丝毫不起作用吗?
燕开庭揉了揉脑袋,坐了起来,问:“为什么?”
就在方才,他们都感知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那是燕开庭!!
事不宜迟,燕开庭就迅速从结界中跳了出去,然后紧贴着结界,一边向前走着,结界也跟随在他身后缓缓向前移动。燕开庭这一次也不走远,专心开辟前方的道路,一直杀到自己完全没了力气,就朝着后方一倒,整个人便回到了安全的结界当中。
燕开庭问道:“难道你在等我?”
思想片刻,燕开庭还是准备延用老办法,以结界为自己的后方,自己在前方开辟道路。
“你这是……?”燕开庭心中有些疑问,为何此时强大存在突然现身了?
“你还在等我吗?!”燕开庭坐起身来,抱着冰灵,冰灵整个柔软的身躯在他的怀中不停地窜动着,发出一种十分亲昵的声音,这一幕,燕开庭在内心之中已经憧憬过无数次,最终实现时,燕开庭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燕开庭猛地站起身来,站到付明轩面前,眼中满是怒火,道:“孟尔雅可是我带来的人,你们有问过我的意见吗?”
若是想要战胜强和-图-书大存在,首先就得从这个虚境当中脱身,那么,就真的只有打败这千军万马一条路吗?
但是相对于蛊虫的简单操作,牵引法器就没那么容易了。施法之人必须有着极高的操纵能力,才能使被被操纵对象按照自己的想法行事,不过对于雪乡之中的强大存在,想必控制这些不知道是何生物的千军万马也难不倒哪里去。
殷泽摸着脑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家师过世的早,自己在这个阶段已经磨炼太久了,却始终没有迈过这个坎儿,多亏了付首座的指点,我才有了一些长进。”
“明轩……”燕开庭望着付明轩道:“谢谢你来找我。”说着,一个灿烂的笑容便出现在燕开庭的脸上。
女子刚强,也不过如此。
就是强大存在自己想要控制这支军队,也得通过什么介质吧!
付明轩叹气一声,道:“没有,只不过,孟尔雅也有自己的使命,恐怕是不能前来陪你了。”
翡翠山山腰的木屋里正燃烧起一阵阵炊烟,一人一猫正在木屋门口晒着太阳,坐在摇椅上晃来晃去,突然就像是被什么砸中了一半,猫和人都是一跃而起,直直冲破了篱笆,也不管锅里的佳肴将要出锅,就朝着山中的一个地方跑去。
强大存在缓缓道,燕开庭的心脏剧烈地跳动着,他生怕眼前所经历的一切都是一场梦。
燕开庭顺着光指向的地方望去,只见浩浩荡荡的战士群,也不见有什么别的东西,但是燕开庭能够感觉到,在那战士群中,一定有些什么。
温暖而湿润的空气,全身上下暖意融融,好似被什么轻抚着一般,燕开庭睁开眼,只见自己躺在一片生机盎然的山林之中,阳光透过重重树影,洒在了自己的身上,多么熟悉的感觉,多么丰盈的心情,每一次呼吸,燕开庭就觉得自己重生一次。
付明轩望了一眼燕开庭,道:“你为小有门做的已经够多了,没有理由再让你继续牺牲,翡翠山好山好水,适合养伤,我看你体内外气息十分不调,还是在这里好好修养一番。”
飞灵峰小有门大殿之内,孟尔雅跪在殿内正中央,身旁均坐着长老和门内有名望的核心弟子,在殿内最上方,大长老无忧尊者手抚白须,望着她,缓缓道:“孟弟子,方才我等说的,你可都听清楚了?”
燕开庭思虑一番,便在芥子袋中取出一个法器来,这个法器乃是结界法器,只要施法者有一丝法力尚在,就可以撑起一道半球形的保护罩。
孟尔雅伸出手来,接过那套软甲,道:“谢谢大长老。”
燕开庭吐了吐舌头,道:“没办法,实力不长,我怕是活不下来。对了,明轩,妖神怎么样了?”
燕开庭哦了一声,道:“原来是这样。”
燕开庭实在不知道怎样向付明轩解释雪乡,因为在很大程度上,他自己都没有弄明白。稀里糊涂地走进去又出来,这一遭着实折腾的不轻。
付明轩微微一笑,便道:“相信就好。”
燕开庭从储物戒中取出安给自己的那个木箱,一一检视着那些灵魂珠子,燕开庭将吸收了几个能够快速疗伤的珠子,便又吸收了一两个能够增长自己的力量,调整精神状态的珠子,当看到结界又恢复到了先前坚固的状态之后,燕开庭便开始了一小段暂时的入定。
燕开庭一愣,道:“明轩?他来找过我了。”
想到这里,燕开庭就长吐一口气,睁开眼睛来,迅速伸出手,就将一个围绕在结界周围的战士扯了进来。
仔细想来,自己还真没有好好观察过这支军队,他们有什么弱点呢?他们的特点又是什么?难道他们只是战斗武器?若是战斗武器的话,就应该是受着什么人或者什么东西的控制。
会议散后,孟尔雅踩着清冷的月光,缓步向萧庭院走去。突然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伸出手来一抓,一道传讯符便出现在手中。
躺在结界之中,燕开庭听到了强大存在来自四面八方的声音。
殷泽看出了燕开庭的困惑,摸了摸脑袋,傻笑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燕兄你没有死!”
“怎么了?”燕开庭问道:“是不是孟尔雅那小丫头出什么事情了?”
“你是个聪明之人,竟然已经找到了这里。”
自己不是战死在沙场之上了么?为何又回到了这里?
也容不得他多想,周围的战士们又涌了上来,燕开庭又不得不开始新一轮的厮杀,自己已经打得已经是精疲力竭,但仍然还在想着该如何打碎那道白色旋涡!
殷泽耸了耸肩,道:“我一直与冰灵在山中等待你,从未听闻外界的消息,现在也是不知。燕兄,我看你气息不足,身子有些弱,要不还是暂且休息一番?”
想到这里,燕开庭就觉得很不可思议,望着眼前浩浩荡荡对着自己不断攻击的战士们,燕开庭直感到一阵阵心累。
燕开庭斜过头来望了他一眼,道:“小有门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般照顾我?你如今这般年纪,不该是到处游历才是吗?”
走到燕开庭面前,殷泽将怀中的冰灵和*图*书放在了燕开庭的腿上,道:“再说了,与燕兄生活一段时间,也能算是一种历练吧。”
吱呀一声,门被打开,殷泽便出现在了燕开庭的面前。
说完,付明轩转身就走,道:“好生在这里修养,等你养好伤后,我还要听一听,你这段时间的奇异经历。”
话语刚落,燕开庭有是一团雷光轰了出去,但是这一次燕开庭都没来得及看自己打出的效果,就不得不应对身旁如潮水一般向自己涌来的战士群,燕开庭泰初锤一挥,便带出了一个光圈,顿时四周的战士就又飞出去。
“燕兄,小弟手艺不精……”
燕开庭的目的是将这道结界安置成自己的后退之地,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位置之后,燕开庭就冲出结界,开展了自己第一轮的厮杀。
如此鏖战下去并不是一个办法,燕开庭还得仔细思考对策,但是燕开庭自己必须得保持一个沉静如水的状态,才能在这千军万马的攻击之下,细细思考。
在他的视野当中,位于战队的后方,有两个类似于旋涡一般的东西,就好似自己来寻找强大存在时所遇见的那一堵旋涡墙,只不过要小了很多,燕开庭能够很明显地看清边界。
燕开庭难得享受到这种静谧时光,然而一闭上眼睛,脑海里便出现了谢无想的身影。
“说来话长,那是一个……额,怎么说呢?好像是另外一个世界!”
沉默的氛围就这样被殷泽打破,殷泽站起身来,红着脸笑着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向着付明轩拱手道:“付首座,燕兄今日晨间回来了。”
想到这里,燕开庭顺手又抓了一个战士进来,就将这个战士剥除干净,也不伤他性命,只是仔仔细细研究起这具活生生的躯体起来。
燕开庭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问道:“我赢了?可我分明记得,我已经在你的虚境之中战死。”
燕开庭眉头一皱,他可从来不知道孟尔雅有什么使命,难不成是门内派遣的重要任务?可是孟尔雅一个还不到上师境的弟子,又会有什么任务呢?
听到殷泽这样说,冰灵也在一边喵呜喵呜地蹭着燕开庭,燕开庭着实也是异常疲累,天晓得他为了回来耗费了多少气力。
“燕萧然。”
燕开庭所选择升起结界的地方一个一方巨石的下方,背靠着犹如小山一般的巨石,减少了受敌面积,燕开庭倒进结界之后,便迅速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先给自己的伤口敷了一些药,再将安送给自己的用于疗伤的灵魂之珠吸收了一颗,才恢复到以前的状态。
“庭哥儿,你相信我么?”付明轩俯视着燕开庭,问道。
看来这强大存在的目的就是要让燕开庭战死在这浩浩荡荡的千军万马之中。
付明轩点了点头,淡道:“知道了,多谢。”
这时,那强大存在的声音又在燕开庭的耳边响起。
两人相对望着,都不说话,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付明轩的眼中,他只觉得燕开庭整个人都消瘦了一圈,而在燕开庭的眼中,付明轩眉眼之上的忧色,则是更浓了一些。
阳光之下,燕开庭进入了安稳无梦的睡眠之中。
不过如此的长相倒也正说明了一点,这些战士就是战斗机器!
是冰灵!!燕开庭整个人就是一喜,原来是冰灵!
长长叹了一口气,燕开庭的目光怔怔的,不知落在何处。
这两名战士燕开庭是随意拖进来的,也没有在意其方向,这两名战士横七竖八地躺着,其中内核的光却是不约而同地指向同一个方向。
刹那间,前所未有的浓郁雷火就缭绕着燕开庭一直延伸到泰初锤的顶端,汇聚成了一个巨大的雷火团,噼里啪啦声响之中,那雷火正在不断膨胀着,随着燕开庭的一声诧喝,燕开庭就将这团雷火狠狠地甩了出去,直直飞向那面白色漩涡。
殷泽话还没有说完,盘子当中最大的一个碗便被燕开庭抢了过去,他无奈地笑了笑,自己端起一个碗,便将最小的一个碗放到地上,冰灵一下子就从燕开庭的腿上跳了下来,两人一猫就这样呼哧呼哧地大吃了起来。
“燕兄!!”燕开庭正与冰灵在地上玩的不亦乐乎,眼前就现出了殷泽的身影。
强大存在并没有转身,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道:“你赢了我,我就应该现身,这是对赢家最基本的尊重。”
坐在殷泽位于翡翠山的木屋前的摇椅上,冰灵在自己的腿上蜷缩着,阳光铺洒在自己身上,周围的树林里传来鸟鸣啾啾的声音,微风吹过,传来阵阵花草清香。
看到那软甲,周围的人都是一阵唏嘘,这套软甲极其名贵,一般真人也不一定能够拥有,就这样被无忧尊者赐给了尚且不是上师的孟尔雅,等如说是多给了孟尔雅几条命。
“喵呜~喵呜!!”
燕开庭轻哼一声,道:“只要我打碎那面白色的旋涡,你就无法控制这些人了,不是吗?”
眼见着白色旋涡在那雷火的烧灼之下出现了一丝裂纹,燕开庭的嘴角上显出了一缕笑容。突然,腰间一阵剧痛传来,燕开庭往下去,一柄长矛穿透了自己的腰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