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登浮图

第一百四十一章 心匪鉴

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这天夜里,燕开庭索性就走出木屋,坐在院子里的摇椅上发起呆来。
燕开庭神情一愣,随即自嘲的笑了笑,道:“谢无想么?呵呵,我比你了解她,她不会的。”
浓浓雷电之光缭绕在泰初锤上,燕开庭高高跃起,然后猛地跳下,嘴里大喊了一句“让开!”随后一团浓郁雷火之光就朝着屏障裂纹之处轰去,只听见轰的一声,雷火在屏障上猛地爆炸开来,殷泽远远地退后几步,仍是被那爆炸的热浪轰飞出去。
难道,要出来了么?
燕开庭朝他眨了眨眼,道:“放心,我怎么会害你。”
殷泽咧开嘴一笑,随即望向一边,面容渐渐变得忧愁起来。
“燕兄,你这是……?”
“燕兄,燕兄,这山中清晨凉的很,你可不要害了伤寒。”殷泽一边推着燕开庭,一边道。
“又是你!”妖神望着尚元悯阴恻恻地笑着,道:“我说过,你很厉害,说不定会是下一个青华,可是你不该遇见我。”
“诶?”殷泽还以为燕开庭有了兴致,没想到得到了却是这样一番话语。
叶南霜的灵魂,早就被他压制在了灵魂之泉的最底层,为何会在这女子的召唤之下重新被唤醒?
孟尔雅坐在小庭院中,身旁坐着以冬,以冬带了一盒家中寄来的糕点,两人正一边吃着,一边闲聊。
直到这一次在妖神的这场纷争当中,他因为愧疚而一直牵挂着燕开庭,才重新找回了那种感觉。而现在燕开庭已经出来了,完好无损地回来了,自己也才放了心。
燕开庭索性没闭上眼,紧握着珠子,一举将珠子里的灵魂之力全部都吸入到了体内,再次睁开眼来,燕开庭仿佛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透明无暇之人,随后,他走向那道血红色的屏障,右手发力,就一拳打在了红色屏障之上。
燕开庭猛喝一声,手上继续发力。滚滚净化灵力就如泉涌一般,涌向了红色屏障,顿时,就以燕开庭的右拳为中心,渐渐出现了一片透明,看来血红色的妖气已经被燕开庭的拳意净化了!
眼见燕开庭就是不说话,殷泽便笑道:“燕兄别伤心,小弟给你打两个狍子来烤着吃可好?”
话语刚落,妖神便觉得内里一阵激荡,为什么?!为什么已经压制住的叶南霜之灵魂又有了反应?!眼前的这人是谁?!
燕开庭冷哼一声,道:“为什么?”
只要身体内还有叶南霜的灵魂在,孟尔雅便会起到很大的作用,就怕妖神在荆州地界转上了半月之后,已经将叶南霜的灵魂消磨殆尽,这样一来,小有门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叹息一声,将一口烈酒饮入喉中,燕开庭道:“也不知道安怎么样了,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的弟弟,我走了之后,她会不会寂寞呢?”
孟文雅低下头来,看着以冬清亮的眸子里闪烁着点点泪光,她笑着摇了摇头,道:“不是的,我不是要去寻死。”
妖神又是一阵大笑,道:“这一次,可由不得你。”
两人聊的虽然是轻松畅快,但是始终有一股沉重的氛围,将二人笼罩着。
“哼!!你这双眼睛,根本就不是世间之物,你守护我多日,今日就让我们了结这一切吧!!”
付明轩的那道本来就不难,他只是不想让付明轩担心,所以才自愿地呆在这层屏障里。
身旁的谢无想小声提醒道,“众弟子的生命就在您的守护之下了。”说完,谢无想就朝着天空缓缓飞升上去。
停下来片刻,以冬皱着眉头道:“尔雅,你当真要那样做吗?”
“哼,不就是个屏障么,若是连努力都没有,那些关心你的人该多么寒心!”殷泽红着脸,对燕开庭怒目而视。
妖神轻笑一声,也不动作,只是在尚元悯长剑到来的那一刻将身子扭曲到一个诡异的弧度,然后借势朝着尚元悯冲去,一拳就欲打在尚元悯身上。尚元悯也是反应极为迅速,身型一个弯曲,堪堪躲避开了这一拳。
望着翡翠山的漫漫星空,殷泽长叹了一口气。少年的忧郁,便尽付诸于这一声长叹之中。
妖神听了这话,便哈哈大笑起来,道:“你以为这么长时间我在荆州四处转悠所为何事?难道是去游玩的吗?哼,我早就找出了空档,将这厮的灵魂完全压制了,此时,我就是我,谁人也不能妨碍我。”
孟尔雅,孟尔雅……
“尊者,不可。”
孟尔雅眼中含泪莹莹,望着妖神,一步一步向前走着,无忧尊者望向孟尔雅,眉头就皱了起来。
殷泽点了点头,便闭上眼睛,仔细感知着手中那颗珠子,顿时在他眼中就出现了一些奇异的画面,好似在海洋中一般,都是深沉的蓝色,直到最后一刻,才见到第一缕阳光。
此时的小有门,一层紧张而暗含激动的氛围传遍了门内,每一个弟子都在紧张着妖神的到来,而他们却很少有害怕的情绪,毕竟小有hetushu•com门声名在外,即使没有青华君的坐镇,那无忧尊者和一个个高阶真人可都不是吃素的,再加上,几乎没有一个人与妖神正面对战过,自然也不知道妖神的厉害。
看着冰灵跑在燕开庭身后,一人一兽就朝着在外层的屏障走去,殷泽也急了,什么也都不准备,就跟着燕开庭跑了过去!
墨姝疑惑地望向自己的父亲,只见他仿佛苍老了许多,那双平日里透着精光的眼睛,此时也竟变得浑浊起来。
这时,殷泽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站在燕开庭身边,道:“燕兄,没想到你这么厉害,原来付首座那道屏障完全困不住你啊!!”
殷泽望着燕开庭,摇了摇头,道:“我看不是,燕兄其实贪图享受之人?我看是因为那名为无想的女子,还有付首座等人的缘故,你才一心想要回来。”
“我听付首座道,现在南霜师兄的灵魂被困在了妖神体内,做着无穷无尽却又是徒劳的挣扎,他该有多么痛苦啊,只要一想到他那双眼睛,我就舍不得让他那么痛苦,你懂吗?以冬,我自小在萧然师兄所在的府院,以男子的身份长大,保全着我的母亲与幼弟,已经是足够辛苦了,哪里还敢有什么少女心事?”
燕开庭将自己的神识四溢在芥子袋和储物戒中,想要找一找有什么可以打碎屏障的法器或者是宝物,查看一番,仍然是没什么发现,不过在神识扫到那一箱灵魂珠子的时候,燕开庭就有了自己的一些想法。
对于燕开庭来说,他要打破的是两层屏障。
妖神阴恻恻地一笑,道:“我什么意思,你难道不懂吗?我说的每一句话,可都是当着你面说的。”
燕开庭张着嘴,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索性什么也不说,将手中的玉簪往殷泽手中一塞,大喊了一声冰灵,就朝着最外层的屏障跑去。
五长老点了点头,皱眉望着孟尔雅朝着妖神越来越近。
夜晚,翡翠山的星空格外明亮,一边吃着烤肉,燕开庭就将自己在雪乡之中的经历向殷泽娓娓道来。
看着燕开庭取出一箱子灵魂珠子来,殷泽整个人都惊讶地下巴都要掉了下来。
“完全,完全出不去了么?”殷泽十分惊讶,之前付明轩所设立下的那道屏障只是针对燕开庭,而对于自己则是完全没有任何阻碍,那么,这道屏障又是……
说完,妖神的另一只手上便幻化出一团红光来,那是浓郁邪气混杂着妖神的凛凛拳意,眼看着这一拳就要打在付明轩的身上,众人都捏了一把汗,连无忧尊者就想放弃这个结界的支撑去将付明轩救下。
殷泽似懂非懂地望向燕开庭,道:“那在那样一个完全不愁修炼的地方,燕兄为何又执意要回来呢?”
殷泽听了这话,脸色一红,道:“就是不甘心!!”
尚元悯哈哈大笑道:“是吗?我也觉得你不该遇见我!”
殷泽一愣,就傻傻地笑了起来,点了点头,就朝着山林跑去,这段时间,翡翠山的野狍子都遭了秧。
说着说着,两行清泪就顺着孟尔雅的两颊流了下来。
燕开庭接过那支玉簪,竟与那一日谢无想扔向那红光之中的玉簪一模一样,燕开庭也曾经看到过谢无想佩戴在发髻之上。望着那只玉簪,燕开庭的表情完全僵住了。
竟是孟尔雅!!
燕开庭一愣,道:“你什么意思?”
很明显,尚元悯已经受了很严重的伤,其余真人也不过是在和妖神拖时间而已,付明轩则是一直利用妖神对自己的关注将妖神引向法阵所在之地,但是效果也是微乎其微。
翡翠山中,燕开庭已经尽力不让自己去想一些事情,但是仍旧是忍不住要去想,此时妖神已经到了哪里?小有门准备的怎么样了?付明轩和孟尔雅会不会有危险?谢无想还会现身吗?
以冬却是着急了起来,道:“就是作为诱饵诱导妖神啊,我虽然从未见过那个什么妖神,但是我知道,能引起门内如此重视的人定然不是简单人物,就算是南霜师兄,想必现在了迷失了心智,你又怎么能这样以身犯险呢?”
说完,妖神便化作一道旋风,消失在天际,原本泛着红光的屏障,此时也渐渐褪去光芒,变得无色无形,只留下燕开庭一人站在庭院中,内心中一片空白,不知如何是好。
从储物戒的箱子中取出那颗纯洁透明的珠子,燕开庭握在手心,只觉得有一股神奇的力量从自己的手掌传入,那是一股说不清的道不明的冰凉之感,好似将燕开庭浑身的血液都一滴一滴的过滤,清除掉内里的一切污秽,整个人都变得清亮透彻起来。
妖神将目光移开到一侧,愣了一下,饶有兴趣地道:“哦?你是谁?”
殷泽看到这一幕,惊讶的下巴就要掉了下来,想不到燕萧然竟然是这样一个生猛的狠人!!
孟尔雅一怔,随即就站在原地www.hetushu.com,“南霜师兄……”
而就在燕开庭回来的那一天,他对燕开庭的牵挂,就消失无影,谁又会牵挂眼前之人呢?
“爹爹,怎么了?”
燕开庭瞄准这个空档,又狠狠地打出了一拳,顿时只听见一阵清脆的破裂之声,屏障上就出现了丝丝裂纹。
泗水城中,付明轩,尚元悯正在向墨剑英告别,墨剑英与墨姝一送再送,最终看着两人消失在了荒野深处。
“所以你说,我怎么能够对他不管不顾呢?只要一想到他正在受着苦,我便是连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好,既然我得此幸运能够拥有他的喜欢,那么拯救他,不也就是我的使命吗?”
以冬愣了一下,道:“那你又是为何?”
妖神的红光充满了邪恶的气息,那么那种破魔能力,会不会对这道屏障起净化作用呢?燕开庭思索一番,就决定先尝试一下。
“你叫什么名字?”妖神望着孟尔雅,道。
只见孟尔雅抱着妖神紧紧不放,妖神此时也有些不大对劲,并没有剧烈推辞,孟尔雅便知道自己已经是唤醒了一部分叶南霜的灵魂,便更加锲而不舍,从后背慢慢到面前,孟尔雅使劲抱着妖神,大声喊道:“南霜师兄!南霜师兄!你快出来啊!!”
小有门的月光一向是如此清冷,薄雾之下,一般是看不到什么星辰,然而今日的天空却异常明朗,星辰眨着眼,好像在跟地上的人说话一般。两名女子就这样坐在这片清朗的天空之下,轻风徐徐吹过,带走了孟尔雅无声的思念。
“燕萧然,我们又见面了。”妖神邪魅一笑,一双红色的眼睛看着燕开庭。
燕开庭睁开眼睛,道:“怎么打破?用的拳头,还是用我的锤子?”
付明轩此时在妖神的红浪攻击之下浑身带伤,根本就说不出话来,望着妖神,眼神冰冷清冽。
燕开庭看着殷泽那懵懂的眼神,哈哈大笑起来,拍了拍他的背,道:“我说吧!我怎么会害你!赶快去消化一下这力量,给我打几只野狍子回来!”
这一切都发生在转瞬之间,下方的人甚至都没有看清两人的动作,两人就已经拼了几个回合,只见银白光芒与血红色交织在一起,最终分开之时,尚元悯已是有些气喘,身上已经是浑身带伤。
燕开庭皱着眉头,仔细思考起来。
殷泽显得非常激动,“燕兄,你怎么了?!为何失去了斗志!!让我们将这个屏障打开便是!”
“大师兄,这孟弟子怎么不按安排行事?”五长老在无忧尊者耳边耳语道。
“燕兄,好生奇怪,我竟然觉得,自己变得好有精神,好有力量!”殷泽望着燕开庭道。
尔雅尔雅,吾心匪鉴,不可以茹,但静思之,寤辟有摽。
仅仅是被红色光芒照耀一下变感觉到一阵烧灼,若是真处于其间,恐怕上师以下的弟子坚持不了多久。顿时长老们就支起一道防护屏障,将那些如雨般的邪气光团当在外面。
殷泽脸色一红,道:“你以为是我不想说吗?无想仙子走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叫我不要向任何人透露出他的行踪,是以我才没有说,但是我知道,无想仙子一定是牵挂着你的!”
随即,妖神露出一个十分诡异的笑容,一手挥过,带起一道狂风,孟尔雅整个人就向后飞去。
“怎么?害怕了吗?你放心,你,我是不会杀的。”妖神望着燕开庭,眼中充满了兴奋的光芒。
无忧真人望向身旁的尚元悯,尚元悯点了点头,便一跃飞升上空,与妖神相对而立。
殷泽握着那浑圆周身散发着莹莹蓝光的珠子,不可思议地望向燕开庭,
“什么时候?!”
“哼!!”妖神冷哼一声,就望着下方的众人,道:“堂堂小有门,居然派一个女子前来送死,虽然不知道你们打着什么主意,但是……嘿嘿!”
不过能和妖神缠斗到如此地步,已经是让众人都开了眼界,都知晓尚元悯是小有门第一天才,却不想到已经厉害倒了这种程度。
燕开庭笑了笑,从其中取出一个可以增长灵力的珠子来,递到了殷泽手里,道:“你且尝试着吸收一下。”
妖神已经开始向小有门转移,两人呆在这路已然是无用,得尽快赶到门内,成为门内的中坚力量。墨剑英原本以为能在小有门之外杀了妖神,却没想到妖神如此固执地要回小有门内。往事让他不能再踏进小有门一步,于是在泗水城的大雨之中,墨剑英望着两人消失的地方,长长叹了一声。
“尔雅,萧然师兄不是还活着么?你又为何这样一心寻死?”
孟尔雅此时已经听不到下方人们的说话声,眼中已经失去了万物,就只有眼前这人。为何一模一样的容颜,此时却是那样的不同?仿佛一杯清水被滴入了一滴墨汁,整杯水都变得漆黑。
难道……她真的来找过自己?
“你怎么……会有这个东和_图_书西?”
燕开庭此时是有怒不敢言,就算是十个自己,此时也打不过妖神。他绝不是一时之间逞口舌之快的人,只是望着妖神,道:“哦?是吗?那你想怎么做呢?”
妖神在院中竟缓缓踱起了步子,好似对燕开庭没有一丝杀意,根本看不出来这人就是当日将燕开庭至于死命的人,就像是一位老友,妖神边走便道:“唔……当然是直接一点好咯,杀人嘛,又不是什么难事。”
殷泽猛然一惊,抬头感知,只见两道厚厚的屏障,将自己二人完全笼罩在了其中。
他就不是,自从他师父死后,他便再也没有牵挂过任何人。
“但承蒙公子的大恩大德,将我家中之事悉数处理好,带我来到了小有门,就像兄长一般对待我,我才没了后顾之忧,能够真正地做我自己,就在此时,我遇见了南霜师兄,那样一个纯真且热情的人,见到他的第一面,我就喜欢上他了,这么多年,他是我喜欢的第一个人。”
殷泽话语一滞,就握着拳头,道:“可是……我不甘心。”
无忧尊者缓缓道,妖神听了就是一阵哈哈大笑。
“有何贵干?”
说完,妖神便腾空上天,穿破了付明轩留下来的那道屏障,然后在那道屏障之外,有施展出了一层红光,将燕开庭所处的地方整个笼罩在其内。
燕开庭深深望了一眼殷泽,道:“那个世界虽然有着无穷尽的资源,但是终究是太过寂寞,太过单调,而在这边……”燕开庭举了举手中的烤肉,道:“在这个世界上好歹有肉吃,哈哈哈!”
谢无想站在无忧尊者身边,帮扶无忧真人支持起如此大的一道屏障,将整个小有门护在其中,此时她望着天空,也是微微皱眉。
殷泽捏紧了拳头,道:“如果我说,无想仙子来找过你,你还会这样吗?!”
孟尔雅笑了笑,随即就是一阵沉默。
翌日,殷泽伸着懒腰走了出来,发现燕开庭瘫睡在院中的摇椅上。
妖神冷笑一声,道:“你可看清楚了,我可不是你的什么南霜师兄……”
再次望向孟尔雅,妖神的眼中就有了几分忌惮神色,微眯着眼睛,上上下下打量着眼前这个瘦弱的女子。
“妖神……”他永远都不会忘记这诡异的红光。
燕开庭怔了一怔,拍了拍殷泽的肩,道:“谁人都有那么几个牵挂之人,不是吗?”
此时,飞灵峰小有门之上,妖神手持长鞭,望着眼前的众人,突然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冷笑一声,道:“哼,居然出来了,还真是不听话呢。”
只是他推着推着,便发现了一丝不对劲,燕开庭此时异常苍白的脸上,竟然挂着两道泪痕。
孟尔雅还是第一次说这么多的话,以冬整个人都呆了,怔怔地看着孟尔雅,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拯救叶南霜的灵魂,该怎么拯救?孟尔雅连上师都不是,有这个能力吗?
这几日,燕开庭在翡翠山中到也是乐的自在,平时没事就催促着殷泽去山间打两个狍子来烤了吃,或者是自己无聊,在院中又和冰灵对起阵来,只是自己满是内伤,还没对上几招,就连连摆手,又去找着殷泽打狍子了。
看着燕开庭仔细思索着,殷泽也皱起了眉头,燕开庭若是没了办法,那么按照他的修为,就更是不可能了。
“付寒州……”
“怎么了?”殷泽心下也是一惊,男儿有泪不轻弹,此时燕开庭的状态,分明是遇见了什么伤心事。可是这一晚上的时间,哪里来的什么伤心事呢?
燕开庭只是懒懒地转了一下头,也不睁开眼,点了点头。
孟尔雅摇了摇头,道:“他们从何得知南霜师兄对我的情愫我不得而知,但是他们不会知道,我的心里也挂念着南霜师兄。”
对于妖神这种境界所设下的屏障,以燕开庭上师境界的攻击肯定是效果不大,反而还会透支自己的精神气力,得想出一个办法,巧妙地化解这个屏障。
说完,妖神就高高跃起,手中的长鞭顿时打出一片惊雷般的响声,顿时降下团团浓郁邪气组成的红光,朝着飞灵峰上落下,顿时众人就是一片震动。
不过看着眼前妖神的这道屏障,燕开庭倒是有些忧愁起来。
等如说,燕开庭这一下彻底被软禁了。
按照战力来看,妖神此时已经接近尊者的顶峰,已经要触及到了君者的门槛,几个真人也只能拖住他一时,缠斗过程当中,妖神是越战越狠,红色光芒笼罩着天地,让人压迫地仿佛不能呼吸。
燕开庭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走上前去扶起殷泽,两人相视一笑,随后就跳上已经变成巨兽的冰灵身上,朝着小有门飞去。
孟尔雅从妖神的背后冲上,由于她的道行尚浅,妖神根本就没有注意她,等到她冲到妖神后方然后一举从妖神后侧抱住他的时候,妖神的那一拳在孟尔雅的干扰之下,打向了另一个地方,随即他直感到和*图*书体内一阵骚动,前所未有的乱,乱得他不得不放下付明轩!
殷泽就冲着那道屏障冲去,先是毫无困难地穿过付明轩所设立的那道屏障,随后便一头撞在了最外层的那道屏障上,顿时,犹如倒扣着的锅盖一般的屏障发出一层红色的光晕来,殷泽看了那光晕就是一愣。
燕开庭人还未跑到屏障前,泰初锤便出现在了手中,人未到雷火先至,轰的一声砸在付明轩的屏障之上,顿时一阵青光扭转,燕开庭也不停歇,对着那层屏障就是一阵猛攻,顿时翡翠山就是一阵轰轰隆隆,没过多久,那层青光便渐渐消散,最终彻底不见。
但是那些长老们却一个个紧张而又忧心,无忧尊者也是成日皱着眉头。小有门经过这半月,已经成了一个巨大的法阵,妖神只要一进入制定的范围,就可将他围困于此,此时所有的尊者真人一起而上,动用所有的法力,合力将妖神消灭。
以冬终是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坐在了孟尔雅的身边。
自己的雷火明显对妖神的屏障不起作用,那么该用什么样的办法呢?
妖神眼中又是困惑,又是恼怒,但是不知道为何,望着眼前缓缓向自己走来的女子,他就是出不了手。
“妖神,你本为我小有门之物,如今却在为害世间,若你主动投降,我们还可保你一命,就此将你封印。”
站在一旁的殷泽看得呆了,道:“燕兄,想不到你竟有这种能力……”
燕开庭斜眼看了他一眼,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过来帮忙?!”
是以在这一个环节当中最重要的点就是,要让妖神进入到法阵的中心,而在这一点上,小有门几乎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孟尔雅的身上。
只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有一道身影,竟是比谢无想还要快,嗖的一下就冲向了妖神!
“尔雅!!”下方结界之中的以冬望着孟尔雅,惊叫了出来!
燕开庭冷哼了一声,道:“随便你,我已经不愿意折腾了,就算我们现在赶过去,看到的也不过是让我伤心的场面罢了。”
等殷泽感知完毕后,睁开眼来,发现手中的珠子已经暗淡无光,而自己体内,有一股说不清楚的充盈之感。
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只见来自于妖神的一道匹练般的红光就挥洒了过来,顿时所有人的脸上都感受到了一阵烧灼之感。
“妖神!!”
说完,尚元悯就是一道剑光挥了出去,顿时在妖神的红光之中开辟出一条银白道路来,随后尚元悯就踩着那银白色的剑光倏忽到了妖神面前,长剑就欲刺向妖神的胸口。
“燕兄!!你等等我!!”
燕开庭一眼就认出了这熟悉的红光,几乎就在瞬间,妖神仿若一颗流星一般砸下,站在了燕开庭的面前。
妖神大笑几声,道:“你确实很厉害,但是我没有耐心和你们这样斗下去!!”
孟尔雅望了望她,佯装不懂,道:“什么意思?”
燕开庭惊讶地望着殷泽,整个人都僵在原地。
墨姝靠在墨剑英的身上,望着他道。
燕开庭一笑,道:“你这样做,叶南霜会同意吗?”
仍旧是一身红色战袍,其上的暗银色铠甲伸出的尖锐好似凶兽的牙齿,望着惊讶的燕开庭,妖神脸上现出一抹玩味之色。
妖神已经被彻底惹怒,强忍着体内的不适一掌便打在了孟尔雅的背上,然而孟尔雅却像是紧紧缠绕着自己的藤蔓一般,丝毫不放手,最终不断喊着叶南霜的名字,每一声喊叫,妖神的体内就是一阵翻江倒海。
“无忧啊无忧,如今你已经贵为尊者,为何还是如此天真?失去自由,对我来说跟死没有什么区别,再说了,没有了青华和风道,你们这些人,又如何挡得住现在的我呢?”
殷泽冷笑一声,道:“是吗?”说完,便向燕开庭扔了一个东西过来,那是一支玉簪,上面雕刻着一朵缠绕着的莲花与荷叶,正散发着淡淡幽香。
燕开庭向后退了几步,泰初锤之上便缭绕起一阵雷火,随着燕开庭的一声咤喝,雷火轰的一声就砸在了红色屏障之上,顿时整个屏障就泛起血红色的光晕来,一阵波荡之后,完好无损。
燕开庭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随即又恢复了镇定,皱眉望着眼前的妖神,他只希望此时殷泽不要听见了什么动静跑了出来,以免惊动了妖神,做出些什么事情来。
站定在妖神所设立的那道屏障之前,燕开庭伸手触碰了一下,顿时一阵烧灼之感从指尖传来,燕开庭嘶了一声,缩回手来,手指上的皮肤已然焦黑。
“尔雅,你……这些想法都与无忧尊者说了吗?”以冬望着孟尔雅,道。
“站住!!”妖神吼道。
妖神哈哈大笑几声,道:“我说了,这件事情总得有个人来见证,先前我选择了谢无想,可她并不领情,所以就让她跟着小有门一起死好了,但是你不一样,你在小有门内有着无比牵挂之http://m.hetushu.com人,小有门的覆灭,对你来说意义要大得多,再说我已经杀了你一次,但是你却活了下来,这恐怕就是天意。”
“你看不见吗?你和我,都已经不能出去了。”
“不好!妖神正式开始攻击了!!”一名长老叫道,顿时,整个小有门就摆出了防守状态,所有的弟子都紧紧盯着上方的妖神,在红光之下,竟生出一股莫名的恐惧来。
咔嚓,仿佛全然裂开一般,整个屏障之上的红色渐渐消退,变成透明,犹如瓷器碎裂了一般,哗啦一声,整个屏障全然破碎。
燕开庭拿着那只玉簪,站起身来,问道:“那你为何不早说?!”
殷泽德蒙付明轩的指点,在这一段时期里修为已是突飞猛进,燕开庭看他资质还不错,对自己也是耐心备至,就将自己在雪乡中得到了一些好物,赠了一些给他。
以冬望了望她,蹲在她的身边,抓住了孟尔雅冰凉的手,这段日子一直是她陪在孟尔雅身边,她知道孟尔雅在想些什么。
难道妖神来过这里了?殷泽转身就朝着木屋跑去,跑到了燕开庭的面前,问道:“妖神来过了?!”
孟尔雅身穿弟子服装,画着淡淡却精致的妆容,立定于妖神面前,道:“南霜师兄,你不记得我了吗?”
妖神哈哈大笑,下方众人的神色就是一凛。此时在妖神身上弥漫的邪气已经比他离开小有门时还要浓郁许多,他在荆州婺城周围,一定是做了一些准备,才将叶南霜的灵魂压制下来,此时想要将他引进法阵圈套,就得费一番力气了。
特别是孟尔雅,燕开庭只要一想到她,心里就升起一股无名的焦躁情绪来。自己将她带上了飞灵峰,拜入了小有门,绝不是想让她迎来如此结局的。
燕开庭冷笑一声,道:“若是我也不领情呢?”
墨剑英又叹了一口气,道:“罢了,罢了。”
妖神被这些真人上师扰乱得烦了,爆发出一声响彻天地的怒吼,周身燃烧了起了血色烈焰,一拳轰出,顿时将几个真人悉数轰飞,随即在飞灵峰上防震挡起一层红色波浪,让外层已然受伤的尚元悯远远地飞了出去,几乎就是在倏忽之间,妖神身后带起了一道虚影,人就已经站在了付明轩的面前,一手扼住了付明轩的脖子。
妖神在天上望着燕开庭哈哈大笑道:“燕萧然,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你不是喜欢谢无想么?那么我便把她的尸体带来给你!”
燕开庭笑了,道:“妖神要去灭小有门,我都没有反应,你不甘心什么?”
燕开庭斜了一眼殷泽,心想当然,现在的自己,比起付明轩,也只差了那么一两阶而已。打破付明轩所设立的屏障,自己只需要花费一番力气罢了。
孟尔雅深吸一口气,望着庭院前方,道:“以冬,你知道吗?那些个夜晚,南霜师兄便是在此教我练剑,一招一式,我那么笨,总是学不会,但是他却是那样耐心。”
孟尔雅全然不顾下方一众长老和弟子的眼色,就向着妖神走近几步,道:“我是尔雅呀,南霜师兄不记得我了吗?”
燕开庭握着双拳,凛凛拳意已经汇聚在了手上,妖神只是微微一笑,望了一眼他的拳头,但并没有多说话,而是道:“感知到你并没有死,所以想来慰问一下你,毕竟,你很有可能就是小有门最后一个人了,有些事情,总得有人来见证才是。”
这一次,燕开庭感受不到红色屏障的烧灼之感,他调动起自己浑身上下的净化能力,便通过自己的拳头向外涌出,顿时,红色屏障泛起一阵激荡,明显的对燕开庭的净化之拳有了反应。
这几日在翡翠山,闲来无事,燕开庭也将这些珠子分门别类地规整好,燕开庭发现这些灵魂珠子的门类特别多,其中有一些能够增长自己的破魔能力,也就是净化恶灵的能力,燕开庭还没有尝试着去吸收一番,因为到目前为止他对这只能力的认识程度还挺浅显,并不敢以身犯险。
殷泽一怔,随即回过神来,跑到屏障前,就对着屏障出现裂纹之处一阵猛攻,燕开庭得此空档,朝后退了几步,泰初锤便出现在了手中。
“那一日,无想仙子来到翡翠山,寻找无果后却发现了我与冰灵,她嘱托我,一定要在此好好等候你,这支玉簪,便是当日她赠与我的。”
听到妖神这句话,燕开庭只觉得当头棒喝,那么孟尔雅所做的一切,还会有意义吗?既然叶南霜已然被压制,那么孟尔雅所面对的妖神,就是真正的完完全全的妖神。
做好这一切之后,付明轩便和几名长老飞升上天,加入了尚元悯和妖神的战斗当中。
“燕兄你什么意思?”
燕开庭此时缓缓睁开了眼睛,道:“你瞎了吗?”
就在这时,一股无名的颤栗突然席卷了他,抬头望去,只见天空之上一片血红。
无忧尊者转身做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道:“别说话,孟弟子应是自有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