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登浮图

第一百四十三章 核心之争(上)

刘逸云捂着胸口,被艰难地站起身来,向着燕开庭和慧颖真人鞠了一躬,燕开庭也回礼道:“逸云师兄承让了。”
在众人的目光之中,刘逸云的速度非常之快,恰若一道旋风,也正好映照出了他的风属性。行动十分迅捷,燕开庭一个不小心,就要吃上一记。
深呼一口气,燕开庭就朝着萧庭院走回去,他只希望,明日傍晚的抽签,他能得到一个好一点的结果。
“你现在,还好吗?”
接下来,两人都没有说话,陷入到了静默当中。燕开庭思索着自己该如何应对与程钧谟的那一战,而付明轩却是在想着能不能以另外一种方法解决此问题。
望着刘逸云,燕开庭的眼神坚毅,刘逸云怒吼一声,左脚猛地一踏,就朝着燕开庭飞来。
众人都以为自己的眼睛花了,也只看见燕开庭挥了挥手,泰初锤说不见就不见,也不知道在哪里去了。只有孟尔雅殷泽他们知道,泰初锤是燕开庭的本命武器,自然与一般的武器不一样。
燕开庭一个闪避,头向侧方一转,就避过了刘逸云那朝着自己头颅轰来的那一拳,看刘逸云那拳掌结合的攻击方式,想必他应该是研习了小有门的独有秘法“掌拳风云”,这一套功法正是专门为他们这种风属性的人打造,也只有他们,才能迅捷地切换拳掌,进行行云流水的攻击。
无忧尊者笑了笑,望向身旁也是临近花甲的洛水尊者道:“师弟,你为何也忘了?”
燕开庭点头道:“他当日是非常的肯定。”
燕开庭走了进去,看到付明轩站在院中,负手而立地望着他。
今日见到了,饶是以洛水镇人博通古今,也不禁惊讶了一番。
“往日听说萧然师弟不为剑修,锤子倒是使得灵活,今日就让逸云好生领教一番!”
“在弟子考核大会之上,你可知道你我将有一战?”
锣声响起的刹那,燕开庭还未动,就只见刘逸云周身升起一道旋风,气势变得凛然起来,望着自己的眼神十分锐利,与刚才那有些柔弱的外在完全不同。
自己还有一个晚上准备的时间,燕开庭也不着急,而是迈着缓步朝萧庭院走去,还有一个晚上可以尊卑,明日一早,成为核心弟子的正式比赛就要开始了。
燕开庭抬起头来,冲着孟尔雅一笑,喝了一口茶,望着他们道:“其实我根本就无所谓这场初赛,我的目标是要成为核心弟子,前面的都不过是小打小闹罢了。”
付明轩确实微微一愣,随即神色恢复清明,道:“当然……这是钥匙……啊。”
洛水尊者疑惑地望向他,道:“哦?难道我应该知道吗?”
真人笑着点了点头,接着,刘逸云就走上了比武场。
看来,他是准备在抽签上做什么手脚了。
燕开庭和以冬都是大户人家出生,对于厨艺也是一知半解,勉强做出来还能吃,但是殷泽自小游历在外,为了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都是自己动手做,是以殷泽在的这段日子,萧庭院的伙食好的不得了,就连以冬平日里也开始抱怨自己长胖了!
燕开庭望着殷泽道:“好了,快挑个两个吧,这段时间你们照顾我和尔雅也辛苦你们了,本来还想多给你们一些,但是害怕你们贪心忍不住都吸收了,会把你们撑爆的。”
此次比试,燕开庭虽是耗费了大量的力气,但好在没有受伤,因此下场之后,心中稍稍松了一口气。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燕开庭朝着长老席上方的付明轩笑了一笑,便将目光又移到了谢无想身上。
以冬在一旁笑道:“那是当然,我都看见了萧然师兄在比试场上所向披靡,根本就没有对手,还好我没有抽到与萧然师兄同一台。”
院中,孟尔雅抬头望着天空,兀自发着呆,脸上的神态安静平和,天空之上,她好似看到了叶南霜的影子,掩映在云层之间。
只见刘逸云是一名身材颀长,面容清秀的男子,带着一股文质彬彬的气质,年纪和燕开庭差不多大,望向燕开庭的眼中有着些许忌惮,朝着燕开庭行了一礼。
一旁的付明轩也看到了燕开庭的这种样子,皱着眉望着燕开庭,然而燕开庭却一直没有注意到,此时仿佛天地万物都失去了颜色,在他眼中只有谢无想。
“燕兄,听说你在初赛拿到了榜首,可是真的?”
谢无想终是被燕开庭紧紧盯住的目光弄得有些烦躁了,迎上燕开庭的目光,谢无想狠狠瞪了他一眼,没想到燕开庭却是咧开嘴笑了,心满意足地移开目光,去观看场上的比试。
就在这时,一阵鸣锣之音伴随着钟声响起,为期三天的初赛已经结束,在这一场仿若淘沙般的比赛当中,胜出者只有五十位,按照之前所订下来的规则,排名最为靠后的一两百名弟子都将取消小有门弟子的身份,三日之内就要离开飞灵峰。
“真的是这样吗?”燕开庭有些疑惑,按说修道之人追求的是一种静心静气,清心寡欲,修为越高,对一些事情看得也就越透,燕开庭不相信程钧谟居然还有如此偏激的一面。
“你……”
“哼!”燕开庭冷哼一声,虽然现在自己拿着泰初锤也不算犯规,但是燕开庭却也不愿意拿着如此杀器来欺负一个没有武器的人,一摆手之间,手上泰初锤倏忽消失,燕开庭也和-图-书摆出了格斗架势。
“这……”洛水尊者再次看向燕开庭,感知就扫了过去,在他眼中,燕开庭天生神力,除了这一点,也没什么不同,但是竟然与神兵不争莲结为了本命武器,有了灵魂契约,这是何等的幸事,怎么会临到这样一个平凡无奇的少年身上?恐怕这少年,自己都不知道手中的不争莲是何等的神兵吧!
殷泽思索一番,道:“比试不是按照抽签的顺序来么?燕兄你也未必会对上这个叫程钧谟的人。”
燕开庭示意付明轩坐下在说,两人便走进了付明轩的厢房,一道屏障就将厢房与外界隔绝起来。
曙光穿透云层照射到飞灵峰之上,清晨的雾气渐渐消散,六十八名弟子站在比试场之中,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向着长老们行礼,随后按照顺序,三对一进场,燕开庭刚好是中间的那几场。
“你还没睡吗?”燕开庭问道。
随着无忧尊者喊了一声:“开!”顿时所有弟子手中的玉笺渐渐失去了莹润光芒,上面显现出弟子的名字来。
虽然燕开庭自己内心当中也很想成为核心弟子,但是看这付明轩的态度,仿佛比自己还要看重,难道就是因为能够享受到更多的资源?还是能够争取到参加建木大会的资格?燕开庭始终觉得自己来日方长,有些事情不必那么过于着急。
在萧庭院,燕开庭用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屋内的三人都为他打足了气,燕开庭笑着回到自己的厢房,入定之后再次醒来,便已经是清晨时分。
“燕萧然!”
刘逸云的眼神坚毅,就那样望着燕开庭。
就在这时,刘逸云没有想到的是,燕开庭竟然穿越了火光,倏忽之间就来到了自己面前,泰初锤就高举在自己头上。
随后,殷泽就哈哈大笑几声,道:“干什么说着些,你们想吃点什么,我来给你们做!!”
就是一个实力尚可的普通弟子而已,第一轮能与普通弟子对战,已是自己的幸运,不过很多时候,幸运也是一种能力。
燕开庭偷偷瞄向程钧谟,只见他握着玉笺,面无表情,好似早就猜到了一般,燕开庭不知道谁要和他对阵,但心里已经为那人默哀片刻。
本次的考核大会由付明轩作为主要负责人,在他的安排之下,各位真人长老们缓缓入场,落坐于上座,底下比试场上的弟子们待到长老真人们坐定之后,就齐声向着他们拱手行礼。
洛水尊者道:“他手中的那柄锤子,倒是有些意思。依我看,要是发挥好了,并不比寒州的那一剑光寒十九洲差。”
燕开庭却根本无心去观看别人的比试,而是直直地盯着谢无想,仿佛目光被定住了一般。
付明轩若有所思,片刻之后道:“不对,抽签还在明日下午,他怎么就能提前预知?”
“哇,燕兄,原来你有这么多啊!!”
相比于刘逸云,燕开庭就没有那么明确的路子了,此时他专注于格挡,一边还在寻找着机会能发出自己的一击。燕开庭打着消磨刘逸云体力的主意,只要刘逸云到后来稍微一放松,自己便能够找到一个空档,将自己积蓄已久的一拳打出去。
燕开庭也点了点头,随即就站起身来,向付明轩告辞。
洛水尊者笑了笑,道:“有意思。”
好在,燕开庭所认识的每一个人都没有被取笑弟子身份,虽然孟尔雅连大赛都没有参加,但是鉴于她之前为小有门所做的贡献,小有门直接定下了她终身为小有门弟子的身份。
燕开庭和刘逸云相视而立,燕开庭高举手中的泰初锤,也不准备与刘逸云多耗时间,没想到刘逸云突然将手中的长剑一扔,对着自己摆出格斗架势。
燕开庭睁大了眼睛,道:“当日你与他那一战,是个什么情况?”
就在这时,燕开庭感受到了似有若无的一道目光,在自己身上扫来扫去,他根本就懒得去想,定是那个叫刘逸云的弟子,昨日,燕开庭已经向以冬打听过他了。
“不了,”殷泽摇了摇头,道:“这里虽好,但不适合我。”
刘逸云神情严峻,身体弯成一个诡异的弧度,堪堪避过了燕开庭的这一攻击,却不曾想到,燕开庭的锤子竟然已经快出了拖着一道道虚影的地步,即使刘逸云避开了正面一击,但是随着燕开庭猛地转身泰初锤的倏忽而至,刘逸云的腰侧,还是重重挨上了一击。
随后无忧尊者站起身来,嗓音洪亮道:“本届弟子考核大会正式开始!”
“多谢师兄夸奖,萧然也不过做了自己分内之事而已。”燕开庭淡道。
燕开庭“诶?”了一声,疑惑地摸了摸头,自己连核心弟子都不是,进小有门的时间也短,哪来的什么大名啊?
望着付明轩,燕开庭依旧是眼神疑惑,付明轩却将他推搡出门外,道:“你且相信我,努力努力再努力便是了!!”
“哦?”
燕开庭心情顿时有些沮丧,换做是平时,和程钧谟打上个十来场他都不怕,他只担心那偏激的人会影响到自己后面的发挥,成不了核心弟子的话,明轩也应该会很沮丧吧。
付明轩道:“庭哥儿,程钧谟非常肯定自己会与你有一战?”
孟尔雅喃喃道,仿佛叶南霜就站在他面前一般。
以冬却是没有看见过这些东西,道:“这是些什么?看起来好生奇http://www.hetushu.com怪。”
看到手中显现出“刘逸云”这个名字来,燕开庭松了一口气,至少第一场比试不是和那个什么程钧谟,自己的胜算就又大了一些。这是小有门内玉笺的自动匹配,看来刘逸云的手上也拿着写有自己名字的玉笺。
这道身影高大瘦削,给人的感觉非常陌生,燕开庭是从未见过的,走近一看,发现此人背对着自己站着,身穿的是小有门的弟子制服。在燕开庭感知当中,这人的境界也是高阶上师,比自己还要高上一两阶,仅仅只比付明轩差了一线。
周围围观的弟子一阵唏嘘,经过这段时间,大家就算不认识燕开庭,也知道这个拿着一柄奇怪锤子的少年寻常走的都是大开大合的道路,能一招解决绝不拖到第二招,每一次出击都是声势浩大,好似完全不讲究技巧。
程钧谟轻笑几声,摆了摆手,道:“没有,只是久闻燕萧然师弟的大名,今日得此空闲来到飞灵峰,便想来见一见你。”
无忧尊者耸了耸肩,无奈道:“没办法,谁叫他也没有犯规,要是有什么不妥,慧颖早就喊停了。”
这种偏激的对手,换做是谁都不愿意遇到的吧。
“冰灵。”燕开庭伸出手来,安抚了一下冰灵,冰灵才缓缓蹲下身来。既然冰灵有这种反应,看来来着就是不善。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小有门平静的就像是一潭无风吹过的湖水,犹如一面镜子,倒映着蓝天与白云,只有弟子们专心准备弟子考核大会忙碌一片。
程钧谟却是一笑,道:“师弟莫要自谦,妖神一战中,若不是你将无想仙子就回,好让无想仙子带回来了针对妖神的重要秘辛,门内也想不出什么别的办法来对付妖神,就是和妖神同归于尽的孟尔雅,我若没有记错的话,还是你带来小有门的吧。”
“但是什么?”燕开庭也来了兴趣,按照程钧谟所说,两人之间必有一战,那么先行了解一下对手也是一件好事。
耳边传来程钧谟叫出自己名字的声音,但是燕开庭仍是没有停止脚下的步伐。
无忧尊者轻笑几声,移开了目光,道:“师弟,这下你知道了吧,这燕萧然,绝对不是一个简单人物,料想我们当时,怎敢以这种目光来面对曾经的那些长老们,就凭这份胆识,我也相信不争莲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以冬皱眉道:“钧谟师兄是出了名的狠辣,凡是跟他比试之人,一定会受伤,几年前的那字弟子考核大会,不仅要选拔核心弟子,首座弟子也要一同选出来,那时决斗到了最后,正剩下钧谟师兄和寒州师兄,在最终的这一战下,钧谟师兄为了得到首座弟子的身份,差一点就死在他寒州师兄的手上,倒不是寒州师兄对他怎样,而是他对寒州师兄起了杀心,寒州师兄防备他时,他被自己所打出的剑光反噬。”
果然,随着时间的流逝,就是刘逸云也难以保持持续不断的攻击,出拳的速度变得缓慢起来,力度也不如从前。就在众人有些看腻了这场战斗刚准备移开视线时,燕开庭一声怒喝,避开刘逸云充满破绽的一击,凛凛拳意倏忽而至,瞬间就来到了刘逸云的面前。
无忧尊者望向他,微笑着点了点头,道:“不错,就是不争莲,散落在世间的第五大神器,我也没想到,终有一日,会在门内看到它。”
这一次,谢无想也到来了,站在众长老的身旁,好似根本没有看到燕开庭一般,一直注视着场上的三对正在比试的弟子,丝毫不理会来自燕开庭的目光。
燕开庭进入小有门时间短暂,很少有人记得他,就连那些真人长老们,也不知这名弟子是个什么人物,在比试场上竟然如此无敌,居然毫无阻碍,见一个便打到一个,并且,再以剑修为主的小有门,燕开庭手上的泰初锤也实在惹人注意,以至于到了后来,燕开庭都不拿出泰初锤了。
只见那人缓缓转过身来,燕开庭才借着月色看清了他的面容。此人的面相端正庄严,星眉剑目,高挺的鼻梁和厚薄适中嘴唇给人一种威严不可侵犯的感觉,看模样,差不多二十七八岁左右,气质雍容,一看便知出自大户人家。
刘逸云道:“非也,萧然师弟当真有这个实力,刘某甘认下风。”
坐下之后,燕开庭便将程钧谟在弟子考核大会前一日夜里在藏书阁的路上等他一事告诉了付明轩,并且将以冬对程钧谟的一些看法也说了出来。
“哼!是吗?那我今日便记住师兄的样子了。”说完,燕开庭便面无表情地离开,直到完全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冰灵蹲在自己的身上,也朝着天空望着,燕开庭最近也发现冰灵喜欢独自望着天空,也不知道在想这什么,好似一只忧郁的猫,燕开庭看着冰灵的模样不禁啧啧道:“再这样下去真的要成精了,成精了!”
洛水尊者靠向无忧尊者,道:“这小子,不怎么讲理啊,拉住了人就不让,竟是如此蛮横!”
燕开庭一愣,赶忙拱手道:“原来是师兄,还请恕萧然方才无礼。”
付明轩道:“或许,这是埋藏在他心中的一粒难以祛除的种子吧,如今已然生根发芽,就更难祛除了。”
付明轩作为此次考核大会的负责人,于公于私都不能允许这种情况的存在hetushu.com,他思忖片刻,就对燕开庭道:“你且放心,若是明日抽签后你两人之间实在有一战,到时候再议也不迟。”
燕开庭疑惑地转过身来,只见付明轩将一瓶琼浆递给了自己,道:“多多少少对你有用,记得,一定要成为核心弟子,一定!”
殷泽道:“这是燕兄从另一个世界带回来的灵魂之珠,里面蕴含着大量的灵魂能力,对我们修行之人的灵力很有助益。”
燕开庭抬起头来,看向移动,问道:“你认识他?”
既然刘逸云想要与燕开庭近身搏斗,那么燕开庭自然就没有避战的道理。燕开庭左脚向后一划,右腿轻微弯曲,抬起双手,一前一后做出抱拳样,顿时,燕开庭浑身上下变得极为滚烫,周身的汗水背着高温所蒸发,就冒起一阵阵热烟来。
时间飞逝之间,弟子考核大会就在明日,燕开庭这段时间为了修炼,成日闭门不出,除了偶尔与孟尔雅,以冬还有殷泽说闹一番,就呆在厢房中,时不时还在藏书阁一待就是一个晚上。弟子考核大会的前一夜里,他从藏书阁慢慢向回走着,望向天空,月明星稀,已是深夜,夜风瑟瑟之间,月光下的树影一阵婆娑。
燕开庭趋势摆了摆手,道:“明轩跟我说过,什么事情都不要掉以轻心,前几日我还遇见了一个叫程钧谟的弟子,已经是受到挑衅了。”
以冬却是在一旁摇了摇头,道:“萧然师兄,千万不可以抱着这种侥幸的心态,既然钧谟师兄这样对你说了,作为核心弟子的他,定是有把握的。”
孟尔雅的身体也渐渐好了起来,时不时还叫燕开庭他们搀着她到院中坐一坐,晒一晒午后的阳光。虽然弟子考核大会在即,但是孟尔雅却是一点也不着急,这一次的经历仿佛让她看明白了许多事情,能活下来醒过来已经很不容易了,那些身外之事,又何必去苦苦追寻呢?
“至于你嘛,”燕开庭望向殷泽,道:“你有什么打算?若是要一直留在小有门的话,非得是小有门的正式弟子资格才是。”
“你……你是?”燕开庭站定身形,望着眼前的那人道。
蹲在燕开庭身上的冰灵也弓起背来,朝着眼前那人便发出一阵呜呜的声音。
在这片大陆之上,有着四大神兵,分别是无为塔,道德剑,山河鼎,禁屠刀,四神兵的共同神通便是劈开世界壁障,进入时间之河。但是据传,还有一个流落在民间的神兵不争莲,所有人都听说过,但从来没有人真正见到过,或者说,见到了也不认识。只有像无忧尊者和洛水尊者这样位于世界顶峰的人才对不争莲有着些许了解,其余人都是一概不知。
很可能其中的一个人,就要成为自己的对手,谁又会放弃这个能够好好观察自己对手的机会呢?
除非是程钧谟认为在战斗当中燕开庭会坚持到最后与他对战,否则他怎么就能够提前预知到呢?燕开庭如今是实力的确厉害,但是核心弟子当中,比燕开庭厉害的也不是没有,程钧谟虽然只在付明轩之下,但是过了这么长时间,谁又能说得准呢?
蓦地转过头,燕开庭化作一道飞影,往后退了几步站定,面容阴沉地望向程钧谟,道:“师兄这是何意?”
燕开庭惊讶道:“为何如此偏激?那些道法他都没有读过么?”
燕开庭道:“真的不考虑留下来么?”
弟子们向着众长老行了一礼,就在付明轩的带领之下,按照排行,一个一个上前抽着,抽完之后,每人手中都有一个玉笺,站在小有门大殿之内,等待着无忧尊者揭晓结果。
付明轩沉吟良久,长叹一声,道:“没错,以冬说的,都是真的。”
长老们看着燕开庭以及他手中的泰初锤,也甚为疑惑,就连见多识广的洛水尊者都有些好奇,靠向一边的无忧尊者,问道:“这名弟子可是那将无想仙子救回来的那位?”
在下方,燕开庭正打得火热,这是最后一站了,刚好遇见的还是一个能对的上几招的上师境对手,就在这时,他感到两道目光好似落在了自己身上,顺着感知望去,就对上了无忧尊者和洛水尊者的眼睛。
燕开庭冷哼一声,道:“修行之人,本身就是战法同修,这有什么奇怪的吗?”
“哼,方才明明一直再看我来着。”燕开庭轻哼一声,望着故意将头瞥向一方装作对燕开庭不在意的谢无想。
接下来,燕开庭和刘逸云好似两道缠绕在一起的光束,缠战在一起难舍难分,好一阵子,两人才分开,燕开庭直喘粗气,而刘逸云却是嘴角带血。
殷泽自然是知道这珠子的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望着满目琳琅五彩斑斓的珠子,眼睛放起光来。
“师兄过奖了,萧然不过就是一名普通弟子,没有什么大名的。”
只不过,在知晓了程钧谟亲自来找过燕开庭这件事之后,这一顿饭,四人吃的似乎都没有那么香了。
被燕开庭一问,付明轩的思绪就飘向了远方,随即缓缓道:“其实那一日,大家都看错了。”
燕开庭不明白程钧谟在这条路上等待素未谋面的自己有何用意,但是明日便是弟子考核大会,燕开庭没有心情和他在这里玩着猜字谜的游戏。
接下来的几场比试,燕开庭都一一看完了,最终等到最后程钧谟的上场,www.hetushu.com燕开庭整个人就变得非常严肃起来,紧紧盯着程钧谟看着,生怕漏掉一个动作和细节。
洛水尊者也移开了目光,叹了一口气,道:“我也只觉得惊讶,没想到到了这个年纪,居然还见到了不争莲,实在是幸事。这燕萧然啊,我们就看他能走多远吧!”
刘逸云落地的瞬间,铜锣之音被敲响,慧颖真人走了出来,宣布此次比试结束,燕开庭获得胜利。顿时,人群中爆发出一阵花湖,燕开庭看见殷泽和以冬高高的跳了起来,被背在殷泽身上的孟尔雅也开心地叫着,眼睛笑得完成了月牙儿。
“那一日,程钧谟其实早就知道已是胜不过我,他想要杀我的确为真,但是他更多抱着的,是与我同归于尽的想法。”
殷泽和以冬连连答应,便一人挑选了两个放在了芥子袋中,向着燕开庭道谢,燕开庭却是挥了挥手,对以冬说道:“这段时间你照顾尔雅实在是辛苦了,如今弟子考核大会临近,你一定要更加努力才是。”
殷泽却是摇了摇头,道:“我自小散漫惯了,自从家师离世以后,我就发誓再也不师从任何人,如今在小有门已经受了很多高人指点,这对我来说就已经足够了,我应该会继续呆上个半月左右,至少看一看你们弟子考核大会的结果,然后就下山去。”
以冬点了点头,道:“谢谢萧然师兄。”
燕开庭点了点头,便叹息一声,付明轩微微皱眉,问道:“怎么了?”
只不过燕开庭也不是好惹的,抵挡住刘逸云的不断攻击对他来说并不困难,困难的是要在格挡同时发起进攻。以燕开庭一拳之力就能彻底结束这场比试,刘逸云好似也察觉到了燕开庭的拳意不一般,便更加加快了速度,丝毫不给燕开庭出手的机会。
刚走到门口,就被付明轩叫住,“慢着!”
走进了比武场,燕开庭先是向着一名老资历的真人行了一礼,道:“有老真人了。”
以冬听闻,笑道:“成为核心弟子的话,萧然师兄所在的这五十名弟子就要和现在已有的核心弟子一同比赛,这段期间也会持续三到五日,余下的二十名,就是这一次的核心弟子,我看这对于萧然师兄,并不困难。”
夜半,燕开庭从入定中醒来,便走出萧庭院,径直来到了付明轩所在的院落,站在门口,燕开庭朝里面发了一道传讯符,几乎就是在片刻之间,门就打开了。
燕开庭一愣,想不到程钧谟对自己所做的一些事情竟是如此清楚。能知道这么多的事情,难不成他是一位核心弟子?
饶是以刘逸云那异于常人的速度,也不能抵挡住燕开庭这积蓄已久的攻击,轰的一声,拳意便撞向刘逸云的胸口,瞬间刘逸云就重重地飞了出去,倒在了地上!
洛水尊者听了这话,略一沉吟,盯着下方正在与一名上师境弟子战斗的燕开庭,再看看那他手上缭绕着电光一阵劈啪作响的泰初锤,思绪就飘到了很久远的地方,突然,他那凹陷的眼睛绽放出光彩来,不可思议地望向无忧尊者,道:“难道是……不争莲?”
燕开庭也不是吃素的,眼见刘逸云已经长剑在手,做出了攻击之势,燕开庭手心摊开之间,燃烧起一小团蓝色烈焰,泰初锤便出现在了手上。
两人的速度太快,以至于身旁的弟子根本就没有看出来燕开庭是怎样伤到的刘逸云。
燕开庭没有回答,只顾着吃自己的饭,也不知殷泽在哪里弄来的大鸡腿,吃的燕开庭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了作为燕主的幸福时光。
无忧尊者没有回答,而是道:“你看那锤子上缭绕的雷火,还有那与莲花相称的造型,可曾想到了什么?虽是年代久远,但我不相信你会记不得。”
院子里,殷泽做了一大桌好菜,孟尔雅和刚回来的以冬坐在一旁向燕开庭招着手,燕开庭跑过去坐下就是一阵狼吞虎咽。三人看着燕开庭的模样,都笑出了声。
“知道啦!!”燕开庭被付明轩推出门外,他嘴上这样回答着,心中却是觉得有些不对,感觉付明轩近些年来越发说着一些奇怪的话来了,难不成他有什么秘密??
“你是燕萧然?”
翌日,在钟阁浑厚悠远的钟声之下,弟子考核大会正式开始。
一千余名弟子,在这一场初赛之中,除了首座弟子和核心弟子之外,全部都要上场,燕开庭也不例外,只是寻常普通弟子根本就不是燕开庭的对手,这三天的比试下来,燕开庭也是打得索然无味,反倒被其打到的弟子们刮目相看。
付明轩摇了摇头,道:“你知道,这几年来我的睡眠一直很少。”
走着走着,燕开庭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在心里默念自己在藏书阁里背下的那些经文,走着走着,却是默然一停,眼前便出现一道身影来。
一场场比试过去,转眼间就到了日暮时分,终于轮到燕开庭上场了。在人群中,殷泽背着孟尔雅,以冬站在一旁为他欢呼着,他远远地朝他们使了个眼色,然后转过头去看向付明轩,露出了一个灿烂而自信的笑容。
随即一阵鸣锣之音,弟子们缓缓退后站好,按照抽签顺序进入各个小比武场,这些小武场足有二十余个,分别配有门内一名资深的真人或者高阶上师主管,在其监督之下,弟子们按照顺序开始比试。初赛会淘汰一部分http://m.hetushu•com的弟子,而这一部分弟子,便再与小有门无缘。
程钧谟缓缓转身,望着燕开庭笑着哼了一声,道:“身手的确不错,敏锐度也很高。”
燕开庭向着程钧谟拱了拱手,就向前走去,在与程钧谟擦身的刹那,燕开庭仿佛感觉到了一缕意识在探知自己。
以冬点了点头,道:“凡在门内待的久一点,或多或少都会听到程钧谟这个名字,在修行道行上,钧谟师兄比之寒州师兄也只差了那么一线而已,但是……”
以冬微微一惊,道:“钧谟师兄……”
话音刚落,刘逸云便化作一道旋风冲到了燕开庭的面前,虽然他的剑意远不及付明轩,但是他竟然将笔直的长剑用得就像是一条蜿蜒的蛇,让燕开庭也警惕起来。
不过现在最应该担心的,还是自己和程钧谟的事情吧,若是真的和程钧谟要打上一场,放在后面还好说,若是上来就和程钧谟比试,即使自己不输,也得落得个满身是伤,那样还怎么应对接下来和别的弟子的战斗,这样一来,自己不就成为不了核心弟子了吗?
说完,燕开庭就转身往回走去,他根本不想在弟子考核大会前的关键夜晚和一个陌生人多费口舌,不管他打着什么样的主意,自己只要做到不招惹不理会便好。
无忧尊者手抚长须,点了点头。
燕开庭点了点头,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是谁?”
燕开庭看着眼前这名男子,按说比付明轩也不会差了,再加上年纪稍大,成熟稳重,应是首座弟子的最佳人选,但是为什么还是付明轩成为了首座呢?燕开庭心里明白,付明轩就算再强,也不会让这种好胜的心绪将自己牵引,强大不是用来打败弱者,而是来保护弱者。
虽然燕开庭平时爱使唤殷泽,平日里对他就像是兄长欺负弟弟一般,但是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燕开庭的心中也对这个淳朴的少年生出不少好感来。
程钧谟饶有兴趣地盯着燕开庭,也不回话,看的燕开庭一阵头皮发麻,不禁道:“额……师兄,您有什么事情吗?”
这一场比试,双方都收起了武器,采用了近身格斗的方式,顿时吸引了周围所有弟子的目光,就连各大长老们都注意起二人来。
而坐在上方的长老们均是轻笑几声,互相耳语着。
“哦?是吗?”程钧谟脸上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望着燕开庭的眼中仿佛话中有话。
但是方才和刘逸云的那一招,分明将技巧运用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才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变换身形接连出击,坐在一旁等待上场的程钧谟哼笑一声,饶有兴趣地盯着燕开庭。
燕开庭点了点头,道:“没事,我自有对策。来,先吃饭,不说这些了。”
燕开庭紧紧盯着刘逸云手中瞬息而至的长剑,就伸出泰初锤来格挡,顿时金属相交的声音当周围人都一阵牙酸,燕开庭猛喝一声,手上加力,就将刘逸云推了出去,随后一团雷火便朝着刘逸云挥了过去。
燕开庭从来都相信这一点。
燕开庭也比较赞同以冬的说法,点了点头,一旁的孟尔雅却是忧心忡忡地道:“公子,你可千万要提防着此人,不可出意外啊。”
“明轩……难道成为核心弟子,就那么重要吗?”燕开庭不禁问道。
燕开庭停下脚步,但却并没有回头,冷哼了一声,道:“那又如何?”
那人望了一眼冰灵,冷哼了一声,目光就转向了燕开庭,道:“在下小有门程钧谟,来自青灵山洛神峰,师从二长老洛水尊者,按照排行来讲,你还得称呼我为师兄。”
孟尔雅也笑着为燕开庭递上了一杯热茶,道:“公子,喝口茶水吧,别噎着了。”
听到以冬这样说,燕开庭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孟尔雅和殷泽也像是一眼,眼中就有了阴郁神色。
“若是师兄没有什么事情,萧然便先告退了。”
结束之后,燕开庭拖着疲乏的步子往回走着,还未走到萧庭院,就闻到了一股饭菜香味,让本身就饿得咕咕直叫的燕开庭顿时馋得口水就要流下来,赶忙加快了自己的脚步回到萧庭院中。
燕开庭皱眉转过头来,看向笑中带剑的程钧谟,只听他道:“好记住我打败你的样子!”
刘逸云反应速度也是极快,一个转身便是一道弯月剑光飞出,撞击在燕开庭的雷火之上,轰的一声,火光四溅。
翌日,暮色西斜当中,在无忧尊者和一众长老的监督之下,一共六十八名弟子,将进行抽签,以决定接下来比试的顺序和场次。
燕开庭回礼之后,真人便往后退了几步,敲响了一面铜锣。
这是第一轮抽签,各位弟子拿着自己手中的玉笺,向着自己的住处慢慢走去,这一轮燕开庭将要面对和那名叫刘逸云的弟子的战斗,这一轮,将会剩下三十四名弟子,燕开庭只有胜了刘逸云,才能够参加接下来的比赛。
说完,程钧谟的眼神当中就闪现出兴奋的光芒,恨不得现在就将燕开庭打到。
争夺核心弟子身份的比试,要比前面初赛激烈得多,很多弟子围在周围,随着比赛的跌宕起伏爆发出阵阵喝彩与交好,燕开庭这些将要上场的人则是候在一边,除却燕开庭,所有人都是皱着眉头,仔细观察着场上人的表现。
程钧谟轻笑几声,道:“不如何,只不过,我想让你对我的印象深刻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