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登浮图

第一百四十四章 核心之争(中)

弟子们都出示玉珏,只见上面写着从一到二十的数字。
接下来便是随机抽签,用以确定上场顺序,恰巧燕开庭和程钧谟这对最引人注目的弟子顺序排列最后,成为最后一场压轴的比试。
“为什么还将悟道加了进去?以往不都是直接上比试场吗?”
这一对比不要紧,燕开庭顿时就喜悦起来。
几乎时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燕开庭没有丝毫犹豫,就选择了程钧谟!!
传讯符上写着,今日悟道比试将通过这样一个方法,来挑选出二十人来。
燕开庭拿了一块湿布仔细擦拭着泰初锤,这段时间蛮横地用它,让它沾满了灰尘,都看不出原先那华丽的样子了。随即,燕开庭又取出了那些灵魂珠子,在箱子里翻找一番,找出了一个铁青色的珠子,将其中灵魂之力催动一番,就注入到了泰初锤上。
程钧谟背后一阵发凉,这小子想要干什么?难道在积蓄力量?既然如此,便不给他机会,程钧谟想到如此,就飞速朝着燕开庭冲去!
“燕兄,我可记得你的悟道能力不差,这第一关你绝对能够过去!”殷泽拍了拍燕开庭的肩,宽慰道。
燕开庭哼了一声,道:“哼,不错的是在后面!”
燕开庭站在殿外,向后回头,只见上座之上,一道目光迅速漂移开来,燕开庭冷哼一声,他知道那是谢无想。
其实,那样的秘法自己也有一个,当日长老会试验的时候,付明轩亲自体会过,要咀嚼出来,还真是不容易。燕开庭近日悟道能力大大增长也是在他的意料之中,但并没有想到会到这种程度。
随后传来的那一记虚的就让程钧谟感到一真难受,上一刻还汹涌无比的力量,下一刻就消失无踪,剑身之上空空荡荡,全无着力之处。程钧谟好不容易接上了上一记实的,下一记虚的好似就要了他的命一般难受。勉强接下来之后,程钧谟只觉得自己的心头被人重重敲击了一下,吐出一口血来。
程钧谟不会放弃,又将长剑向前推了几分,这是刚有了第二次撞击,他就隐隐觉得有那么一点不对劲。
无忧尊者一一看过去,点了点头,道:“很好,那么我们也不耽搁,寒州,可以开始了。”
“不错,不错!”燕开庭满意地点了点头。
燕开庭道:“萧然不明白师兄什么意思。”
这道秘法好似是在讲述着一种神通大能的方法,粗看之下燕开庭不甚明白。就在这时,燕开庭突然感觉自己的心中无端地出现了一道屏障,至于是什么时候出现的燕开庭自己也说不明白,不过就在片刻之后,燕开庭就开始了解这道屏障出现是个什么意思。
无忧尊者皱起眉来,看着浑身杀气腾腾的程钧谟,那张脸,和他的八师弟程知微几乎是一模一样,思绪一时之间飞向了久远的从前,那段无忧无虑的少年时光,以及后来的那些变故,仿佛雕刻在他苍老的心上,永不能淡忘。
只见无忧尊者点了点头,好似想要打消他的疑虑一般。
燕开庭在以往的比试当中,还从未展示过泰初锤的真实实力,这一击不说使出了全力,但也差不多了,让周围的弟子都一阵惊呼,长老们也都纷纷点起头来。
只感觉那道秘法在自己心中一点点拆分,变成无穷无尽的奥义,散落在心中的那道屏障之上,犹如雨点落在土壤上一般迅速渗透了下去,燕开庭感受到那道屏障上出现了点点裂纹,然后就在所有秘法都化为奥义落上去的刹那,哗啦一声,清脆的声响当中,屏障破碎。
在燕开庭如此极速的运动中,自重十分沉重的泰初锤,在燕开庭手中就像是一片羽毛般轻盈,紧紧跟着他,一起拉出无法点数的重影。
转眼就到了午后,燕开庭吸收了那土黄色的灵魂之珠后,就朝着小有门的大殿走去。
程钧谟一阵喘气,望着燕开庭,眼神逐渐变得阴鸷起来。而燕开庭却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望着程钧谟。
说完,燕开庭飞速向程钧谟冲了过来,后方竟托着一道道虚影来,泰初锤高举之间膨胀到水缸大小,狠狠地朝程钧谟打了过去,只是这一击也被程钧谟躲了过去,但是在众人的眼中,这一次,程钧谟躲避的速度就要慢了许多。
自己只有领悟了这道功法,才能将这道堵得自己有些喘不过来气的屏障打碎,那么也就意味着自己可以醒来。
“你们能走到这个地步,已经是小有门弟子之巅峰,无论往后如何,你们都要记住今日的自己,能站在我们面前,受到我们的嘉奖。”
孟尔雅也是皱眉,但是一看到燕开庭在场上那副自信满满的样子,就道:“公子,应该有自己的打算吧。”
“难不成这弟子行了什么手段?我方才见他之时,只见他浑身通透,有着盈盈慧光,莫非……”另一旁的六长老向着无忧尊者靠了过来,耳语道。
在众人眼里,燕开庭此时仍和-图-书然站在原地未动,一双鹰眼直直盯着向自己冲过来的程钧谟,手中泰初锤的头上紫电吞吐,一道接一道,明明灭灭,生生不息。现出一些有些游离的意味,还缠着他的手臂缭绕向上。
上方的无忧尊者皱起眉头来,望向了一旁的洛水尊者,道:“这钧谟弟子为何还是老样子,照这样下去,就算我们无限容忍,等我们这些人不在了,他也落不到了好结局罢……”
不久之后,程钧谟也在长舒一口气之后醒了过来,环视四周,只见没有一个人醒过来,就在他心满意足地准备站起身来时,突然就看到了坐在一边的燕开庭!
程钧谟心中嗤笑,他也曾耳闻燕开庭天生神力,且天赋适合,与泰初锤的特性结合得极好,平时走的是大开大合、争强斗狠的路子。自己的剑法已然得到了小有门的真实奥义,哪是简单粗糙的区区蛮力能够抵消。
顿时,程钧谟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不过他的转变也是极快,随即脸上有出现了那种大气雍容毫不失礼的微笑,在童子的带领之下,向着燕开庭所坐的地方走了过来。
洛水尊者惊讶地望着燕开庭,道:“师兄,这……这也太快了一些吧。”
“首先,从第一名弟子燕萧然开始。”
“想不到……”程钧谟的眼中充满着各种复杂的意味,燕开庭看到的最多的便是惊讶,还有憎恶。
燕开庭睁开眼睛的刹那,顿时就听见了一阵阵倒吸气的声音,燕开庭循声望去,就只见坐在上方的众长老都惊讶地望着自己,就是付明轩和谢无想,也摆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来。
付明轩说完之后,就看向燕开庭,想要看看他做出什么选择。
燕开庭一愣,自己这段时间一直呆在自己的厢房,根本就没有出门,连付明轩都没有见,哪受什么高人的指点了。
瞬间,燕开庭的脑海里就翻滚起一阵浪潮,好似破浪滔天一般,燕开庭极力稳住那秘法所形成的奥义在自己脑海中的激荡,待到平稳之后,燕开庭只觉得呼吸顺畅,便长出一口气,睁开眼睛来。
结束时刻,无忧尊者向着身边的童子说了几句话,那童子便跑到付明轩面前一阵耳语,付明轩听着听着眼睛就睁大了起来,惊讶地望向了无忧尊者。
长剑之上,竟传来了一记实、一记虚的感觉。实的那一下程钧谟就有些不能承受,燕开庭天生神力不是闹着玩的,若是程钧谟自己不设防,燕开庭恐怕一拳就能将他打成个重伤。
“这……燕兄打得什么主意……?”
“好啦!!冰灵!”燕开庭被冰灵缠绕地走不了路,笑骂道。看着眼前三人,每一次比试都那样候着自己,竟给了燕开庭一种家的感觉,仿佛有了依靠,仿佛有了后盾,仿佛有了温暖。
洛水尊者此时也惊讶地合不拢嘴,连连赞叹,道:“在他那个境界,能打出来这样的一个招式,已经是很不错了。”
不只是燕开庭,在座的所有准备冲击核心弟子地位的弟子都不愿意和程钧谟来个正面对战,如此狠辣的打法,换做是谁也不好受,就算成为了核心弟子,多多少少也要修养一段时间才能完全恢复,看着程钧谟,在座的弟子们都皱起了眉头。
听到燕开庭说出“钧谟师兄”这四个字时,付明轩的心便是一紧,恨不得将燕开庭提到自己面前狠狠骂上一顿,选谁不好,偏偏要选择程钧谟!
天色渐渐地暗了,不久之后,前面已有九名弟子成为了核心弟子,等到燕开庭和程钧谟上场时,已是天黑。
这三十四人当中,悟道领悟能力他们不知,但是这一日的比试看下来,他们也隐隐觉得,小有门之间当真是卧虎藏龙,比燕开庭厉害的,还真不少。
燕开庭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秘法,悟不出来便一直沉浸在入定的状态当中,就是青华君的秘法,也没这么强迫人好吗?
众弟子听令,就老老实实地拿出了玉石,放在手心,伸手向前。
这一次,所有的长老都到场了,包括就不露面的三长老风道真人,付明轩和谢无想仍是一左一右的站着,周围沾满了围观的子弟。
“好了!”无忧尊者站起身来,道:“这也是我们长老会的共同决议,你们都散了吧。”
程钧谟此时看到燕开庭竟然动了,也惊讶起来,但是他却是丝毫不减冲势,燕萧然这小子居然还有招式?!那就让自己试一试好了!
洛水尊者也是叹息一声,道:“作为他的师长,我所能教导他的道法几乎是毫无保留,但就是去除不了他内心的狠厉之气,这一点,和知微师弟太像了……唉。”
众弟子都点了点头,齐声道:“弟子听令!”
整个大殿之中静谧一片,在程钧谟那如毒蛇一般的目光之下,燕开庭竟有一些后背发凉。坐到了燕开庭的旁边,接过了一名弟子递给他的一个写着“二”的玉和-图-书珏,程钧谟望着燕开庭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锵的一声,程钧谟的长剑就撞击在了泰初锤所拖出的虚影之上。
程钧谟的剑意浑厚磅礴,比之付明轩的只是弱了那么几分,但是胜在招式狠辣,使对手不得不在防守上做足功夫,这样一来,为了减轻自己受伤的程度,对手会不自觉地懈怠了攻击之势。这就更让程钧谟的剑意猖狂起来,犹如猛兽一般恨不得将对手彻底吃进肚子里嚼碎了去。
将感知再次放在了拿到秘法之上,燕开庭左看右看,细细研读,只感到一阵熟悉,但又说不上来是哪里熟悉,便将自己从夏平生那里学来的和青华君的那些道法全部都调动出来,细细对比着。
说完,无忧尊者伸出手来,手上就漂浮着二十个精致的芥子袋,道:“这芥子袋里的东西,为我小有门独有,今日赐予你们,也作为你们走到了这里的嘉奖。”
燕开庭点了点头,道:“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但是想必还是和妖神那一战有所关联。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尽全力便是。”
付明轩狠狠地瞪了一眼燕开庭,但是木已成舟,自己也不好说什么。于是道:“下一位,由第三名邢筱速弟子选择。”
果然,程钧谟的实力不容小觑,几乎就是在三五招之间,就已经占了上风,每一招每一式都狠辣凌厉,出手之间似乎就是想要置人于死地,但都保持在一个程度上让一旁监督的真人也不好说些什么。本来比试场上不说生死有命,受伤也是在允许范围内,只要不伤及性命和修炼根基,怎么打都行。
程钧谟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冷哼了一声,转过又去便没有说话。
燕开庭冷笑一声,道:“这滋味恐怕不好受,师兄还需小心讨教便是!”
众人均是发出了惊讶的呼声,没想到程钧谟居然一上来就使出如此杀招,更没想到,燕开庭竟是如此蛮横,直接就将程钧谟的符阵打碎,抵挡住了程钧谟的那一击。
付明轩点了点头,清了清嗓子,看着下方站在比试场上的三十四名弟子和周围围观的众弟子道:“明日下午抽签方式取消,采取悟道选拔方式,具体实行方式将会以传讯符的方式告诉每一位参选弟子。然后,将在这悟道选拔当中取二十人,进行最后的比试,选择出十人来,成为核心弟子。”
谢无想并没有在说话,朝着付明轩点了点头,便也走了下去,待到众长老都离去之后,弟子们才缓缓散去,殷泽和以冬,孟尔雅跑道燕开庭身边,簇拥着他原本想要庆祝一番,只是听到了无忧尊者颁布的这个消息值周,心上便好似又压上了一块石头。
“他可以的。”谢无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付明轩睁大了眼睛看着她。
随着泰初锤不断急速运动之中,金属交击发出一声叮叮当当的声音,泰初锤与程钧谟的长剑撞击在一起的那一刻,不知道交击了多少次,发出的那一阵叮当之响刺耳地让人感到牙酸。
二十名弟子先向着众长老做出行礼之势,长老们点了点头,无忧尊者便站起身道:“如今你们最后一战,对于你们来说非常重要,但是也要记得,不可夺取对方性命,也不可有过分的伤人之举,本是同门,应该互尊互爱,知道了吗?”
最后一战,谁都想在第一时间看到结果。
燕开庭赶忙入定,就细细感知着这道秘法来。
程钧谟冷笑一声,道:“凡人智慧达到一种程度,浑身上下都会显露出一种通透之光,我看师弟你这短短的是几个时辰,变化还挺大的啊。”
燕开庭听到此话,便走上前来,朝着付明轩微微拱手,随后转身望着自己面前这排成两排的弟子。
只见程钧谟将长剑停下之时,上空已经出现了一道银白色的符阵,随着程钧谟长剑向下一挥,那符阵便以极快的速度朝着燕开庭飞去,刹那间,符阵就到了燕开庭的头上,燕开庭顿时觉得浑身一震,行动之间,就变得滞涩起来。
长剑与泰初锤拼在一起,两人之间的距离也前所未有地近,程钧谟的眼中燃烧着怒火,与他端庄的长相是那样的格格不入,而燕开庭的眼神也渐渐变得狠辣起来,两人因为角力,脸上的肌肉都抽动起来。
无忧尊者望向那坐在一旁手持玉珏的二十人,向他们招了招手,弟子们便走到大殿中央,朝着众长老做出拱手之势。
以冬皱眉道:“萧然师兄先别这么说,具体还是要看长老们决定用哪一种方式进行,若是那方式极为适合萧然师兄的话,胜算还是很大的。”
吃过饭后,燕开庭便钻进了自己的厢房,迫不及待地就入了定,将青华君的功法调动出来,细细咀嚼着,这一入定,也不知时间流逝了,再次醒来,已是清晨。
说完,这些芥子袋便缓缓飞向二十名弟子手中,燕开庭和众弟子一般,结果那靛蓝色绣着银http://www•hetushu•com白丝线的芥子袋,道:“多谢长老。”
毫无疑问,程钧谟以无可压倒之势赢得了此次比试,作为他对手的是一名核心弟子,据说还是与程钧谟认识已久的同级弟子,几乎是被人搀扶着下去的,就此卸去了核心弟子的身份,也不知道要在床上躺多少天,才能恢复如初。
一路上,燕开庭都觉得路旁的弟子对着自己指指点点,燕开庭虽然有些疑惑,但也没在意,走到了小有门大殿门口,没想到就和程钧谟撞了个正着。
殿内,靠在门背后的谢无想轻笑一声,喃喃道:“就算如此,与我又有何关系。”
看他这架势,竟是打算格挡?难道是方才自己的那一击将灵力抽干,无法动弹,面对着程钧谟的一击根本无处可逃,由此孤注一掷吗?
童子一边说着,就将一枚玉珏递到了燕开庭的手中,燕开庭接过之后道谢,摊开手掌一看,只见那一枚玉珏上写了一与“一”字。
燕开庭听了,就是一惊,如此的话,自己不是可以随意挑选那余下的十九人?
无忧尊者道:“你们也无需太过看重,能走到这个程度,已然是不容易,方才我已将这秘法融进了你们的神识之中,也算是作为你们走到了这一步的奖励。”
付明轩朗声道:“开!”随即敲响身边的铜锣,顿时下方弟子手中的玉石都散发出一道道亮眼光芒,众弟子都将玉石握在手中,释放出神识来。
程钧谟重重哼了一声,提起长剑,警惕地望着燕开庭。
六长老也是点了点头,的确,悟道全凭靠自己的领悟能力,这个还真是做不了假。六长老眼珠一转,又道:“莫非,他拿的秘法和别人不一样?”
走出大殿之外,不出所料的,殷泽,以冬孟尔雅三人就在外面等候着他,看着燕开庭走出来的那一刹,三人都齐声欢呼起来,就连以冬抱着的冰灵也一跃下来绕着燕开庭不断跑着,不断撒娇。
“久闻泰初锤的大名,今日便向萧然师弟好生讨教一番!”程钧谟举起长剑,对准了燕开庭。
这一次只剩下了二十名弟子,站在偌大的比试场上,只觉得空空荡荡。
这时燕开庭动了,他的动作幅度也不大,以至于众人看过去,只见燕开庭身形在极小的范围内高速震荡,拖出多道重影,这重影之多,看的人视觉都模糊起来。
付明轩点了点头,道:“按照玉珏之上的数字,排名靠前的可以先行随意挑选自己的对手,被挑选后,不可再挑选。”
这么长时间了,燕开庭一直都没有好好保养过泰初锤,虽然泰初锤是他的本命武器,有着灵魂上的契约,怎么对待它它都会将自己最大的未能交托给自己,但是燕开庭还是觉得,武器,特别是像泰初锤这样具有灵力的神兵,一定要好好用心对待,它便会反过来用心对你。
燕开庭冷哼一声,道:“当然,不然你怎么记住,我打败你的样子呢?”
付明轩向着无忧尊者行了一礼,转身向着众弟子道:“片刻之后玉石上的秘法即将解开,师兄弟们便可以释放出神识,感知其中秘法,随后入定,按照最先醒来的,取前二十人。锣鼓声鸣三次,表示比试结束。后面十四位师兄弟则在长老们的辅助之下醒来,但已经没有参加下一轮比试的资格。”
无忧尊者却是摇了摇头,道:“只要他是在外面准备好了才进来,无论使用了什么办法,都不算作是犯规,悟道这个可做不得假。”
竟然是“光阴百代”!时光之流转,乃世界之规则,不受天地任何事物影响。这个神通的特性也是如此,即使在真人强者的范围压制下,仍旧活动如故。
燕开庭点了点头,就感觉有人轻轻摸了摸自己的头,燕开庭抬头看去,被背咋殷泽身上的孟尔雅伸出手来轻轻地摸着自己,就像自己以前那样摸她一般,向自己甜甜地笑着:“公子已经很厉害了,真的。”
此时,燕开庭被一名童子带着走出了比试场地,做到了另一边二十张排列整齐的首座之上。
天色渐暗,随着铜锣声和钟鸣声的再次响起,今日的比试就此结束,胜出的三十四人,将会在明日下午进行新一轮的重新抽签,再次进行最后一轮的比试。
两把重型战兵分开,发出的声音几乎震聋人耳,那幽暗阴郁锥心的金属敲击声也终于停止,众人都纷纷松了一口气。燕开庭和程钧谟两人拉开数丈距离,相向而立。
看到燕开庭的架势,众长老和弟子都惊讶地张开嘴来,绕是以无忧尊者的身份,也不禁惊讶起来,指着燕开庭的招式道:“竟是光阴百代……”
燕开庭收起玉石,从储物戒里取出一颗土黄色的灵魂之珠来,这种灵魂之珠能够增长人的悟性,数量较少,燕开庭还没有用过,也不知作用会有多大,反正也到了该用的时候,燕开庭便决定尝试一番。
十四名弟子和-图-书站起身来,朝着无忧尊者行了一礼,便在童子的带领之下,走出了大殿。
燕开庭疑惑地望向他们,又朝着身边的弟子们看了一看,竟发现这些人竟然没有一个醒过来,自己竟是第一人!
“公子,我总觉得,门内做出这些调整,似乎有隐情在里面?”孟尔雅道。
“泰初!明日就靠你了!!”
若不是燕开庭处处提防着程钧谟的杀招,怕是自己现在已然伤痕累累,在这种情况下,燕开庭也不好拿出自己最高战力出来。
以冬也是点了点头,道:“咱们也先别急,这不,这也是最后一场比试了。”
“萧然师兄,您是第一名醒来的弟子,已经拿到了继续参加比试的资格,这个,您收好。”
接下来,弟子们选择的选择,被挑选的被挑选,都有了自己的对手,按照比赛规则,胜出的一方便可以成为核心弟子中的一员。
这道秘法居然跟青华君的那些功法当中的一小段有着极高的相似程度,好似就是重新排列,换了一个样子,让燕开庭差点就认不出来了!
他两人之中,一名是长居核心弟子之列的程钧谟,而另一名却是屡屡创出奇迹的后起之秀燕开庭,两人之间的对阵,莫说是寻常弟子,就是长老们都有了兴趣!
这水滴玉石当中保存着一道特殊的小有门功法,是众长老一起研制出来,专门为此次核心弟子选拔而编写重组的一道秘法,三十四名弟子将手持着这枚水滴玉石入定,神识便会感知到这道秘法,谁要是悟了出来,便就醒来,若是悟不出来,就会一直沉陷在入定的状态当中,由此选择前二十名首先醒来的弟子来参加下一轮的比试。
燕开庭则是叹息一声,道:“比起我以往,的确是进步不小,但是这些人当中几乎绝大部分便是自小就成长在门内,终日受着熏陶,悟道根基比我打得牢固得多,要战胜他们,还真不容易。”
无忧尊者和洛水尊者相视一眼,均是点了点头,无忧尊者便道:“好!”
燕开庭没有看程钧谟,而是做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小声道:“他们都还在入定呢。”
随即,燕开庭一声怒喝,爆发出神力,将程钧谟远远地推开,随即一团雷火就轰了出去,直飞向程钧谟,不过程钧谟的速度也是极快,转眼之间变换身形,躲过了燕开庭的那道雷火。
陆陆续续,又有八名弟子醒了过来,在第十名弟子醒过来的刹那,付明轩敲击出三声铜锣之音。无忧尊者站起身来,道:“看来,就是你们这二十人了。”
无忧尊者转过头去,朝殿下的弟子们抬了抬头,示意六长老继续观看,不要起一些无端的疑心。
“看见了么?我会变得越来越厉害!”燕开庭道。
无忧尊者也点了点头,身旁的长老们都议论起来。
燕开庭冷眼看着程钧谟,道:“既然你如此喜爱这种打法,那我便陪你玩到底!”
说完,程钧谟就是一阵大小,走进了殿内。燕开庭伸出双手仔细看了看,通透之光?自己怎么就没有感受到呢?难不成是因为吸收了那灵魂之珠的结果?自己这样算不算是犯规啊?!
“经过了妖神大战之后,长老们也许有自己的打算吧……”
知识与一般传讯符不同的是,燕开庭手中拿着的传讯符还携着一枚犹如水滴一般的玉石,这玉石通体透明无暇,对着光看,可见在雨中有着一排排根本看不清楚但仍然可以辨认出来的小字,这应该就是某种秘法。
随着付明轩的铜锣之声响起,一对弟子走上前去,在偌大的比试场上开始最后一次决斗,不久之后胜负自然分出,付明轩宣布胜出者。
这一切,自然是收在付明轩的眼里。
随后,无忧尊者手抚长须,坐下后朝着付明轩使了个眼色,付明轩会意,便走上前来,望着弟子们道:“这一次的比试规则如下,请各位师兄弟出示你们手上昨日童子交付于你们的玉珏。”
说完,两人便再次缠斗在了一起。本来燕开庭比程钧谟低了那么一个境界,但是由于神兵泰初锤实在要胜出程钧谟那只长剑太多,让燕开庭的战力也上升了一个层次,两人分开之后,均是直喘粗气,但都未负伤。
灵魂之力注入的刹那,泰初锤瞬间膨胀了一下,又迅速缩回到原来的大小,周身迸出一层层虚影,发出一阵奇异之光,燕开庭嘿嘿地傻笑两声,就拿起泰初锤比划了几下。
上次付明轩见到燕开庭使出这一招时,竟然还是在玉京城黑水河上面对血矛谈相应时,而在此之前,谁人都没有见过燕开庭使出这一招。
程钧谟哼了一声,随即高高举起长剑,在上空画着不明形状的图案,燕开庭却也懒得看,而是手持泰初锤,左脚右后一蹬,做出随时可以飞升上空的姿势,然后将体内真气迅速分成几缕,挑选了一些就向着泰初锤灌了进去。
付明轩言论一出,顿时下方就炸http://m•hetushu.com开了锅。
看到燕开庭做出的选择,程钧谟也小了,望着燕开庭的眼神当中就燃烧起了兴奋地光芒,只听他道:“我就知道,你会选择我。”
众弟子议论纷纷,燕开庭也惊讶地抬起头来,“十人?”
众弟子齐声向无忧尊者行了一礼,便退出门外。付明轩望着燕开庭的身影,一时之间若有所思。
“哟!”程钧谟轻笑几声,道:“萧然师弟这浑身上下透着一股聪慧之光,也不知道是受了哪位高人的指点?”
望着燕开庭,程钧谟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燕开庭转过身去,向着众长老拱手道:“弟子燕萧然,选择程钧谟师兄。”
无忧尊者说完就朝着后方慢慢走去,长老们也跟着他一一离席,付明轩恭送他们走了之后,就望向下方的燕开庭,眉头就皱了起来。
燕开庭从未有过这种感觉,自己才将玉石握在手中还未主动释放神识,自己的神识就像是一尾游鱼一般直接窜了出去,探在了那玉石之中,顿时犹如泉涌一般,秘法便涌进了自己脑海里。
看着所有人都坐齐,无忧尊者点了点头,道:“众弟子,拿出你们的玉石来。”
忐忑地走进店内,在一众童子的安排下燕开庭做到了自己的蒲团之上,大殿上方,坐着无忧尊者还有洛水尊者,以及其余三名燕开庭并不认识的长老,付明轩和谢无想还是分别站在长老席的左右两边。
这一夜,燕开庭睡得特别舒服,清晨起来,只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但是为了增添自己的力量,燕开庭又吸收了一个增加攻击力量的珠子,便朝着比试场走去。
第二日便是正式的决赛,燕开庭自然不敢掉以轻心,一回到萧庭院,吃完饭后就钻到了厢房之中,拿出泰初锤来,一阵摆弄。
燕开庭方才醒来,突然变意识到了什么,伸手一抓,一道传讯符便在自己手中,
“轰!”地一声,雷火就将地面砸出一个大坑来。
“什么?十人?以往不都是二十人吗?”
不过既然有了这么规则,燕开庭就不得不服从。举起手来,水滴玉石在手上一阵光晕流转,但燕开庭却感知不到任何东西,看来,只有在正式比赛的时候,才能让这玉石释放出秘法来吧。
参选者顿时就紧张起来,二十人和十人的差距,还是非常之大的!并且将悟道也列入了选拔方式当中,众弟子都疑惑不已。
在看到燕开庭的选择之后,殷泽以冬和孟尔雅也是一惊,面面相觑。
无忧尊者也是说不出话来,这道秘法是他们这些长老耗费十日从不下于一百部道法之间选取片段重组而成,就是尚元悯也得悟上个小半日才能醒来,没想到燕开庭一个三阶上师,居然花费如此至少的时间,就醒了过来。
无忧尊者转过头来,无语地看向自己的六师弟,道:“六师弟,怎么如此年纪了还说这样的胡话,那秘法不是你发出去的么?”
无忧尊者点了点头,道:“好了,今日你们便先散去吧,明日一早,最终的比试就要开始。”
燕开庭的神识在意识到了这一点顿时就雀跃起来,围绕着拿到秘法飞速旋转着,燕开庭这么长时间研磨青华君的秘法,并且在灵魂之珠的加持之下,悟道能力其实已经到了一个非常之高的地步,只不过自己平日里没有注意到而已。
随即,无忧尊者伸出右手,缓缓挥手之间一阵阵青光从袖间洒出,那些青光就如雨点一般,落到了那仍然入定的十四名弟子身上,不久之后,这十四名弟子也渐渐苏醒,互相看着彼此,眼中满是不甘和无奈。
六长老一愣,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连连点头,道:“师兄教训的是,是师弟多虑了。”
几乎是人与阵同时到达,程钧谟直直举着长剑就朝燕开庭冲了国哀,眼见着那长剑就要刺进自己的胸膛,燕开庭怒吼一声,浑身变得滚烫起来,顿时一股气场爆发,随后燕开庭举起左手朝着天上迅速除了一拳,就只听见砰地一声,压在他头上的符阵就此破裂,瞬息之间,燕开庭的泰初锤就举到了胸前,抵挡住了程钧谟的那一击。
方才燕开庭这一击雷火,让程钧谟也小小惊讶了一番,他看了看自己被烧焦的衣角,冷哼一声,道:“看来还不错!”
回到萧庭院中,殷泽就忙着去招呼一桌好菜,以冬也去帮忙,燕开庭则是和孟尔雅两人做在庭园之中,聊了起来。
燕开庭笑了笑,道:“我知道!!”
众弟子们都点了点头,道:“知道了。”
走到比试场上,燕开庭和程钧谟互相行礼,铜锣之声响起后,程钧谟缓缓抽出腰间长剑,站定在原地。燕开庭也伸出手来,向着天空这么一抓,一声惊雷之音当中就现出神兵泰初锤。
不过缠战过后,燕开庭也被程钧谟那种故意伤人的打法所激怒,浑身燃烧起一阵濛濛红火,一身的汗全部燃烧殆尽,燕开庭一声怒吼之间,身周爆发出一股气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