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众生错

第一百五十二章 皇女

一路上,燕开庭就盯着脚下的白玉石地面,这些玉石竟不像是切碎铺就的,好似就是一整块白玉石,天啊,到底哪里才能采到这样大的一块白玉石?燕开庭心中想着想着,心思就不知道飘到那里去了,连自己已经站到了大殿中央,而皇女就端坐在宝座之上的事情,都给忘记了。
燕开庭问道:“这是在干什么?”
大祭司对着皇女行了一礼,随后又转向燕开庭,对着燕开庭行了一礼,道:“也还请皇夫多多费心。”
“怎么了?”
“皇女吩咐了,找到您之后第一时间就将您带到她的面前,我们只能送到这里了,待会会有人来接您。”
这声音,为何如此熟悉?
这座殿宇仿佛和小有门的藏书阁一般高,却大了不知多少,整个外壁都是金碧辉煌,上面雕刻着各种精美纹饰,墙面之上,有的还镶嵌着玉石,总之就是华美异常,让见惯了金银财宝的燕开庭都不禁咋舌。
众臣子看见燕开庭,均是停立身形,朝着燕开庭行了一礼,燕开庭回礼之后,便问:“皇女殿下可是还在里面?”
被谢无想这么看着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为何自己还会害羞?难不成是因为自己要跟她成亲的缘故?一想到这个,燕开庭心下就雀跃起来。想不到自己来到这个地方,竟遇到了这等好事。
“大祭司,您这也太着急了一些。我才见到这人多久?怎么也得相处一阵子吧。”皇女将手中的茶盏放下,招了招手,一位宫女便端着一盘冰镇的水果跪在了皇女面前,皇女轻轻拈起一颗葡萄,放进了那樱桃小嘴当中。
看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大祭司了,自己就是被他给推算出来的。想一想,自己还得感谢这位老人家。
忆寒,就像这冬宫一般吧,包含着皇族的希冀,期盼着千年未到的冬季,能够再次降临。
听到这里,皇女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站起身来,道:“岂有此理,前段日子我那样照拂他们,生怕他们心中又有了不满,没想到这才过了多长时间,居然出现这种传言,他们便揭竿而起了?哼!”
随后,皇女第一次望着燕开庭郑重地说:“不过,你,比我想象的要好很多。”
皇女轻轻伸手,招来一个宫女,道:“冬至,你去叫下人们安排一下,给他随便寻个住处,就在这无上殿当中。”
“两个时辰?”
这一幕,看得燕开庭直咽口水,倒不是他惦记着那冰镇水果,谢无想这番模样,实在是太诱人了,燕开庭恨不得就成为她嘴中的葡萄,哪怕被嚼碎,也能在她那湿润的红唇之上,沾染一番。
燕开庭点了点头,道:“原来是这回事,若是不加以解决,天魔团结起来,很可能会推翻如今的天人的统治。”
说完,燕开庭便朝着大殿走了过去。殿外的守卫们自是认识这个经常在皇宫当中闲逛的皇夫,于是也不阻拦他,燕开庭就这样走了进去,看见皇女正坐在宝座之上,撑着前额,闭着眼睛。
大祭司站直身子,道:“老夫听闻皇夫已然寻见,便急忙赶来看望,也不知道皇女为何如此着急,竟然就将此人招进宫内了,若是这人身上带有不祥之物,岂不是碍了皇女您的眼睛。”
“你的胆子真大……”
燕开庭思忖一番,道:“贸然提拔一些天魔官员,或者是给予天魔一些特殊的关照的确会触及道一些天人势力的利益,不妨采取一些温柔一点的侧面方式,来向民间表明,来自于你个人的心意。”
皇女摇了摇头,道:“只有祭祀活动,就并无其他。”
“夫子,初次见面,不可直视皇女,还需低头才是。”
“呵。”燕开庭轻笑一声,望向城内,燕开庭倒还真希望这座城市不让他失望。
皇女哼了一声,望了一眼燕开庭,随后就对着那名宫女道:“既然来了,就叫他进来吧。”
“对。”罗无畏道:“大祭司虽看重祭祀活动,但是城里的人们日子还得正常过,除了大祭司手下的祭祀团,普通人民每日拜上个两个时辰就好了,他们正在拜呢,咱们快走吧。”
这一日,皇女前来时,眉头又是微微皱着的,两人同坐在无上殿的顶层花园当中,吃着点心,喝着清茶,皇女仿佛有着心事一般,吃一小口点心,又摇一摇头,眉头始终不肯松开。
“你先说吧。”在场的都是一些内阁大臣,也都算是皇女的心腹,便没有什么顾忌。
燕开庭笑了笑,道:“咱们认识快两月了,一直不知道你的名字,叫你皇女感觉实在是生分了一些,咱们以后,毕竟还是要成为夫妻的。”
罗无畏嘿嘿笑了几声,道:“我们千夏国有几千年,冬hetushu.com宫就有几千年,这都是千年前留下来的,厉害吧?”
燕开庭看着皇女望他的眼神,倒还真不像是谢无想的眼神,只不过,二人都是一样的冰冷神情,宛若天女一般高高在上不可攀折。比起平素里的谢无想,这皇女此时就要华贵的多,穿着一袭金色长袍,上面绣着各样的银色丝线,就像是在身上披了一副意境悠远的画作一般,直拖到地上。乌黑的发丝在头上盘成一个十分别致的云髻,插上了各样搭配好看的金簪,坠着一串串白玉珠子,此时的她,正倚坐在一张十分华贵的金色长椅之上,长椅十分精美,上面铺着的是上等的雪狐绒毯,皇女坐在上面正喝着一小盏茶。
待到大祭司走后,燕开庭望向皇女,道:“那么,我便和你住在一起?”
皇女也点了点头,道:“很多先辈们,因为这个一辈子都未曾幸福过,我原本以为,自己也会是这种结局。”
那名信使道:“总之,将军就是如此说的,叫我这样通报您。魔城旧民,心怀旧主,驱逐天人总督。这两座城市位置独特,易守难攻,且关系到前朝魔主,又在中州腹地,大将军一时不敢自专,报到皇女殿下面前。”
罗无畏道:“我们皇女成年,大祭司这几日正在举办祭祀活动呢,三天,足足三天,人们每日都要这样拜上个两个时辰。”
大祭司走了进来,眼睛便一直挂在燕开庭的身上,看的燕开庭是一阵头皮发麻,笑着就像大祭祀点了点头,算作是行了礼,那大祭祀直到走到皇女面前,才作揖,道:“老夫拜见皇女。”
“这样一来,就冲着这钱财的面儿,天魔们也会踊跃参加,他们一忙了起来,什么暴乱的,就都没心思了,再加上,你还夸赞他们,邀请他们和天人一起参加宴会,他们心中的不满,怎么也会少了一些。”
“忆寒……”燕开庭轻唤皇女的闺名,皇女眼睛半睁开来。
翌日,皇女按照日常惯例,在议事殿里处理国事,正在与一群大臣们商量着一些事情,就只听见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呼喊声。
不知不觉,平静的日子又过去不少,燕开庭和皇女的距离,也渐渐拉近。在和皇女的接触当中,燕开庭知道了这个国家之所以叫千夏国,是因为它只有夏季。这夏季,已经是连绵了千年的时光,燕开庭和皇女讲起秋叶冬雪,皇女却是一阵茫然,随后就是叹息起来。
皇女抬起头来,望了一眼燕开庭,眼神就转向大祭司,道:“我亲自去!”
燕开庭诚恳地望向皇女,道:“有什么难事,不妨与我说一说,我虽然不了解国事,但是也还有些想法。”
听了这句话,皇女也抬起头来,看向天空,一轮皎月高高悬挂在天中,散发着纯白无瑕的光芒,遍洒在她的国度,一直以来,她始终认为月光便是这万物当中最为寒冷的东西。
燕开庭点了点头,就跟着宫女走上了台阶,朝着宫殿走去。
大祭司走到方才大臣们坐着的位置坐了下来,看着皇女,眼神十分急切,仿佛很是担忧。
罗无畏无奈的笑了笑,道:“还能是谁,咱们的神千夏神灵呗!”
“忆寒……”燕开庭也被这句话打动了心扉,伸手就欲抚摸皇女白皙的脸颊。
“皇女……?”燕开庭轻唤了一声,皇女冷冷地看向他,燕开庭只觉得脸色一红,就低下了头来。
燕开庭看向这皇女所居住的宫城,着实吃了一惊,这宫城从上方看占地十分之广,大大小小的宫殿组成整个冬宫,燕开庭都数不清楚,站在宫城冬宫的城门前,朱金色的城门渐渐打开,出现在燕开庭面前的,就是各种器宇轩昂的宫殿,宫殿造型华美,浮雕精致,直叫人是叹为观止。
燕开庭回了一礼,心中笑开了花,不说是费心,就连掏出心窝子他都愿意。
皇女点了点头,望着燕开庭道:“想不到,你还挺聪明的。”
怀中的皇女摇了摇头,随后就对着一个站在宝座两旁的近身兵王侍卫道:“去把大祭司招来。”
燕开庭点了点头,道:“据说是的。”
不可能,不会这么快的,他只不过是大祭司推算之后从民间带来的一个陌生男子,就算喜欢上他,那也是以后的事情,自己的心门,怎么会这么早就打开呢?不会的,自己只是,在国事上想要听取他的意见罢了。
只是有一事,燕开庭一直就很好奇,就是皇族的成婚,为何是由大祭司所决定的,问起这个,皇女叹息一声,道:“也不能算是大祭司所决定的,这是皇室千年来的规矩,上位者必须要和命定之人相结合,我们的神m.hetushu•com灵,才会保佑我们的国家百姓平平安安,永远顺遂。”
皇女点了点头,这段日子相处下来,她也发现燕开庭好似对国事不怎么熟悉,甚至是对千夏国的一切比如风土人情之类的都不大熟悉,但是他脑子却是转的极快,十分聪明,有些事情自己想不通的,燕开庭还能给自己理一理思路,或者指点一番。
“千夏神灵?”燕开庭心中笑道,居然还有这么一个神灵,果真是好玩起来了。
皇女点了点头,示意燕开庭继续说下去。
“你知道,我们千夏国,人魔混居,天魔和人魔一向和平相处。”皇女放下点心,宫女就在一旁递上手帕,皇女擦了一擦嘴角,望着燕开庭道:“虽是和平相处,但是天人一向都是高贵贵族,而天魔,却只能身居底层。”
听皇女这个意思,她是不满意自己这个夫婿咯?燕开庭才不管,看来身在其位必谋其职,作为皇女,谢无想是不愿意也要和自己成亲了。一想到自己能够和她在此处有一个圆满,燕开庭的心就不住的喜悦起来。
上方的皇女望着燕开庭轻轻皱了皱眉,道:“你还真是得寸进尺。”
可没想到,大祭司在听了这个消息之后原本紧张的神情却是一松不过,好似如释重负一半。但是这个神情微不可察,皇女正低头喝着茶水润喉,根本没有看见,燕开庭看见了,但大祭司好似并不在意。
“走吧!”罗无畏望着燕开庭道:“大祭司现在在冬宫正门前主持祭祀活动,我们不方便打正门进去,就从这侧门了。”
皇女轻叹一声,道:“还不是天魔的事情,前段时间那样安抚他们,原本以为他们也会收敛一些,却不想到,这一次居然已经行了造反之事,我就是再爱自己的子民,也无法容忍这种事情出现。”
她的两边,各站着一位宫女,拿着一柄丝绸羽扇,为皇女送去习习凉风,在皇女的面前,蹲着一名宫女,手托着盘子,上面堆满了冰块儿。
“宴会?”皇女疑惑道:“在宫中举办么?”
皇女低眉,沉默片刻,道:“忆寒。”
燕开庭愣了一愣,于是拱手道:“在下燕开庭,拜见皇女。”
“皇城?为何起这般一个名字?”燕开庭骑着马停立在城门下方,望着高大城墙上写着的这两个大字。
大祭司苦苦思索着,眼神不停地瞟向也正低着头沉思的皇女,好似在暗示着什么,又好似在等待些什么,这一切都收在了燕开庭的眼里,而大祭司好似完全不在意燕开庭看到了他略微不正常的举动。
只是现在自己无论如何都抬不起头来,旁边的宫女又提醒自己道:“快给皇女行礼!”
燕开庭一愣,随后就笑了笑,道:“不过就是一些小聪明而已,不足挂齿。”
皇女笑了笑,道:“天人的力量十分巨大,倒是不惧他们,只是觉得,暴动频繁,无论是天魔还是天人,都会受到伤害,他们都是我的子民,我不愿意见他们手上。”
皇女点了点头,道:“大祭司先坐吧,有些事情我们商量一下。”
“等如说,那两座城市已经变成了魔城?”大祭司迅速又换上一副沉重的神色,就连脸上的皱纹都深深拧在了一起。
燕开庭望着皇女,身为一国之主,她的这一片怜悯之心,也不知道国人都知晓不知晓。
大祭司皱起了眉头,一只手轻轻捏着自己的胡须尖儿,做出一副思虑的模样,随后睁开眼睛,望向皇女,道:“不行,得战,必须得战!”
“皇女殿下,可是为何?如此着急着召老夫过来?”大祭司望了望皇女,又看了一看皇女身边的燕开庭,向燕开庭点头致意。
“夫子!”身周的宫女都一阵提醒,只不过皇女轻轻抬手,周围的宫女们立刻就噤了声,也不再说话。
“夫子,不可!”只是自己还未完全抬起头来,就被一位宫女轻轻一点,顿时,自己的头就不自觉的低了下去,并且怎么也抬不起来了。
皇女道:“据说是城内流传起了魔主重生的谣言,这样一来,魔城旧民,心怀旧主,驱逐天人总督,就起了造反之事。”说完,皇女只感到一阵头痛,燕开庭赶忙上前搀住了她,将她拥入了自己的怀中,这一次,皇女并没有拒绝。
皇女点了点头,道:“这两座城市形式怎么样?”
众人都在路上祭拜,罗无畏就抄了一条近路,往皇女所居住的宫殿皇城冬宫奔去。
燕开庭道:“你是否在成年之后有一场礼仪,就是成年礼这种的?”
信使回道:“不容乐观,有一位总督不愿意离去,结果被……被聚集起来的天魔们,杀害了。”
燕开www•hetushu.com庭小心翼翼地问道,生怕自己惹得皇女不开心,他倒不是害怕皇女,而是心疼她。她这样一个弱女子,却要管辖偌大的千夏国,每日要处理多少国事,怕是一般人不能想象。
“魔主转生?”皇女皱起了眉头。
“然后呢?”听着听着,皇女也来了兴趣,燕开庭便继续道:“你就说,为了庆祝你的成年,举国上下都要举办一场盛宴,邀请所有的百姓们参加,这样一来,地方官员们就要组织人手,你随后命令厚待这些参与举办宴会的人员,这样一来,就有许多人来报名想要参加,继而你又说,因为天魔向来对于一些杂活儿十分细心,就叫官员们多多招聚天魔来负责宴会的各项事务。”
燕开庭点了点头,他也发现了,不论是在民间,还是在宫廷里面当差的,做着一些下等活儿的,都是天魔,而天人,就算是当着一份差事,那地位也是要比天魔高了去了。
迎面走来六个宫女,均是低眉顺眼,但是面容十分清丽好看,穿着华服,道:“夫子,请随我们进去吧。”
听到这番言论,燕开庭也觉得有理,但不知为何,燕开庭总觉得怪怪的,虽然说不出来,但是无形当中总是有这样一种感觉。
随后的半月,皇女每日前来都为这事和燕开庭商量着,不久之后,暴动什么的渐渐就都平息了,皇女心下欢快,就和燕开庭约定好晚上一起去看戏。
听这话,看来这些臣子对自己已经很是认可了,燕开庭自然没有推脱的道理,点了点头,道:“在下自然是多多尽力。”
一阵沉默,皇女并没有回答燕开庭,片刻之后,皇女才缓缓吐出几个字,道:“你就是大祭司推选出来的人?”
燕开庭好似听见皇女轻轻地嗯了一声,道:“不错,果然是火属雷种。”
随后,皇女又望了望燕开庭,道:“到了我这里,大祭司在一场祭祀活动当中,得到了千夏神灵的指示,我,要与一个火属雷种的男子成亲,这种属性极为稀罕,整个千夏国也不过寥寥几人而已,大祭司随后的推算,就指向了你。”
燕开庭渐渐发现,这个皇女根本就没什么女孩子的爱好,每日与自己见面,所谈之事不过都是一些家国天下事,丝毫不提两人之间的感情事,不过,能够和皇女说上话燕开庭就很满足了,哪还会挑剔两人之间说的是什么。
“我们这千夏国天人统治已久,怎么说天魔也应该习惯了,况且皇女您从来待他们不薄,如今因为一桩谣言,便起来造反,若是真得了权势,那还了得?况且,这两座城池收复不回来,以后便会有第三座,第四座,万不可这样发展下去!”
“嗯……”皇女轻轻应了一声,头就更加低了下去,脸颊不由自主地就红了起来。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何,这段日子与燕开庭相处下来,只要和他一待在一起,平日里叱咤风云的自己,就变得十分娇羞起来。
大祭司听了之后,叹息一声,重重拍了一下大腿,道:“那些将领当真是无才无能,我看,还是得让有才能的人来当万军统帅才行!可这举国上下,有才能的将领们已然都在了中州边境,那么还有谁呢……?”
不了皇女却轻轻侧身,躲过了燕开庭的动情之举,燕开庭也自觉自己有些太快了,放下手,仰头道:“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是!”侍卫得了令,便小跑着出了门,没过多久,大祭司就杵着根拐杖,被那名侍卫搀扶着快速走了进来。
这一切,突然对燕开庭来说不那么重要起来,此时他只想抬起头来,看一看眼前之人。
这么久了,燕开庭还一直称呼皇女为“皇女”,实在是觉得有些生分了,于是就问道:“不知皇女的闺名为何?”
建造这样一座宫殿,得耗费多少金子啊。
皇女微微动容,坐直起身子,道:“哦?他不是还在主持祭祀活动么?为何现在就来了?”
“你准备怎么做?”燕开庭问道。
皇女为微皱了一下眉头,有什么事情,居然如此慌张?片刻之后,大殿之内跑来一名报信人,跪在皇女的面前,道:“皇女殿下,小的有要事要禀报。”
这皇城比燕开庭所见到的任何一个城市都要大,自己身下的带翼天马已经是神速,居然还是行了两三个时辰,才来到皇城冬宫之外。
一走进城内,燕开庭整个人的惊讶的下巴都要掉在了地上。
一名宫女提醒道,燕开庭哦了一声,于是低着头,等待大门打开,便随着宫女走了进去。
“报……!”
燕开庭笑着摇了摇头,道:“当然不是,而是在全国各地举办,当然,不是叫你过去举办,而是和*图*书下达各地的官员们,叫他们举办。”
燕开庭指着那大殿道,众臣子都点了点头,其中一人道:“皇女殿下国事缠身,十分烦忧,皇夫可以多多陪伴殿下,纾解殿下的心情,帮她分担一些。”
大祭司拱手道:“相处一番也是在情理之中,只不过还是希望皇女能够尽快与皇夫熟识起来,也叫天下人放心。”
燕开庭咽了咽口水,跟着罗无畏继续向宫内走着。
“雪,我从来只在古籍上听说过,却从未见过。”两人坐在花园当中,看着眼前繁盛的草木,皇女的神色,有些神伤。
难不成,自己已经喜欢上他了吗?
为首的官兵名叫罗无畏,只见罗无畏走到城门,和守门的官兵打了个招呼,几人便骑马走进城内。
燕开庭看着皇女这副模样,心下就想到了谢无想,她也会害羞吗?她害羞的样子,应该和皇女一模一样吧。
“是。”那名名叫冬至的宫女向着皇女行了一礼,就走到燕开庭的面前,低眉道:“皇夫,您且随小的来吧。”
平素城内一般都是人来人往,商铺林立,一派喧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皇城一进去,竟然满满都是香火气息,四下望去,发现无论是天人还是天魔,都在做着好似朝拜一样的事情。手里拿着几炷香,朝着一个方向跪在地上,嘴里不知道碎碎念着什么,过了片刻,又站起身来,往前走几步,又跪下,不断重复。
皇女一看这人一身军衣,便知是来自军中的信使,千夏国大军有一大部分常年驻扎在皇城所在的中州边界地方,这中州边界当中的百姓大多都是天魔,也不知道做出了什么事情,能让军中如此慌乱地来报信。
“是。”宫女应了一声,就转身走出殿门去通报,不一会儿,就领着一个浑身墨青色长衣,拿着这一个祭祀仪仗的白胡子老人走了进来。
每次皇女前来,燕开庭都要将自己上上下下收拾一番,正襟危坐,等着皇女到来。
燕开庭点头道:“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是,你在朝中表明态度,民间又怎么知道呢?”
皇女点了点头,问道在下方跪着的信使,道:“你们将军应该是已经做了调查,有关这谣言是怎么回事?”
皇女冷眼望了一眼燕开庭,道:“你可知道这无上殿有多么大,容你住在这边,想必咱们也很难遇见。”
伸出手来,皇女白皙的指尖上,跳跃着月光的痕迹。
“所以呢?”燕开庭问道。
皇女耸了耸肩,站起身来,道:“今日你便先歇着吧,我回去好生将这事捋一捋,可以的话明日就开始实行。”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燕开庭呆在无上殿当中发,果然就像皇女所说的一般,这无上殿之大,自己根本就没办法和皇女偶遇,不过皇女碍于义务,每日还是前来与燕开庭见一见面。
“侧门?侧门还这么大?”燕开庭惊讶地望着这一扇巨门,这一扇巨门,足有一幢三层小楼这么高,打开时,要由八名天人侍卫共同推开。侧门就这样大了,那正门还得宏伟到什么样子。
燕开庭唤了一声:“忆寒。”
那信使道:“回禀皇女殿下,将军派出去的探子道,是天魔自己们传出来的,具体还不知道是谁,这谣言的真实性,也有待考究,总之,现在这两座城市,已经完全是魔城了。”
燕开庭心下便知道了千夏国并没有这种习俗,于是道:“不如,以你为主角,进行一场盛大的宴会如何?”
燕开庭心下正寻思着要和这皇女说些什么,就听见外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后一名宫女就小步跑了进来,跪在了自己旁边,向着皇女道:“皇女,大祭司在外边求见。”
燕开庭也站起身来,道了一声好,就目送着皇女离开,皇女走后,燕开庭漫步在这顶楼花园,期盼着明日再与皇女见面。
那名信使道:“不好了,皇女殿下,中州边界有两座天魔城市造反,一开始我们也不知道为何,前段日子在您的安抚之下已经平息了许久,可不知道怎么的,这一次,原本小小的暴动却演变成了大规模的造反,将军们派去探子一探查,原来是有传言,说是魔主即将转生,再加上城中祭台上的徽章消失,这才引起了祸乱。”
“你……”
整个冬宫,据说自己在里面要走上足足半月,才能全部逛完,无数个小宫殿,构成整个冬宫,而在最中央的一座十分高大华美,金碧辉煌的宫殿,就是皇女日常所居住的殿宇了。
“你来这里做什么?”皇女揉了一揉疼痛的太阳穴,直立起身子来,望着燕开庭。
“请问,能让我抬起头来么?我想看看你!”燕开庭道。
燕开庭望着她,道:“虽然和*图*书还是会有一些阻力,但是怎么说都小了一些,往后,再继续想别的办法,凡事也不可操之过急。”
身边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燕开庭瞬间晃过神来,下意识地就抬头看向这声音来源。
皇女怔了一怔,道:“那我要如何让这千夏国的万千百姓都知道我的心意呢?”
这里的所有宫殿,都归属于皇女,甚至是千夏国,也都是皇女一人的。也不知道这是一个怎么样的女人,能够管理这样大的国家。燕开庭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就已经到了皇女所居住的宫殿门前。
“无想!”燕开庭就欲上前一步,结果脚刚刚迈出,就再也动弹不得。
突然,燕开庭感到自己的脖子上重压一松,好似被卸下了什么重担一般,燕开庭就知道,自己低着头的禁锢已经是被解开。
皇女坐下身来,低下头就仔细思考着,随后,她好似累了一般,站起身来,对着众大臣们摆了摆手,道:“你们先回去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我来好好想一想。”
皇女听了之后,也是神色凝重,问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但那两座城市实在是易守难攻,将士们都害怕不敢前行,这有如何应对?”
燕开庭从天马上下来,望着眼前的这座殿宇。
皇女轻笑几声,道:“怎么会呢?我千夏国的人民,哪里会带有不祥之物?我不过是,好奇罢了。”
停立在这名叫无上殿的大殿门口,罗无畏朝着燕开庭笑了笑,看见有几名好似宫女一般的身穿锦衣华服的女子从宫殿里走了出来,向她们点了点头,转身便走。
燕开庭抬起头来,望向坐在大殿上方的皇女,整个人就像是被击中了一般,果然,这皇女就是谢无想!
“可是……”燕开庭皱眉问道:“他们是在拜谁呢?”
燕开庭笑了笑,道:“那看来,我们的相遇,就是天意了。”
燕开庭依依不舍地望了皇女一眼,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感情,就随着冬至走向了无上殿之中,皇女望着他的背影,冷哼了一声,便没有说话。
皇女脸微微一红,问:“你问这个干什么?”
宫女道:“好似有什么人走漏了风声,说,说这位火属雷种的人已经找到了,大祭司就急忙找了过来。”
皇女道:“以前只觉得这是常态,没想到现在却愈演愈烈,大量的天魔生活在底层,已是有了长久的不满,积怨已久,各个偏远地区已经有了小小的暴动。”
众大臣们应了一声,就缓缓退下,皇女坐在宝座之上,手扶前额,好似十分疲累。这时,燕开庭正在偌大的冬宫中闲逛,便看见一众大臣缓缓从殿内退了出来,燕开庭心觉好奇,便朝着那大殿走过去。
那声音又传来,燕开庭这一次算是听明白了,这分明是……谢无想的声音!
大祭司点了点头,道:“既然见着了,那皇女也应该早些准备准备,两人多多熟识,早日成婚才是最好,以便保我千夏国的江山社稷安稳,国泰民安。”
“今日里传来消息,中州边境两座城市天魔叛乱,说是因为一起魔主重生的谣言,那两座城市易守难攻,前线也不知该如何处置,便紧急报了上来,不知大祭司有何看法?”皇女说着的时候,燕开庭便退到了一边,也是望着大祭司,心想大祭司年岁最长,应是经验丰富,想必能给出个好法子。
“我虽是想要改变,奈何朝中天人势力强大,就算是改变,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
皇女抬眼眼向燕开庭,随即叹息一声。
皇女点了点头,道了一声“是”。
大祭司听到了这个消息,十分开心,望着两人坐在戏台子下方的身影,手抚白须,满意地点了点头。
走上台阶,燕开庭发现这台阶地面竟然都是白玉石所铺就,燕开庭望着宫殿的那扇朱红色雕花大门,心中一阵忐忑。他总觉得有什么在等着自己,但又有些说不清楚。
燕开庭道:“听说你十分烦忧,便想来看一看你,果真,你面色确实不大好。”
皇女点了点头,道:“知道了,我会安排他就住在宫中,你先下去吧。”
这时,一位大臣走到了皇女的面前,拱手道:“皇女殿下,且不说他们造不造反,这魔主重生的谣言,是从哪里传出来的,一定要彻查清楚,还有,这谣言的准确性……?”
燕开庭想着自己若是有着修为该有多好,自己那枚梭型法器有着变换四季的功能,自己怎么着也能在这无上殿下上一场雪来,让皇女好生看一看。
听燕开庭说完,皇女若有所思,随后眼睛一亮,道:“的确是个好办法。”
燕开庭皱了皱眉,道:“不是好端端的吗?为何突然造起反来?”
“起来吧。”皇女轻轻抬了抬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