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众生错

第一百五十三章 平乱

众人都点了点头,其中一名将领说道:“不过,也并非不可能,我们的战场,其实是在平地上,因为这两座城市里的天魔并不满足这么小块的地方,想要入侵别的城市。”
皇女看着燕开庭抓耳挠腮的模样,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道:“你看你,读了那么多的书,一些东西都解释不出来。据说你以前是村里有名的读书人,如今要上战场了,也没见你紧张。”
大祭司听到皇女答应了,也松了一口气,道:“那皇女殿下和皇夫殿下就早日准备吧,前线战事可耽误不得,我也会安排一场祭祀活动,为这一次皇女第一次出征祈福。”
接下来的几天,皇女率领天人大军作战,这一次,皇女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威力,直接就将天魔大军逼到了原本他们所要侵占的小城市当中,没过几天,韩箫韶率领的队伍损失惨重,只好退回原本自己的城市当中,皇女乘胜追击,就将他们原本侵占的那座小城池夺了回来,并且派遣了大军驻扎在两座造反的城市之下。
皇女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看来你真的不凡之人。”
这两日,皇女和张君恕一直商讨着作战计划,燕开庭就站军营当中闲逛着,有时也会站在防护墙上望向那远方的一座若隐若现的城市,据说那就是要被攻打的城市,现在天人大军已经悄然朝着那座城市的边界潜去,做好了埋伏工作。
“忆寒……”燕开庭准备再次劝阻一番,皇女却是抬起手来制止道:“好了,不要再说了,我的心意已决,我自己的国家,还需要我自己保护,再加上,历代皇室都需上前线,现在也该到我了。”
张君恕没有想到自己会迎来这样一个回答,思考片刻,就道:“回禀皇女殿下,末将一定紧随皇女殿下左右,尽心尽力辅佐皇女殿下。”
大祭司也在其中,身边带着两个祭祀团的祭司,骑着天马行在队伍中间。燕开庭则是和皇女并肩行在队伍的最前方。今日的皇女,将一头乌丝高高挽起,穿着一身黄金战甲,腰佩长剑,面容严肃,眼神坚毅,往日的冰冷气质褪去几分,反倒是变得威严庄重起来,燕开庭看着那与谢无想一模一样的面容发,心中顿时感慨万千。
燕开庭回礼道:“只是近日一直在观战,有件事情还是要请教一下张将军。”
此时,战场上人魔大军已经交织在了一起,皇女也手持长剑,与天魔厮杀着,正在与她对阵的一个天魔装束与其余的天魔明显不一样,俨然就是天魔队伍当中的将领,正在与皇女厮杀的他,背对着燕开庭,燕开庭尚且看不见他的面容,可正当看见了,燕开庭却是一惊!
张君恕思考片刻,道:“哦!你说韩箫韶啊!”
本来燕开庭也提出要和皇女一起作战的要求,不料却被皇女还有张君恕一众军机大臣全部否定,说是燕开庭一介读书人,来到军营已经够危险了,万不可上战场,刀枪无眼,他们可没有精力来保护燕开庭。
皇女微微皱了皱眉,道:“修为?什么意思?”
燕开庭对这些目光却是毫不在意,与皇女一起,行进在队伍的最前方。两日之后,便出现在了中州边境军营驻扎的地方。
“皇女殿下所说在理,历代皇室哪一个不是亲自出征,用累累战绩平复百姓,现在这个时候,断不是退却的时候。”大祭司在一旁说道,“我也会随着您亲自出征,为您祈福。”
武库房为与冬宫西侧的一处殿宇当中,不同于一般武库,这是皇室的私家武库房,专供皇室成员,燕开庭随着皇女进入武库房之后,几名侍卫打开一道一道铁门,整个皇室的武器铠甲就呈现在了自己眼前。
皇女摇了摇头,道:“不是,我忘了,但是张君恕一定记得,对了,你为何对他如此感兴趣?”
燕开庭和皇女在武库房里寻找一番,终于找到了一个和泰初锤小不了多少的锤子,燕开庭拿起来,重量倒也是足够了,这柄黄金锤看来没有怎么使用过,没有一点划痕,十分新,燕开庭拿在手中比划比划,还算是称手。
皇女露出一个惨淡的笑容,道:“他们来了也是添麻烦,我是来领兵打仗的,又不是来游玩的。”
燕开庭点了点头,道:“他很厉害么?”
燕开庭推开房门走了进来,此时的皇女如水一般温柔,一时之间让燕开庭心旌摇荡起来,皇女也看到了他眼中的恋慕神色,脸一红,嗔怒道:“你看什么呢!”
燕开庭笑了笑,心想在这个世界当中韩凤来的性质倒还是完全没有变啊。听到燕开庭笑,皇女疑惑地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燕开庭望着张君恕,心中毫不在意,他在小有门内做惯了弟子,根本就不在意这些尊卑等级。
听到燕开庭的脚步声,皇女一hetushu•com惊,连忙转身,道:“谁?”
“哦?这么神奇?”燕开庭笑了笑,摸了一摸这套软甲,就在这时,他感到有些不对。
燕开庭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道:“别说了,你好像在发烧,来,这里有一个药丸,可以吃一吃。”燕开庭从芥子袋里面掏出一个黑色药丸来,帮助皇女服下,皇女才感觉好些。
“这就是我们皇室千年来的积淀。”皇女一边走一边道:“皇室成员们的武器,有的都可以在追溯道千年以前。”
燕开庭傻笑几声,道:“我是乡野里来的,就爱用那个,有吗?”
远远的看到了从天而降的皇女队伍,驻扎在中州边境的军营大将张君恕连忙走了出来,带着人在军营门口迎接皇女。随着天马缓缓落下,张君恕便拱手道:“末将拜见皇女殿下,大祭司!”
张君恕这才松了一口气,朝着燕开庭讪笑一下,然后向着他行了一礼,道:“皇夫殿下。”
燕开庭点了点头,道了一声“好。”便牵着皇女的手,随她朝着武库房走去。现在自己的修为好似被压制了一般,根本发挥不出来,还是需要兵器铠甲这种东西的,也不知道人魔大战是何等的风险,但是总归是不要掉以轻心才是。
虽然是天魔,双耳变尖,面白唇红,但是由于韩凤来本来就生的白白嫩嫩的,所以到和现在没什么差别,燕开庭看的也是呆了!在他眼里,这就是韩凤来正在与谢无想战斗着。
燕开庭打了几个哈哈,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嘛,对方大军统帅,我们不能连名字都不知道。”
原本白皙的肌肤,只在今日这么一日,就沾满了灰尘,燕开庭细细地擦拭着,弄疼了她,燕开庭伸出手来,检视了一下她的身体,还好有着金丝软甲的防护,身上并无外伤,内伤也没有。燕开庭这才放下心来。
千夏国的皇室,被誉为千夏神灵的后裔,他们有着得天独厚的能力,能够传承到常人不能得到的神灵力量,所以才千年不倒,一代一代地传了下来,只有偶尔那么几次,被天魔当中的魔主夺走了统治权。
此时,皇女目不转睛地望着前方,她正在等待着一个时机。
大祭司顺着燕开庭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在荒漠边界,泛起了一道沙尘,就好似沙尘暴一般,他知道,那是天魔的战马所飞扬起来的灰尘。而皇女率领的部队,走到了战场的中央,便停下队伍,等着天魔军队前来。
“可是……”燕开庭正要劝说,皇女却抬起手来制止,朝着燕开庭笑了笑,便跟着那报信的小兵,走出了院子。
燕开庭虽然无语,但也不好说什么,在他的再三争取之下,燕开庭最终被允许在战场之后与大祭司一同观战,大祭司到时候在战场之后会做法事,请求千夏神灵保守天人军队获得胜利。
燕开庭却是摆了摆手,道:“我不是没有灵力……怎么说呢,现在有些说不清楚,但是你要相信,我到战场之上一定会帮助到你,绝对不会给你添麻烦。”
皇女高高在上地看着眼前的张君恕,问道:“战事如何?”
燕开庭捂着胸口,一阵难受,正在做着祭祀活动的大祭司瞥了一眼他,随即就将自己手中的一根香烛插在了香灰当中,嘴里念着一串不知名的咒语。
燕开庭尝试着问道:“可是叫韩凤来?”
“万万不可!”燕开庭连忙阻止道:“忆寒,你乃是千夏国一国之君,你若是在战场上有什么闪失,这偌大的千夏国该怎么办?”
燕开庭点了点头,这里确实有好些略显磨损古旧的兵器铠甲,造型也是十分奇特,不像是自己平日所见。
皇女根本就不回答他,一跃下马,站在张君恕的眼前,道:“那你又是作何用处?”
燕开庭笑了笑,摸了摸皇女殿下的头,道:“我相信,我会一直等着你。”
燕开庭叹息一声,看来只有这个办法了,只是他实在是不想让皇女受到伤害,于是就道:“那我便和你一起去!”
皇女好似也发现了燕开庭此时有些异样,关切地走到燕开庭的身边,问道:“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待到皇女的脸色变得正常了一些,燕开庭扶她坐起,虽然燕开庭脱了自己的衣服,自己只剩下了贴身的衣服,但是这一次,皇女好似完全不在意,任凭自己白皙的肌肤在一层轻纱之下裸露在燕开庭的面前,燕开庭看着这若隐若现的春色,自己倒是脸红了起来。
燕开庭就欲辩解,大祭司却在一旁笑道:“皇女殿下还请放心,皇夫吉人自有天相,是您命定的另一半,千夏神灵自然也会庇佑他,不会出事的。”
皇女在前面走一走,看一看,手指掠过一件件铠甲,看来她也是这么想的。突然,她像是看到了一件合乎心意的m.hetushu.com,便取了出来,只见是一套金丝软甲。
燕开庭“啊”了一声,连忙摆手有,笑了笑,道:“没事,其实我之前是有修为的,只是不知道为何摔了一跤之后就没有了,如今在这套软甲之下,又回来了,所以就有些惊讶。”
“是!”张君恕应了一声,站起身来,皇女扁便头也不回地走向军营当中,张君恕看着燕开庭,一阵疑惑,便向着一旁的大祭司投去求助的目光。
皇女点了点头,道:“他是天魔当中有名的天才,据说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却没想到,还是一个会领兵打仗的天才人物。”
“自然是不能。”皇女抓住了燕开庭的手,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回来的,我还有千夏国的子民要保护,我还有你在等着我,我一定回来的。”
安抚了一下皇女,燕开庭就走出房间,准备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只是刚出门,燕开庭就看见一个人应迅速地闪了过去,燕开庭眉头一皱,道了一声“谁!”就跟了过去,奈何那人跑的还是太快,燕开庭并没有追上。
燕开庭刚准备问这件事情,没想到皇女自己却说了出来,燕开庭继续追问道:“那人是个什么来头,看起来倒是凶猛得很。”
大祭司眉头一皱,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浩浩荡荡的天魔大军好似汹涌的潮水向天人大军涌来,皇女见到时机合适,便高举长剑,大喊一声“冲啊!”,所有将士们就像是沸腾了一般,呼喊着千夏国的口号,向着天魔大军冲了过去!
张君恕连忙答应,便引着燕开庭和大祭司一同朝军营当中走着。
燕开庭自己就是一是普通战服,只不过里面穿着金丝软甲,腰间别着一个黄金大锤子,让一些官兵们看了都指指点点,这些官兵们在军营当中看惯了士兵们使用长矛长剑之类的武器,还没看到过有人喜欢用锤子的。
顿时,整个戈壁滩就成为了一片战场,人魔两族从早上一直杀到了夜半,两支队伍都已经疲惫了,才不约而同的休战,韩凤来率领着天魔大军朝后方退去,在距离戈壁滩不远的一处高地建立起了军营,而皇女率领着天人部队也退回到了军营。
“今日,魔军统帅的将领,我是认得的。”皇女突然道。
要不是自己跟上来,她就会摔倒在冰冷的地面之上,燕开庭心下就是一阵心疼,将她抱了起来,褪去了她外面满是血迹的战衣,将她放在床上,打上了一盆热水,细细地擦拭着她那沾满了灰尘和血迹的脸颊,
燕开庭轻哼一声,道:“没什么意思,大祭司,我看您那祭台也已经搭建好了,还不去做那祭祀活动吗?您看,那天魔军队不是已经要过来了吗?”
燕开庭耸了耸肩,道:“怎么,你还拿我当外人吗?我既然要和你成亲,还得了皇夫这个称号,即使还没有与你成亲,也算是半个皇室,是吧!”
看到燕开庭这样,皇女睁大了眼睛,道:“你的手!”
皇女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道:“好啦,你跟我去武库房挑选一下合适的战甲和兵器吧。”
皇女点了点头,道:“自然是早就想好了。现在这种情况,我退缩不得。”
一旁的大祭司笑了笑,道:“好了,我们快进去吧,免得皇女殿下等着急了。”
燕开庭连忙回礼道:“张将军千万别这么叫我,就叫我夫子好了,本来我以前也是一个读书人。”
翌日,两人率领着一支队伍,朝着中州边境走去。
“这是建立在高地之上的两座城市,的确是易守难攻。”皇女皱眉道。
张君恕回答道:“似的,皇女殿下。”
自己穿上了这套软甲之后,居然恢复了修为!
“不可!”燕开庭一把拉住了皇女的手,道:“你太累了,需要休息,这些事情,就找张将军不就可以了吗?”
翌日,燕开庭站在战墙之上,看着皇女身穿战甲,率领着众军朝着战场走去,远方,已经依稀可以见得天魔们与潜伏在城市周围的天人们展开了激战,天魔好战,天人们战斗片刻就向后退兵,他们自然会跟上来,到时候,真正的战斗就正式开始。
听到是燕开庭的名字,皇女才缓和下神色,道:“你进来吧。”
跟着皇女走出议事殿,皇女就带着燕开庭走向冬宫西侧的一处大殿走去,燕开庭笑着拉着在前方走得急匆匆的皇女,道:“走这么快干什么?你方才是在担心我吗?”
商讨过后,皇女便和燕开庭一同用晚餐,这么长时间在军营当中的相处,两人间的关系又渐渐近了一些,皇女基本上对燕开庭不再冰冷,两人在一起,都是彼此最为轻松的时刻,有说有笑间,就连军营里面的生活都不那么难过了。
皇女点了点头,道:“许久之前见过,具体什么时候也忘了,只记得他好www.hetushu.com像姓韩,挺会弹琴的。”
皇女脸色发红,底下眉眼,道:“什么死不死的,晦气话。”
张君恕作为总指挥官,道:“昨日在两座魔城之下战斗时已经悄然将消息散播了出去,如今我们只要等待,两天之后,他们一定会阻止军队前来攻打那座城市,我们这边,就悄然派兵前去埋伏。”
燕开庭却是笑了一笑,道:“你见过寒冰吗?”
荒漠一片,乱世嶙峋,燕开庭总觉得这个地方有那么一丝熟悉,但是却想不出来自己在哪里见过。这片即将成为战场的土地,可以说是毫无生气,也没有什么值得特别注意之处,但是燕开庭冥冥当中总觉得自己来过这里,这种感觉从何而来,自己也说不清楚。常常,皇女不在的时候,燕开庭就望着这荒漠出神,看着远方的那座城市,想象着即将要到来的战斗。
“你?”皇女殿下望着燕开庭,道:“你虽是火属雷种,但是好似没有灵力,战场上岂能儿戏,若是你有个什么闪失,我一定会万分愧疚的。”
燕开庭沉默片刻,又道:“真的不让我去吗?”
燕开庭点了点头,道:“原来是这样。”
奇怪,难道还有人听自己和皇女的谈话么?按道理来讲,自己和皇女这种关系,聊天也是一些私密之事,平素宫女们爱听八卦就算了,这军营当中,都是一个个大老爷们儿的,难不成还会探听人家的房中秘事?
“的确是让人感到琳琅满目,实在是太多了,我已经看花了眼,还是你帮我选吧。”燕开庭心想自己的修为尽失,看来也用不了什么武器,挑选一件铠甲便是,也好护一护自己。
燕开庭大惊之余,就准备将泰初锤调动出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虽然已是恢复了修为,但是仍然调动不出泰初锤,并且自己储物戒当中的一些物资也还是调动不出来,看来还是因为这世界规则的问题,自己还不能恢复到原先的状态。
燕开庭坐在了皇女的对面,道:“明日就要上战场了,你真的想好了吗?”
皇女看着面前的一张地图,指着两座城池道:“就是这两座吗?”
燕开庭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敲了敲半开的房门,到了声:“是我,燕开庭。”
燕开庭也看了过去,这是一件上半身软甲,由金丝制成,上面还欠着一排排十分细腻闪耀的墨绿色珠子,看起来倒也是十分华丽,皇女走了过来,递给燕开庭,道:“试试看。”
所以千夏国当中,尤其是皇室当中,最不能缺少的就是祭祀团,而祭祀团当中,又以大祭司为首,是以皇女虽然万人之上,但是对大祭司还是客客气气的。
燕开庭也点了点头,看来这个张君恕作为总指挥将军,还是有些头脑的,皇女一来,军队士气高涨,再加上有着如此精妙的计划,军中顿时一片士气抖擞。
皇女看着张君恕,叹息一声,道:“起来吧,你是军机重臣,我也不为难你,我也不休息了,我们抓紧时间商讨一下作战计划。”
不过,既然有了修为,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中州边境荒漠一片,都是嶙峋的戈壁滩,地形复杂,环境十分恶劣,张君恕还有一些将军们率领的军队常年驻扎于此,在这里建立起了规模十分巨大的军营基地,此时,在军营中央的一处三层小楼当中的指挥室里,皇女坐在上座,大祭司和燕开庭分别坐在靠着她最近的两个座位上,其余的高级将领们都坐在会议长桌的两旁。
燕开庭在上方看着这一切,心里顿时一阵紧张,不知道为什么,这种场景给他一种压迫感,好似自己也曾经经历过了一般,尤其是天魔大军骑着战马奔腾而来的那个场面,燕开庭的心中顿时涌上一股奇特的情绪,他好似想到了什么,却又不知道自己所想的具体为何,只是这天魔大军,这战场,总是让他心中激荡,仿佛自己曾经也置身其中。
漫漫长夜,两人相视无言,眼神当中却有着千言万语,仿佛已经道尽了一切。
果然,指挥室里,张君恕正就着一盏烛火,在地图之上研究着作战的计划,见到是燕开庭来了,张君恕站起身来,道:“夫子,您怎么来了?”
皇女走到他近前,微微拥抱了一下他,道:“外面多艰险,你还是在这里等我吧,有你在这里等我,我也更加有了回来的动力。”
张君恕拱手道:“先前已是激战了一天一夜,此时正处于休战的状态当中,皇女殿下亲自前来领兵,我方队伍一定可以勇往直前,战无不胜!”
皇女一把推开房门,燕开庭就迅速跟着闪了进去,突然,皇女就是一个踉跄,向着侧方就要晕倒过去,燕开庭赶忙上前扶住了她。
燕开庭笑了笑,道:“这也是一种力量,火属雷种,就是如此。”
燕开庭傻笑几http://www.hetushu.com声,道:“有你在,我为何要紧张。再加上,我不是解释不清楚,只是不知道以哪一种方式告诉你,不信,你看。”
大祭司走到祭祀台上,开始了祭祀活动,燕开庭眼神直直盯着战场,生怕自己错过了一丝细节。
骑在一匹金色天马之上,皇女行进在整个军队的最前方,身后跟着张君恕还有一些高级将领,她突然像是感应到了什么,转过头来,望向战墙之上,迎上了燕开庭的目光。燕开庭冲她点了点头,露出一个让她心安的笑容,她也朝着燕开庭露出一个笑容,随即才转过头去。
皇女低下眉眼,道:“我倒不是说你麻烦,只是害怕你受伤……”
皇室重金,无论是皇女的衣着,还是整个冬宫的建筑,都是以金色为基调,看来这武器也是一般,都是由精金制成。皇女漫步在偌大的武库房当中,白皙的指尖划过一件件摆列整齐的铠甲和武器。
燕开庭挠了挠头,不知道怎么和皇女解释,因为这段时间他发现,在这个世界当中人们从来不谈修为,根本就没有这个概念,而是凭借着神灵的力量,虽然听起来十分玄乎,但是却是事实,他们的千夏神灵,会降下神灵力量,越虔诚的人,所吸收的也就越多。
这一幕,都看在大祭司的眼里,他走到了燕开庭的身边,笑着说:“看来这一块寒冰,如今被你融化了呢!”
在燕开庭的眼中,皇女的身影此时也不再单薄,她此时,肩负着所有天人的命运,身后那浩浩荡荡的大军,此时也全凭靠着她一人支撑。因为她,这场战斗注定不凡。
燕开庭接过往自己身上一套,不大不小,刚刚好,穿在自己身上倒也是十分好看,皇女看见燕开庭这副模样倒还真像是一个战士一般,掩面轻笑道:“这是我父皇年轻时曾穿过的,你别看它轻薄,但是这金丝织得十分绵密,再配上这些上等的金刚石,不禁刀枪不入,就连天魔的魔法也有化解之力。”
燕开庭转念一想,便没有径直回到自己的房中,而是换了一个方向,朝着军中指挥室走去。燕开庭知道,张君恕应该在那里。
燕开庭心中一凛,他心想此事绝对不会这么简单。
燕开庭摇了摇头,道:“没什么,没什么,你见过他吗?”
“你来了……”皇女苏醒了过来,燕开庭点了点头,道:“当然要来了,否则谁来照顾你,就说从宫里带几个服侍的下人来,你却偏偏不肯。”
张君恕抬眼悄悄瞥了一眼燕开庭,实在是不确定这人究竟是谁,他常年驻守在边境,对皇城里的事情一无所知,随时听说皇女已经在大祭司的帮助之下寻得了皇夫,但眼前这人看起来并没有很高大,实在不像是火属雷种的模样。
燕开庭点了点头,就牵起皇女的手,两人走出武库房,在暮色四合当中,缓缓朝着无上殿走去。
回到天人军营当中,皇女每日都在和张君恕商讨着一些有关作战的相关事宜,此时天人大军的状态十分好,乘胜追击说不定可以打下一座城池来,燕开庭站在一边听着,也觉得两人所说的有理,只不过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战斗,无论是皇女,还是将士们,都挺有些疲累,稍作休息,也未免不可。总归是将天魔嚣张的火焰全部压住了。
“锤子?”皇女皱了皱眉头,哭笑不得的说:“你的爱好还真是奇怪。”
燕开庭听到,就露出一个让皇女放心的笑容。其实上前线也是他的心之所愿,因为来到这里已经很久了,燕开庭始终分不清楚这里是幻境还是时间之流,不知道为什么,燕开庭总觉得,自己也许可以在那个战场上找到线索。
皇女点了点头,道:“不错,就这么做吧,什么时候开开战?”
听到大祭司这么说,皇女也就稍微放心下来,道:“那也好,你便随我一起去吧。”
燕开庭一听,整个人就愣住了,原来韩凤来在这边的名字就是他的号“箫韶”,燕开庭笑了笑,还真是巧合。
战争爆发的前一天晚上,燕开庭来到了皇女的房间,只见她已经脱去了战甲,换上了一身轻衫,坐在镜前,抚弄着自己的黑发,这样看着,倒还有几分小有门谢无想的影子了,两人虽然长得一模一样,但是气质却是大不相同,就是连那对人冷冰冰的态度,也是两种冰冷。
既然修为都回来了,泰初锤却还是调动不出来,自己即使要上战场,也得有一个称手的兵器才是。
皇女嗯了一声,道:“有倒是有,还是得找一找,这里都是什么长剑大刀之类的。”
“哦?”皇女问道:“那是哪一座城市?他们有目标了吗?”
张君恕道:“他虽是天魔,但是自小便被一家天人贵族收养长大,接受的都是上等的贵族教育,以前只知道他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没想到这带和*图*书起兵打起仗来还是很有头脑的,不可小觑,不可小觑啊!”
燕开庭担心她,便赶忙跟了上去。
“皇夫!切莫阻止,皇女殿下能有这一番心思,也是为国为民,她有千夏神灵庇佑,怎么样都不会出事的!”一旁的大祭司拱手道:“皇女殿下着实是长大了。”
“夫子但说无妨。”张君恕请燕开庭坐下,燕开庭就道:“那天魔的领军将领,张将军可是认得的?”
大祭司走到张君恕面前,笑道:“张将军啊,这是我们皇女的命定之人,皇夫燕开庭。”
“哦,原来如此,怪不得看您如此秀气,有别于我们这些粗犷之人呢!”张君恕虽然是一番恭维,但是听在燕开庭的耳朵里却怎么都不是滋味。这些天人一个二个都是人高马大的,女子倒还算是秀气,男子一个个都像是一个小巨人一般,更别说在军营当中了,几乎所有的士兵都要比燕开庭高出一个头来。
燕开庭伸出手来,调动体内的火焰,便在手掌心燃起一小团火焰来。
这人,分明就是韩凤来!
根据探子来报,魔城已经派出了大部队,朝着这城市进发,战争一触即发。
他感到自己的体内一阵翻涌,不似往常那般平静,自己的灵魂之泉上仿佛又传来了汨汨水声,真气四下窜动着,一片活泼。这是修为回来了的表现!
不过这只是针对天人,天人相对于天魔能够更好地吸收神灵力量,但是天魔虽然吸收神灵力量的能力不如天人,他们却是有着自己的一套魔力系统。
“有劳大祭司了。”皇女朝着大祭司点了点头,便和燕开庭一同离开了大殿,大祭司看着两人远走的背影,眼神当中就泛起了异样的光芒。
张君恕道:“皇女您请看,在这里,有一座较小的城市,刚好位于两座城市前方的中央,与两座魔城构成三角区域,而这座城市,却是离我们最近,这座城市防御能力极差,已经成为了他们的攻占目标,我们的初步想法是,散布出消息说这座城市的天人们已经开始撤离,引诱天魔们前来攻打这座城市,到时候我们在外面呈扇形包围,在城内将他们的主力军先消灭,再去攻打那两座城市。”
那报信的人跪在地上,不敢抬起头来,磕磕巴巴地道:“小的……小的没有找到张君恕将军……”
“忆寒……”燕开庭摸了摸皇女的头,她竟然在发烧,看来,她脸色不好的原因不是心情不好,而是身体已经开始出现不适。她硬是撑到了自己的房间,才开始将那根紧绷着的神经松了下来。
燕开庭笑道:“你真好看。若是我们成亲以后,能天天看到你这副温柔似水的模样,就是死了我也值了。”
“那我陪你!”燕开庭也站起身来。
随后,张君恕就详细讲了讲有关于韩箫韶的事情,燕开庭听了之后,就发现原来这里的韩箫韶其实与自己世界当中的韩凤来根本就是两个人,想必他也和皇女一般,不认识自己吧。
燕开庭却是皱起了眉头,一个柔弱的女子,上前线带兵打仗,放在谁的眼里都会心疼,何况,还是自己的心上人。
皇女笑了笑,道:“那座城市我们辛苦抢回来的,可不能有什么闪失,张君恕做的已经够多了,这一次还是我去吧。”
皇女帮燕开庭挑选好后,自己也拿了一条金丝软甲,比起燕开庭穿着的那个细了一点,一看便知是专为女性战士打造,皇女平日里喜欢练剑,于是挑选了一柄玄冰宝剑,拿在了手中,转身对着燕开庭道:“走吧,明日一早,我们就启程。”
皇女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着燕开庭,满是嗔怒,道:“皇室出征本来也就是我们的职责,而你,确实没有这么必要……”
燕开庭捏住了火焰,将其熄灭掉,摆了摆手,道:“这不算什么……我想着,我还是挑一把锤子用一用吧。”
皇女听了之后,略一思忖,就将手上的碗筷放下,站起身来,道:“你带路,我随你去看一看。”
这一日,两人正用着晚餐,急报又传来,说是那被夺回来的小城市当中又出了什么问题,赶忙请皇女前去查勘,听了这话,燕开庭皱起了眉头,道:“怎么不去禀报张将军,反而直接闯到这里来了?”
两人均是骑在异常高大的天马之上,不停厮杀着,皇女虽然归位皇族,但到底年纪和经验欠缺了一些,韩凤来模样的天魔将领一看就是身经百战,战斗经验十分丰富,两人厮杀在一起,平分秋色,互不相让。
燕开庭早就在战墙之下的入口处等着皇女,皇女进了军营之后,直接跃下天马,便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竟是看都没有看燕开庭一眼。这一场战斗,也不算是输,依照目前的情况看,天魔大军首先支持不住退了兵,某种程度上还是天人大军赢了,但不知道为何,皇女的脸色十分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