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众生错

第一百五十五章 迎冬

准确的说,是燕开庭愣住了。
谢无想轻哼一声,自嘲地笑了笑,道:“怨念……从前,我甚至不知何为怨念。”
孟尔雅高兴地叫道,和以冬抱在一起,激动地泪水夺眶而出,道:“他终于成功了!”
说完,元籍真人又哈哈大笑道:“且不说星极门和诸生门年轻一代弟子一个真人都未出来,就是元会门,也只出了一个沈容照,我门能有你二人,实在是家门幸事!”
无忧尊者点了点头,道:“不明白什么?”
刚拜完堂,就只听见外面的宫女侍卫大臣们都是一阵骚动,好像是外面发生了些什么,屋内的人都急忙跑出去看,燕开庭也是一愣,以为出了什么事,赶忙跑了出去,只是越往外跑,燕开庭就感受到一阵阵寒风,让他感到一阵阵冷意。
燕开庭将她抱在怀里,在两人周围升起了一道结界,隔绝外音,原来她走这么快,是不想听到后面传来的声响。
“竟然这么快……就成了真人?”无忧尊者也是惊讶到了,这不到半炷香的时间,谢无想竟是来了一个大境界的跨越。
燕萧然这个名讳,也传遍了整个大陆!
大祭司眼神惊恐,往后退道:“你要干什么!我可是大祭司,被千夏神灵所祝福过的大祭司,你不能动我,这个国家还需要我!”
大口喘着粗气,谢无想头冒冷汗,最终,她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任由体内的那股力量横冲直撞,不知道过了多久,谢无想才感受到体内渐渐平静下来,而此时,再次站起身来,谢无想给人的感觉,却是截然不同。
“只是我从未表现出来,但并不表示我不会……然而就在一年前,我也以为自己不会。”
似是心愿完成的笑容,瞬间让天地都失掉了颜色。
她是谢无想,是一个有血有肉,有灵魂的人。
“真的?”
谢无想知道燕开庭所指的回去是回到哪里,谢无想嗯了一声,道:“他既然应允了这一切,我回不回去,应该是没有关系了。”
站在他的面前,谢无想穿着一身鹅黄色的轻衫,外面披着一层白纱,乌黑的长发挽成了一个半垂着的发髻,散落了两缕发丝披散在肩上,发髻之上,佩戴着一只淡白色的莲花造型的玉簪,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块温润的美玉,或者是那和煦春风之下,碧波荡漾的湖水。
燕开庭嗯了一声,点了点头,道:“我知道,可是,你走出来了。”
此次建木大会,相比于元会门沈容照排名五百多名左右,小有门唯一的两位新晋真人全部都上了榜,付明轩拍在六百多名左右,燕开庭自是排在九百多名左右。
燕开庭点了点头,便随着谢无想走到了距离小庭院不远的一从山林之中,在这山林之中掩映着一处楼台,燕开庭以前虽有发现,但是都是古旧破损,爬满了青苔的模样,但是如今呈现在自己面前的,却是干净整洁,古色古香,精致雅韵的楼台,简直就是焕然一新。
谢无想望着无忧尊者,眼中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渴望神色。
砰地一声,大祭司摔在地上,发出一声惨叫。
谢无想点了点头,道:“这原本是一位真人居住的住所,但是自从那位真人作古之后,这处楼阁便被遗弃在这个地方了,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有想要将它打扫一番的意图,奈何总是没有机缘可以实现,这几日,我好生将其修葺了一番,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骑在冰灵的身上,燕开庭总感觉有一点点异样,不是来自与其它,而是来自于自己的内心。
看到燕开庭的名字,尚元悯也甚为欣慰,喃喃道:“这两个小子,还真是不一般呐。”
谢无想自嘲地笑了一笑,道:“不明白自己存在的意义。”
走出大殿,谢无想从未觉得自己如此真实过。
燕开庭和付明轩从山上飞下之时,只见这小有门的弟子们都抬头望着二人,眼中全是敬畏,朝着两人行礼道:“参见寒州真人,萧然真人!”
付明轩拱手道:“这也多亏了门内对我二人的栽培,我二人定将在日后,继续承担着将小有门发扬光大的重要任务!”
燕开庭和大祭司正在缠战当中,突然,只听见一道长剑出鞘的声音,随后,凛凛剑意陡然而至,直接扑向了大祭司。
“好……”无忧尊者望着谢无想,道:“那便如你所愿。”
“然而,我知道,其实你已经快要打碎那层境界的屏障,是吧……我可以看出来,你其实在心中,已经熟知万千道法,和-图-书就差那样的一丝领悟,而那领悟,就是你一直紧紧攫取在手心,不敢放出的。”
“你知道吗?这一刻,比我登上浮图榜,还要让人期待,激动。”燕开庭用手抚摸着谢无想白皙的面庞,谢无想露出一个会意的笑容,牵起燕开庭的手,道:“你随我来。”
那在过往的年月,久久积存起来的怨念和不满,仿佛就在这一刻,轰然消失,再也不见。
大祭司颤颤巍巍地爬了起来,道:“皇女殿下,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他,都是他,他是转世魔主!他要害我们呐!”
远远地,见到了掩映在云层当中飞灵峰的身影,在那悬崖边上,众长老还有一些弟子们正等候着自己和同伴们。元籍真人飞行在最前方,他停下身来,朝着众长老远远地就行了一礼。
望向天空,谢无想只觉得心中一片舒畅,从前,她从未担忧过任何人,从未牵挂过任何人,从未因为他人的心愿达成而舒畅自己的心灵,只是这一次,她开始渐渐明白了。
谢无想掩面轻笑两声,道:“可是……总有一个是真的我啊!”
“他来了,告诉我,我其实没有那么冰冷,我也是一个有灵魂的人。然而,你知道的吧……小有门当中,没有一个人把我当人看,或许,你也是。”
无忧尊者坐在大殿之中,望着被自己召唤前来的谢无想,此时的她,眼神似水,注视着地面,跪在大殿之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孟尔雅和以冬望了望两人,相视一眼,就偷偷地溜进了萧庭院之中。
不,都不是,她要的是承认,要的是那一份认可。
无忧尊者叹息一声,道:“因为在他心中,从未将你当做傀儡对待啊!”
不久之后,身后就传来了打斗声和惨叫声,皇女转过身来,抱住燕开庭道:“捂住我的耳朵,我不要听!”
她还是那个戴着面纱,眼中除却冰冷就空无一物的无想仙子吗?
“然而天意弄人,这么多年来在飞灵峰灵气的润泽之下,我竟然有了灵魂,弟子们笑,我也学着笑,弟子们哭,我也知道了如何哭。”
“谢谢大长老!”付明轩和燕开庭向着无忧尊者行了一礼,随后便随着尚元悯落在了飞灵峰上。
迎接仪式过去之后,燕开庭比安和付明轩各自回到自己的庭院,稍作休整。此次参加建木大会,两人实在是累坏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开始变得温柔缱绻起来,整个人的冰冷气质,就像是被慢慢剥除一样,露出里面的温润无暇,一时之间,就连众长老们都发现了她的不同。
如此成绩,已经能让小有门举门同庆!
两人在萧庭院门口相拥许久,躲在萧庭院内额孟尔雅和以冬两人的眼睛都要看直了……
燕开庭吞了吞口水,道:“很好……你呢?还好吗?”
顿时,人声响彻天地,燕开庭的心情,也是前所未有的激荡了起来。
“是他,他来了。”说到这里,谢无想的眼睛当中突然闪现出了兴奋的光芒。
这句话,从来都是自己问向她,还从未从她的口中听到过。
“你们,往日待我,只觉得我是一个毫无灵魂的傀儡,然而现在,我却要你们承认,你们错了,我谢无想,绝对不是一个傀儡那么简单!”
燕开庭一把攀在付明轩的肩上,道:“而在我为数不多的想象之中,每一次都是要与你在一起,见证这时刻!”
“哦?如何讲?”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界渐渐平静下来,一名侍卫匆匆从大殿中跑了出来,蹲在了他们的面前,将两枚徽章呈现在他们面前。
“心愿?”
她望了望天上掩映在云层中间的那座空中庭院,笑了一声,道:“我不会回去了,现在,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你明白的吧!”
燕开庭和孟尔雅还有以冬两人向着萧庭院走去,一路上三人有说有笑,走着走着,到了萧庭院的门口,三人就愣住了。
无忧尊者摆了摆手,道:“这么多年,你已经做的够多了,去吧,去做你想要做的事情,留在小有门也好,出去游历也罢,你且做你想做的事情就好。”
孟尔雅点了点头,道:“的确不一样了,不知道怎么说,总觉得她变得强大了起来,但是,却脱去了那一层冰冷不可让人靠近的气质,此时的她,竟变得温柔缱绻起来。”
你还好吗?
以冬却是有着微微的失落,这么长时间,她早已在心中生起了对燕开庭的倾慕之情,只是她隐藏的和图书极好,几乎没有一个人发现,她能够住在萧庭院,参与到燕开庭的生活当中,就已经很满足了。
燕开庭将谢无想抱紧,道:“我也要,谢谢你,能够从那桎梏当中走出来,你的自我救赎,便是对我最大的恩赐。”
这一次,谢无想径直朝着萧庭院的方向走去。
这一切都是因为大祭司的挑拨,既然对方认了错,皇女也不再追究,千夏国,又迎来了平静。
然而在这平静当中,却是激荡起了一道喜悦,那就是皇女已经准备好与皇夫成婚了!
以冬深呼一口气,将自己心中的那一股失望和悲伤强行押了下去,随后便道:“有没有觉得,无想仙子与以前不一样了?”
“谢无想。”无忧尊者轻唤她的名字。
皇女点了点头,道:“听到了吗?将徽章搜出来,待会交给我!”
谢无想轻笑一声,道:“你觉得我好吗?”
无忧尊者长叹一口气,道:“这么多年来,你作为小有门的仙子,为小有门也算是尽心尽力,是小有门,亏欠你了太多。”
尚元悯望着二人,眼中满是欣慰,道:“不错,真的不错,你二人,也算是完成了我们众长老的一桩心愿,振兴了小有门!”
顿时,站在皇女身后的几百名精锐侍卫手持长矛,从大殿门外涌了进来,将大祭司团团包围在其中,将长矛对准了大祭司。
燕开庭听到,皇女的声音在颤抖。她手中的长剑之上,也因她的缠斗跳跃着银白色的月光。
隐隐觉得,此次会去,会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虽然说不清楚是什么,但是燕开庭知道,自己的直觉不会错。
燕开庭露出一个傻笑,道:“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你不一样了,和以前,好像是两人。”
谢无想浅浅一笑,道:“原来您都知道了。”
无忧尊者慈爱地笑了笑,道:“因为我想听,我想听你这么多年来,未曾向任何人倾诉过的忧愁,我想听你近日来,因为萧然弟子而收获的那些喜悦。”
“忆寒……”燕开庭走向皇女,站在了她的身边,道:“他身上应该还有那两座城市祭台的徽章,将那徽章还给那两座城市,千夏神灵的圣光想必重新降临,到时候,那些天魔,自然会休战。”
不知道,那些长老人怎么看待现在的谢无想呢?不管了,燕开庭心想,无论怎样,自己都会陪伴在她的身边,会用自己的所有力量,来守护她的周全。
听付明轩的声音,也是异常激动,燕开庭之间自己的视野逐渐恢复清晰,巨大而神圣的浮图榜,就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谢无想蓦地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望向无忧尊者。
“感觉怎样?”付明轩转过头来,笑着望着燕开庭。
新房之内,燕开庭看着红妆的皇女,这与谢无想一样面容的女子,在今夜就要成为了自己的妻子,燕开庭想,原来谢无想穿上嫁妆,就是这样一副模样。
燕开庭站在镜子前,看着身穿红袍,头戴翎饰的自己,心中喜悦之情就像是潮水一般涌来,叫他怎样也抑制不住。恨不得现在就冲到皇女面前,将她拥入怀中。
望着这漫天金光,燕开庭的心中又浮现出了自己在时间之流当中,怀中拥抱着一袭红衣的皇女,那是与谢无想一模一样的面容。
无忧尊者以及一众长老们望着二人,都是点了点头,无忧尊者道:“你们此次前去,不负使命,为我们小有门再添光辉,明日小有门大殿,我为你二人进行授勋。”
无忧尊者轻笑两声,道:“你以为,青华君看不出来吗?他是你的制造之人,即是比任何人都要了解你,虽然他闭关已久,但是神识却四散在空中庭院当中,那一日你抱着冰灵在殿门前所说的话,他都是听的一清二楚啊……”
以冬轻笑了一声,道:“啊,或许是因为萧然师兄的缘故吧。”
燕开庭和谢无想两人相拥许久,才渐渐分开,望着谢无想似水般温柔缱绻的面容,燕开庭只觉得知己在做梦。
皇女冷笑几声,道:“千夏神灵早就抛弃你了,否则,也不会叫我一开始就怀疑你,在今日正式确定了你所犯下的最,来人啊,将大祭司抓起来!”
无忧尊者长叹一声,道:“放出来吧,从今夜就开始放出来吧,明日一早,你便不再是无想仙子,而是,无想真人。”
皇女站在这满天的大雪之中,一片片飘雪落在她的红衣之上,她伸出手来,任由一小片冰晶落在自己手中,感受那融化m.hetushu.com成水前的片刻寒意,身边,燕开庭将她拥入怀中。
此时的她,如此柔弱,扑在自己的怀抱当中,燕开庭可以闻得见她发丝间的幽香,他双手紧紧地抱住她,从未有过这么一刻,他感受到她是如此需要自己的保护。
谢无想摇了摇头,问道:“为什么?”
“尊者……”谢无想向着无忧尊者行了一个大礼,道:“今日之恩,无想无以回报,只有在以后,能为小有门更加尽心尽力。”
燕开庭看得呆了,竟然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为何,她会出现在这里?为何,现在的她和以往是如此不同?
是付明轩!
“皇夫殿下,此时不可与皇女殿下说话,还需拜完堂才是。”仿佛是看穿了燕开庭的心思,在一旁的宫女提醒道,燕开庭点了点头,嗯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漫天的大雪,在寒冷的朔风当中,就像是鹅毛一般飘飘洒洒,落在了冬宫,落在了皇城,落在了整个千夏国……
燕开庭也露出一个及其灿烂如释重负的笑容,道:“恍然如梦!”
没有任何回应,而谢无想,却是知道了他的回答。
而在楼台之上,写着“无想阁”三个字。掩映在树影婆娑之间,十分幽静。
翌日皇女召开大臣会议,命人将这两枚徽章送去了那两座造反的城市,不久之后,前线传来消息,说是两座城市里的天魔大军已经向天人大军投降,乞求能够得到皇女的原谅。
“尊者……”谢无想泪眼婆娑,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跳了出来。
谢无想轻笑一声,道:“然后呢?”
“这里没有别人,说吧,将你的忧愁与喜悦,全部说出来。”
抑制住内心的激动,燕开庭不动声色地与皇女拜完堂,心中想着的都是揭开皇女的红盖头时的她的样子。
“这是你的住处吗?”燕开庭问道。
“说吧……”无忧尊者就像是一个慈父一般,望着谢无想,他身上的那种悲天悯人的气质,一向让谢无想很安心。
谢无想眼神渐渐变得悲伤起来,整个人的气质,又变得忧愁起来,她朱唇微启,轻轻吐出了几个字,道:“我不明白。”
领头的侍卫道了一声“是!”,皇女就拉着燕开庭的手,走出了大殿之外。
皇女行走的速度十分快,燕开庭被拖在后面不得不小跑起来,“忆寒,忆寒!”燕开庭知道她伤心和愤怒,但是走这么快干什么?
“原来灵魂的温度,是如此的滚烫,将我所有的冰冷,全部都融化了……萧然,谢谢你。”
那一刻,燕开庭只觉得自己鼻尖一酸,眼中就被温热的液体所充满。
燕开庭笑着道:“自然是极好,我求之不得!”
说完,元籍真人转头望了一望燕开庭和付明轩,道:“浮图榜上,我小有门再添二人!”
漫长而又沉稳的一夜,燕开庭抱着自己所爱之人陷入了无梦的睡眠当中,窗外寒风依旧呼啸,这一夜,无论是床上的两人,还是这偌大的千夏国,便与以往不再相同……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个感觉的呢?若是在很久以前的话,那这么多年来,她该是沉浸在怎样的一种自欺欺人当中啊!
燕开庭愣了一愣,好似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样,看向谢无想,眼中突然绽放起了光彩,走到谢无想的面前,燕开庭将她一把拥入了怀中,这一次,谢无想没有拒绝。
随后,从自己身上缓缓冒出来三个字,“燕萧然”,这三个字随着上升不断变大,不断地闪耀出耀眼的金光,最终,他的名字便轻飘飘地落在了浮图榜之上。
谢无想眼神似水,漂浮着一些燕开庭看不透却觉得十分舒适的神色,望着燕开庭,谢无想轻声道:“你还好吗?”
顿了一顿,付明轩又道:“往日,无数次想象自己站在这里会是什么样的一幅场景,眼下有你在身边,可谓是最好的结局了。”
谢无想迎上无忧尊者的目光,笑容当中全是哀伤,缓缓道:“不明白,为什么要将我制造出来,若是按照他的安排,我永远不会有灵魂。”
皇女冷哼一声,道:“你竟然还想狡辩,我真是看走眼了,因为你随口的几句话,就这样对待自己深爱的人,罢了,与你也是多说无益。”
众长老只见付明轩和燕开庭二人浑身披洒着灿灿金光,气质与先前全然不同,尤其是燕开庭,就像是脱胎换骨一般,整个人的气质就变得神圣起来,这便是得了大神通的表现。
付明轩轻笑几声,道:“浮图榜要放榜了!云http://www.hetushu.com层散开,金光四现,众人醒来,共同见证这一刻!”
谢无想迅速在脑海当中过了一遍,自己的心愿?那是什么?获得自由?或者是,燕萧然?
“青华君……青华君他会答应吗?”
燕开庭也笑了笑,道:“那你便不再回去了?”
建木大会已经接近尾声,很多仍在萃英山上战斗的上师们也渐渐退了回来,小有门和元会门的弟子是最先退回来的,等到人数一齐,便向着各自的山头行返程之路。
千年夏季的千夏国,就在这一刻,终于迎来了属于自己的冬天……
最后一句话,谢无想几乎是喊了出来,她从未如此畅快地倾诉,从未如此轻松,从未如此真实。
付明轩说完这一句,所有弟子便站定在原地,同声念起了小有门的门训来。
一般门派弟子,都会沿用自己原本的名号,两人也不例外,只是以后再要称呼二人,便得称呼真人。
在宫女的带领之下,燕开庭走入无上殿,此时,无上殿已经坐满了人,都是一些皇亲国戚还有大臣们,远远地,燕开庭就看见身穿着与自己一般鲜红的嫁妆的皇女,在众人的拥簇之下,从无上殿的偏殿慢慢走出。
燕开庭因为大祭司的那根法杖,一直没能将他制服,这道剑光来的正是时候,大祭司不得不去格挡那道剑光,这时,燕开庭就一拳轰在了大祭司的胸口上。
“此次建木大会,元籍不负使命,来去弟子,一个不少!”
浮图榜一共会昭告天下三天才会渐渐收回光芒,这三天,整个大陆之上都是一片沸腾!
其实燕开庭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如果可以的话,燕开庭恨不得能够可以与谢无想同住,但是碍于现在自己的身份,再加上小有门内,两人的地位都属于上层,一举一动都会惹人注目。
燕开庭感受到,自己的背上,有着谢无想双手的温度。
无忧尊者依稀记得,第一次见到她时,就连自己的心脏,也猛烈地跳动着。他不明白,为何步入了君位的青华君第一时间就制造出来了这样一个美丽不可方物的女子,直到后来,谢无想在门内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担任起越来越艰巨的人物,他才知道,在这样一副美丽的皮囊之下,其实隐藏着的是如何的能力。
往日,就连她自己,都活在自己的傀儡身份当中,明明知道怎么笑,却从来不笑,明明很悲伤,却假装不知道,明明想要去抓住去拥有一些事情和一些人,却从来只会隐忍……
若是以前她给人的感觉是清冷不可靠近,犹如寒冰一般的气质营造出一种清绝出尘的气息,而现在,站在无忧尊者面前的她,仿若脱胎换骨,从眉梢道唇角,从发丝到脚尖,给人的感觉竟然只有温润,如玉一般的温润。
无忧尊者笑道:“我知不知道,并不是重点,我说了,我想听你说。”
燕开庭望向大门,只见月光当中,皇女手持长剑,身后站着一群士兵,立定在门口。
三月的天气,阳光明媚,谢无想就那样站着,望着燕开庭,嘴角之上挂着一丝满含温情的笑容。
只是为何,燕开庭却一直没有发现她已经到了大殿之外?
这一下,原本就清净的萧庭院前,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黑暗当中,燕开庭看不见皇女的表情,但是他知道,此时的她一定很愤怒,在她心目当中,她一直很相信大祭司,方才的那些话,应该是都被她听了进去了。
谢无想点了点头,轻声道:“好。”
无忧尊者好似被谢无想的目光击中一般,随即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的老眼昏花,但从来没有看错,你是一个有灵魂的人。”
这是关心吗?
同尚元悯一样,孟尔雅和以冬也揪着一颗心,从上而下慢慢看着,在看到了付明轩名字时,两人心下稍喜,直到看到了“燕萧然”三个字排在约莫九百名左右时,两人才兴奋地跳了起来!
山下的人,尚元悯还有一些退回到了山下的弟子们,望着那漂浮在山上的浮图榜,仔细看这上面的名字。尚元悯抬起头,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现在那上面,可谓是毫不奇怪,直到看到了“付寒州”这三个字,他才松了一口气。
“庭哥儿!”
皇宫当中的侍卫,个个都是精锐,还不说这些都是皇女一手培养起来的,对付大祭司,已经是绰绰有余。
“好小子!”
付明轩和燕开庭走上前来,站在了元籍真人的两旁,朝着悬崖边的众长老行了一礼,同声道:“弟子拜见各www.hetushu•com位长老!”
不,这才是真正的无想仙子。
这一阵阵寒风也刮到了皇女的身上,她仿佛是意识到了什么,自己一把扯下盖头,就跟着燕开庭一起往外面跑去,顿时,眼前的一幕让她瞠目结舌,就要流下泪来!
“公子成功了!公子成功了!”
顿了一顿,无忧尊者道:“这样来看,其实很早以前他就应该发现了你的变化,但是却从来不说……你知道为什么吗?”
“当一个傀儡有了灵魂,你们便觉得危险了吗?”谢无想望着无忧尊者,继续道:“或者说,燕萧然如今得了大神通,我,就不能再存在了吗?”
谢无想眼中闪现出一丝不解,问道:“为什么?”
望了望燕开庭,谢无想又道:“住在这里,与你便近了几分,不是更好?”
没有一个人,能像谢无想一般,对小有门,倾尽全力。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燕开庭拨开眼前重重迷雾,天边浮图榜上的金光仍旧沐浴在自己的身上,而自己此时,正坐在一处草地之上。
谢无想缓缓抬起头来,看向无忧尊者,道:“无想在。”
无忧尊者微笑着点了点头,就像是一名父亲一样,望着眼前的女儿,道:“无想仙子,从一开始被制造出来的修为设定便是高阶上师,临近真人境,这么多年来,从未有过突破,因为你从来没有真正地修道过。”
“你知道有多么难吗?”谢无想在燕开庭的怀里道,“走出那一步,有多么难啊!”
不过燕开庭却是不会在意这些,但是他害怕会影响到谢无想。
温热的感觉从唇上传来,还有那一股甜蜜的味道,燕开庭就像是做梦一般,不知道烛火何时被吹灭,不知道红衫何时被褪下,也不知道那床帘何时落下……他只记得自己怀中的柔软,这记得这一夜犹如冬日里的春风。
仿若被什么击中了一般,谢无想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十分痛,她捂着胸口,不住喘气,就像是什么碎了一般,她仿佛看清楚了很多事情。
无忧尊者又是一声长叹,望着谢无想,仿佛从来没有认识过她,她此时由于激动而微红的脸颊,由于悲伤而淌下的泪水,由于不甘而难以平息的情绪……
“哈哈?是吗?”谢无想笑了几声,道:“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你来找我来的原因?”
“大祭司,我从小便在你的照顾之下长大,视你为亲人,而你,却三番五次想要杀害我,你叫我该怎么做?”
燕开庭一把抓住他,道:“为何如此金光,只叫我看不清你!”
“不错,就是这个。”皇女伸出手来,将那两个徽章拿在了手里,青绿色的徽章,此时沾染了血迹,在月光之下,显得十分悲凉。
走在弟子当中,燕开庭和付明轩向着周围弟子们一一回礼,直到走到了元籍真人的面前,方才行了大礼,一同道:“元籍真人!”
不再冷若冰霜,却依旧貌似天仙,白皙面庞之上的那一对含情脉脉的眼睛,犹如樱桃一般的红唇,燕开庭看得心旌荡漾,便凑上前去,就欲吻上。
望着谢无想,无忧尊者长叹一口气,摇了摇头,道:“没想到,你的怨念,竟是如此之深。”
上面整齐排列着的名字,闪耀着独一无二的光芒,昭告着天下,这一千多人,已经得到了大神通,而自己,便是这一千多人当中的一个!
望着谢无想,无忧尊者终于将憋在心口的那一句话说了出来,道:“你的心愿,无论是什么,尽管说出来,你的心愿。”
付明轩哈哈大笑几声,道:“却又如此真实!”
说罢,燕开庭又冲了上去,大祭司灵力丰厚,燕开庭也不能小看他,再加上燕开庭此时并不能调动出泰初锤,只能和这大祭司近身作战,大祭司的那一柄法杖,到还是有些厉害。
得了大神通,方可自号。
谢无想漫步在飞灵峰之上,当她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竟然对着所有人甜甜地笑了起来。
只是宫廷当中的规矩甚多,燕开庭还是能老老实实拜堂之后,才能掀开皇女的盖头。
尽管莲花为骨,但她仍然有着自己的灵魂,她不仅仅是青华君创造出来的,一心只为小有门的傀儡,她也有自己的思想,也有自己的感情,也有自己的……心愿。
“真好啊,公子对无想仙子一片真心,无想仙子终于接受他了。”孟尔雅望着两人,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然而没有一个人问过谢无想,她想不想要这样。或许,她只是想要成为一个普通弟子?或者是,自己干脆就没有被制造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