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众生错

第一百五十六章 归乡

“庭哥儿!”
翌日,燕开庭走出了雪域院,和付明轩一起,招聚起了众弟子,便在元籍真人的带领之下,向着燕家祠堂废墟所在之地走去。
无忧尊者也是点头,道:“二长老所言极是,你们二人已然得了大神通,便对这些虚空玄虚之事,多加敏感一些才是。”
两人坐在画舫之上,无言地喝着清酒,直到傍晚时分,彩霞蔓延了西天,才缓缓向城内走去。
只是此时,看着谢无想和燕开庭一同坐在冰灵之上,摒弃了那无聊的青色长衫,换上了鹅黄色的长裙,随风飘扬之间,谢无想和燕开庭说着话,笑容灿烂,眼神温柔似水,一只手被燕开庭紧紧握在手心,头轻轻倚靠在燕开庭的肩上。
城门缓缓打开,燕开庭走在那条几乎认不出来的道路上,每走一步,心下就像是被人用锤子敲击了一下一般,视线所及之处,是那样的熟悉,却又是那样的陌生,这个城市的每一处每一角,以往他都是那样熟悉,而现在,却都像是不认识一般。
这一幕,也收在了付明轩的眼里。
付明轩好似是被惊扰了一般,愣了一下,“啊,什么?”
付明轩望了一眼坐在冰灵之上整和谢无想说着话的燕开庭,眼中满是笑意,只不过,又闪现出一丝丝忧虑出来,这极细微的神情,也只有他能够抓住。
如此的生活,燕开庭打算一直这样度过下去,直到秘境将开,自己再出去。
尚元悯看到两人,耸了耸肩,无奈道:“你们自己决定吧。”
燕开庭吐了吐舌头,道:“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我不想观察你也没有办法,谁叫我现在是真人,还得了大神通,神识总是自己乱跑。”
“庭哥儿,我们小有门的基地,就在燕府。”付明轩走上前来,拍了拍燕开庭的肩,道:“调整一下心绪吧。”
那时他的师兄们告诉他,那女子叫谢无想,所有的弟子都称她为无想仙子。
燕开庭笑了笑,道:“我知道,不过,正是因为我知道,所以我不能让你第一个进去!”
“怎么了……”燕开庭对着孟尔雅道:“这么看着我,怪渗人的。”
听到这个消息,付明轩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这一幕,被燕开庭收在了眼里。
洛水尊者点了点头,道:“不过,那玉京秘境为千年秘境,谁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但是据我们推测,里面怕是有类似于时间之流一样的东西,你们此次前去,还需多加小心。”
长老们看一看谢无想,互相望了望,眼中充满了复杂的意味,有的不屑一顾,冷笑几声,有的却是眼神凝重,显然在思考着很么。
自然,燕府也与以前完全不是一个样子,只有燕家祠堂的废墟还保持着原貌,那是因为,玉京秘境的入口便是在那里。
付明轩嘴角微微上扬,处出现了一抹诡异的笑容,道:“寒州不才,并不知道无想真人在说些什么。”
两人点了点头,元籍真人作为门内的第一天才,像玉京秘境这种资源十分丰富的秘境,定然是少不了一位像他这样的高阶真人坐镇。
燕开庭笑了笑,道:“你也看见了,她已经不复从前,不是吗?”
“哼”谢无想轻哼一声,随即与付明轩逐渐远离,望着付明轩道:“但是我从来都知道,你也与他们不一样。”
众人都点了点头,道:“自然是记得的。”
“你已经准备好了么?”擦身而过之后,付明轩的耳边突然传来了谢无想的声音。
“哦?”燕开庭皱了皱眉,他好久都没有去关心过玉京秘境的事情了。
谢无想应了一声,道:“多谢尊者。”
付明轩和谢无想几乎就是一同叫了出来,尚元悯也非常震惊,没想到燕开庭居然会以这种方式,先行进入了通道当中。
随后,又安排了一下进入秘境当中的具体弟子,商量出来名单之后,就将这名单在门内告示。
五长老道:“有什么好残忍的,在门内哪一个她没有?!”
燕开庭笑着拍了拍付明轩的背,道:“我相信你,但是,我也相信无想。”
此时,秘境已经在燕家祠堂废墟上方形成了一个稳定的缓缓流淌着的旋涡,小有门作为当日门派竞争当中的第一名,自家弟子定是第一批进入到秘境当中。
“啊。”沈伯严点了点头,道:“不止你,我也是如此。”
点了点头,付明轩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转身推开雪域院的木门,便走了出去。
付明轩低头不语,随即抬起头来,朝着尚元悯笑了一下,道:“啊,只是又要回到故乡,方才脑海里想到了一些事情。”
十日之后,三十余名弟子在燕开庭和付明轩的带领之下,向着玉京城飞去。飞在两人旁边的,还有尚元悯与谢无想。
一日,燕开庭和谢无想正在林中走着的时候,一名童子急忙跑来,说是长老会有事情急招二人前去。
他向来害怕麻和图书烦,并且,从来不像付明轩一般,具有极高的领导能力,对于他来说,能管理好自己,就已经是很不错了。
如此飞行,三天之后,众人才来到了玉京城外。
“看,就是这样子的。”燕开庭笑道,“每时每刻,都在下着雪,起着狂风,真是叫人怀念。”
听到无忧尊者这样说,分明是已经承认了谢无想现在是一个人的身份,众长老也没什么好说的,也便不再将此事放在心上,商讨了一些关于玉京秘境的事情,就散会了。
尚元悯轻哼一声,将头转向了一边。
而此时,牵手漫步在飞灵峰之上,和煦的春风吹的两人的发丝飘飘扬扬,燕开庭只感觉手中谢无想的手仿若无骨一般软软绵绵,无论怎样握着,都十分舒适。谢无想也觉得,牵着自己手的那只手掌是如此宽厚,如此让人有安全感,仿佛无论前方出现了什么样的险阻与危险,这只手,就会将它们全部扫除。
第一个进去的人,自然是要面临着最高的危险,两人倒是对什么资源没有芥蒂,只是想着不想让对方承受那最高的危险。
他记得,自己身上的血渍将谢无想的白衣染上了红色,却在下一次见到她时,谢无想的白衣又变得如明月一般皎白。
“嗯?”付明轩转过头来,望向燕开庭。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孩童渐渐长大,被寄予厚望,虽是经常见到谢无想,却是逐渐淡忘了心中对她的那番感觉,到了后来,他便也开始称呼她无想仙子,在知晓了谢无想的真实身份之后,又无端地从心中升出许多失望来,这些失望,再往后的岁月当中逐渐演变成不解,淡漠,还有厌恶。
“根据我门此前所争取到的名额,我门将会派出一些优秀的弟子进入秘境,根据长老会的想法,此次前去秘境,由寒州弟子与萧然弟子一同带领。”
夜色席卷了整片天空,远处,还残余着几缕紫金色的晚霞。
“付首座。”谢无想朝着付明轩微微点头,付明轩看着她,也是点头致意。
片刻之后,谢无想走了出来,牵住了他的手,两人昨日就约定好,今日要一同进入大殿之中,参加授勋仪式。
付明轩道:“以前都在幻想着,自己什么时候可以也进来看一看,夏师为人严肃,向来不允许我们这些小辈无故乱闯,我也一直没有机会,今日虽然可以进来,但总觉得有些许遗憾。”
无忧尊者点了点头,示意谢无想可以走了,谢无想行了一礼,便退出殿外。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生出来的厌恶。
但是谢无想这一次,确实不会再在意任何人的目光,他的眼神,全然地之落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二师兄,我想青华君的本意也绝不是那样禁锢着无想仙子吧。”清微尊者道:“否则那也太过于残忍了一些!”
谢无想微微一笑,道:“你忘了,我和他们不一样。”
付明轩皱着眉头望向严开庭,道:“你知不知道,第一个进去很可能被卷入到空间乱流当中,到时候,怎么都会出不来了!”
付明轩转过身来,望着谢无想,道:“不知无想真人,所指为何?”付明轩特地强调了“真人”二字,谢无想却是冷笑一声,道:“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
燕开庭狡黠的笑了笑,便从储物戒当中一阵翻找,找出了那日在雾口秘境石堡群当中所得来的那个能够调节节气的法器出来,对付明轩道:“你进来,关门。”
后面的一众弟子都在原本驻扎在玉京城燕府的小有门弟子安排了住处,燕开庭便自己一个人在燕府当中转了起来。
付明轩望向黑水河,闪耀着粼粼一片的光芒,很多人对着山川湖海吟诗作对,觉得眼前景物美不胜收,而自己,却是从来都没有觉得好看过。
顿了一顿,无忧尊者长叹一声,道:“至于她和萧然弟子,便由着他们去好了,是缘是劫,都是他们的命数,我们何苦掺和其中?再加上,如今的谢无想,不过就是成了真人,也不会做出有损我们小有门的事情,这一点,你们都放心好了。”
顿时,鹅毛大雪簌簌降下,地上渐渐就有了积雪,旁边的那棵常年挂着冰棱的松树,再一次感受到了冰雪的温度,
“哈哈哈!”付明轩扬天大笑几声,收起笑容之时,眼中尽是嘲讽,看着谢无想,就像是在看着一个笑话。
无忧尊者望着谢无想,道:“以前年轻的时候,总觉得你就像是天边清冷的月光,不可靠近,如今我已年老,看你,却像是看见自己的女儿一般,我同青华君,曾经都有一个故人,你知道的,那人也叫谢无想,与你,也有七八分相似。”
至于付明轩,压根就没打算将脸朝向二人,站在一剑光寒十九洲上,付明轩眼神坚毅,望着前方,眉头紧紧皱着,显得十分严肃。
谢无想迎上了他的目光和-图-书,向他走近,几乎都要贴在了他的身上,在谢无想纯黑无暇的眼眸当中,倒映出了他的面容。
付明轩望了他一眼,道:“你什么时候也学着来观察我了?”
尚元悯也发现了付明轩那近乎夸张的严肃,便问道:“怎么了,可是感知到了什么事情?”
无忧尊者说完之后,燕开庭道:“自是,弟子一定不负众长老所望。”
其余门派的弟子,也都陆陆续续到达玉京城,玉京城终于在沉寂一年之后,又迎来了繁盛时刻。
无忧尊者手抚长须,道:“若我记得没错,玉京城当中,你也曾经参与过?”
燕开庭点了点头,便向着玉京城内走去。
燕开庭笑了笑,道:“我近日便在这里住下了,你呢?”
说完,燕开庭竟是一把抓在了付明轩的胳膊上,然后就将他狠狠地往后一退,付明轩下意识地就伸出双手,准备问燕开庭想要干什么,而燕开庭则是接着付明轩的反向力量迅速朝后退着,而在他的后方,就是秘境的通道。
还未走几步,就发现前方出现了一个纤瘦的身影,一抹鹅黄色便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付明轩轻哼一声,没有说话。无论她谢无想是仙子还是真人也好,无论她是什么身份,有没有灵魂,只要有丝毫伤及燕开庭的心,他都不会容忍。
一进院子,就只听见孟尔雅干咳了几声,坏笑地望着自己,燕开庭脸上竟是泛起一阵红晕来。
“无论怎样,我希望你能更好,这么多年,小有门的确是亏待你了。如今你与萧然弟子,有情人终成眷属,有你在他身边,他也应当会更加安心才是。”
大殿之内,付明轩,还有一些核心弟子已经在座,众长老见着燕开庭和谢无想一同牵手进来,已经见怪不怪了,两人落座之后,又等了几名资历较深的真人到来,才开始进行讨论。
付明轩顿了顿,叹息一声,道:“我并不是要阻拦你,只是觉得她的身份,始终让我觉得放不下心来。”
还是一样的回答,燕开庭的立场,所来都没有变过。
这秦伯还有后面的一众下人,都是燕府的一些“老人”,很多都是自小看着燕开庭长大的,如今看到他这副模样,竟是觉得陌生起来。
“你觉得,这个世界好吗?”付明轩突然问道。
授勋仪式结束之后,燕开庭和付明轩走出殿外,付明轩望向燕开庭,欲言又止。
翌日,燕开庭站在无想阁前,朝里面发出了一道传讯符。
燕开庭自然是不允许他们再这样叫自己,赶忙上去想要制止他们,却没想到燕开庭刚走近,那些下人们竟不住地向他磕起头来。
无忧尊者望着天空,看着空中庭院,道:“准备好了吗?这个世界?”
沈伯严点了点头,道:“如此也好。”
燕开庭眼珠一转,道:“你当真想知道原先是什么样子的么?”
付明轩站定在原地,身周突然涌出阵阵森寒冷气,整个人的气质顿时降到了冰点,若是别人这样站在他的面前,肯定早就站立不住,跌倒在地了。可是谢无想却是一动不动,直直地迎上了他的目光。
燕开庭笑了笑,道:“啊,以前,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很大很大的雪,地面上都积满了,很冷,真的。”
他却看着谢无想那年轻的面容,心中唤她无想姊姊。
“燕爷……”
“你算个什么东西!”说完,付明轩便转身就走,谢无想只觉得,有个什么刺中了自己的心脏,虽然转瞬即逝,但是已经足够明显。
令他欣慰的是,自己所住的那个院子还有夏平生以前居住的雪域院都完好的保存了下来,虽然已经积满了灰尘,但是模样却是一点都没有变。自己居住的院子,一走进去,就好似看到了蝶衣端着一个餐盘走过的身影,李梁又兴冲冲地从门外跑了进来,讲述着自己有他但到了胡东来等人的消息。
“嗯。”谢无想点了点头,道:“如今新一轮的浮图榜开启,进入玉京秘境的人选也该确定了,听说,玉京那边的基地已经都差不多建造好了,就等着秘境开启。”
无忧尊者继续道:“青华君当日制造出来她,为了使她能够成为一个与我们一般能说话能思考的人,将自己的气息分了一缕给她,而如今,她已经有了自己的灵魂,那么我们还有什么道理,要控制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呢?”
众人没有说话,只是沉默地听着。
燕开庭望着付明轩的背影,叹息一声,这时,他感受到自己的右手被人牵住,转过头来,谢无想朝他偏了偏头,笑道:“走吧。”
无忧尊者轻笑两声,道:“这么多年来,就是一粒种子,也该发芽了,谢无想为何不能生长出自己的灵魂呢?若是有了灵魂,那与我们这些人,又有什么不同呢?”
看着燕开庭如此坚定,付明轩点了点头,道:“你自己注意就好。”说完,付和图书明轩便要去处理一些门内的事项,燕开庭就站在门口,等候着谢无想从殿内走来。
说着,燕开庭就伸出手来去扶他,谁知那老者吓了一大跳,连连道:“燕爷,小的们不知道您今日要回来燕府,小有门的改造已经是完成,我们也还没来得及收拾您的院子……”
燕开庭笑了笑,便走向了雪域院。
“你想说什么?”付明轩注视着谢无想那一双黑色的眸子。
见到沈伯严跟了上来,付明轩便道:“如今城内耳目甚多,咱们便去那画舫上吧。”
谢无想恢复了清冷的神色,望着他,道:“我没有想过要改变,也不知道,你所说的改变是什么,但是……”
即使得了大神通,燕开庭在修道界仍然没有达到顶尖的程度,付明轩虽然比他要好一些,但是两人毕竟属于小辈,有元籍真人在身边,自然路子都要好走许多。
就像是从前一般,两人在城中玩闹之后各自回家,关于往日的回忆,一齐涌上了燕开庭的心头。
站在玉京城外,燕开庭望着那熟悉的城门。心中交织着一股无法言说的感情。他以为自己早就释然,但是却在这一刻,还是会担心自己看到了这城市截然不同的面容之后,心下会忍不住地忧伤起来。
燕开庭却是无心到城中闲逛,对于他来说,玉京城,早就不复存在了。
而燕开庭,就和付明轩并肩坐着。与付明轩相视一眼,互相点了点头,两人便参与到了会议之中。
尚元悯摇了摇头,忍住没有哭出来。谢无想将他抱了起来,他便缩在谢无想看似柔弱此时却非常稳定可靠的身体里,向着大殿走去。
无忧尊者点头道:“那好,你也便和他们一起去吧。”
付明轩道:“嗯,寒州知道了。”
付明轩耸了耸肩,道:“自是回我自己的府邸。”
站定在这通道面前,尚元悯走进了一些,伸出手来仔细感受片刻,严肃的神情才稍稍放松下来,转过身来,望着燕开庭和付明轩道:“已经差不多了,很稳定,你们二人谁先进入?”
站在城主府前,付明轩也不作任何表示,不一会儿,便听见一阵熟悉的脚步声,不久之后,沈伯严便出现在他的面前。
如今的雪域院,荒草丛生,灰尘满积,燕开庭向一个下人讨了一把扫帚,自己就开始打扫起来,不知不觉,就到了黄昏时刻,暮色当中,燕开庭忙得正起劲儿。
只是,“你们”究竟是谁,付明轩却是始终不明白。
“明轩!”付明轩走到了门口,燕开庭叫住了他。
燕开庭一愣,朝着最前方的一位老者道:“秦伯,你这是何意?赶快起来吧!”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两人在修炼之余,时常会面,就像是普通凡间的恋人一般,过上了一段安静且无忧的日子。迄今为止,这是两人的人生当中,最为幸福的一段时光。
付明轩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望着谢无想,此时的他,与平时全然不同,虽然都给人冰冷的感觉,但是现在的他给人更多的却是陌生。
在付明轩的感知当中,此时谢无想也是真人境界,从头到脚与以前完全不同,难道真如自己所听到的传闻一般,无想仙子不复存在,取之而来的是无想真人?
两人按照辈分自然不能坐在一起,谢无想怎么说也是长老一级的人物,虽是没有这个名分,但是从来在门内都是享受的这种待遇,自然在这种会议上,与一些老一辈的长者坐在一起。
无忧尊者看见众人都已到齐,便道:“各位是否还记得玉京的那个千年秘境?”
遥想当年,自己还是一个懵懂孩童时,在后山悬崖边练剑,不知为何招引了一群鹰隼过来,年幼的他拿着木质长剑,抵抗这一群都有他身形大小的猛禽,心下十分惊慌与害怕,担心自己会被这些鹰隼吃掉,或者是跌落悬崖。
孟尔雅哈哈大笑了几声,道:“公子,你到底还是魅力不减当年啊,就连无想仙子,都接受你了……”
付明轩拍了拍燕开庭的头,道:“少贫嘴!”
走在昔日自己的府院当中,燕开庭看见了不少以前在自己家当差的下人们,那些人看到了燕开庭,先是微微一惊,擦了擦眼睛,便跪在燕开庭的面前,一口一个“燕爷”叫着,让许多从未来过玉京的弟子都惊呆了。
付明轩顿了一顿,没有说话。
如此之近,燕开庭只觉得此时他被巨大的温暖所包裹着,就如这四合的暮色一般,包裹着他。
和谢无想在林中漫步一阵子,谢无想便以自己要休息为由,让燕开庭回去,尽管依依不舍,燕开庭还是回到了自己的萧庭院当中。
燕开庭和付明轩并肩站着,朝着众长老行着拱手礼仪,无忧尊者将小有门最高荣誉的门勋赐给了二人,还说了许多勉励的话语,赐给了二人许多珍奇法器。
在尚元悯的回忆当中,这么多年,谢无想的面和_图_书容就没有变过。
窗外的雪依旧下着,已经这样度过了四天了,燕开庭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平和与宁静,以前为什么不会珍惜呢?燕开庭不知道,大概,人只有失去了什么东西,才会知道拿东西的可贵之处吧。
相视一眼,燕开庭非常疑惑,不知道会有什么事情,在心里,其是燕开庭一直很担心,自己和谢无想的关系会遭到长老会的阻拦。
尚元悯皱了皱眉,道:“你走神了?”
燕开庭笑了笑,道:“今晚好梦。”
等到两人消失在了视野当中,所有长老们都纷纷议论起来。
只听见谢无想轻声道:“只怕是玉京秘境之事。”
可是就当他满身是伤快要支持不住时,一阵清幽莲花香气传来,谢无想宛若天女一般降落在他的面前,右手一挥,白纱飘散,不费吹灰之力就赶走了那些鹰隼,尚元悯呆滞地看着眼前的女子,竟忘记了说话。
燕开庭面容恢复平静,道:“其实无所谓好不好的,只要有你们在,我就觉得挺好的。”
孟尔雅坏笑几声,没有再继续打去燕开庭,就回到了自己的厢房休息,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暮色当中,燕开庭转身望向那一片幽静的树林,心中想到,此时的她,会不会也在暮色当中,望着自己所在的地方呢?
燕开庭和付明轩相视一眼,两人均是道:“我先!”
付明轩点了点头,道:“谢谢你,满足了我的好奇心。”
走进大殿之中,各位长老已然坐齐,按照往常的习惯,谢无想走到了长老席位旁,站定身形,望着下方的弟子们。
少年时期,燕开庭一直不明白为何夏平生终日要居住在这样一个冰天雪地的环境当中,现在他渐渐开始明白了,在这个纷繁复杂的世界当中,只有那么彻骨的冰冷,也能让自己那可不安的心渐渐平静下来吧。
谢无想微微一愣,道:“尊者……”
谢无想脸上挂着少女般的笑容,嗯了一声,轻轻牵住了燕开庭的手,两人便在所有人的目光当中,朝着萧庭院的方向走去。
无忧尊者点了点头,道了一声好,便继续道:“萧然弟子,这是你第一次作为领头人去完成一项至关重要的任务,这也是门内对你寄予厚望的表现,你向来与寒州弟子交情甚好,再加上玉京本就是你二人的故乡,由你们来共同完成任务,便是再好不过。”
“过几天就要进入秘境了,祠堂那一块就不要去了,以避免被卷进空间乱流当中,感觉现在,通道还是极其不稳定。”付明轩拍了拍燕开庭的肩,转身就欲离开。
不说好看,他甚至不能欣赏。
涂家,是元会门的基地。
谢无想微微垂眉,想起了自己现在居住的无想阁,这名字从来都不是她取的。
燕开庭惊讶地抬起了头,望向无忧尊者。若是说要他进入秘境,燕开庭不会觉得惊讶,自己本身就是核心弟子,还是登上了浮图榜的真人,但是要让他带领弟子们,他就觉得有些惊讶了。
燕开庭点了点头,道了一声“这样啊”,就牵起谢无想的手,道:“走吧,一起过去吧。”
雪域院已经是没有雪了,从那一天开始,就停止了下雪。
看着燕开庭和谢无想站在大殿门外依依不舍地松开手,付明轩眉头拧成了一团,元籍真人此时刚好从后方走了过来,也看到了两人,拍了拍付明轩的肩,道:“罢了,或许,她真的不一样了呢?”
最终,还是付明轩道:“虽然到了这个地步,我便无需在担忧什么,但是不知道为何,总是心神不宁。”
之见燕开庭的身体在飞跃到那一面漩涡之上后就像是被旋涡给吸进去了一半,身形扭曲呈一种诡异的弧度,瞬间就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一道结界升起在雪域院的周围,燕开庭将那法器拿在手中,向里面倾注了一丝法力,随后,便呼唤起风雪来。
无忧尊者望着大殿之外,眼神飘在了很远的地方,喃喃道:“当初你从天上飘落下来的时候,我就知道青华的意图了,他总是那样小孩子气。”
付明轩诚恳地点了点头,道:“当然,这可是小时候的心愿呐。”
关于夏平生的回忆。
燕开庭的笑容瞬间就将在了脸上,他总觉得这个问题怎么就那么熟悉。
燕开庭摸了摸头,哈哈大笑起来,望着燕开庭的样子,付明轩心下叹息了一声。
然而,燕开庭却好似完全没有在意这些似的,他的目光,只是轻轻落在谢无想身上。
只有待在这雪域院中,燃起温暖的炉火,看着窗外簌簌落雪,燕开庭才感受到一阵心安。炉火之上,燕开庭烧着一壶热茶,读一读书,睡一睡觉,时不时打坐入定,醒来之后听见有人敲门,谢无想也会来拜访他。
突然,燕开庭好似感到有什么人出现,站起身来,付明轩便站在了门口。
付明轩愣了一愣,随即听话地关上了门,朝燕开庭走了过m•hetushu.com来。
只是这种繁盛,与先前是截然不同的,人们只觉得陌生,竟还有一些不知所措。不过,门派众人都齐聚于此,一些当地人的生意又开始做了起来,叫卖声飘荡在集市上,不绝于耳。
洛水尊者手抚长须,转身向着无忧尊者道:“这谢无想是怎么一回事?为何突然就成为了真人?难道不是有违背青华君的本意么?”
自从谢无想成为真人之后,尚元悯便再也没有与她说过一句话,不知道为何,在他的心中,总是对谢无想有着一丝异样的感觉。明明自己很早之前都感受到了她的不同,却是不肯承认,如今她已蜕变,尚元悯却是希望她还是能如以前一般。
付明轩没有回答,冷眼的看着谢无想。
付明轩轻笑两声,道:“他啊,一向都是如此,我们不必管他。”
“疼吗?”这是谢无想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谢无想轻笑两声,道:“既然这样,无想便也不再遮遮掩掩了,付首座要做什么,无想并不知道,但是无想可以确定的是,你的确是要做些什么。”
谢无想的面容掩映在面纱之下,年幼的尚元悯看不见她的表情。只知道,她走上前来蹲在自己的面前,拿出一面手绢,为自己擦拭着脸上的血痕。
黑水河上,沈伯严与付明轩坐在画舫之内,喝着一壶清酒,从远处看,便可以看到整艘画舫都被包裹在一层无形屏障当中,将里面完全隔绝。
“寒州。”沈伯严唤了一声他,付明轩只是点了点头,便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而与燕开庭不同的是,付明轩行走在玉京城的街道当中,此时的他,正朝着城主府走去。
谢无想点了点头,道:“是的,尊者。”
付明轩苦涩地笑了笑,没有回答,向前走去。
顿了顿,尚元悯又道:“你看,同样是回到故乡,燕萧然那小子就像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付明轩笑着望他,道:“小时候,我经常在想,这雪域院当中是个什么样子的?虽然听你讲了许多,可是今日,还是第一次看到。”
无忧尊者手抚长须,道:“据我门得到的消息,玉京秘境将在半月内,迎来第一次开启。”
自从来到小有门之后,燕开庭就像是自我麻痹一般,根本不再关心有关于玉京的任何事情,那样只会让他记起那些不好的回忆罢了。
谢无想微微垂下眼眉,道:“我不准你伤害他。”
谢无想点了点头,两人便一同朝着大殿走去。
燕开庭却是笑了一笑,道:“不打紧,我随便住都可以。”
两人牵着手走在前往大殿的路上,所有人都望向了两人,无一不都是奇怪震惊的眼神,然而两人却像是没有看到似的,直到走到了大殿门口,才松开手来。
“萧然!”
燕开庭点了点头,望向付明轩,问道:“你没有感觉吗?”
望着付明轩离开的背影,谢无想面容冰冷,眼神竟变得阴鸷起来。
付明轩望这燕开庭,不知道为何,他的心情在宁静的喜悦当中,夹杂着一丝沉闷,微微皱眉,被燕开庭所捕捉到了。
尚元悯耸了耸肩,道:“这飞行还需要集中注意力才是,以免遇到什么危险。”
无忧尊者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元籍真人向着众长老行了一礼,以示应允。
一时之间长老们就议论纷纷,无忧尊者一直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洛水尊者才转向问道:“大师兄,你倒是说句话啊!”
燕开庭笑了笑,道:“不要称呼我为爷了,你若是不习惯叫我的号,叫我庭哥儿就行。”
会议结束之后,谢无想刚准备起身,就被无忧尊者叫住。转过身来,谢无想朝着无忧尊者行了一礼,道:“尊者可还有事情要吩咐?”
付明轩和燕开庭均是答应一声,随后,无忧尊者又道:“你们放心,元籍真人会同你们一同前去。”
秦伯疑惑地抬起头来,只见眼前的燕开庭着实与以前全然不同,脸上再无颓丧之气,也无那种纨绔子弟经常挂在脸上的傲慢表情也被洗刷的干净,代之以一种温润出尘的气质,竟是与付府的大公子有几分相似了。
但是,第一批进入到秘境当中,虽是获得宝贝和资源的机会更多,但是,所面临的危险也是最大的。
燕开庭傻笑着摸了摸脑袋,道:“无想,无想那是她自己的选择呐!”
“走吧!”燕开庭向谢无想伸出了手。
“你很聪明,可是你无法改变。”付明轩沉声道。
“怎么了,明轩?”燕开庭走到了他的面前,道:“我最近,感觉到你有心事。”
付明轩将一杯清酒送入口中,眉头微微皱着,两人也不说话,仿佛若有所思。
不过既然是门内安排,燕开庭也并不推诿,向着无忧尊者拱了一手,以示应允。
看到雪花飘落在自己的手心,燕开庭想到了无数个夜晚,自己跑来雪域院,或是挨骂,或是讨教,或是疗伤,在这里,充满了他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