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众生错

第一百五十七章 剧变

如此走下去,燕开庭的双脚怕是要费了,与是燕开庭准备御空,向前行进。
“安心去吧。”
就在这时,他遇见了小有门当中的一名弟子。
只是,燕开庭拨开丛丛树林之后的所见,却是然他小小地失望了一番。
而这双眼睛,却是属于人类的眼睛!
“我怎么唤他,他就像是没有听到一般,然后我便到了那不知道什么地方的地方去了,随后就出现在了您的面前。”
燕开庭皱起了眉头,伸出手来,就像前边探去,可是刚举起手,只见眼前景物一阵扭转,轰的一声,就从里面凭空钻出一个人来!
只是那人转过头来,什么话也不说,淡淡地望了一眼燕开庭,就转过身去继续向前走着,燕开庭一着急,也不管自己走到了海水的深处,就朝着那群人扑了过去,想要抓住付明轩。
在燕开庭的面前,竟然是一望无际的海洋,那湛蓝如天空一般的颜色,此时只叫燕开庭感到一阵压抑。向来,燕开庭就对神秘之物既感到好奇,又不自觉地会觉得恐怖。
燕开庭皱眉道:“浓雾?”
想到这里,那弟子心下就是一惊,难不成付明轩已经出事儿了吗?!
燕开庭见过这种各样的灵魂之力,也感受到了非常之多的法力,但却说不清楚这股力量是什么。
就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郑乐清一拍头,道:“好似我门沈首座也是这般,魔怔似得向前走,不过我倒是没看见他杀人,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我在进入到那白茫茫一片当中之前,本来是看到了我门首座,准备跟上去的。”
郑乐清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
“哦?”燕开庭自从进入了秘境之后就总觉得有些不对静,按道理来讲自己都没有遇到过什么险境,但不知为何,也有着这种感觉。
只是燕开庭还未走几步,就被一口咸涩的海水所呛到,海水顿时将他所淹没,他缓缓下沉,沉浸在那看不见底的深蓝当中,燕开庭不住地扑腾,嘴中一直叫喊着付明轩的名字。
“你不要再说了!”尚元悯发出一声低吼,将谢无想狠狠地向后一推,谢无想整个人便跌落在了漩涡当中,被吸进去的那一刹,尚元悯看到,谢无想对着自己露出了一个极为惨淡的笑容。
出现的是凶兽什么的,燕开庭还不至于这么震惊,居然出现的是一个人!自己是第一个进入秘境的,紧随自己而来的,定是小有门的弟子,而那些弟子们,燕开庭自然是熟的不能再熟。
燕开庭吓了一大跳,就往后退了几分。方才草原上一个人影都没有,这人又是从哪里钻出来的!
此时,燕开庭虽然有任务在身,但是根本没有什么心思去寻求一些宝贝,冥冥之中,他总觉得这个秘境十分不一般,或者说,这个秘境像是与他有什么相通之处,他感觉得到,但说不出来。
“给什么?说清楚一些!”
“明轩!明轩!”
“乐清,你可曾见到寒州真人?”
时不时地还会从地下的草丛中传来声响,燕开庭伸手一道光速将那草丛当中的东西抓来了几次,也不多都是些蛇还有巨型虫子而已。
上方好似风吹过一般簌簌作响,却没有传来那人的声音。
燕开庭缓步向前走着,他总觉得,自己要走出这片丛林,才是真正的开始。但是他却不知道自己应该朝着哪里个方向走,只能硬着头皮,随意选择了一个地方,朝前走着。
这样一分析,上方奇怪的人就并不是来自于外界,而是原本就生活在秘境当中的!
说完,谢无想嘲讽般地笑了笑,就朝着旋涡走去,只是还未走几步,她的胳膊就被尚元悯一把抓住。
在这一段路程当中,燕开庭发现了十分多奇特的宝贝,比如说悬挂在树上的一些蜂巢,看似简单,但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里面不止是蜜蜂还有蜂蜜一般。
草原,现在已经成为了真正的草原,泥土和青草混杂在一起的味道,扑面而来。此时,在草原的尽头,也显现出边界来,这才是与燕开庭之前所看到的相一致。
就在自己快速下坠的那一刹那,自己过往的人生,就像是一幕戏剧一般,飞速的呈现在自己的面前,还有好多东西,自己所看不到的,都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尚元悯神色一凛,皱眉道:“你什么意思?”
虽是极其微小,但似乎有着极为强大的一面,那吸收进去的能量竟然比燕开庭自身所蕴含的能力还要深邃,还要厉害,燕开庭皱了皱眉,不知道这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
就连自家弟子见了都远远避开,不要说别家弟子了。
燕开庭手中现出泰初锤,站定在原地,望向上方,看一看www.hetushu.com到底是什么一直在跟着自己。睁大了眼睛,并且释放出了自己的神识,瞬间,燕开庭打了一个激灵。
谁也不知道,燕开庭作为第一个进入到通道当中的人,经历了什么。
然而谢无想却狠狠地将他的手摆脱掉,转过身来,望着他道:“我知道,你心里,一直有我吧……”
燕开庭略一思忖,就缓缓升空,此次上升的速度可谓是极慢,燕开庭小心地不发出一点动静。
燕开庭回过神来,思忖片刻,摇了摇头,道:“他们……也是应该有着自己的使命,我们还是不要叨扰地好。”
燕开庭点了点头,走上前去,只见一阵清风吹来,轻抚着他的面庞。
不知道为什么,燕开庭下降的极为缓慢,索性他便调整自己的姿势,让自己头朝下,运用自身的力量,朝着旋涡的深处迅速落去。
虽然不知道自己该朝着什么样的方向走,但总比停留在原地要好。
听了这句话,这名弟子心下就是一惊,不可思议地望着付明轩,道:“你……”
被漩涡吸进之后,燕开庭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等到他清醒之后,便发现自己正在缓缓下降,周围都是洁白一片,不过,漂浮在着洁白当中的,还有点点五彩星芒。
有些弟子远远地看到了,心下震惊之余就将这件事情散播了出去,所以到了后来,任何遇见他们二人的弟子都远远地避开两人,门派弟子大多为剑修,他们知道,剑修到了付明轩和沈伯严的这个境界,便是最为无情。
望着这片沙滩,燕开庭心下不禁一阵惊讶,这样广阔的一面沙滩,这么多的晶沙,该是有多么丰厚的能量,这些能量,如果带到了秘境之外,一定是一个十分好的资源。
燕开庭不由得想起了上一次在雾口秘境当中遇见的那一批土著居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燕开庭总觉得这一次的不简单,在燕开庭的感知当中,对方全无修为,但是有着一股很特殊的力量。
燕开庭想了想,便取出自己储物戒当中的一个空置已久的箱子,将这些晶沙装了满满一箱,然后放进储物戒当中。
燕开庭又问道:“可有点点斑斓星光?”
也不知道这丛林当中有些什么,燕开庭只觉得一阵一阵的诡异。
不久之后,元会门的人也陆陆续续地都到了,沈伯严就像是和付明轩有着什么约定一般,两人虽然处在不同地形当中,但好似都将岛屿中心的那一汪湖泊当做自己此行的目的地,根本不管什么资源和宝物,就朝着那里走去。
秘境当中,从来不缺险境,进来的人,也都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众人都感觉这一次,号称千年才开启的与进秘境,并没有一开始所设想的那么艰难险峻,反而比起之前的一些秘境,却是十分温柔,大多数环境,虽有险恶之处,但是还都在人的承受范围内,并不是不可战胜的。
“小师叔!”付明轩向前冲着,奈何尚元悯的力量太过于强大,付明轩根本就挣扎不了。
这个森林的确古老,古老地连里面的生物都好似从未进化过一般。那些蛇明显就是古蛇,而那些虫子,燕开庭在现实世界当中竟是看都没有看见过,只在一些古籍之上,略有所见。
只是不论自己怎么追赶他们,都仿佛还在原地,与那些人当中的距离,从未缩减。
燕开庭转过身来,望向这片沙滩,细腻的沙子在阳光之下晶莹剔透,仔细一看,这些沙子竟然还不是普通沙子,就像是被磨碎了的水晶一般。自己原本被草丛划伤的双脚,沾染上了沙子,这些沙子竟然融进了自己的血肉之中,顿时自己的伤口便是全然愈合。
若是带出了秘境之外,自己身上的人物也就完成一大半了。那么接下来的时间,自己就可以好好探索一下,这个位于自己家祠堂废墟之下的秘境。
这已经不是燕开庭第一次见到海洋,心下没有任何惊喜。现在自己,已经是处于岛屿的边界之处了,再往前走已经是无路,自己难不成只有向后返回的选择?
在这座岛屿之上,看不见有什么人工建筑,相反,从哪些植被看来,竟是十分古老的树木,穿过丛丛树林,燕开庭降落在了岛屿之上。
燕开庭转过身来,道:“看来你已经感受到了?”
“竟然是……幻觉么?”燕开庭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想起自己在飞行前行的途中不小心撞到了一个蜂巢,顿时里面的巨蜂轰然爆发,全部向自己涌了过来,自己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叮了几口,随后的事情,燕开庭就都不记得了。
按照时间来讲,郑乐清进来秘境的时和图书间应该很长了,自己在这秘境当中就已经呆了很长的时间,虽然秘境当中无日月,但是燕开庭仍然能够感受到时间的流逝。
掩映在树冠中间,分明也有着一双眼睛望着自己!
那名弟子也是小有门的核心弟子之一,平日里与付明轩十分熟络,也不知为何今日付明轩竟不理会自己起来。
应该说是既失望,又惊讶。
郑乐清低下了头,嗫嚅道:“也只是道听途说,都说任何靠近寒州真人的,都被他当场给击杀了。”
手触及海水的刹那,燕开庭感受到了一股既陌生又强大的能量,这股力量他在那树冠之上的人身上也感受到了。
燕开庭顺着沙滩走着,眼前终于不再是茂密的森林,渐渐地,一道广阔无边的草地便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猛地坐起身来,燕开庭大口喘着气,望向四周,自己竟然还在树林当中。
那人稳住身形,呼哧呼哧喘着大气,抬头一看,只见燕开庭站在自己面前,又是吓了一大跳!
不知道为何,在付明轩的注视之下,已经是高阶上师的这名弟子警觉地心下生寒,两腿也有些发软。
“放心吧,萧然不会有事的。”以示宽慰,尚元悯拍了一拍付明轩的肩。
这是我吗?海水当中的自己,变得异常高大起来,身上的衣服,也不再是小有门的制服,倒是像先前自己在下落过程中见到的那些神秘人所穿的衣服,燕开庭一片茫然,抬起头来,只见自己的面前一阵光晕流转,便从里面走出几个人来。
似乎是有什么隐藏在树冠之中,正在不停移动,然是树冠十分茂密,燕开庭根本就看不见那里面有什么,此时,若是这丛林之中的不明生物的话,并且对他这个外来者抱有敌意,那么燕开庭此时就处于一种比较危险的境地当中了。
这片沙滩之上,可谓是处处珍宝,无论是散落在沙滩之上的一些贝壳,还是一些从海洋上爬上来的两栖动物,燕开庭均是发现在他们身上都蕴藏着极为丰富的能量。
那些人背对着燕开庭,身材十分高大,一身白衣,乌发长披,浑身散发着濛濛银光好似神祇,正缓缓朝前走着。燕开庭在想,在树冠之中注视自己的人,会不会就是这些人,可是他们为什么出现在海洋之上呢?仿佛,又是完全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一样。
就像是穿透了一层薄膜一般,在下落到一定程度之后,燕开庭感受到自己仿佛正在穿越什么东西,就在自己的脚尖也穿越过了之后,突然,他整个人都好似被什么给扯住了一般,飞速朝下落去!
“你若是这样贸然冲进去的话,他没事儿也要被你弄出点儿什么事来了。”尚元悯面容严肃,道:“寒州,理智一点,稍等片刻再说。”
谢无想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向尚元悯走进,随后便在他的耳边,轻声道了句:“你与付寒州师徒多年,然而你却从来不知道,他是一个怎样的人。”
也不知走了多久,两人却都是不慌不忙,按照他们御剑的速度,想要到达那里是非常容易之事,但是两人却不约而同地行走地十分缓慢,像是抱着一个敬虔的心在朝圣一般。
索性,燕开庭就将整个蜂巢收集起来放在了储物戒当中,必要时候,这体型巨大的蜜蜂还是一个不错的武器。
或者说,潜意识里他有着一种想法,便是这个秘境,其实是在朝自己传达着一些什么。
不过,他很快就打掉了这个念头,因为声音传来之后,并没有人出现在自己面前,而此时,上方又现出了那种婆娑声响。
“这个……你先进去吧。”尚元悯还不习惯无想真人这个称号,便从未正式叫过谢无想。
尚元悯无奈地摇了摇头,道:“唉,都是些急性子,你们先都进去吧,我最后一个,为你们守着,以免有人捣乱。”
燕开庭也不知道自己在丛林当中穿行了多久,等到他终于看见前方树林稍微稀疏了一些,他心下才有些安心,自己终于到了森林的边界之处了。
谢无想望了望他,道:“元籍真人为何在我面前,如此局促起来?”
又是那一股能量!燕开庭无形当中居然也吸收了一些,顿时,他只感觉整个人都变得精神起来。
“你想要说什么?!”尚元悯目光狠厉,盯着谢无想。
郑乐清摇了摇头,道:“我没有见过,但是很奇怪的是,我曾遇见到一个小有门的弟子,说是寒州真人不知遇到了什么,进入到了秘境当中,就变得魔怔起来。”
郑乐清回忆了一下,蓦地睁大了眼睛,道:“有的!不过弟子跑得匆忙,也没弄清楚那点点星芒到底是什么!”
“你们是谁?!”和-图-书燕开庭赶忙跟了上去。
草原之上,好似起着微风一般,风吹草动,一片簌簌声响,但是燕开庭就站在草原之旁,但是却是没有一点被风吹动的感觉。
那弟子朝着燕开庭行了一礼,道:“在下元会门郑乐清,拜见萧然真人,放在我分明身处一片浓雾之中,有凶猛异兽追赶着我,弟子看不见它,只能拼命奔跑,没想到却是跑到这个地方来了!”
这片沙漠付明轩已经在上面行走了小半日,然而距离湖泊,还是有相当的距离。
说完,付明轩手上发力,那名弟子只觉得自己的脖颈咔嚓一响,顿时就呼吸不过来,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不出片刻,这名弟子就死透了。
而燕开庭,却像是与他们选择了完全不同的道路一般,行走在岛屿与海洋的边界之处,绕着整个岛屿走着。
那个和付明轩一模一样的人,为何转头看向自己?付明轩本人呢,又去了哪里?
看来,这些晶沙也应该是这秘境当中无数个宝物资源当中的一种,燕开庭抓起一小把沙子,仔细在手中研磨着,晶沙十分脆弱,变成粉末状之后就融进了自己的皮肤当中。
但是燕开庭升空不到许久,就只听到上方一阵窜动,不久之后那声音便越来越远,看来是逃走了。
“萧然……萧然真人?”
“寒州师兄?寒州师兄?”那名弟子也发现了付明轩的奇怪之处,付明轩平日里的确是比较高冷,但也没有到这个不理会人的程度。
尚元悯觉得自己快要呼吸不了,深呼吸几口,尚元悯努力地让自己恢复平静。随后,他朝着元会门的沈伯严等人点了点头,于是自己便朝着旋涡走去,进入了通道之中。
付明轩冷哼一声,就像是扔垃圾一般,将这名弟子的尸首随意一扔,便又目不转睛地朝前走去。
看来那个东西是盯上自己了!
只有进入的通道,对人的修为要求较高一些。只有高阶上师和真人才能勉强通过,获得了大神通的真人通过时,才会更加安全一些。
毕竟,能量的相冲,到了一定程度,会使人的修为全然崩溃掉的。
而这海洋,不就是如此?宽阔,没有边际,深蓝之下,也不知道有多么深,更不知道,海水当中,都存在着些什么。
难道自己晕过去了吗?这些巨蜂竟然有使人迷幻的毒,那一切,都是自己在晕倒之后的幻觉吗?只是为何会在幻觉当中出现这种奇怪的现象,燕开庭望了望前方,心想,若是按照幻觉所指示,前方就是那一片海样,自己在幻觉当中所见到的,在那现实当中,也会有吗?
就在这时,漩涡之上,光芒涌现,绽放出了异常耀眼的光芒!
“你……又可曾真正认清了我?”
是以有不少上师境的弟子刚入通道,整个人都被撕扯湮灭,但是也有不少好运的降落在了秘境当中。
咸涩的海水直直往喉咙里灌,燕开庭感觉自己不能呼吸,也浮不上来,难道自己就要淹死在这片海洋之中了吗?
手中,海水晶莹剔透,其中竟然蕴藏着五彩斑斓的星光,与燕开庭之前在通道当中所见的,竟是一模一样。
郑乐清顿了顿,道:“我也说不准,像是浓雾,却好似什么都没有,完全看不见……”
“你们是谁?”这些人好似就是燕开庭之前见到的神秘人。
但是也有一些弟子没有那么好运,来到的地方均是一些十分险峻的环境,还没有遇见人,就得和那些险恶的环境好好征战一番。运气好的话就能逃脱出来,运气不好也只能殒命于当场。
一些不小心撞见了两人的弟子,一开始都亲切地上去打招呼,以为自己可以与他们结伴,没想到,任何靠近他们二人的弟子们都是如第一个靠近付明轩的小有门弟子一般,当场殒命。
那名弟子眼珠一转,就挡在了付明轩的面前,望着付明轩,沉声道:“寒州师兄,你可还清醒,还认识我吗?”
燕开庭又想到了付明轩近来总是问自己,觉得自己生活的世界好不好之类的问题,心下便暗暗有些疑惑起来。
只不过燕开庭刚准备腾空时,就听见上方树冠之上一阵窸窸窣窣,燕开庭一愣,随即想着会不会是付明轩到来了。
郑乐清道:“他好似全然不认自家的弟子,就像看不见我们似的,直往前走,却又走得十分缓慢。任何靠近他的弟子,都会直接当场被他给……”
就连燕开庭自己,也不敢相信自己的所见。
这一箱子晶沙,比起燕开庭那一箱子灵魂之珠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了。
燕开庭望向上方,道:“你是谁?为何一直跟着我?!”
“可是,已经没有办法了,元籍,已经晚了,你和我m.hetushu.com,还有他们,这世界……”
就像是被利刃刺中了心脏,尚元悯整个人都是一震,脑海当中,全然空白。
延伸到海洋的,有着一片细腻的沙滩,沙子十分细腻,行走其间,十分舒服。燕开庭望着海水,不知道为什么,若是长久地盯着海洋,总觉得自己好似被深深地吸引了一般,不自觉地就要朝着海洋走了过去。
“寒州师兄!寒州师兄!”那名弟子朝着付明轩跑来,他正好落在了沙漠当中,正愁着自己怎么走出去,没想到就遇见了付明轩。
站起身来,燕开庭望向这片浩瀚没有边界的海洋,心中顿时涌上了一股奇异的感觉,好似自己触碰到了另一个世界的边缘。
燕开庭降落的地方在一片丛林当中,这些植被都十分古老,并且枝繁叶茂,十分高大,浓郁的树冠几乎遮挡了所有的光线,燕开庭行于其中,不得不十分小心。
这草地绵延千里,好似看不到尽头,但是在燕开庭的记忆当中,自己在下落的过程当中,分明只见到岛屿上也不过是只有一小片围绕在湖边的草原而已,那么这一片草原,自己为何没有注意到。
再继续向下坠落,燕开庭的视野就渐渐变得模糊起来,最终,在一片迷迷蒙蒙当中,燕开庭就像是拨云开雾一般,视野逐渐又变得清晰起来,在他的视野当中,一座岛屿便出现在自己面前。
“萧然真人……”郑乐清走到了燕开庭的身边,道:“萧然真人,听说这玉京是您的故乡,而这秘境,又是开在您家祠堂之下,不知道您是否感受到了一些不同呢?”
当自己的双脚第一次触碰到海水时,燕开庭直感到了一阵痛楚,那是海水当中的盐分浸入了自己的伤口所导致的。
付明轩终于在他的阻挡之下停下了脚步,抬起头来看向这名弟子。
若是出了事情呢?一时之间,她的脑子里便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庭哥儿!”付明轩就欲冲上前去,随着燕开庭跳入那通道当中,却被尚元悯给拦了下来。
谢无想冷笑两声,道:“有你我在,他们怎么敢冲过来。”
“然后呢?”
众弟子都满脸的激动和憧憬,在尚元悯的指挥下一个一个进入了通道之中,到最后,只剩下了谢无想和尚元悯两人。
并且,相比于压迫感,燕开庭更有一种迷茫还有紧张的感觉,他总觉得,自己所看到的幻觉并不是没有依据。
顿了一顿,谢无想道:“我只是觉得,现在不说明白,怕是以后没有机会了。”
尚元悯无奈的笑了笑,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秘境已经开了,你看,元会门的人都在后面等着呢,恨不得都冲了过来。”
在那些人当中,有一道身影,虽是看不见面容,但燕开庭确实觉得如此熟悉,好像就一直在自己的身边一样,不过那些身影也是转瞬即逝,燕开庭根本就没有看清楚。
果然,跑出丛林之后,一片汪洋大海便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随后,更加奇怪的是,燕开庭看到了一群奇怪的人,仿佛正以现在自己的视角,在看着自己,看着这世界上的所有生灵,那些人,他看不清面容,只觉得他们是那样的高大与陌生,浑身散发着金光,若说是神祇,燕开庭也不觉为过。
并且很奇怪的是,时间流逝的感觉非常明显,仿佛自己就置身于河流当中,周围缓缓流淌着的不是河水而是如水一般的时间。
方才是怎么回事呢?为何自己总觉得,先前的那片所谓的白茫茫一片可在等着自己进去,而恰好就被郑乐清给破坏了。
摸了一摸自己的脸颊,一阵钻心痛楚传了过来,在自己上方的树林之上,那个蜂巢还在嗡鸣,只不过自己身边已经没有了那些蜇人的蜂子。
“通过了?”尚元悯惊讶道,“还挺快的!”
只是话还未说完,付明轩伸手之际,就将他的脖子握在了手中。
听郑乐清这么说着,燕开庭心下也是十分疑惑,便想起之前有好几次,付明轩和沈伯严两人时常私下待在一起,并且还不怎么想让自己参与其中的样子。
此时,谢无想整个人也呆在了原地,没想到,燕开庭就这样冲了进去。
一开始燕开庭还被这些十分巨大的蜜蜂蛰了几口,但是后来燕开庭竟然发现,被蜜蜂蜇过之后自己好像变得更加灵敏了起来,鬼使神差地,燕开庭对着那些蜜蜂做出了指令,发现那些蜜蜂居然都能够听从他了。
顿时,燕开庭好似被闪电击中了一般,惊讶道:“明轩……”
而那个有着和付明轩一模一样面容的人,正是他在通道下落过程当中看到的那个熟悉的身影,燕开庭终于知道,自己那熟悉的感觉从何http://m.hetushu.com而来。
自己身处在上空,可以很明显的看清楚这岛屿的模样。这岛屿非常之大,勉强可以看到其边界,其中地形多样,有沙漠,有丛林,有草原,也有湖泊,这些地形一同构成了这座岛屿,而在这座岛屿的周围,就是燕开庭从未见过的海洋,无边无际,如此湛蓝的颜色,既让人心旷神怡,又让人感到无边的神秘。
莫非是中了什么蛊术?
然而付明轩却像是听不见那一名弟子的声音一样,直直地朝前走着,竟是连头也不回一下。
不应该是这样的!
脚踩着细腻的沙滩,燕开庭缓缓向着海边走去,不同于梦境,燕开庭此时清醒的很,那海洋,也没有对他产生什么吸引之力,他缓缓走近海边,蹲下身来,伸手摸了摸海水。
燕开庭停立在半空当中,叹息着摇了摇头,看来也不过是一个胆小鬼而已,只是那人身上所蕴含的一种奇特能量,让燕开庭有些忌惮。燕开庭索性在半空当中走了一起,一边走,一边就四下观察着。
不对,不对!
那名弟子又唤了一声,只看见付明轩露出一个冷笑。
站起身来,燕开庭加速朝着前方跑去。
付明轩并不回应,连头也没有转一下。
“寒州师兄……”
燕开庭站定在草原边缘,没有踏上去,在这里,他已经感受到了明显的异样。
那人,分明是和付明轩一模一样的!
走到付明轩近前,那名弟子对着付明轩道:“这沙漠好生奇怪,就像是怎么也走不出去一般,寒州师兄也是在寻找出路么?遇见你我就放心了。”
郑乐清迷茫地摇了摇头,道:“不全然……总有一种,压迫感……”
“萧然真人,萧然真人?您怎么了?”
燕开庭分辨不出来那种力量,究竟是什么。
面面相觑,燕开庭只看见这弟子身穿元会门弟子服侍,已经是一个高阶上师,便问道:“你从哪里出来的?!”
郑乐清看着燕开庭想着想着整个人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好似非常不解的样子,于是就道:“要不,我们去找一找两位首座?”
燕开庭则是一边走,一边陷入到了自己的沉思当中。
就像是在强者的威压之下,根本站立不住一般。
好似有一个人听见了燕开庭的喊叫一班,那人缓缓地转过头来,望了一眼燕开庭。
谁都不知道这千年秘境当中的存在有着什么样的力量,燕开庭若是大意的话,怕是要吃上苦头。
但是碍于两人身份都是首座,燕开庭一直觉得两人之间应是代表着各自的门派进行交涉,而私下里,燕开庭的印象当中,两人的关系,并没有好到私下要经常来往的表现。
燕开庭下落地极为缓慢,他伸出手来,我这了一点星芒。没想到那些星芒在接触到自己时,迅速钻进了自己的皮肤当中,好似被自己吸收了一般。
“什么意思?”燕开庭皱起了眉头,“什么叫魔怔了起来?”
燕开庭仔细看了看前方的路,还是准备沿着沙滩继续向前走,在他下坠的过程当中,岛屿的边界,可不是只有丛林。只要向前走,就一定能够遇见不一样的地形,说不定,还会遇到一些弟子。
而此时,付明轩行走在沙漠当中,他好似对这个地方十分熟悉一般,没有一点偏移和犹豫,直直地朝着沙漠当中的那眼湖泊走去。
虽然弟子们进入秘境的时间都差不多,但是因为乱流的关系,大家都散落在不同的地方,这座岛屿在空中还可以勉强看到边界,然而身处其中,才知道这座岛屿是多么的大。
遍布在地上的,还有一种奇怪的蕨类植物,足有燕开庭的小腿一般高,并且叶子之上,均是带着一排排细细的小刺,燕开庭走上几步,就得听下来揉一揉自己的腿脚,还未走出多远,自己的双脚已经开始往外渗血了。
既然自己上方有着不明存在,那么腾空飞行就不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燕开庭伏低了身子,就在地面上缓缓走着,每走一步,燕开庭就极力减轻自己的动静,但是没走多远,燕开庭还是发现自己的上方,仍旧是传来簌簌声响。
慢慢走入海水当中,燕开庭感觉得海水之中似乎是传来了一阵一阵的呼唤声,自己的理智渐渐化作了烟云,飘忽不见了。在海水当中,倒映出了自己的面容,燕开庭发现自己的面庞正在不断地转换着。
而此时,随着进入秘境的人越来越多,秘境当中,也开始了一些小规模的战斗,无非是为了抢夺宝物,争夺资源罢了。
这句话还没说完,就只见付明轩好似风一般的经过自己,然后飞向了漩涡之上,进入了通道之中。
付明轩极不情愿地停下脚步,望着那缓缓流转的旋涡,眉头就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