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是你,给我一半的爱情

作者:笙离
是你,给我一半的爱情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是你,给我一半的爱情。
因为雷暴雨的缘故得晚点,我掏出手机想告诉何彦非我可能得晚点到,刚开手机就发现铃声响个不停,打开一看都是信息。
人流越来越骚动,情绪酿成了不安,那么多攒动慌张的脑袋在我眼前晃动,我只有不停的退后,机场仿似玻璃罩的真空蓝中,我第一次那么惧怕,那些深蓝会将我吞噬。
我提着包,缓缓的走出通道,落地的蓝色玻璃,把这个空间包围起来,没有灿烂阳光的时候,仿佛深海一般。
我忽然很想哭,挤到嘴边却变成了勉强的笑容。
而现在,阳光从窗外倾泻下来,落在我的手边,暖暖的,甚至有些扎人,我恍然,原来已经是夏天了,还是天空中灿烂炎热的夏季。
脚下是毫无着陆感的虚无,在高空的感觉一直让我有些畏惧,即便是坐了很多次飞机,那种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飘渺http://www•hetushu.com,好像一下秒就会堕入无尽的深渊。
日子,不知不觉的竟然过的这么快。
我还记得第一次送他去机场,就是在这里,两个人到龙阳地铁站转磁悬浮,我看着窗外飞速的景物,不住的惊叹,“好快啊,好快啊!”
他笑起来,眼梢飞起了几道深纹,那时候我侧过脸去看他,还是那么好看的侧脸,而我并没有太多的不舍和留恋,我只是想让他飞,飞的更高更远,那里有一片我未知并永远未知的世界,我知道,那个天空,属于他,不属于我。
连送他走的时候我都没哭过,夜深人静独自一人的时候我也没哭过,看人脸色被人讥讽的时候我也没哭过,我只是在不小心丢失了他送我的耳钉的时候,抱着被子,久久的哽咽。
那样的男人,我一眼就可以在茫茫人群里找到他,即使拥堵m.hetushu.com犹如新年上海的人民广场,我也从未跟他在人海中走散。
我的手机安安静静的躺在手心里,这么长时间,已经这么长时间,他都把我遗忘。
“薛问枢回来了,你知道吗,你跟他还有联系么?”
薛问枢。
我的内心竟然一片平静到死绝的崩溃。
而我很久没有来过这里,即使选择,我也会选择另外一个机场,这里,那么空旷,我没想到,那时候我的心,之后的一天一天,也会变那么空旷。
我站住脚步,看他在我眼前慢慢的走远,消失在人流之中,我看着他,就像我曾经看着他头也不回的走进候机楼一样,冷静而决绝。
广播里空姐公式化的声音传来,“各位旅客,因为目前南京地面有雷暴雨,本架飞机改飞上海浦东机场,给您带来的不便,我们表示歉意。”
只是无意识,我鬼使神差的往相隔不远的出入通和_图_书道上看了一眼,那一眼,修长的身形,齐额的短发,微微扬起头走路的姿态,还有无意识的用手抓住头发打卷的小动作,让我一时间无从反应。
黑色的浓烟慢慢的散去,取而代之的是灰色烟雾的升腾,候机楼广播不停的播出让乘客少安毋躁的广播,而那个长长的通道,在一片灰黑的背幕中,是他。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都不知所措,场面有些近乎失控的震惊,我握着手机,感觉手心比金属的外壳还冷,却还渗的出汗。
从小窗户里看过去,脚下的云层厚厚的,阳光肆无忌惮的挤进狭小的空间,把机舱内填的满满的,而一个小时之前,深圳下着倾盆大雨,几乎要把天水倾倒于尽。
眼前都是新奇,还有对预知未来的惊叹,那点离别仿佛根本不值一提。
忽然,身后一阵巨响,好像要把天地都震碎一样,所有人,大厅里所有的人和图书都不约而同的看着远处滚滚腾起的浓烟,漆黑的烟雾铺天盖地的涌来,把原本暗沉的天遮的严密厚实。
我怎么也迈不开一步,我曾经在脑子里设想过无数我们再次相见的画面,可是到了面前,我真的不知所措。
我很想跑过去,哪怕只是喊他的名字就好,就在我挪动脚步的一刹那,我看到他边走边拿出手机贴在耳朵边,好象在等待别人的回应一样。
而现在,我清楚的感到,眼泪在我眼睛里已经积蓄了太久,化成了痴缠的爱恨,一时间,无处可逃。
薛问枢。
不知道谁大声喊了一句,“是飞机失事!”场面“哄”的一下炸开来,所有人都站起来望向远处的地方,就听见武警消防的车鸣笛声音,嘶叫在雨地里。
上海地面小雨,我从出口通道走出来的时候,空旷的跑道,巨型的飞机,或是蓝色,或是红色,紫色,在有条不紊的滑向预定的跑道,而天和*图*书边,一架UA标志的飞机缓缓的俯冲下来,机尾上的一抹深蓝色划开暗沉的阴霾,我心下一动,不由地放慢了脚步。
直到现在我才承认,你在谁身边,都是我心底的缺。
有些是广告,有些是无关痛痒的问候信息,翻到最后,我的手忽然一抖,几乎抓不住。
而我就是因为昏暗的天气赖在床上不肯起来,只好让出租车司机一路狂飙到机场,然后踉踉跄跄的就抱着柱子在车来人往的车道上干呕了半天,却被告知飞机已经起飞,只能改签。
机上的乘客全都发出一阵无可奈何的喟叹,我摇摇头,感叹今天运气实在是太差。
可是越来越接近目地地的时候,阳光一点点的消失,我看见飞机下沉的姿态,机翼在空中剧烈的颤动,机身甚至跌撞了几下,猛然,身子被抬高,巨翼在暗沉的天空中逆转了方向。
是薛问枢,还是飞机失事,我在想什么,为什么我抖的那么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