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是你,给我一半的爱情

作者:笙离
是你,给我一半的爱情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章 初遇

吃完涮羊肉我去了趟洗手间,整个大厅里弥漫着烟熏火燎的麻辣味,酒味和烟味,我只觉得闷的头疼,推了后门想出去吹会冷风,却看到霓虹闪耀的黑暗中,一个人的影子被玻璃扭曲到湮没,可是脸庞的轮廓依然。
他看看我,又看看跟他说话的男生,指了指介绍给我,“强化班的,以前我初中同学,薛问枢。”
我摇头,“笨,火锅白菜热被窝!”
冬天的小城,冷的放肆,本来就是南北交界的区域,偏偏还没有暖气,夜幕降临的时候,巨大的寒气逼退那一零星的温暖,整个城市如堕冰窖。
而我却轻轻的拂开他的手,错开他的脸,心底却是了然,再仔细看看这张脸,也释然了,这样的脸和身材,这样的性子和前途,就是不主动招惹依然会有女孩子倒贴。
冬夜的冷风中,两个百无聊赖的人倚在背风的墙壁上,扯东扯西,说话间呼吸出的白汽与冰冷的空气汇聚在一起,火锅店内热气腾腾,身后的玻璃白茫茫一片,只看见人影攒动,星星点点的光亮在眼前放大,我看着他,忽然感觉好像看着一个熟识很久的朋友。
我没多想,推开门,陈旧的老木门“吱呀”一声,谙哑的声音好像是寒鸦的啼叫,我被吓了一跳,而站在冷风中的那个人冲着我笑笑,语调仿佛好像猜到是我那样自然,“吃完了?”
我在口袋里摸摸,掏出一片达喜,“胃药,嚼了吧,不用水带的。”
立刻有人接话,“他要考什么试啊,都保送http://www.hetushu.com了,这会肯定在楼上机房玩游戏呢。”
“他学医的,医生压力大,烟瘾很重,我这个人可受不了烟味,但是没办法。”
“怎么分手的?”
于是,这段小插曲就这样被搁浅。
而我们一群腐败党凑在一起,躲在老北京火锅店里吃火锅,小包间落地窗,热气蒸腾的白汽爬满了冰冷的玻璃,在等小白菜翻腾的时候,一群人颇为感慨的望着窗外,“在如此冷漠的冬季吃火锅真是幸福啊!”
薛问枢。
吃到一半的时候,陈奕说,“不喝了,我去厕所,都快满出来了。”
“不知道,到时候再说。”我看着他,无奈的笑笑,“唉,你们这些人……”
我挑挑眉,不置可否,他忽然目不转睛的看着我,手指上的爱喜闪着微微的红光,他问我,“要看吐烟圈么?”
“好少见的字。”
我抬起眼睛,轻描淡写的看了他一眼,个子不算很高,脸庞也没有特别突出的棱角分明的轮廓,但也并非过目即忘的平淡,那双眼睛微微的眯起来,昏暗处深邃的眼纹飞入鬓角,他朝我淡淡的看了一眼,有些疏离的笑笑,我说,”施莐。”
冷风拂过他额前的短发,也撩起了我的长发,发梢忽然觉得有些撕扯的疼痛,扭头一看原来薛问枢的手,悄悄的捏住了我的一缕头发。
他也看着我,忽然就不说话,一瞬间,我居然有种天开地远,时光静止的错觉。
“等一下,等风过去的。”
http://m.hetushu.com鄙视他,看不起他,因此更想用宠爱溺死他。
他眯起眼睛,眼角的刻痕更深了,光影明暗之中,他的脸廓在肃杀的冬夜里不由地也冷峻了起来,动静之间,烟雾弥漫,俊逸生动。
“岁寒三友知道是什么?”
没心情跟他们继续玩笑,我推门出去,大厅里浓重的烟酒味和火锅底料的辛辣味混着冷空气一下窜了进来,我刚酝酿了想打一个喷嚏,就看见陈奕和一个男生倚在墙角说话,隔壁的小包间,嘿,强化班的那群小混蛋。
他有些惊异的看着我,点点头,我从口袋里摸出一个ZIPPO,打开盒盖擦下去,黑暗的夜里,手心中出现一个昏黄的光圈,蓝色的火光颤颤巍巍的在风中摇曳,他的脸凑了过来,我笑道,“你不点烟了?还是想我把你头发烧了?”
“胃疼。”
我微笑了看着他,昏暗的灯光下,我看到他的眼睛里有种莫名的情绪,我还来不及去细想,他低声说到,“你有空,最近?”
然后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白色的盒子,递给我,我摇头,“我不抽烟的。”
还是我先打破了沉寂,“你现在在哪?”
我想了想,诚实的告诉他,“习惯,我前男友抽烟,所以就带着……”
倒是他先按奈不住,也算是我的成功,即使只是因为我长得漂亮。
“他嫌我小,大概不能给那些不着边际的未来,或者说,我们相差太多。”
他转身的时候,身姿的暗影印在一片模糊的白雾之上,身姿www.hetushu.com修长挺拔,我微微的挑了一下眉头,忽然他却扭过头来,和我的目光猝不及防的对上。
我白他一眼,“吃火锅容易胃疼,常识好不好,你不吃拉倒。”
他们开始调笑,“要是陈奕跌厕所里,施莐你是不是要闯进男厕所喊救命?”
他打断我,“我们这些人怎么了?”
我一下来了兴致,“看!”
然后我想了想,又加了一句,“我听过你名字,高中时候。”
让我高中乃至大学时候恨之入骨的强化班的小混蛋们,正在很没品的喝酒抽烟吃火锅,那一张张曾经那么单纯白痴学术麻木的脸,也变得□横流。
还有站在冷风中的薛问枢,他的烟,他的眼睛,让我停止不了去想他,还有他的女朋友。
一圈圈的烟,腾空而起,椭圆的,带着点风的捣乱,转瞬即逝,可是竟然这么有趣,我看着他仰头的时候,青亮的下巴有细小的胡渣,他的下巴有些圆润,不是削尖的锋利,反倒让他的脸看上去少了很多侵略性。
世风日下啊,可恶的保送生,全然不顾在高考生死线上挣扎的群众同学们,我正在狠狠的诅咒那个叫薛问枢的时候,忽然想起这个名字耳熟的紧,可是那时候处在脑子被物理搞的抽搐的地步,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老丁踹了他一脚,“瞧你那怂样,喝点小酒就这德性,去,快去排完了继续。”
于是我笑起来,“有空,请我吃饭吧。”
我说,“施耐庵的施,草子头加一个沈从文的沈,跟沉重的沉一个音,念莐和*图*书。”
他愣了一下,半晌没说话,眼神有些恍惚。
“在哪?”
刹那间,一颗石子,敲起了一池的涟漪。
他说了一个很牛的研究所的名字,我啧啧嘴,然后叹了口气,他问,“你呢?”
“梅竹兰?”
老丁他们在抽烟,喝酒,大口吃肉,而我,远远的看着他们。
我一本正经,“错,肯定有男人喊,女流氓啊,救命啊!”
我没敢说话,就看到他深邃的眼睛,双眼皮很深很修长,那张俊俏的脸缓缓的靠近我,我眯起眼睛看着他,不动声色的问,“你有女朋友吗?”
我抬起头看天,小城市冬季的夜空竟然还有亮闪闪的星星,天地相接的边缘,并不是浓黑一片,微微泛着青白色,我笑起来,“你们的世界,总是更加广阔一些,是真的,我总是这样感觉。”
“唉,别啊,我吃。”
我带着叵测的笑容走过去,陈奕看到我,“喝多了?”
火锅店橘色的灯光印亮了那只细长的烟,我认得是韩国的爱喜女烟,我看着有些出神,冷不防薛问枢问我,“你不抽烟怎么会随身带ZIPPO?”
薛问枢笑笑,把烟含在嘴里,凑近我的手,烟头微红,他就着深吸了一口,我看到青烟袅袅的升腾起来,一丝一缕的飘散,然后融入无边无际的黑夜中。
“没,我出来透透气,里面老丁他们抽烟,难闻。”
没等他回答,我推开门,一股热气扑面而来,我的脸已经冻僵到麻木了,而我的心,连被潮湿的水汽温暖的机会都没有。
我摇头,顺手摞了下刘和-图-书海,“没,里面太闷了,出来透气。”
他“哦”了一声没再说话,我低下头看见他两指间夹了一根烟,那根烟细长又精致,没点着,我心下一动,“要火?”
“我不能吃火锅,一吃就胃疼。”
他脸上的笑意浓了一些,这时候隔壁桌子有人喊他的名字,他对陈奕笑笑,“先过去了,以后有时间网上联系。”
“给我看看。”
他瞪大眼睛看着我,然后看着我裤子口袋,“你那是多啦艾梦的口袋吗?怎么什么东西都有?”
等了半天陈奕都没回来,有些老烟枪已经开始按奈不住抽烟了,我在云里雾里的被熏的觉得喘不过气了,抓了衣服说,“我去瞧瞧陈奕,没准喝多了摔哪里去了。”
他说完后,忽然眉头紧紧的蹙起来,借着昏暗的灯光我看到他的额头微微渗出汗,“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他依言,话题一转,“你名字怎么写的?”
“你前男朋友也抽烟?”
原来就是他。
一根烟,很快就被耗尽,落在地上的微红的火星慢慢的燃尽,他看我意犹未尽的样子,想去抽第二根,被我按住,“少抽点,小心肺癌。”
我依言递给他,他深吸一口烟然后慢慢的吐出来,“哦,四叶草,还挺新的。”然后他丢给我,“老烟枪都不用ZIPPO的,路边超市两块钱一个最好。”
我心里暗暗一惊,忽然想起来高三时候月考完下来,走在楼梯道上几乎濒死的时候,身后有人喊,“薛问枢人呢,考试时候没看到他。”
“保研没保上,准备找工作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