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是你,给我一半的爱情

作者:笙离
是你,给我一半的爱情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章

我“啊”了一声,手边的一罐豆瓣酱哗啦一下被我的膀臂撞下来,砸在我的脚上,我倒抽一口凉气,脱口而出,“纳尼?”
我白了他一眼,他也不在意,把巧克力扳下来送到嘴里,然后我听见“啪啦啪啦”的咀嚼声,伴着超市欢快的乐曲传来。
我有些意外,说不上是不是感动,在我的记忆中,从来没有一个男生说过要送我回家,即使是在瓢泼的雨天和飘雪的冬夜。
他顿了顿,“施莐,Are you know?”
我看看不远处的公车站台,“公交车咯。”
“你东西这么多拿的动么?”
“7分。”
薛问枢。
很快信息就来了,简简单单的,“有,你快到六合时候电话我,我去接你。”
我扑哧一下笑出来,“还有TOEFL呢,你也一并考了?”
我想把他放在手心里宠坏,然后狠狠的摔下去。
我狠狠的瞟了他一眼,“Sorry,I'm not know,I'm kidding!”
我自己也不知道,可是,我喜欢他漂亮的眼睛,笑起来眼角深深的纹路,话不算多,口齿也不见得多讨女生欢心,可是偏偏的,他那样聪明的男孩子,周和_图_书身散发着成熟男人让人窒息的自信的魅力,带着点调皮的玩心,好像是香浓的黑巧克力上点缀着樱桃。
班长笑的得意,“哎呀,第十三个被我吓到的人,反正你过来就是了,到时候我让徐可林去接你。”
“物理,高中物理不难的,我高中时候大学物理都学完了。”
他喉头一紧,明显的被噎了一下,“……你真可怕,对了,你GRE考过没?”
“你要出国?”
他笑起来,从口袋里摸出两块硬币,“我送你回去。”
而这样的恶习,却不是我的,我是从别人那里学来的,再报复到下一个人身上。
“买巧克力啊。”他贪婪的目光从我的篮子里又移到了架子上,“这里的牌子太少了,没几种口味,不知道买什么好。”
我看了觉得奇怪,上去喊他的名字,他转头一看,冲我笑笑,“你来买……”他看看我篮子里的零食,眼睛倏的亮了起来,“你买食吃啊?酸枣子!”
他点点头。
可是,这样对薛问枢,好不好。
我尴尬的一笑,“……是,你吃的,啊……。”
薛问枢又丢了一块巧克力在嘴里,嚼了两下,问我,“那怎么吃?”和*图*书
我想都没想就把脑袋凑过去了,咬住那块黑巧克力,薛问枢看了我一眼,眼睛里满满的笑意,“哎呀施莐,你真跟猫吃食一样。”
终于他挑好了两板橙味的黑巧克力,付完帐连超市大门都没出,他一只手帮我拎着带子,另一只手三下两下把包装纸撕了,扳下一块给我,“来,吃食了。”
我白了他一眼,“我最怕物理……和数学。”
好吧,薛问枢,如果有什么能瞬间摧毁你的形象,那么,一定是英语。
话刚出口,不知怎么的,我心里忽然有种淡淡的失落,而薛问枢抓抓脑袋,不好意思的笑笑,“我们宿舍那群小变态全去考GRE了,虽然我保送了,但是为了表示我还是合群的,所以我决定勉强考一下GRE。”
那夜,我躺在床上,在黑暗中睁着眼睛,屋里冰凉的空气骤然的压了下来,薛问枢的脸在我的脑海中明了又灭。
这个人,就是徐可林。
我摇摇头,“没,我又不要出国,怎么,你打算考?”
我一愣,“没事啊,就五站路,很快的,不用麻烦了。”
我反问,“你干嘛的?”
我隐隐的预感,这样的男生,将来的路一定会走的更和图书远。
“要,请帖我就不给你快递过去了,你晓得我还有房贷啊,好了,不跟你说了,长途话费,我还有房贷啊。”
他顿了一顿,嘴撇了撇,“天哪……我最怕英语了……”
“含着,慢慢的化啊……”他嚼的越发的来劲,我也越说越没底气。
我满意的把手机放回口袋,提着重重的篮子准备去付账,刚走过食品区的时候就看见一个熟悉的侧脸,万分无比纠结的脸。
“要红包不?”我惦记着我荷包里的大米,肉疼的紧。
我顿时不知道怎么言语。
Are you know……
而薛问枢……
“多少分?”
他一脸淡定的看着我,眨了眨眼,自言自语到,“怎么听着有点怪怪的……”,而这句话就好像一个球在该死的毫无摩擦力的轨道上不停的在我脑子里旋转。
他正瞅着一群巧克力,手指不停的卷着额头上的一撮短发,刚伸出手想拿一盒好时的牛奶巧克力,又瞅了瞅旁边的,又把手缩回来,长长叹了一口气。
一瞬间,我只觉得,和我一般大年纪的男生,已然有这么坚定的眼神,实属难得。
我正在发愣的时候,披散在肩膀上的头发被轻轻的撩起,这和图书个小城市,冬季黑幕降临的太早了,早到夕阳的温度还没有完全散去,十里长街灯光流转,薛问枢的眼睛被灯光映衬的亮晶晶的,我第一次发现他的眼睛原来那么大,双眼皮的纹路走的很清晰,他的眼睛里好像藏了很多东西。
那晚的场景在脑海中不断的闪现,那一瞬间,我清楚的明白,原来我不会爱上他,只是想宠爱他。
我想,用宠爱把薛问枢溺死。
颤颤巍巍的抬起头看薛问枢“咀嚼”着巧克力,我酝酿了一下终于说出口,“巧克力,不是那么吃的……”
他那双大眼睛翻了翻,然后举起手里的巧克力,“按你那样的吃法,这块巧克力我可以吃到明年的开春。”然后他又白了我一眼,“施莐,你个巧克力废柴。”
“施莐,你学什么的?”
我忽然想起过年时候似乎是情人节,原来他是提前买了送给女朋友的,我想了想建议,“你是要情人节送女生的么?说实话其实女生都不是怎么太在乎口味的,包装好看精致一点的就可以了。”
他的脸立刻扭曲起来,尽管车厢里乱哄哄的,我还是听见他的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TOEFL要考口语,我死活都不hetushu.com要说英语……”
“英语。”
“哼,英语,四六级有什么难的,我连雅思都考过了。”
这样的落差,怕是谁都受不了吧。
他的眼神直了,头发在手指上纠结的绕了几个圈,“啊,情人节,什么时候?巧克力,我是买给我自己吃的……”
我是真的很习惯把一个人宠坏,然后看到他满足的微笑就会很开心,可是下一秒,这样的宠爱却不翼而飞,硬生生的把别人从天堂摔倒地狱。
跟男生的相处,我已经渐渐的把自己的性别淡忘,也从来不会利用自己的性别优势,强要求别人或是麻烦别人。
薛问枢的家就离超市不远,我们一路走过去走到小区的门口,我伸出手示意他把购物袋给我,可他丝毫没松手的意思,他问我,“你怎么回去?”
这个年前的冷寂,好像被连绵不断的喜庆给冲淡了,第二天下午,当班长的电话打给我的时候,他口气里尽是兴奋和欢喜,“施莐,来南京,参加我的婚礼吧!”
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我翻翻白眼,发了个信息给徐可林,“班长结婚,我去南京,他说让你去接我,你有时间吗?”
下班高峰的公交车出奇的拥挤,而我和他蜷缩在一个角落里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