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是你,给我一半的爱情

作者:笙离
是你,给我一半的爱情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章

我摊摊手,“没带,徐可林,你能不能不要抽烟了,你丫的要想死,你现在就给我跳长江去,省得在这里祸害人间。”
我们什么时候变成这样。
我“嘿嘿”笑,“我就抢点新娘风头不可以啊!”
分手之后互相用各自的艳遇调笑,话语里总是冒着点酸涩的味道,我是个幼稚的孩子,只会用表面的光华来掩饰内心的贫瘠,我不能告诉他我跟他分手后只荒唐过半年,从此以后规律生活,无所欲求。
如果分手之后还可以做好朋友的话,那么分手之后睡在一个屋子里不发生点什么是不是对不起曾经的感情。
我气不打一处来,看到别人翻看我信息我就来火,“谁让你动不动就翻我手机,你干嘛,现在轮的着你管我嘛!”
他笑笑,然后把我的随身包翻了翻掏出那只四叶草,“嘿,你怎么可能没带。”他就着火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又擦了一下遂火轮,“感觉不一样了,修过了。”
算了,我叹了口气,施莐,你从来都是关键时候掉链子。
“小帅哥啊,我同学。”我不甘示弱的回过去,果然徐可林挑挑眉,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他手指紧了紧烟嘴,一声不吭的出去抽烟了。
我不知道什么睡了过去。
过了好久我听到他略微沙哑的声音,“施莐,你睡了么?”
他面色更加复杂了,“施莐,其实,和-图-书新娘没你好看……”
“同学结婚出礼的。”
等我清醒了一点的时候,看见徐可林坐在我的床上,翻看我的手机,我心下一沉,想都没想就伸手去夺,结果一不小心,手指一划,擦过他的下巴,一道刷白的印子慢慢变红。
我张开嘴想反驳,徐可林,我不再是一个小女生了,我已经变了很多了,可是怎么也说不出口,我忽然很想哭。
而她是他们的人间,四月天。
我看着他那张欠扁的脸,就差没一巴掌拍过去。
他把我一直送到小区门口,跟我道别,小区里来来往往的车辆,吵杂的叫声,很生活的气息,我忽然很想看一看薛问枢的背影,只是还没来得及回头,就听见他叫我的名字,“施莐,等下。”
挫败的哭。
而徐可林,你又是为什么要装成这样。
我那时候正喜滋滋的忙着换衣服,听到这句话乐了一下,“真的没我好看,哈哈,对了,他老婆是谁啊,我都没来得及问,他就稀里糊涂的嫁人了。”
他比我大了两岁,是我这辈子都无法逾越的鸿沟。
“谢徽。”
早上是徐可林的手机闹钟把我们叫起来的,两个人都是贪恋被窝的主,挣扎了半天终于爬起来了。
他很快回到,“你怎么在南京?”
徐可林。
我敏感的瞪着他,他笑起来,俊挺的眉峰飞的高高的,我在心和-图-书里狠狠的骂到,妖孽,然后他大手一挥,拍拍我的脑袋,“别想歪了,我定的是标准间,两张床,你看看,这么冷的天我要睡冰冷的宿舍,我知道施莐你最好了是不是啊?”
屋子里陷入一片黑暗。
话音还没落,他的手机也唧唧歪歪的响起来了,他拿出来看了一眼,按掉了,然后手机又锲而不舍的响起来了,我扯了扯嘴角,“你也不闲着嘛?”
我斜了他一眼,“关你什么事,我这叫普遍撒网重点培养。”
“不知道。,不会待在这里了。”他忽然又恢复了原来的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摸摸我的头发,笑得没心没肺的,“小丫头,快去换衣服,穿的漂漂亮亮的我们去抢亲。”
可是,我悠闲的躺在床上看电视,而徐可林在房间里坐立不安,我实在忍不住了,“你要抽烟就出去,抽完了再进来。”
我一把捂住额头,哭笑不得,“徐可林,你是不是那种,我爱的人结婚了,但是新郎不是我的炮灰男配?”
我怎么做,都只是谢徽的影子。
他“恩”了一声,然后扯扯我的被子,“你坐了半天的车了,要是累了就先睡觉吧。”
我怎么觉得自己大,变得成熟,永远在他面前都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女生。
“你怎么知道的?”我有些惊讶,继而又神秘兮兮的笑起来,伸手去夺,“拿来,我http://m.hetushu.com看看,他修好之后我就没用过。”
他松了一口气,拉了门出去,继而又敲门,“施莐,打火机。”
我没有回答他,就听到他自言自语到,“睡着了吧,我关灯了。”
我暗自觉得好笑。
我回头看见他笑着问我,“唉,忘记问你的手机号码了。”
当我在包里把新衣服一件件翻出来的时候,徐可林的脸色越来越复杂,他试探的问,“施莐,你不是要去抢亲吧?”
拉开窗帘,冬日早晨的阳光难得的好,在蒙蒙的白光中,灿烂耀眼,连着城市的空气也鲜活了起来,把窗户打开,微寒的风穿过,心底的涩意好像都被带走,心情一下子好起来,和徐可林相视而笑,都觉得真是个吉利的日子。
我脸色一凛,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徐可林扯了扯嘴角,艰难的笑了笑,“别这样看着我,施莐,我没骗你。”
我有些惊讶的看着他,“你要去哪?”
我报出一串号码,他默念了一下,“记住了,有空联系。”然后转身走远了,而我傻傻的愣了一下才发现我居然忘了问他的号码。
收到薛问枢的短信的时候,我已经跑去了南京,那时候正在地铁上累的昏昏欲睡,一阵铃声响起,我拿起一看有些惊异。
“算是吧。”
“哦,那玩的开心。”
“那你还去,你缺心眼啊。”我有些来火,拽住他的衣袖http://www.hetushu•com,“他们竟然也好意思告诉你的,班长他什么意思?”
我抬起头看着他,他的眼神冰冷的,没有一丝感情,他只站在我身旁,我觉得周围的空气都凝结起来了,聚集起来向我重重的压来。
我哼了一声没去睬他,徐可林转过头看着我,“施莐,晚上我跟你睡?”
我吓得连忙爬起来,“我睡着了?”
但是我还放不开他,所以如此的越发跟这座空城牵扯不清。
他转身去了洗手间,我钻进被窝,关了屋顶的灯,窗外整个南京城笼罩在黑夜的霓幻中,冷酷的寂寞,我忽然很想找一个人抱过去,这里不是我的城市。
他洗漱完了在我隔壁的床上和衣躺下来,床边温和的灯光照过来,我只觉得一个黑影安安静静的在身边,却没有勇气看他。
“我只是看一下时间。”他把手机放回去,冷着脸,“施莐,我跟你早就分手了,我不会那么无聊去问你跟哪些男生联系,你想,即使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什么时候过问过你。”他顿了顿,冷冷的说,“施莐,你什么时候能长大一点,不要像一个小女生。”
他若无其事的把手机关机,丢进口袋里,摊了摊手,“实验室那边的,哪里是你那些莺莺燕燕的新欢旧爱。”
他的眉头一皱,“施莐,你干嘛?”
他的气息在屋子里上升,而我的身躯却在下沉,好像沉浸在千万米和_图_书的海水里,黑暗,静默,沉浸,窒息,平静,冷酷。
“施莐,我是薛问枢,能不能帮我翻译一个综述,我请你吃饭。”
“施莐你别这样,是我自己心甘情愿的去的。”他顿了顿,“反正是最后一次了,大概以后也不会再见了。”
唉,又是一个性格沉闷的家伙,我也没有回复的兴趣,看着忽闪忽闪的电视屏幕,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醒来就闻到一股淡淡但是很冲的烟草味,徐可林的脸就在眼前。
而我只是笑笑并没立刻回复,倒是坐在旁边的徐可林凑了过来,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你业务可真够繁忙的。”
我该怎么说,我才是那个最炮灰的配角。
我摸了摸头上,都是汗,连忙跳下来,“我去洗脸。”
果然徐可林的耳朵翘了翘,“他,谁?”
我忽然鼻子一酸,“唔”了一声,抱着衣服走向洗手间,关门的一瞬间,我的眼泪就急速的流淌下来,砸在光洁的地板上,一圈圈的水痕。
真是恼人的问题,我翻了个身,掏出了手机,翻出薛问枢的短信,斟酌了一下简短的回到,“好,不过我现在在南京,回去你给我吧。”
空调缓缓送来温热的风,也许屋子里还有残留的烟味,我把所有的窗户都关的严密,那些扰动我神经的烟雾和他的气息混杂在一起,我躺在床上,睁开眼睛看那些烟,起,升,跳,转,承,合,坠,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