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是你,给我一半的爱情

作者:笙离
是你,给我一半的爱情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章

这场婚礼,如果主角不是我们曾经那么深入接触的人,都会变得无趣。
站在街边,我伸手想拦一辆出租车,而徐可林却示意我,“走走吧,散散步。”
我呼啦一下站起来,狠狠的擦了擦眼泪,嘟着嘴,“谁说我不想去的,我就是想去。”
“可是有一次,那天晚上你说你去上自习,我怎么也等不到你的信息,我那时候就很害怕,你会不会忽然杳无音讯,那天晚上我在操场上走了很久,就是想你的样子,你的声音,你的好,那时候我有种立刻去买个钻戒向你求婚的冲动。”
“去学校看看。”
其实我很喜欢这样安静的坐着,可是今天这样的气氛,我又隐隐的觉得一些反常。
班长的大手一挥,重重的拍在徐可林的肩膀上,而他只是哽咽了下,什么都没说。
只是他忽然冲着我扮了鬼脸,又转过头去很严肃的样子,而我看见他的嘴角,微微的翘起来,而我,也笑了起来。
那个女生估计也喝得有些上头了,一时没反应过来,半天才试探吼了一下,“你说我是老牛?”
我看向徐可林,他还是脸上淡淡的没有什么表情,台上的灯光打的强烈耀眼,他额前的短发遮住了他那双敏感善变的眼睛,光影之中,我猜不透他的想法。
我翻翻白眼,“你们三个人的恩怨不要牵扯到我的身上啊,不说话了,新娘要出来了。”
我笑笑,“哎呀,我可没这么说啊,你自己理解的。”然后我看看徐可林,假装狠狠的一巴掌拍他头上去,“喝多了就出来勾三搭四的,看我回去怎和_图_书么治你。”
“不好,因为自己会更加难受。”
我嘿嘿笑,“也好,新娘你就顺手扛走吧。”
想到这里我笑起来,他没理睬我,自言自语一般的说了下去,“可是,当我觉得我能那么有勇气的相信自己会再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那天下午,我却看到谢徽和班长在一起,手牵手走出校园,那一瞬间我真难过的想哭。”
他认真的看着我,说道,“施莐,跟你在一起,我总是会想到责任,不知道怎么的,我真的很有负担,我不知道,我很惧怕这样的东西,也惧怕自己的感觉,其实你根本没有任何错,错的都是我,我是个很不成熟的男人,有时候连我自己都鄙视自己。”
这场婚宴,徐可林和我都喝的有点多了,剩下的几乎都是我在帮他挡酒,他的脸颊飞起红晕,酒气蒸腾的眼角都翘了起来,本来就妖孽的脸更添了几分魅色,我从洗手间回来的时候看到他被一个长得颇有姿色的女生堵在大厅门口,心下了然。
我深吸了一口气,施莐,你要笑,笑得最好看,笑得最快乐,笑得,最没心没肺。
这时候人群里一阵骚动,有人大声喊道,“新郎出来了!”果然,台上一个高瘦的穿着黑西装的身影出现了,我瘪瘪嘴,“呦,人生哪得几回帅,这小衣穿得,人模狗样的。”
“徐可林,已经过去了。”
可是他什么都没说,只是笑笑,“好了,我们马上就去,快点啊。”
我打开水龙头,让热水哗哗的流下,升腾中的白汽中,我觉得自己脸,慢慢m.hetushu.com的变成几年前我刚见到徐可林时候我的样子,天真可爱,无畏勇敢,并且痴傻。
我惊讶的看着他,记忆中徐可林对我的感情一直是淡淡的,有种兄长的关怀,有种情侣之间的甜蜜,从来都不轻易显现自己的情绪,反倒是我在他面前想哭就哭,想笑就笑,肆无忌惮的很。
我看着镜子里的那张已经比几年前成熟的脸,眉眼都没有任何的改变,可是骨子里透出的那股青涩已经荡然无存,我想,我是真的老了一点。
他“哦”了一声,耸耸肩走了,我冲着那个女生笑笑,“对不起啊,名花有主了。”
但是我什么都没说,我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僵硬冰冷的身体,看着眼前这个我曾经那么迷恋过的男人,他的那些丑陋的毛病,软弱的性格,在我眼前,像刺一样的扎进我的眼睛里。
会场暖气打的十足,没一会已经感到闷热,这份燥热让我心里更加的不安,而他却轻轻的笑起来,“走,为什么要走?见证别人的幸福不好吗?”
可是,我怎么改变,在他眼里都是一个孩子,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我张了张嘴,冰冷的空气灌了进去,可是终究我什么都没有说。
我太骄傲了,却不能容忍在他身上的失败。
我和徐可林自然的坐到了离新人最近的桌子上,一来一去的喝酒自然是免不了,新人来敬酒,我知道徐可林不太能喝,拦了手想让他们随意,但是他却端起酒杯,“班长,咱们同学七年,你上铺我下铺,你今天结婚,我真的特别高兴。”他顿了顿,敛了http://www•hetushu•com敛情绪,余光不动声色的扫过新娘,举杯,“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他“恩”了一声,静静的站在角落里平静的看着周围的人,没有喜悦也没有痛苦,仿佛一切发生都不管他的事情,我拉拉他的衣角,“徐可林,我们也可以现在走。”
夜晚十点的操场,空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有些荒凉的老校区,枯黄的杂草散散落落在水泥地的边缘,昏暗的路灯下,两个人的身影被拉的很长很长,没到橘色的光晕里。
我走过去,挽住徐可林的胳膊,冲着那个女生眨眨眼,“不好意思,老牛不吃嫩草,姑娘高抬贵手吧。”
主人不要他,于是丢在我这里,我把他当个祖宗一样供着。
他确实是名花有主,可惜那个主人不是我。
徐可林笑起来,他的眼睛不大,但是内双的厉害,深邃的眉峰飞起来,他那样的眼神好像在说,“瞧你这个禁不起激的小丫头。”
“然后留下新郎把你暴打一顿吗?”
“那时候我答应跟你在一起,可是那天晚上我独自跑到操场上哭了一场。”
长成他想要的样子。
“施莐,我怎么说服自己拼命的让自己喜欢你,可是怎么也做不到,我忘不了,真的。”
我从来没有设想过这样的场景。
是的,已经过去了,原来不喜欢了,什么都是沙子。
我心想,确实,徐可林,等我过了这两年再看你的时候,除了迷恋和不甘,再也没有任何能够吸引我的特质,比起薛问枢,你身上的闪耀的光点实在贫瘠的可怜。
“施莐,其实,我想和-图-书有一些事,你必须知道,我一直没说出来,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对你说。”他对着天空,嘴唇里不断吐出一圈圈的白雾,我忽然想到了薛问枢,仰起头吐着眼圈,漫不经心的撩拨人。
不算豪华的婚礼会场,但是看出来很用心,每一个小细节上都下足了功夫,来的人很多,熙熙攘攘的,我随了徐可林的红包,然后悄悄的问他,“他们只办一场吗?”
我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想起我那时候平生第一次鼓起勇气跟他告白,紧张的手机的手都发抖,都不敢呼吸,而听到了他肯定的答复之后兴奋的觉都没睡好,第二天依然精神奕奕的去上课。
我认真的看着谢徽,她真的不算是五官漂亮的美女,只是那种空谷幽兰、娴静冷漠的气质让人特别的动心,我忽然就不嫉妒她了,好像我很早以前就释怀一样。
徐可林笑起来,“你啊,收敛下你的毒舌吧,小心人家这婚结不成了,算你头上来了。”
全场的灯光暗了下来,就听到一阵悠扬的乐曲响起,所有人都安安静静的坐在席间,走道的尽头是一身雪白婚纱的新娘,被父亲挽着。
“呯”的一声三只酒杯撞在一起,那一刻,我知道,这三个人,也许再没有今天这样默契过,也许,徐可林永远不会出现在他们的生活中。
忽然一下,门被扭开了,我还没来得及抹掉脸上的眼泪,只好把头埋在头发里,身后的人蹲下来,轻轻的揉揉我的头发,“唉,小丫头,如果你不想起去就不去了。”
“是嘛?”他扯扯嘴角,“我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如果说有http://m•hetushu•com,可能就是麻木吧。”
一瞬间,我觉得她比我理应得到更多的爱。
我“哦”的跟在他后面走,南京的路我并不是很熟,可是即使是这样我也能清楚的觉察这并不是回酒店的路,我试探的问,“徐可林,我们现在去哪?”
我惊讶的看着他,他笑笑,继续,“没什么,我那时候看着你,就觉得这个小丫头满身的勇气和无畏,毫不犹豫的跟我说出我喜欢你的时候骄傲的我表情,我想,也许我会感染上你喜欢一个人的勇气和力量。”
寒风吹来,吹乱了我的刘海,而我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因为喝的多了,所以我和徐可林都没有去闹洞房,冬天的南京即便是阳光普照的晴日,一旦夜幕降临也是寒冷刺骨,冷风一吹,身上的热气散了大半,酒好像也醒了。
她每一步走得都很慢,但是很稳,我看到她眼睛里有些闪光的东西在其间荡漾,走到一半的时候,新郎牵过她的手,两个人相视而笑,幸福又默契。
我想告诉他,我喜欢他,因为他漂亮的脸蛋,喜欢他,因为他可以耐心的听我说话,喜欢他,因为说不清道不明的迷恋,喜欢他,因为我想得到他。
短短的几年里,我都拼命的成长,不再看那些幼稚可笑的漫画,不再为冰淇淋棉花糖而感到欣喜,不再和同学淘到路边摊上的便宜货,不再为一个男生的话而跌宕起伏,我放弃了那么多那个时候应该属于我的生活,只为了成长。
“可是,施莐你知道,真的,有时候人就是有过不去的槛,我也有,你也有。”
原来,竟然还有那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