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是你,给我一半的爱情

作者:笙离
是你,给我一半的爱情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章

“因为他曾经是我好朋友的男朋友啊,我才不要呢,要也要不起。”
“薛问枢,你是不是醋坛子打翻了,这么酸?”
吃完饭洗了澡,抱着本本窝在房间里上网,临到毕业事情虽然繁冗,但是好歹都是大家的事情,填了论文答辩登记表格传给了班长,再下载了一份外国语学院毕业生事宜安排细细的看过去,再算算论文,差不多能在家待上三周。
是的,是我乱想了,我这样洒脱直爽,这样小性子并不是我的风格。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一时间看着屏幕有些呆滞,想了想才回到,“有过。”
过去的事情不能把时间扭转过一并抹去,若是没有过去,人也不会成长为现在的模样,那些初恋美好的刻痕,总是存在的,而她幸福,他洒脱,便是最好的结局。
至此,我真的不信,喜欢一个人可以连他的样子都不在乎,只是我信,喜欢一个人是会更喜欢他的样子,旁人再动人的模样都会黯淡了几分。
薛问枢显然很惊讶,“啊!她要我也不要!”
这时候薛问枢冒头了,“来了,刚才去跟室友打牌的。”
夜晚的路途上下起了小雨,这个小城市就在雨滴的浸润中慢慢的睡去,待我到家已经很晚,待妈妈招呼我吃饭的时候,随手放在鞋柜上手机忽然响了两声。
“什么事?”
蒋歆忽然问我,“施莐,你有没有男朋友?”
我也不知道。
后来薛问枢倒也喜欢常常拿我这种事说事,比如我们俩斗气的时候各自回忆当年风光时候的花花草草,一比下来薛问枢总是很不平衡的指责我,“我好歹都给了名分,你呢?始乱终弃!”
“巧克力。”
“哦,好了,不说了,明天先去商场吧,别迟到了,晚安。”
我想了想便应允了,跟薛问枢说起来这事,我说,“总要送个礼物,送什么好?”
胡乱扣帽子,我哭笑不得,还不待我辩驳,他又酸溜溜的说,“你都可以写一本书了,叫做《hetushu•com那些草儿陪我成长——记施莐的新欢旧爱》。”
就如我对薛问枢一样。
我笑着问,“那现在呢?”
薛问枢震惊了,“什么?他家儿子是女的?!”
有点意外,更多的是丝丝点点的甜蜜,我不由的莞尔,“刚到家,路上下雨不太好走。”
“我跟陈潇宁都没吵过,还是分了。”
谁会把自己喜欢的人往外推?可是,那一刻我真的那么做了。
“我不喜欢吵架,我不想跟你吵架,所以,我们都退一步,不要吵架好不好。”
她讪讪的闭了嘴,忽然眼睛一亮,“婷婷?你怎么来了?”
我不知道,到底分手之后做朋友好,还是相忘于江湖的好,若是哪天我和薛问枢分开,不知道会是何种结局。
“我又没养过女儿怎么知道她喜欢什么,难道还送奶瓶,纸尿裤?”
那边迟迟没有反应,屏幕这边的我无法揣测曾经闺蜜的心理活动,直觉告诉我纵是现在的那些女孩子,都很难拒绝他,何况他曾经是高中时代的传奇,那一瞬间我有些后悔,甚至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说出那样的话。
于是我偷偷的拿出手机给薛问枢发了条信息,“我在王睿家看到你的小情人了。”
“哦,我明天跟蒋歆去看王睿家的小安。”
他显然比我镇定多了,过了一会,薛问枢慢吞吞的回复,“相信我,他也不想的。”
“蒋歆啊?是九班的那个女生吧,我认识。”
妈妈把菜放在餐桌上一眼瞥见我,不知有心还是无意的说了一句,“呦,发信息笑什么啊,小情人发过来的啊。”
他很快就回到,“陆?”
“恩,认识啊。”
我白了他一眼,“不必,题目就叫《有一种爱情叫兄弟》。”
她旁边还站了一个瘦瘦的男生,戴着眼镜,很斯文的感觉,看样子两个人应该是情侣。
出乎我意料的镇定,薛问枢只是淡淡的说,“哦,陆婷婷啊,我早就跟她分手了,两年没http://www•hetushu.com联系了,都不知道她在哪里工作,跟我分手后,好像她立刻跟他们班的另外一个男生好了,现在仍在谈。”
“……不要……”
你能不认识呢,就是你小情人的好朋友,我在心里酸酸的想,手下却不由自主的打出一行字,“刚才她让我介绍男朋友,我说薛问枢你要不要。”
蒋歆朝着我笑了笑,动了动嘴型,我立刻就明白了,这个女孩子就是薛问枢的初恋。
我劈头就说,“王睿做爹了你知道不?”然后把校内抛了过去。
“有!”他回答的义愤填膺。
不管如何分开,那一定是我先离开。
我刚想说上海那边有同学,就被爸爸打断了,“吃饭,吃饭,有什么话吃完饭再说。”
“啊!她嫌弃我?为什么啊??”
“哦,那要你同学负责不?”
我手一抖,差点把本本震下来。
薛问枢反驳,“我又不复杂,我就最多那点破事,虽然人数是多了些,但是啥也没发生,啥牵挂也没有,该分手就分手,事后都疏远了,哪像你,连名分都不给。”
谁也不记挂着谁而慢慢成长,但心底总是守候一份最初的美好。
“打牌啊,刚才室友约会回来给我们带了只烤鸭,几个宿舍跑过来边吃边打牌。”
再也没有比分手之后,诚心的承认“我不后悔喜欢过他”更好的事情。
“你有没有什么好的资源,介绍给我?”
正当我有些不安的时候,那边回话了,“薛问枢,我才不要呢。”
“不知道啊,哦,不,有人跟我说过他有儿子了,但是没想到这么快。”
我大感意外,连忙追问,“为什么?”
寂静的夜里,小区里不知道哪家狗开始狂吠,叫了几声居然不停歇,吵的我心烦意乱,我对着屏幕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啊,原来是这样啊,那算了,我这里没资源了。”
“薛问枢。”
心满意足了,昨晚那股酸劲一下子烟消云散,我不由的暗自感叹,和图书施莐啊,你这个肤浅的女人,你这个心胸狭窄的肤浅的女人。
我打开QQ,发现薛问枢一直挂在上面,敲了敲他没回应,于是开了校内一条条的看过去,同学里有签了好公司的,有读研的,还有出国的,忽然同学的页面有一条留言把我吓了一跳,“恭喜你做爸爸了。”
我不想那些龌龊的争辩、吵闹,哭喊充斥在我对他的宠溺中,我想他,即便是分手之后,都记得是我的好,即使我们终究要分开,我希望很久已经他想起我,都是满心的快乐。
我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薛问枢打出一个笑脸,“施莐,你看你,又乱想什么?”
我随口应到,“哪有什么小情人,都是些乱七八糟的骗子短信,说什么信用卡消费,我大一时候就受到过这样的信息,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我气结,明知薛问枢这种人实在是靠不住,还偏偏去找堵,于是跟同学商量了一下准备合伙送套婴儿衣服,那个女生叫蒋歆,也是从南京跑回来写论文的,也是我从小的闺蜜,考上大学疏远了很多,聊了聊倒也找回了不少旧日的感觉。
我忽然就很想大笑起来。
我打开一看原来是薛问枢的信息,“到家了没?”
“只是聊聊天还半夜给你发信息说喜欢你?我才不信呢。”
可是就是不见孩子妈妈的踪迹,也许是看出我的疑惑,蒋歆偷偷的告诉我,“这家伙在美国留学时候未婚先有娃,现在女的在美国上学,两人结婚证还没领,你说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啊。”言语之中略带微微的鄙薄。
“聪明,不过我好诧异啊,跟你喜欢的那种,完全是两个类型。”
“你有什么感情好欺骗的?”我在心里想,薛问枢,你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人。
可是,如果两个人都是那么好,为何要分手呢?
可是肤浅又如何,薛问枢喜欢我,即便是喜欢我的样子又如何,只怨得别人没有生的漂亮妩媚来把他勾引走,活活给我m.hetushu.com捡了个便宜。
王睿是我从小到大的同学,家里大人有些来往,高一时候他因为调皮坐在第零排的加坐上,上课睡觉、课后游戏、抄人作业、欺负女生,算是老师眼里不折不扣的坏学生,只是转眼一变,他居然都做爸爸了。
“我怎么可能知道,我那时候又不认识他。”
“恩,好。”
第二天和蒋歆去商场挑了件宝宝的衣服,粉红色的很是可爱,价格却不菲,付钱的时候两个人不住的感叹,“还是孩子的钱好赚啊。”
“明明我同学说的是儿子嘛,欺骗我的感情。”
我亦看向站在门口的女孩子,高高瘦瘦的,清爽齐耳的短发,眼睛不大,有些狭长,面目算是清秀,但也只得清秀两个字,实在是没有任何的可圈可点的地方了。
“有图有真相。”
我笑起来,“我才没多想呢,年轻男女谁没点过去,别太复杂就好了。”
待到王睿家的时候,发现来了好多同学,有初中也有高中的,俨然成了个小型的家庭聚会,王睿的爸爸妈妈忙前忙后的,而王睿就是一个奶爸,头发乱蓬蓬的哄着他家女儿,小安胖乎乎的,跟王睿长得倒是挺像的,小孩子看到这么多陌生人,兴奋的把手在空中挥来挥去,咯咯的笑。
“你好看。”
“你不知道?”
我暗自使了个眼神,“人家的事咱不好评论,少说点。”
“那时候没眼光。”他很诚恳的承认了。
我翻了翻照片,“他生的是女儿吧。”
她已经找到工作,待遇相当不错,而他准备出国留学,要是有好几年不得相聚。
我扑哧一下笑出来,“干嘛啊!人家也不要你,你们互相嫌弃。”
我哭笑不得,“你就知道巧克力,你还知道些什么?”
我心头一阵发紧,呼吸也乱了好几拍,我努力的想着什么,但是什么都不着边际,我想起薛问枢的初恋,那时候便是高中的末尾,他说他和她在一起两年,他说她是他一生中最难忘的初恋,最刻骨的回忆。
“你和-图-书别说,上次我一同事还差点被骗了呢,你在上海的时候要小心啊。”
晚上的时候我把今天的事细细的跟薛问枢说了,他说,“挺好的,她人倒是不错,只是跟我性格不合,吵吵闹闹都累了,最后还是分了。”
我只是想,如果薛问枢此刻坐在这里,他会怎么样,我无法得知,因为我跟陈潇宁和徐可林至今在一起都可以谈笑风生,而他们,说散了就散了,从此再无联系。
她算是个开明妈妈,对我的那些□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看了看钟,已经是半夜了,薛问枢的头像还亮着,不知道这么晚了他还在干什么,于是我敲了敲他,“干什么呢?还没睡觉?”
我好久没有和王睿联系过了,,在QQ上寒暄几句,谈得多半是他家女儿,他问我,“星期三几个同学说来要看看小安,你要不要也一起来?”
我头脑里第一个反应便是薛问枢,想来薛问枢在高中时候还是属于比较声名显赫的,两个人虽然不同班但毕竟都在强化班,我试探问,“薛问枢?”
有一次我跟他无意中说起我那些暧昧邂逅却有始无终的人,但是他当时倒没什么反应,原来他倒是牢牢的记在脑子里面乘机来调侃我,我恼羞,“我就跟人家聊聊天而已。”
“薛问枢?你认识薛问枢?”
王睿请我们去饭店吃饭,席间有好几对情侣坐在一起,我跟陆婷婷挨的很近,蒋歆和她说话一字不漏全部传到我的耳朵里。
我扑哧就笑出来了,“你知道这事不?”
“……我就说说而已!”
“她说你是她好朋友的曾经男朋友,所以……”我把手轻轻的按在键盘上,这句话是我预谋了好久才顺理成章的酝酿出来的,我想看看,薛问枢的反应。
薛问枢学业这么一帆风顺,家庭也是书香门第,天生的感情薄凉,也自然没有刻骨铭心的感情经历,反倒是相识过的女孩子都对他一往情深,也算是娇宠至深。
我只是用自己的不在乎来考验自己的在乎吗?我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