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是你,给我一半的爱情

作者:笙离
是你,给我一半的爱情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二章

“啥事?”
我说,“恩,我也喜欢你。”
我忍不住笑起来,连刚才那点小小的无名飞醋都不翼而飞,薛问枢想了一会又说,“还有我幼儿园时候就跟女孩子手拉手说要结婚,然后把女孩子带回家里吃饭。”
薛问枢哈哈大笑,“瞧你,装的够累了吧,要不我现在拖你进去给我娘看看你的真面目?”
我满脸黑线,薛问枢打开电视,顺手捏了个西瓜啃起来,“吃西瓜,看电视,唔,沙瓤的真好吃,你吃啊。”
我大笑,“没了?这就算完了?”
“不要!”
“我,我好像有点喜欢你爹了……”
我说不出来,对爱的那层含义的喜欢,我永远表达不出来;我只是在对陈潇宁说过寥寥的几次,开始的心跳和结束时候的绝望,我都试图用“我喜欢你”打动他;我没有对徐可林说过,我承认我迷恋他,却不知道喜不喜欢他。
“走啊,能怎么办。”
“你爹是啥样的?”
我轻轻的问薛问枢,“你喜欢我不?”
我客气了一番,就告辞了,薛问枢很拽的把门一关,“嗙”的一声吓了我一跳,我刚出他家门,立刻恢复生龙活虎的样子,我扯了嗓门吼他,“你跟你家门有仇啊!”
“是啊,要不怎么样啊,那女孩子长啥样我都不记得了,反正有好几个女孩子来我家吃饭的,当然,我也去吃过很多顿。”
“恩。”
我摇摇头。
我们都知道,那不是爱的意味,那只是拥抱在一起,即使很甜蜜,却没有心跳如雷。
“什么恩!说出来。”
我好想泪流满面,拉着薛问枢,“怎么办?”
玩到很晚我才走,薛妈妈正在灌的热火朝天,也不和*图*书跟我客气,只是挥挥手,“大宝宝你要把小宝宝从到家,小宝宝有空就来玩啊。”
我忍不住酸起来,“是不是怕看到往日美丽的同桌嫁做他人妇,心里油然生出一股强烈的失落感?”
.  “你家也有院子?”
若说薛问枢是个孩子,那薛妈妈就是个大孩子。
他伸了个懒腰,“在家里太不自由了,都不敢干什么,我娘太精了。”
“她连大学都没上,她男人也是,现在做电脑配件的小本生意。”
他也凑过来,“靠,那是CK,这是真的,不是仿冒的,店里打折时候买的。”他又补充道,“一点都不好穿,还没有超市卖的那个舒服。”
“我爹啊,长得挺帅的,年轻时候是个会玩忧郁玩深沉的文艺小青年,看我这样子,我爹跟我一样大的时候跟我差不多高,比我瘦个十斤。”
我希望,他对我,可以经常说那四个字。
“出差去了,我娘在家寂寞呢,在网上找激情呢。”
“看情况吧,不过不太想去。”
薛问枢下手真重,我被捏的没法反抗,只得从命,“……知……知道了。”
……
“他是男的!”
“我是女的!不适合!”
“那你怎么不娶他?”
“唔,我爹会拉,这个是他自己做的。”
“不能,大概不能,她已经习惯了,纠正不过来了,我娘经常在家喊我爸爸大宝,喊我小宝,于是我们一家就是吉祥三宝……”
……
我抿起嘴笑起来,我的心里是满心的欢喜,即使下一秒有人告诉我这是谎话,我仍然会在这一秒绽开满心的甜蜜的花朵。
“说嘛。”他开始哄骗我。
液晶电视的光和*图*书一闪一闪的,白色和蓝色的光交织起来,屋顶上的灯没有开,窗户上橘色的灯光一并洒下来,暧昧的气氛油然而生,薛问枢抿起嘴一笑,飞快的在我嘴唇上落下一个甜甜的亲吻,“西瓜甜不甜?”
“等他下次回来了带你看,我还要吃猕猴桃,你要不要?我给你拿一个啊。”
“薛问枢,我还有个事……”
我也拿来一块,以我这辈子能想到最淑女的姿势慢慢的吃掉,薛问枢狐疑的看了我好几眼,把嘴一撇,压低嗓门对我说,“……你就装吧,你平时跟我抢东西吃的那种气势哪去了?”
我还没来得及深究他话中话,就被他抱个满怀,然后亲了个晕头转向,末了薛问枢咬了一下嘴唇,眯起眼睛,很轻佻的问我,“喜不喜欢我?”
薛问枢露出一副绝望的表情,他捂住脸小声对我说,“靠!我妈。”
他嘴角抽搐了两下,“靠,你要当小三跟我妈竞争么?……难道我要喊你后妈?”他瞪着我,凑到我脸前,使劲的捏着我的脸,“我是老爷,你是小翠,这里没我爹的事情!”
薛问枢哈哈大笑,“我哪有什么失落感,我是怕新郎看到我不平衡了,唐雪婧现在又没你漂亮,气质差了一大截。”
这是我第一次非正式的意外性拜访薛问枢的家,他家很大,摆设看上去也是精心挑选的,但是摆放的乱七八糟没个条理,进门的书房电脑上有个页面,我凑进去看了一下原来是游戏,灌蛋,薛妈妈给我们火速端了冰镇西瓜,又火速的冲回电脑面前,“你们慢慢吃啊,大宝宝你叫小宝宝多吃点……”
我不由得赞叹起来,“哇,你好聪明http://www.hetushu•com啊。”
“被你娘吓跑了。”我老实回答。
“谁说男的不可以……”
“她家庭条件很不好,爸爸妈妈在她初中时候就都下岗失业,你知不知道?”
“你怎么不跟他结?”
我的眼睛不住的在屋里扫视,忽然看到墙角躺了一只二胡,“薛问枢,你拉二胡么?”
“你能不能让你娘不要喊我宝宝了。”
薛问枢猛的点头,“是啊,不过说起来还是李萌家的饭最好吃,他爸爸是学校食堂的大厨,我最喜欢去他家吃饭了,白吃不厌啊。”
他斜着眼,随手卷起我的头发,慢条斯理的回答,“啥事?”
“自己做的?!”
“来那个了?”
薛问枢被噎的没气了,指着墙角的一簇香菜跟我说,“我家地上也种这种臭菜,现在拔了,但是上面长出来的青菜我不敢吃。”
“然后就没了啊,我去她家吃了顿饭,她来我家吃了顿饭,就没了。”
爱情中的每个人都平凡俗气,却有可爱的小小贪欲。
他家的小院子里爬满了丝瓜藤,竹竿上晒着几只肥鱼,一簸箕的玉米和绿豆晾在庭院中间,角落里有个磨豆浆的小水磨,然后我们俩就扒着院子墙看着,地上种满了青菜、青椒和野菊花,俨然一个小型的家庭农场。
他又伸出手卷了卷头发,这样的动作只有在他犹豫,尴尬,发呆或是解释的时候才会出现,我紧紧的盯着他的手指,然后看见他放下手,一脸茫然的说,“好像有吧,但也好像没。主要她以前漂亮嘛!而且又跟她玩的不错,但是那时候才初中吧,谁懂什么喜欢不喜欢的。”
“我爹教的。”
“有啊,要不要去看看?http://m.hetushu.com
“甜……”
“……好想看啊。”
我有些为难,到现在我还没想过要光明正大的进他家门,零距离观察他家的院子,薛问枢看出了我的想法,“走啊,我家有个矮墙,可以像这样扒着看。”
“是啊,他会做好多东西,二胡,草编的那种小物件,很多东西他都会做。”
我问,“那你去不去?”
他哈哈大笑,吸引了薛妈妈凑了过来,坐在他旁边也捏了块西瓜吃起来,我这才仔细看清楚薛问枢妈妈的模样,肤色很白很细腻,薛问枢那副小白脸样子肯定是遗传她,眉眼柔和,看上去就很好相处的样子,身上还带着点孩子的气性,薛问枢颇有点得到他娘的真传。
薛问枢笑起来,眼角的笑纹越来越深,他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的笑着跟我说,“这你说对了,我初一时候就来……恩,你知道的。”
他的额头抵着我的额头,我看见他微微的闭起眼睛,长长的睫毛忽闪着,好像一个青涩的小男孩,用直爽的心事和纯真的感情面对我。
薛问枢家也在一楼,由于院子里建了一个厨房所以空地面积不是很大,我从矮墙那边看过去,小块地里种了点青椒和青菜,还有一颗无花果树,唯一比较有看头的是晾在庭院里的衣物,我惊讶,“你居然买Children & kids这种烂大街的牌子!”
“薛问枢……”
我不由的赞叹,“你快跟李萌结婚吧,我们就有好吃的吃了。”
“然后呢?”
顿时我大脑也当机了,站在那里手足无措,逃也不是,跑也不是,结果薛妈妈又热情洋溢的说道,“啊,原来是两个宝宝,一个大宝宝,一个小宝宝,站http://m.hetushu•com在那边干什么,到家里坐坐啊,两个宝宝,家里有冰镇西瓜,快来吃。”
当太多的言语都化成了一阵清风,我还能相信什么能够天长地久,当太多的感情都化成了一江春水,我还能相信什么可以永垂不朽。
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还来得及没说什么,就听见开门的声音,然后一个穿着睡衣的中年妇女看着我们,声音很绵软,说道,“咦,宝宝,你怎么站那边怎么不回家?”
我一口断然的拒绝,“不要。”
“……其实你是去吃的吧!”
他回答的毫不犹豫,“喜欢。”
吃完了辣汤和包子,我跟薛问枢去散步,恰好走到职工宿舍楼下,薛问枢指着一楼的院子对我说,“这就是李萌他家。”
薛妈妈跟我说了几句话,又去打灌蛋了,我忍不住心里的好奇,“你爹呢?”
“你才来那个了呢!是那个,不是来!”他无力的解释。
等薛问枢把猕猴桃拿来,完整的猕猴桃被切成了两半,还带来两个小勺子,跟我说,“用勺子勺果肉,很方便的。”
不是我不说,而是我实在没办法说出口,很多时候我会跟亲密的好朋友拥抱在一起,和他们玩闹,他们为我做过很多让我感动感激的事情,我会一时冲动而告诉他们,我喜欢你,可是他们都知道,那不是爱的意思,于是他们也说,施莐,我也很喜欢你。
我很惊讶,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薛问枢,他笑起来,“没想到吧?曾经的优等生,老师手心里的宝现在会到这种境地,连我也没想到,她说她结婚时候要请我,给我发请柬呢。”
我凑近了,注视着他的眼睛,认真的说,“你以前喜欢过她。”
“我才不信,你早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