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是你,给我一半的爱情

作者:笙离
是你,给我一半的爱情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五章

我也站起来道别,“我也回去了,明天全天有课。”
不是不想叫,只是那三个字到嘴边,好像变成了别的意味,我喜欢用各种语调喊薛问枢的名字,用各种外号来装点他,可是我不想把这样的权利,滥用在其他人的身上。
而九月份,上海的昼夜温差渐渐的变大,中午的时候耀眼的太阳发出毒辣的光芒,而到了晚上,微凉的风环绕了整座城市,九月的上海城更像是一半夏天一半秋天。
“我也很喜欢打游戏。”
那节课小鬼头们究竟讲了什么运动我也不知道,因为我实在是有些瞌睡,勉强的撑着眼皮,而神志早就飞到九霄云外去了,忽然有人拍了拍我肩膀,我身体狠狠的往前一冲,然后一个激灵,全醒了。
在场的人都笑起来,钟宝瑶笑得趴在桌子上起不来了,何彦非笑个不停,笑完了还摇摇头,“施莐你太喜感了。”
“你不知道女人在床上说话不可信么?
她哈哈笑,“我可没有嫉妒他。”
结果当场所有学生都笑翻了,晚上我刚进教室就满室的哄笑,有人一边笑一边指着我的裤子,“哈哈,邮递员的裤子,哈哈哈。”
没想到引起何彦非的兴趣了,他饶有兴致的继续追问,“什么游戏?”
……他被噎住了。
但是她狡黠的一笑,“瞧你们那得瑟劲,兴奋吧,行啊,就这个话题,但你们发言得全用英语说哦,第一个问题,早恋怎么说?”
底下在座的就抓耳挠腮了,我乍一听也没反应过来,沉默了一会就听到有一个男生说,“When we make boyfriend or girlfriend in High School。”
我只是笑着摸摸头,然后走了。
我好容易控制住场面,课间的时候就冲到办公室,刚想狠狠的说两句钟宝瑶,恰好何彦非在我们办公室印材料,他瞥了我一眼,嘴角不住的抽搐,“……这就是那条邮递员的裤子?”
我想了想开口道,“何老www.hetushu.com师,其实钟宝瑶这个人很直的,她一般都是想到什么说什么。”
快到九月份的时候我去出国部听了几次课,那里实在是人才济济,在那里尤其是男老师特别受女生的追捧,上大课的时候,基本上前几排坐的满满的都是女生,忽闪着她们充满智慧或是花痴的眼睛。
那些小鬼们哗然,她笑的依然那么狡黠,“想知道你老师的隐私啊,想知道就给我来讨论下你们最喜欢的运动,而不是你们最喜欢的女生或是男生。”
结果钟宝瑶上课的时候就拿我调侃,“嘿,你们知道嘛,施老师今天穿了个绿色的邮递员的裤子过来,我都怀疑她是偷来的,她怎么不带个绿色的帽子交相辉映一下。”
做老师是一个很有挑战性的工作,除了繁琐的备课讲课,考核评分,还包括灵活的应付各种各样的问题儿童。
我吓的半死,就像是高中上课时候被老师逮到,心跳的飞速,我看了一眼听课笔记,纸上我写的那些字乱七八糟,而且还有瞌睡时候不小心划上的错乱的线条,要是被主管看到了,一定会被好好教育一番的。
我又想到了钟宝瑶调侃何彦非的话,觉得明明就是事实,并无夸大。
我连忙告饶,“我错了啊,别打了,我昨晚睡的太迟了,困死了。”
下课后,钟宝瑶跺到我们这里,抓起一只圆珠笔就敲我脑袋,“上我的课你还打瞌睡,我的课就这么无聊嘛?啊!”
“我啊。”
我们一路走下楼,走到宾馆的门口,我指指左边,“我往这里走,你呢?”
“是啊,还好不大,但是撞到了脑子。”
我静静的任由着他拉着我的手,慢慢进入梦乡。
薛问枢也正式成为了研究生,不过作为菜鸟的他实在是没什么好研究的,上上课,上上网,也就算是大半天的生活,他经常混在我家里,想尽各种方法来蹭我的床。
他朝我笑笑,“没什么,她这么一说似乎确实是这样,好像我的课和-图-书样上前三排是很少看到男生。”
那天太阳很强烈,屋外好像都要被烤焦了似的,他穿着淡蓝色的POLO衫,米黄色的裤子,很清爽的装扮,何彦非坐到我身边,我都能感受到一股强大的热量侵袭过来,他额头上都是汗,连我忙掏出纸巾给他,他抽了一张,小声的说声,“谢谢。”
此刻他的那条腿还搭在我的脚上,我把被子一掀,冲着他吼道,“你看看你,还不是你搞的,你还有理,从今天开始,你要再赖在我这里睡觉,你就给我睡地板!”
“什么事睡那么迟?”一直沉默的何彦非忽然问。
我有些好奇,新西方的老师确实是很有钱,尤其是主管以上级别的,很多老师因为授课需要经常换校区而选择买车代步,而何彦非却没有,至少我看到他的每次都是坐公车,于是我把这个疑问说了出来,他笑道,“我以前开车出过车祸,于是之后就很少开了。”
钟宝瑶小声的清清嗓子,“两位老师……”
果然一呼百应。
我不是不愿意,而是不完全清楚我以后要承受怎样的结果。
自从我过教师委员会后就很少见到他,一来是我的课很少在本部,二来其实大家也没什么特殊的交情要来回走动,几次开会的时候看到他,也就是打个招呼而已。
钟宝瑶满不在乎,冲那些小鬼头们笑笑,“那我们来讨论下早恋。”
他直起身子,看着我,脸色似乎已经冷静了不少,“……难道你想出人命?我没那么不负责任……”
“那就好。”
也会有意乱情迷的时候,只是也许两个人都有底线和尺度,总是在紧要的关头停下来,然后再若无其事的亲密下去,我清楚我自己,因为还没有说服自己,所以才会更加冷静。
他迷迷糊糊的反问,“你睡觉睡的好好的脚怎么扭到了?”
“啊,车祸?”
我也笑起来,我看着他的眼睛,深藏的满满的笑意,他跟薛问枢完全不一样,他有着如秋日月亮一般温和的笑容www•hetushu.com,而薛问枢笑起来就像是夏日的艳阳,耀眼夺目。
话音还没落,我就感到一只重物狠狠的压过来,薛问枢狰狞的嘴脸在微弱的月光里狞笑,他伸出手掐住我的脸,用劲的拉扯,“到底谁赢了?”
我“呸”了一声,“钟宝瑶你哪只眼看到是邮递员裤子,分明是农民插秧的裤子!”
我听课没啥特别的收获,就是觉得大课老师吹的实在太牛逼了,别说是口若悬河,悬着个瀑布都不为过,实质性的内容并不多,但是课堂气氛很好,所谓乐趣是和知识永远无法统一,笑声连篇的课堂学到的必然少的可怜。
我不知道这样甜蜜的时光还能有多久,忽然我就涌出了一股复杂的心情,我抱住他,好像再努力的抓住什么或是努力的证明什么,不是为挽留,只是为留恋。
“我去对面坐公车。”
而那个人却是何彦非。
“换话题。”我立刻提议。
因为实在是太乡土了,按薛问枢的话说,“卷个裤脚就可以下地插秧了,放下裤脚就可以去高田村大队附属小学上课了。”
我被逗笑了,气氛也缓和了很多。
我立刻如释重负,趴倒在课桌上做垂死状。
她“嘿嘿”笑起来,“听说何老师在出国部很受欢迎啊,据说前三排的位置永远是女生占了,博客一直是人气最高的。”
早上起来吃饭时候他还问我,“昨晚打游戏谁赢了。”
在新西方老师之间互相窜课也是经常有的事情,而拿老师开玩笑几乎成了每个课堂上必备的段子,有一天下午有钟宝瑶的高考口语,晚上是我的写作,本来没什么相干,结果那天下雨我穿了一件绿色的运动裤,因为连续一个星期下雨,所有的牛仔裤都洗了干不了,那天下午穿出门之前我还被中午来蹭饭的薛问枢狠狠的嘲笑了一番。
我说的是实话,可是不仅仅是我一个人在玩,昨天晚上薛问枢也跟我一起玩,从吃完晚饭开始两个人就玩幼稚的火影忍者对战,打的你死我活的非得彻底和_图_书把对方弄死,结果一直到快三点也没分出个绝对胜负,倒是我先支持不住了,“我不玩了,要睡觉了,困死了。”
“FF12,打的我累死了,早上起来手都不能动了。”
于是两个人立刻往床上爬,可是好像打了太兴奋了,一时半会的睡不着,于是他很无聊的问,“今天你赢了还是我赢了?”
钟宝瑶一脸不屑,“High school?So late!”
我想,我很明白一件事,我知道亲密的相处让他和我之间的接触越来越多,尤其是身体之间的触碰,我承认我喜欢,这本是一个人正常的需求,我也从不刻意掩饰。
早上天亮的时候,我动了一下僵硬的身子,想换一个舒服的姿势,忽然隐隐的觉得脚上有些不对劲,再动了两下脚踝,更不对劲了。
他伏在我肩膀上,扣住我的手指,气息紊乱的称述,“没……”
他问我,“工作适应不?还有一个月试用期就结束了。”
结果那天晚上来上课的老师都来围观我,我气的都快吐血了。
何彦非一愣,我看到他眼神里有一丝不易觉察的尴尬,于是我马上接口,“干嘛,钟宝瑶,你嫉妒何老师啊?”
“恩?~谁赢了?”
我叹了一口气,“玩游戏,我都困疯了现在。”
我被威逼,只好指指他,“泥……”
高中部的那些精力过剩,基本被家长逼来上课的小鬼头们经常会甩出那些意想不到的问题给课堂增添惊喜和乐趣,比如我去听钟宝瑶的口语课,题目是“你最喜欢的运动”,结果题目一打出来,下面孩子们立刻抱怨连连,纷纷露出“这么老的话题还要浪费时间说,老师你是不是吃饱了撑的”这样鄙夷的眼神。
说话的时候,他的眼睛亮闪闪的,可是我刻意的把头转向一边,装作没看到。
他笑起来,指指头顶,“当然严重了,所以现在才这么笨啊。”
“这还差不多。”他得意的笑起来,翻下来滚到床一边,心满意足的睡去了,我也挨不住困意,坠入梦乡hetushu.com
跟我这种浑水摸鱼的德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还不错,同事可爱,学生耍宝,薪水够量,没什么不满意的。”
而薛问枢,我不明白他的想法,有时候我也会觉得自己毫无魅力,也会挫败,但是我很抗拒问他的想法,不是不敢,只是非常抗拒。
他指着我控诉,“你昨晚还说我赢了呢。”
“胡说什么东西……”他翻了个身,把我手扣在他手里,“睡觉。”
何彦非轻轻的笑起来,可是眼神里已经有了一丝警惕和疏离,他装作不经意看了一下时间,“不早了,晚上我还要开会,先走了。”
我不假思索,“废话,当然是我赢了。”
“……啊!!不要碍…”
临别的时候他跟我道别,何彦非忽然想起什么,喊住我对我说,“施莐,你以后不用喊我何老师,叫我何彦非就可以了。”
“我没想让你负责。”
“严重不?”
我毫不含糊,“我!”
于是我一巴掌把薛问枢打醒,气的直哆嗦,“……我,我脚扭了!”
然后他拿出听课笔记,写了几个字,然后放下笔,十指交握在一起聚精会神的听课。
他把手柄立刻丢下来,顶着黑眼圈冲着我郁闷道,“靠,你早说啊,我以为你不困呢,我也困死了,睡觉。”
我睁开迷茫的眼睛问,“没什么?”
那天晚上两个人在床上翻腾了好久,不知不觉中暧昧的气氛滋生,薛问枢凑过来亲吻我,我又偷偷的睁眼睛看到他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抖。
于是我敛了敛神,倒也装模作样很认真的把剩下的课听完了。
我是真的那么想的,一个巴掌拍不响,难道真出了什么事,我还能推卸掉我身上的责任,本来你情我愿的事情,为什么会成为一种附带着责任的象征。
告别了钟宝瑶,我和何彦非走在楼梯上,楼梯道很宽,我和他之间的距离可以再容纳一个人,落日的余辉慢慢的退去,但是阳光的余温还残留在这栋楼里,每个交流都散发温和而不张扬的热度,和教室里散出的冷气融合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