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是你,给我一半的爱情

作者:笙离
是你,给我一半的爱情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七章

我连忙穿衣服刷牙洗脸,我只觉得这一天过得恍恍惚惚的,好像日夜颠倒了一般,连自己都摸不清方向,外面的雨下的很大,凉凉的秋意终于降临在这个城市,由此开始,慢慢的又要开始进入了冬季,时间就是这样周而复始,永无止境。
等我睡醒了时候,外面哗啦啦的下着大雨,天暗沉沉的,我连忙坐起来看手机,发现都下午两点多了,薛问枢发了好几个信息给我,我连忙回到,“我刚睡醒。”
“晚上去超市,买点吃的吧,估计晚饭我们都不用吃了,还有晚上要早点睡觉。”
然后他话音未落,我就觉得好像全身被撕裂一样,那种感觉像是一块锦帛硬生生的被撕开,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眼泪毫无预兆的滚落出来,抑制不住,同时薛问枢手臂上落下了一道深深的掐痕。
他笑了笑,轻吻了我一下,“不是啊,我是想你会怎么样,你想过嘛?”
况且我从来没有想过把初夜当作筹码,我只是想,也许我将来会遇到一个合适的人,谈不上有多爱,简简单单的过日子就可以,那些曾经的喜欢和爱恋,初夜和激情,会随着恋情的埋葬而埋在我心底,我想我要的不过是多年后的一句“我不后悔”。
我闭起眼睛,好不容易神志慢慢的恢复过来,薛问枢有些紧张的看着我,“莐莐,你的脸好苍白。”
“没有。”我实话实说。
这些念头几乎是一瞬间冒出来的,于是我立刻就问,“那你有没有安全措施?”
我抬起头,把他的手臂轻轻的松开,我看着他,嘴角浮出一丝微笑,“我说了不要你负责,这种事情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
“恩。”
事已至此,我不喜悦也不悲伤,我只是冷静的想了想,也许这件事对任何一个女孩子来说都是件大事,可是又能怎么样呢,如果遇人不淑,不过权当是被狗咬了一口,如果幸运的遇见了对的人,那也不过是暂时的喜悦,在茫茫的日子里,一个人能忠于另一个人的概率究竟有多大,他能陪伴你的岁月有多长,谁也无法预料。
“疼。”我能想到的回答就是这样。
薛问枢只是坐在床沿看着我,那眼底燃动怎样的情愫,我看的懂,也装糊涂。
http://www•hetushu•com我笑起来,问,“我们去吃什么,现在还有店开着吗?”
我糊里糊涂就“恩”了一声,然后听见细细簌簌穿衣服的声音,水流声,然后关门的声音,然后我又昏昏沉沉的进入梦乡。
“流血了?多不多?”
“好早以前买来玩的,用来试试能装多少水,用电子游标卡尺测厚度,玩过了剩下的就丢在宿舍里,结果一盒差不多都被室友拿完了,好不容易找到几个。”
“那好吧,我喜欢你。”
我小声哧哧的笑,有气没力的回话,“后悔没早点享受到啊。”
吃饭的时候他忽然问我,“还疼吗?”
有些事情即使在预料之中,但是真的发生却让人觉得在预料之外。
我喜欢他,而且从心底不排斥这类亲密的事情,我认为我已经足够的成熟和冷静,对自己的感觉和欲望有支配权。
“哦,好。”
“那我去实验室了,你好好睡觉,睡醒了发信息给我去吃饭。”
薛问枢不让了,“什么叫一样啊,你就说出来会怎么了啊。”
他的手似乎还有些颤抖,微微泛红的白皙的脸在暗淡的灯光下渐渐恢复如常,他犹豫了一会开口,“很舒服,从来没有想过不一样的感觉。”
我明白薛问枢的这句话意味着什么,只是大脑容不得我现在思考太多,即便曾经我想过很长时间这样的问题。
“为什么?”
“那你喜不喜欢我?”
他胡乱的擦了下头发就强势的吻过来,我还觉得湿淋淋的水汽萦绕在他身体周围,空调一吹有些冰凉,但是体内腾起一簇火,顺着皮肤蔓延到心底,忽然我有些害怕,我发现这一切并不如我想象那样,我原以为我太了解他,可是现在我完全猜不透他。
我忽然想起来,每一次的道别我都不曾回头,我往左,他向右,我从未回头再看过他,我只是骄傲并且固执的想,不过是一次短暂的分离,好像我的生命中,还有很多很多次和他邂逅的机会,等待我去挥霍。
天都有些微微泛光,我再也不想说话了,于是趴在薛问枢身上闭上眼就睡着了,而他还攥着我的手,也浅浅的进入梦乡,不知道睡了多久,薛问枢轻轻的喊我,m.hetushu.com“施莐。”
我纠结什么,我问我自己,我原本不是想的很清楚了,而我却被他这句话搅的方寸大乱。
原本我以为这件事就告一个段落,说实话我也没报多大希望,薛问枢这样的人,兜兜转转谈过几个女朋友,风流快活没有少过,倒是奇迹般的没有把自己的处男生涯结束掉,所以我觉得毁在我手里的可能也是微乎其微,而我,同理亦然。
“后悔了?”
他翻了身凑过来,把我圈进他的怀里,薛问枢热热的呼吸拂过我的脸庞,我此刻却忽然心烦意乱起来,狠狠的踹了他一脚,“薛问枢,我都开始纠结起来了。”
他这才反应过来,“哦,没什么。”
我闭着眼睛答应了一声,“恩。”
“流血了,要不要紧?”
他拍拍口袋冲着我得意的笑,双手又不安分的在我身上游走,我忽然觉得很无语,想了一下我又不死心的问,“你从哪里弄来的?”
抓住了一时,永远不能保证一世。
“确定。”
一个晚上,两个人好像都没有睡,不知道是身体的突破,还是坦诚的谈话,都让早些的尴尬一扫而空,我明白,过了这一夜我们之间有些东西隐隐的要变了。
“有啊,他们说我纵欲过度。”
“施莐……”
“那我下次轻点。”
“哦,那我也一样。”
好有实验精神啊,我默默的感叹,我完全相信这种事情薛问枢真的能做出来,不过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薛问枢凑过来亲了我一下,“恩,我知道,几个是不够的,下次我去买一大盒,你喜欢什么口味的?……哦,对了,我发现你在电脑里面偷藏黄色小说,施莐你这个欲求不满的色女,你看小说有什么用呢,你怎么不来找我?”
“睡不着?”
我一愣然后尴尬的把脸别过去,“疼倒是不疼了,就是还流血。”
“啊,你别打我啊,我电脑里面也有黄色片子,大家都一样……”
“你早上有没有课?”
他好像是呆住了,脸上漠然的表情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不可思议的震惊,顿了一会他平息了下喘息问我,“要不要动,疼我就出来……”
一瞬间我想回头看看他是否会有依恋,但是终究是忍住了,我m.hetushu.com开始患得患失的迷信,我害怕错失的回头,就再也没有了邂逅的永远。
他命令我,“说!”
两个人吃了五两饺子,还有一盘糖醋猪柳盖浇饭,薛问枢是真的饿极了,我想到他为了等我而没吃中饭就觉得暖暖的。
于是,第一次尝试以恼羞成怒的气氛宣布失败告终。
我想总不能疼死过之后还不成功,再挨一刀的勇气我是绝对不会有的。
我喜欢薛问枢,但是我从来没想过能和他在一起。
我疼得几乎是连死的心都有了,但是当时就想,反正都这样了,再疼也能有多疼,总不能真的把他踹下去,于是我只好忍着痛摇摇头,他轻轻的动起来,而我的脑子越来越昏沉,越来越眩晕,我只是觉得痛,还有一种莫名的感受在身体里叫嚣,而我却不知道是什么,才一会我神志越来越模糊,薛问枢的脸在泪光中也模糊一片,我只能尽力的推开他,薛问枢会意也没强扭,翻了身把我抱在怀里。
会更毋庸置疑的亲密,也会带来将来无尽的伤痛和灾难。
“想过。”他叹了一口气,把我的手拽了过去,然后十指相扣在一起,“其实以前也不是没有机会,只是我不想,所以跟之前的女朋友如果单独相处的话,是绝对不会发生这件事的。”
“不是等你的嘛,不过吃了两块饼干。”
他一本正经的说,“不是,我只是纠结我明明知道这件事是你情我愿的,可是我想,要是你跟我说一定要我负责,我也会负责的,而我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觉得怎么也不好。”
我忽然就很想笑,我只是听说过很多女孩子天天追问男朋友“你到底爱不爱我”一类的问题,没想到今天我倒是被人追问了,难道我真的没有跟他说过这样的话,还是我的行动不够明显,让他根本不晓得我喜欢他。
“没。”
看到薛问枢,他一脸的倦意,不过精神还好,我问他,“你中午吃饭了没?”
就算一切留在了新婚,又有谁能保证枕边的男人,可以忠诚一辈子,而我为什么要为了一个尚未出现的人,放弃我现在喜欢的人。
他一副被打击的表情,我连忙补充道,“我只是顺其自然而已,想不想倒是另一回事,而是我早就想好了,顺应自http://www.hetushu•com己的心意就好了。”
我觉得有些抱歉,也许是没有时间打理,他的下巴长出细密的胡渣,微微的泛着青色,眼睛周围也是浓浓的黑眼圈,我打趣,“你实验室里的人看到你今天这样有没有说啥?”
“……不要。”
简直是有病,我冲他翻了一个白眼,掀开被子躺下来,顺手关了灯,“这有什么好纠结的,你别纠结了,睡觉吧。”
“薛问枢,你什么感觉?”
恢复了些许力气,我坐起来,但是头还是有些晕,“我去洗澡。”
“不是。”
“不多,等下去处理下,你先歇会。”
可是我完全想错了,当他从浴室里出来,湿漉漉的水珠挂在头发上,八块腹肌的沟壑在橘色的灯光下清晰可见,我看了很艰难的在心底腹诽了一下,然后就若无其事的关上电脑,“头发擦干了再睡觉。”
“后悔了?”
“你说的能不能有点感情啊,硬邦邦的。”
这个初夜真的不是很美好的回忆,起码我以后再也不会去拿出来细细的回味一遍,除了疼,还有莫名身体的悸动,由于两性肌体摩擦而唤醒的渴求。
“不知道。”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把我抱住。
“那这次是故意的?”
“出去吃饭?来所门口等我。”
“恩?什么事?”
我躺在床上看着他,我想那一刻我的表情一定很迷惘,而薛问枢,就像是没有表情一样看着我,只是深黑的眼眸好像蒙上了一层水雾,他的手也有些抖,很轻微的并不容易觉察,于是我咬了咬嘴唇,“你……我怎么喊疼你都不要停手。”
也许他只是一时兴起,并不是他的规划。
夜已经很深了,周围一切都很安静,黑暗把我的心,和我的情绪都保护的很好,我睁开眼看着天花板,任薛问枢的呼吸在我的耳边作乱,等了好一会,我小声的喊他的名字,“薛问枢,你睡了?”
“喜欢啊。”他几乎是不假思索的说出来。
“后悔什么?”
“那你喜不喜欢我?”他几乎是试探的问,眼眸里暗藏着不安,紧张的看着我。
洗完澡我回到床上,薛问枢正倚在枕头上想什么,他好像发呆的时候总是有一个小动作,就是无意识的扯着额头前的头发,我拍拍他,“想什么呢?”
“……”
和-图-书“恩,是有点后悔,不过现在也不迟。”
“去吃饺子吧。”
“恩,有点。”
“没有。”
“没,今天没有。”
“那有什么好烦恼的?”
那时候我都没有去想什么,我只是觉得即使跟薛问枢发生什么我也不亏,说来倒是比较好笑,面对这样的事情,女孩子一般会计较“爱不爱”或是“负不负责”这类的问题,我却在计较“公不公平”这个问题。
我和薛问枢互相道别,转身就走。
我只是喜欢他,又没为他要死要活的,深陷其中不可自拔基本不太可能,拉着他一哭二闹的要负责这件事我也做不出来,再说人不风流枉少年。
“……”
凭心而论,薛问枢长得不错,身材又棒,脑子又很好,色心和色胆都满大的,虽然性格难以亲近,脾气又少爷难伺候,但是并不触碰我的底线和原则,况且他也是第一次,对我来说真的没有什么好计较的。
吃完饭,他回所,我回家,照例在十字路口分开,我们俩各撑一把伞,路上的行人很少,哗哗的雨在周围磅礴,越下越大,远处的高楼都湮没在雨雾之中。
他紧紧的抱着我,安慰我,“恩,不做了,疼就不做了。”
于是我瞪了眼睛很严肃的看着他,顺便打掉那只不安分的爪子,问道“你确定?”
我看着他,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薛问枢不过比我大了几个月,可是他的现实和冷静,用在感情上却远远赶不上我,他也会有迷惘的时候,我问他,“你纠结什么?”
“你要求怎那么高啊,不爱听拉倒我收回。”
至于他是出于什么心态,我无从得知,也不想知道。
薛问枢急促的喘了几下,然后按住我的肩膀,俯下身在我耳边说,“要是疼就咬我,抓我都可以,不舒服我就停。”
“不要。”我冷冷的回绝了,其实我只是很讨厌把这种情意绵绵的话挂在嘴边,而且确实说出来自己都觉得不舒服,以至于谈过的恋爱中的过程,似乎都缺少这句话的表白。
我感到气氛的尴尬,也许这一天会变成我们俩心里过不去的坎,在意料之外的事情,脱离了一些掌控,总是会给人带来无尽的烦恼和颓丧,我转过身对着薛问枢,小声的问,“薛问枢,你想过今天的事情,发生在我们俩之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