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是你,给我一半的爱情

作者:笙离
是你,给我一半的爱情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九章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签完社保三金的合同,我从办公室里出来,恰好看见何彦非路过,于是我冲着他笑了笑,两个人都没有尴尬的神色,好像当初那件事从未发生过一样。
我忽然很怕分离,我忽然很怕我只会拥有这个男人一半的爱情。
忽然薛问枢问我,“施莐,你考了雅思,为什么不考托福或是GRE?”
我回到家,洗完澡薛问枢就来了,抱着一大叠的资料,一脸苦愁的跟我说,“下星期考托福,晚上要通宵了。”
“她是打包给她家的馋鬼。”秦可书解释道。
回到家时候却发现薛问枢躺在床上睡着了,床头橘色的灯光照着他略显秀气的脸庞,长睫毛在眼缘投下细密的阴影,均匀的呼吸,像是羽毛一样,柔和轻盈。
在经历过一些事情后,才会觉得歌词写得触目惊心,才会觉得声线惊心动魄。
我兀自的笑起来,忽然钟宝瑶喊道,“施莐你到现在还没点歌呢,我们都唱了两三首了。”
他也沉默了,我看他欲言又止的样子,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我看见他的眼神被长长的睫毛覆盖,似乎在看我,又似乎在看更远的东西。
“我想吃咖喱。”钟宝瑶提议。
我的心头一阵发紧,随后痛楚逐渐蔓延开来,我从未对一首歌有如此的触动,那一刻我脑海里蔓延的都是那一句“是你,是给我一半的爱情”。
就像是苹果酸甜可人,荔枝甜美多汁,香蕉绵软香醇,就算是有着独特气味但是口味极佳的榴莲,也会被很多人奉为心头之宝。
其他人纷纷起哄,我觉得推辞就显得太小气,站起来点了一首王菲的《约定》,跟他们解释,“我只会唱粤语歌,大家不要介意。”
“如假包换,我以前宿舍就住在研究生楼那边,很破很旧的。”
他没办法,只好乖乖的的认命,“求你了……”
我连眼皮都抬不起来了,“明天?明天我才不跟你搞这个呢,快点,别浪费时间。”
我愣了一下,“对不起,我也不清楚啊。”
我很害怕分离时刻的来临,每次想到薛问枢会离开我的心总是会隐隐的痛,像是针扎的一样细密,在坠入黑暗的梦乡前我睁开眼睛,朦胧的视线里是薛问枢孩子气的脸庞,微微蹙起的眉心,似乎感受到了我的动作,他睁开眼轻轻的在我额头上吻了一下,声音低沉柔和,“谢谢你。”
其它两个人都拍手叫好,我叫来服务员又点了两份寿司打包,惊得钟宝瑶直瞪眼,“你还要吃吗?你还没吃够吗?”
薛问枢眼睛一亮,抓起一只笔兴奋的说道,“再说一遍,重复一遍。”
包厢里有人燃起了烟,袅袅的白烟腾空而起http://www.hetushu.com,我在这一片朦胧的烟气中,想到了很多,我已经忘记陈潇宁他们的样子,他们说话的腔调,独特的气味,都在我的脑海里渐渐的消匿,所谓的一辈子,不过是一瞬间的温情,不过是荷尔蒙刺激下张扬的口误。
我承认自己对待情绪的态度是心无城府的坦白,我越来越长时间的陷入沉默,偶尔发呆,有时候为了写资料熬夜到半夜,万籁俱寂的时候,站在阳台上燃一只烟,看白色混浊的烟雾在空气里扩散,自暴自弃的想,也许我和薛问枢就这样顺其自然下去,反正一个女生最华美的时间已被浪费,未来尽可被随意的蹉跎。
“我不想出去,我不知道有什么专业可以读。”
我忽然就很想哭,瞬间眼眶都潮湿了。
我清楚的想过这个问题,大概是因为我长得不错,性格随和,脾气尚好,更重要的是我在男女情事上够聪明,也够糊涂,懂得怎么去做一个好情人。
“放假肯定就回来,而且还要回来所里答辩。”也许是觉察到了我不安的心情,他摸摸我的头发,“担心什么,现在交通那么发达。”
等我正式转正的时候秋天也快结束了,上海的雨季也结束了,地面上布满了沾满泥水枯黄的树叶,空气中流淌着一股淡淡的水汽,温和的阳光带着蒸腾而上的湿润,重新包围了这座城市。
其实我不想帮薛问枢复习托福,一点都不想,我巴不得他考个悲壮的分数然后被名校拒之门外,可是不现实,也不可能。
我直接无视钟宝瑶八卦的表情,结了账单拿了寿司跟她们道别,先去逛了巴黎春天,差不多打烊了才回去,上公交车的时候我给薛问枢发了个信息,“等下出来,我给你带寿司。”
“你可别小看学校老师啊,很多都是纯理科工科出身的,反倒是英语专业的最少。”
“啊,你是复旦毕业的?”
可是那份沉稳的性子里却少了灵动和鲜活,因为太过于沉稳,而失去了淋漓的欢畅。
“到超市买东西的,你呢?”其实我很喜欢逛复旦的校园,有时候就静静的坐在光华楼下的草坪上都觉得是种享受,大概我天生比较喜欢学校的氛围,祥和安宁。
就像是贪吃的小熊,为了美味的浆果一步步的踏进猎人的陷阱,我承认,刚开始我就算计了薛问枢,把他引诱到我的美食乡中。
“当然好,只是我不知道我能否一辈子做一个职业,待在一个地方,说起来好像有点杞人忧天的感觉。”我无奈的笑笑,抬起头迎向飘散的风雨,凉凉有些打眼。
约莫也就在八九月份,盛夏的终结,金秋的伊始。
我开心的笑和图书起来,下一秒天旋地转的陷入苍白的梦境之中。
我想了想说,“要不就吃咖喱蟹,泰国菜,要改良过的,太正宗的呛人。”
但是何彦非我就搞不明白了,我们俩之间的交往都是平平淡淡的,况且几乎没有私下的交往,我对学校的男老师基本都是敬而远之,因为从八卦的女同事嘴里总是能够听到他们最新最热的花边新闻,而何彦非就是其少数没有花边新闻的一个。
看到我这样的反应,何彦非也笑起来,“真的,骗你干吗,我连研究生都念的基础数学,念完了回国找工作处处碰壁,又不想继续再读博,只好去教英语了。”
圣诞节来临了。
“数学。”
薛问枢在南京考完托福的那天并没急着赶回来,他发信息给我说是口语开考前两分钟无意中听到了考试题目,居然兴奋到紧张,跑去洗手间抽了半支烟才平静下来。
“你好凶啊,来吃块寿司。”他很狗腿的把寿司喂到我嘴里,“还有十道题目,快了。”
我紧了紧胳膊,其实有一句话我在心里徘徊了很久就是没有勇气说出口,直到最后我都没有说出口,我想告诉薛问枢,“我不会刻意的等你,我们俩个谁都不要互相耽误,也许我会先嫁了,在我等到合适的时间,合适的人。”
我承认我喜欢他,喜欢他的亲吻拥抱和肌肤相亲,因为每次身体的契合才越发的觉得割离的不舍,很多次我都想不再去见他,可是每每都过不了自己这关。
他回答的很干脆,“可惜什么,又不是特别喜欢的柳暗花明又一村,做老师挺好的,你觉得做老师不好?”
“我希望你,是我独家的记忆,摆在心底,不管别人说的多么难听,现在我拥有的事,是你,是给我一半的爱情……”
所以,我甚至是很平淡的拒绝了何彦非,连心底的那根弦都没有触动。
这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之中,我也开始学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我不去想他走后的情景,就好像何彦非说的那样“想是想不出什么的,只有走过去才知道”。
我收到这条信息的时候正在复旦的小超市买演算纸,十一月的夜晚来的早,校园里已经华灯初上,天空中飘着些细雨,来来往往的人并不多,付完款出来的时候恰好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女生焦急的问我,“同学,请问逸夫楼在哪里?”
那个女生奇挂的看了我一眼,大概是“你明明就是这个学校的学生,是不是耍我”的意思,道了声谢就走了,何彦非问我,“你怎么在这里?”
过了两天薛问枢才回来,问及托福考试,他的回答也就马马虎虎,但是我知道他已经办完了本科成绩证www.hetushu.com明,找到相熟的导师写推荐信,修修改改忙着他的PS。
“没办法嘛,寄人篱下不得不低头。”他捻了一块寿司蘸了点酱油和芥末放到嘴里,眯起眼睛很享受的样子,我立刻觉得用吃的东西来引诱他倒是件不错的事情。
“逸夫楼,你往前左转走到物理系,在往里面走一点就看见了,很好找。”身后传来很熟悉的男生的声音,我转头一看,原来是何彦非。
“可是我想不出来啊,比如这一道题目,你是喜欢在家工作还是喜欢去办公室工作,这叫我怎么说,工作当然是要去办公室啊,常识。”
我白了他一眼抗议,“你不睡觉,我可要睡觉。”
我想想也是,新西方那种藏龙卧虎的地方,就像是国家领导人,从来不会是主席系毕业的,秦可书是念基础化学的,钟宝瑶是制造工程专业的,偌大的整个高中VIP部也就三个英语专业的。
全场慢慢的安静下来,何彦非一脸无奈,我觉得好笑,倚在沙发上看着屏幕,何彦非的唱歌的声音跟他说话的声音差了好多,有些低沉沙哑。
他笑笑,“找我以前的老师的。”
“何老师?”我有些意外,他冲着我微笑。
而他现在只能给予我一半,一半的爱情,他的另一半爱情,给了他自己。
他们都陪我走过一段路,然后离开,他们给过我一段爱情,但是只有一半。
我顿时来了探究的兴趣,“那你本科时候读什么专业的?”
一曲歌结束,众人鼓掌,话筒又传到了下一个人手里,包厢里吵吵嚷嚷的,歌曲声说话声此起彼伏,我坐到角落查看信息,“哈哈,我找到了,我在看电影,你什么时候回来?”
结果十分钟后他发信息来,“快告诉我藏哪去了,我连床下都找过了。”
秦可书也觉察到我的情绪波动,提议我跟薛问枢好好谈谈将来,我苦笑,“谈什么,没什么好谈的,顺其自然,说多了逼急了也是自取其辱。”
这个聚会还在玩乐的时候我悄悄的走了,那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这个城市却好像不眠一般,高楼大厦,金碧辉煌,圣诞之夜,热闹非凡,半点冬天萧索的影子都没有。
晚上请秦可书和钟宝瑶吃饭,三个人吃掉四盘炭烤五花肉,呷着玄米茶幸福的嘴里流油,秦可书不顾形象的瘫在椅子上,“下星期请你们吃饭,今天这么多脂肪够我长一斤肉了。”
十二月的天很快来临,上海这座城市冷的如堕冰窖,黑夜残酷的把白天的温暖全部吞噬,薛问枢的嘴唇和身体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暖,伴着汗水我把他抱住,轻轻的问他,“你什么时候走?”
人都是会对自己得不到的东西保持和-图-书莫大的兴趣,所以很容易就理解我会把对理科的憧憬转移到一个人的身上,所以我想如果我跟薛问枢分手了,下一个寻找的目标大概就是未来的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了吧。
“这不简单,team work,faculty and facility,atmosphere,process,人家考官又不是问你常识,你糊弄一下就过去了。”
《约定》——忘掉天地,彷佛也想不起自己,仍未忘相约看漫天黄叶远飞,就算会与你分离,凄绝的戏,要决心忘记我便记不起。
夜雨中的校园,朦朦胧胧的灯光洒在光亮的水色上,宽敞的道路上泛着水光,我和何彦非就静静的走着,偶尔说两句话,在我的感觉中何彦非很安静,跟薛问枢是完全不同的类型,但是和徐可林有些相似,大抵上都是因为年纪稍大,说话稳重捻拿得体。
几天前一份薛问枢梦寐以求的offer落在他的邮箱里,学校是理科强势的老牌名校,给出的条件优渥,他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我早就知道这个结局,可是没有想到来的那么快,快到他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的心居然痛的一瞬间没办法呼吸。
这时候唱歌的又哄闹起来,几个男的争着要唱歌,不过这几个老男人翻来翻去都是唱些张宇、周传雄的苦情歌,等到何彦非唱的时候,他点了一首陈小春的《独家记忆》,我之前都没有听过歌名,直到有人喊道,“大家安静了,这首歌是何老师的压轴歌!”
我不由的哑然失笑,我担心什么,我不担心他出去之后跟别的女孩子眉来眼去,即便是这样输掉了我最美的年华我也没有任何遗憾,我只是担心,我耐心和坚定的磐石会被他遥遥的归期磨成了流沙,时间的风一吹过,就散落天际,无影无踪。
人也是一样。
我大感意外,“……你还真说的出口啊!”
很早以前当每个女孩子疯狂听王菲,把王菲奉为偶像的时候,我却没有跟风,很多年后王菲已经销声匿迹,我把林夕的词,王菲的声线拿出来反复的把玩。
钟宝瑶唱的都是英文歌,秦可书唱了好些韩语歌,我在一旁默默的听着,偶尔跟薛问枢发发信息,我告诉他我藏了一盒蛋糕在家里,让他去找。
我笑嘻嘻的瘫在床上,白了他一眼,“来,求我啊!”
大概我天生还是比较偏爱学理科的男生,陈潇宁是学计算机的,徐可林是外科医生,而薛问枢更是理科中的理科,我几乎没有想过会喜欢一个学文科的男生。
我拿起资料一看,恍然,“原来托福口语跟雅思口语差不多啊,老方法呗,你先用中文想,然后再翻译成http://www•hetushu•com英文不就行了。”
可是这件事我并没有告诉薛问枢,我只是想,告诉他了又如何,他会更珍惜我更喜欢我嘛?如果结果注定是不会,那何必要自找难堪。
我只是害怕我不能熬的过慢慢的冬夜,然后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所以我才能和挑剔的薛问枢相处那么久时间,而且还没有矛盾和冲突。
我坐在床沿静静的坐了许久,才能平静下来,可是我永远无法说出口,我不能阻止他离开,于是下一个漫漫的长夜,其实我要习惯的只是在冬天的夜晚再加一床厚实的棉被,好让自己不再害怕一个人走一生的路。
简简单单的回复,“好。”
施莐我一直是个懂事的好情人,一直都是。
他平息了呼吸,淡淡的说,“秋季入学。”
如果给自己一个约定,那么就是决心忘记我便记不起。
我瞪大了眼睛,“怎么可能啊,一点都看不出来啊,那你干嘛要去新西方教英语?”
“我也没有觉得自己能做某种工作做一辈子,只是当工作的时候就会尽量的做好,因为一辈子太长了,光是想是想不出什么的,只有走过去才知道。”
桌子上还有一个小盒子,我打开一看,一个银色的耳钉,玫瑰花样,奢华低调。
和同事去吃饭,吃完饭又去唱歌,其实我是不太喜欢热闹和嘈杂,但是为了合群还是去了,几个女生先点歌,唱来唱去无非都是那些耳熟能详的情歌。
“寿司呢?我饿死了。”他很老爷习气的坐下来,摊开资料,“施莐,帮我看看口语,那个什么话题怎么说啊?我绞尽脑汁才想了一两点理由,而且干巴巴的都是那几句话。”
其实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会有人喜欢我,有的人说喜欢是不需要理由的,我觉得这句话很扯淡,因为无论是谁,身上总是会有一两点特别吸引人的特质。
“等一下就回来吧。”
那天晚上,这个城市流光溢彩,街上都是满满的人,我在宜芝多买了各式的蛋糕,满满的装了一盒,藏在家里,发信息告诉了薛问枢。
我忽然站起来,强忍住心中的痛楚,走了出去,大厅里冷冷的空气一下子灌了进来,我倚在墙上,慢慢的平息下来我想到了薛问枢,他从未给予我什么,我也没有索要过什么,我想要的不过是一程路,一辈子,或者完整的爱情。
于是就按照这个思路,我把托福口语的试题基本上都说了一遍,说到最后我又困又累,脑子一片浆糊,恨不得倒下来就睡着,薛问枢看到我这样也有些不忍心,催促我,“要不明天再说吧,都那么晚了,睡觉吧。”
忽然我有很多问题要问他,“读了这么多年的专业一下子就抛弃了,你有没有觉得有些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