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衣香鬓影1·回首已是百年身

作者:寐语者
衣香鬓影1·回首已是百年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记 绝色惊魂

曲声终了,红衣舞娘飞旋回身,面纱抛起,飘过台下。
此时乐声又起,场内灯色光影变幻,舞池中无数小灯闪烁,似散落一地珍珠。舞台一侧的金色旋梯直抵二楼,鲜花锦簇,顶端撒下漫天彩带……靡靡舞曲,裙袂飘飘,四名美艳佳人鱼贯步下旋梯,霎时间艳光熠熠,叫人目不暇接。四名美人正是今晚登台的四场歌舞主角,此刻换了一式的晚装高髻,鬓簪玫瑰,或嫣然,或冷傲,或楚楚,或妩媚,个个似步下云端的公主,自旋梯居高临下俯视大厅,座中名流富豪尽皆仰首目眩,为之疯魔。
却见一行人踏进门来,两名紫色制服的侍者在前领路,引了后头五六人徐步而入,沿专门的贵宾走廊直抵前排落座。走在前头的人俱是黑头发黄面孔,两名洋人反而随在后面。程以哲认出其中最耀眼的一人,一袭黑色夜礼服,衬了倜傥身段,举止间贵气十足,容色风度令程以哲自愧弗如。
白慕华感叹,“世上果真有人占尽诸般荣光,不由得人不嫉妒。”
白慕华笑而不答。歌舞陆续登场,一场比一场热烈,出场的女子一个胜一个妖艳,各逞风流妍态,看得台下众人忘乎所以,神魂颠倒……却没有一个似她,程以哲心中一点点踏实下去,却有一处越悬越高,叫人透不过气。他昏昏然起身,对女伴歉然一笑,“我出去透透气,一会儿回来。”白慕华拽住他,“早不去晚不去,等一晚上就看这会儿了!”
歌声渐入幽渺,那人仰首凝立,缓缓转身,蝴蝶面具飘然而落。
座中鸦雀无声。
舞台上金色幕布徐徐升起,厅中灯光俱暗,乐池中响起西塔琴和塔布纳鼓的声音,台上金红粲然的穹门洞开,铃声如雨,纱丽飘扬,十二名印度舞娘踩了跃动节拍,跳起脚铃舞。当中一名领舞者,穿火红纱丽,面纱缀满金珠,腰身曼妙如灵蛇,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睛顾盼生辉,带出异域风情无限。程以哲目不转睛地盯了那舞娘,心口怦怦急跳,恨不得立时摘了她面纱,一窥究竟。
一段《蝴蝶http://www.hetushu.com夫人》的咏叹调,音韵顿挫的意大利语,从她口中唱来平添了月夜霜落的曲致,无须听懂那歌词含义,仍受其哀婉缠绵所感,闻者无不心醉,复又神伤。
车窗外景物飞逝,一面是爬满藤萝青苔的山壁,一面是白浪拍岸的海滩。梧桐林荫道徐徐盘山而上,将人带入如画景致之中。天边晚霞渐渐沉入夜色,林荫间路灯次第亮起。
幕布缓缓降下,某个角落里忽听一声清脆裂响,似玻璃杯脱手坠地,却如一滴冷水渗入沸油,刹那间全场掌声如雷。灯光再度亮起,座中男女纷纷收回神魂,仍是唏嘘不已。
程以哲重重靠上椅背,喘出一口气,千幸万幸,不是她!
程以哲仔细看去,依稀认出其中一人像是税务司长,其他人再不认得。
灯光流转,一束柔光所指之处,刹时聚焦了全场目光。旋梯顶端,一袭黑色绸缎长裙闪动幽暗光泽,托出个冰肌雪颜的女子,一步步走下旋梯,似自夜空降入尘世,脚下纵有万紫千红,也被这一抹素到极致的艳色夺去光彩。
那个身影徐徐转出屏风,长裙曳地,雪白丝缎披肩缀了极长的流苏,随步态款款而动。云鬓堆髻下,一只银色蝴蝶面具遮去面容,只露出玲珑红唇和纤柔下颌,雪肤红唇相映,艳色烈烈,夺人遐思无限。
白慕华兴味盎然地笑道:“如何,梅杜莎名不虚传吧?”
云漪垂眸环视四下,目光扫过前排第一座上熟悉的身影。
说话间,嘉宾贵客鱼贯而至,各自落座。大厅里水晶吊灯渐渐暗下去,乐池里音乐变换,起先的舒缓悠扬换作靡靡的绮丽之音。两名女伴都是新派女子,言笑间并不扭捏,倒是程以哲心不在焉,令他身边短发凤眼的娇小女子十分不悦。
白慕华回过神来,一拍桌子,“怎么搞的,薛公子的人怎能被倭人抢去?”
梅杜莎俱乐部向来只接待熟识常客,一般人纵是腰缠万贯,若没有常客引荐也一样被拒之门外。程家门风笃严,也并非数一数二的hetushu.com豪富之家,倒是与经营纸业的白家有姑表之亲。白家几乎垄断城中纸业,比之程氏家业又豪阔许多。侍者认得白慕华,恭然欠身领了四人入内。
“五百。”
程以哲毫无反应,不等侍者上前替换杯盏,端起未洒尽的半杯残酒就喝。
只听咣当一声,程以哲碰翻酒瓶,连带打翻桌上酒杯。艳红香槟洒上雪白桌布,几乎泼上身侧女伴的粉色蕾丝长裙,惊得那女子娇嗔连连。白慕华忙打圆场笑道:“血色罗裙翻酒污,虽然是风流事,以哲你也太不小心了!”
但见云漪缓步走下旋梯,冷冷睨住薛晋铭。那长谷川先生本已站起身来,踌躇满志,只等佳人上前。然而云漪全未将他看在眼里,只傲然扬脸,既不开口,也不近前,唇角挑出一抹孤诮笑意。
一时间艳惊四座,竟有人忘情般站起,欲抢夺那面纱。
“以哲!”白慕华急忙唤他,引得左右一片愕然,程以哲却头也不回。
“以哲,以哲,该回魂了!”白慕华连声唤他,笑着打趣,“这可怎么了得,只一眼便丢了魂,回头我怎么跟舅父交代去!”程以哲恍惚回头,见表兄连说带笑,两名女伴面色不豫,周遭光影陆离,酒色芬芳依旧馥郁。然而整个天地却已黯了,灰败的底子上,一切都失去颜色,唯独那绝色容颜在眼前无限放大,似火焰舔噬,将心中另一个影子烧作灰烬。身侧女伴见他脸色发青,额有微汗,觉出些许异样,却见他端起酒杯,一口口缓慢地饮尽。
程以哲目光发直,茫然盯住人去台空的幕布,仿佛魂魄已不属己身。侍者悄然上前,拾掇起地上玻璃碎片,替他换上新的酒杯,他亦浑然不觉。白慕华啼笑皆非,早知这书呆子风月世面见得少,可也未免太过忘形。
“这是什么意思?”短发凤眼的女子娇声惊问,程以哲却置若罔闻,白慕华忙笑道,“这是梅杜莎最有特色的节目了!”
每晚歌舞结束之后,便是彻夜狂欢的舞会。当晚登台的五位美人,将挑选自己的舞伴领衔步入舞池。男士们若希和图书望被谁挑中,就买下代表她那一色的玫瑰放在桌上,美人便会到你跟前来,至于能不能被挑中,就看你的魅力了。
幕布启处,一扇巨大的绢画屏风,粉红樱花铺满舞台。灯光淡淡笼罩下来,舞台上不见人影,只映出屏风后一个袅袅侧影。一缕缥缈歌声便在此时扬起,初时细若游丝,伴了低回乐声渐渐抛入虚空,宛转起伏,无声无息潜入魂灵,叩动心扉。
“天人,天人啊。”白慕华倒抽一口气,似觉从云层里走了一遭,这才回返尘世。
四名白俄女郎各推一辆花车自舞台两侧出来,穿一色的高衩旗袍,修长大腿雪白晃眼。花车上分别是粉、白、黄、红四种颜色的玫瑰绢花,与旋梯上四名女子鬓角的玫瑰颜色相对应,至此,每晚最癫狂的高潮时分来临。
连白慕华也觉出他的举止失常,碍于女伴在侧,只得暗递眼色,程以哲却兀自发愣。
“坐下坐下,来了来了!”白慕华激动得语声似变了调。
白慕华朝薛四公子所在方向望了一眼,含笑伸出一个手指,“这是其他四色的价,黑玫瑰么……”他挑眉一笑,伸出五根手指。
晚上八时未到,门前已是香车如织、宾客络绎——传闻中蚀魂销金的梅杜莎俱乐部,竟远离浮华尘嚣,隐匿在一片傍山临海的绿荫之中。肤棕眼碧的印度侍者拉开车门,程以哲随了表兄白慕华下车,挽了各自的女伴步上门前织金点翠的地毯。
白慕华低头正要喝酒,闻言哈哈大笑,“好没见识的书呆子,云漪岂是这么容易让你见着的,早着呢,不到最后可不会出来。”
时间已至八点半,程以哲啜了口酒,不耐烦地望向舞台,心里愈觉忐忑烦躁。忽听白慕华压低声音笑道:“瞧,来了。”程以哲手上一颤,惊回头,险些泼溅了杯中香槟。但见舞台上毫无动静,白慕华的目光却是递向门口。程以哲心头一宽,复又揪得更紧,也不知自己在忧惧什么。
原来还不是她,一口香槟哽在喉间,化作苦涩,程以哲苦笑着放下酒杯,再也无心声色。一名女伴讶然道:“m.hetushu.com这般美貌,还不如那云漪?”
“五十?”女伴啧啧有声。
“这太有趣了!”两名女伴连连娇笑,一人好奇道,“买得多少没有关系吗?”
大厅穹顶上,星星点点的灯光渐渐亮起,洒下一片朦胧柔光。
程以哲一呆,正欲开口,眼前陡然黑了,厅中灯光俱暗。
“薛四公子!”身侧女伴脱口惊呼,两女惊喜不已。
椭圆的大厅里,中央留做舞池,前面是金碧辉煌的舞台,散布四下的座位不多,约莫能容百人。程以哲环顾四下,多见金发碧目,盛装而来的洋人,少数黑发黑眼的面孔亦是熟知的名流,舞台下最靠前的座位却统统留空。白色制服侍者领四人在靠前的侧首落座,立时有丰满冶艳的白俄女子穿了刺绣旗袍,上前斟上香槟。
此时座中名流富豪已将花车上四色玫瑰争购一空,四名女子相继步下旋梯,穿行于座中,带起香风拂面,各自挑选出了舞伴,被挑中之人尽是高官豪富。此时一名大红旗袍的白俄女郎自舞台上走出,怀抱满捧黑色玫瑰,风情万种地环视台下众人。
薛四公子微微侧身,向身后侍者吩咐了什么,侍者微笑点头,向台上白俄女子打出个特殊的手势。那女子走到台前粲然一笑,将怀中满捧黑色玫瑰抛向薛四公子那桌,用流利的中文朗声宣布“今晚最美丽的玫瑰全部由长谷川先生购得”。
这边起了骚动,台前却也陷入僵局。
座中众人皆翘首屏息,无人敢有半分喧哗。
他语声颇响,引得座侧两名褐发洋人回头看来,身旁女伴忙轻扯他衣袖。白慕华不耐烦,正欲开口,却见一直闷头喝酒的程以哲霍然站起,大步朝台前走去。
一扇扇雕花长门开启,水晶吊灯剔透摇曳,梵婀玲的幽渺调子似在半空流转,如丝缠绕;明滑如镜的地面不知嵌了什么,闪动星星点点银芒,竟觉步步生辉……两名女伴低声惊叹,程以哲亦驻足,微眯了眼,几疑踏入幻境。白慕华回首一笑,早知他三人必是这般反应。
两女相顾失色,短发女子更加好奇道:“那这一枝黑玫瑰要价多hetushu.com少?”
白慕华摇头笑,“梅杜莎崇尚浪漫的骑士精神,不以多少而论,全看你对佳人的心意……除非,有薛四公子那样的手笔。”
竟是个日本人,全场静了片刻,随即相顾哗然。
长谷川,不是薛晋铭。
白慕华叹息,“不是曾经,是近半月来天天如此。”
佳人懒回眸,全场俱寂。
近山腰处,道旁停满各式豪华轿车,几乎将路口堵塞。高且纤细的铁花围栏后,大片常绿灌木修剪出玲珑花式,乳白大理石砌出罗马式喷泉,悠扬乐声自那水晶大门之内传出。
“听说薛四公子曾包下全场的黑色玫瑰送给云漪。”短发凤眼女子睁大眼睛。
以白家的声势也只得坐在侧首,程以哲扫了眼前面落座的数人,除去几名洋人,却都是往日难得一见的政界中人。白慕华循了他目光看去,微微一笑,“那是荷兰跟丹麦使馆的参赞,同另两个洋行老板……这是寻常的,真正大人物还未到呢。”
程以哲心情大悦,端了酒杯笑道:“云漪小姐果然美丽。”
薛晋铭端了香槟在手,优雅地向身边男子举杯一笑。那瘦削中年男人微微欠身致意,穿一身灰色礼服,唇上蓄了小撮仁丹胡,彬彬有礼的笑容下透出日本人特有的刻板。
这幕凄婉歌剧中,爱上美国军官的日本女子,日夜守候情人归来,却等来无情被弃的结局,最终引刀自尽。悲剧降临之前,她曾眺望情人离去的港口,满怀期待与温柔,吟唱出Un bel di vedremo (《最晴朗的一天 》)“Un bel di vedremo…I nomi che mi dava al suo venire.Tutto questo avverrà, te lo prometto. Tienti la tua paura. Io con sicura fede lo aspetto.”(他温柔的声音在我耳边回荡,终于实现他曾经的诺言。是的,这一天一定会到来。)
时间仿佛在此刻凝固,厅中静得没有一丝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