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衣香鬓影1·回首已是百年身

作者:寐语者
衣香鬓影1·回首已是百年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记 风雨惊情

“混账东西!”霍仲亨惊怒未消,气急败坏地斥骂,再顾不得从容风度。云漪想笑,却只觉得全身无力,牵扯一下唇角也痛楚。她挣扎起身,推开他欲搀扶的手,将破碎的衣衫挡在胸前,冷冷睨了他,“既然你都已知道,又不想杀我,那就滚吧。”
她望住他,目光温柔如水,仿佛生来就是这样巧笑倩兮,总是知道该怎么取悦他,懂得他的喜怒哀乐,从不向他索要分毫……然而他对她,却从未有过真正的关切,不曾问过她是否开心、是否不适、是否有心事。
霍仲亨笑起来,眼角笑纹隐入修剪整齐的鬓角,有一种男子的美,却是岁月历练而成。
她反手将披肩挥开,逼近他跟前,霍仲亨气促,哑声道:“云漪,你……”
她动手解开他衣扣腰带,颤抖的双手也掩饰不了动作的笨拙。刹那间霍仲亨心中雪亮,只看她对男人的经验便可知道,她只不过枉担了名妓的虚名。那双笨拙小手总算解开他衣服,正要卸下他腰间佩枪。霍仲亨按住她,轻而易举将她手腕捏住,高举过头顶,令她毫无反抗之力。她下意识挣扎,随即颓然软倒,低抑地啜泣起来。
正要退出去,忽见报纸从云漪膝上飘落下来,摊开在地板上。陈太上前拾起,看见那头版头条上写着“昨日惊爆丑闻,今日查封报馆,卖国官僚逮捕正义报人,各界人士联合声援……”,下头密密的字看得人眼花,陈太只看了看正中那幅图片,拍得不甚清晰,依稀是个男人被警察押上车子。
霍仲亨皱眉凝视她半晌,心中本已烦躁,更不愿同她争执,冷冷道:“我叫你换衣服。”
她紧紧勾住他颈项,同他一起跌进长沙发里。不待他翻身制住她,竟一拧腰肢,不由分说将他压在身下,足尖勾住他脚踝,长腿贴着他腿侧摩挲。她激烈地吻他,舌尖上似有一团火在他唇齿间肆意燃烧,将魅惑和*图*书的毒药融入彼此呼吸,刹那间焚尽了理智,撕裂了彼此间戒备的篱墙。舌尖猛地一痛,腥甜滋味涌入口中,惊怒之余,竟激起从未有过的快感。她竟咬了他,霍仲亨终于勃然大怒,抱着她仰身坐起,狠狠吻得她向后仰去,长发如瀑垂覆。
所幸他还有最后一丝理智,立刻站起身来,拿披肩将她裹住。
“你叫我滚?”霍仲亨不可思议地瞪住这个女人。
她的眼泪湿了他的脸颊。
饶是见惯风月、波澜不惊,霍仲亨仍是呆住,似在这一刻重回了青涩少年的岁月,在这绝美胴体之前,仿佛连呼吸也是一种亵渎。他和她最近的距离,只是那一晚黑暗中的相依,隔了夜色的掩蔽,藏起了她的锋芒。此刻才蓦然惊觉,有一种美,竟似刀锋迎面。
“你能给什么?”云漪笑得轻佻而挑衅。
就在分神的一刹那,她身手竟也快得出奇,陡然拔出他腰间佩枪!霍仲亨惊怒回头,探身便来夺枪,她却已调转枪口,对准了自己左胸。云漪手指触到扳机的刹那,霍仲亨反手挥出,将她连人带枪重重掴倒,直摔向地面。枪脱手飞出,在地板上打了几个旋儿,跌进墙角。云漪跌在地上,眼前金星缭乱,耳边嗡嗡作响,唇间涌出腥甜味道。
“我穿给你看?”她拿了件紫色旗袍,笑着走到他跟前,手腕一扬,冰凉丝滑的衣物轻飘飘擦过他脸颊,也不知是挑衅还是挑逗。霍仲亨已有些喘不过气,却听一声裂帛清响,她将身上黑绸长裙狠狠一扯,下摆最后几颗银扣子纷纷溅落……眼前之景能令任何男人血脉贲张。
话说到这个份上,云漪心中雪亮,反而淡定下来。他却不再多说,似乎只是随口的戏言,随即话锋一转,“不说这些乏味的事,专程来看你,别坏了兴致。”
以为,也仅仅是以为。
云漪闻言抬眸,“你还要走?”
“很好看。”http://www.hetushu.com云漪竟有些脸红,笑意似湖面涟漪,一掠而过。
云漪呆呆听着,从未想到他会同她说出肺腑之言。
云漪将看完的报纸合上,静静侧首,闭上眼睛。
霍仲亨似也说得激愤,沉默片刻,犀利目光直锁住她,不掩失望之色,“北平那边假托薛晋铭之手,将你献给我,你为他们做事,自然无可厚非。我起初留下你,也不过是顺水推舟,做个样子给北平看。至于用完了你,我自有法子让你无声无息消失。可你至今还好好活着,难道就不会想想其中缘由?”
云漪笑得虚弱,冷汗又冒出,倚了身后衣橱的门,慢悠悠地说:“你来我这里,除了吃饭睡觉,就没有别的事情?”霍仲亨本已转身,闻言立时回头,灼灼看向她,“你想有什么?”
云漪一颤,从睡梦中惊醒,只觉一个高大身影迫下,想也不想便奋力推开,却被那有力的手臂顺势揽入怀中。云漪虚软无力,触到他温暖怀抱,这才看清眼前人。看她怔怔望住自己,似受到极大的惊吓,霍仲亨也只淡淡一笑,脸上沉郁之色略缓,“怎么,换了衣服便不认识?”
“你我相识不过月余,你如何待我,我心中自然有数;我待你如何,想必你也明白几分。云漪,你是身染风尘、心若琉璃的女子,我以为你是懂得大是非、大善恶的!如今日商一案,薛晋铭和李孟元是罪有应得,北平想保他们,只会激起众怒。当此风口浪尖上,任何人搅进来,足以搅个粉身碎骨!你若以为北平一纸电令就能镇住我,那是大谬!”霍仲亨越说越恼火,负手踱至窗下,隐忍怒意。云漪有些恍惚,心底已雪亮洞明,耳边却只萦绕着他那一句“身染风尘,心若琉璃”……得他这一句,已比什么都重要,亦足可欣慰。
她昂首同他僵持,缄默固执地倚门而立,挑衅着他的耐性。
果真是http://www.hetushu.com第一次看他穿着军装,挺括的铁灰色督军常服,肩领上灿金耀眼的徽章,越发衬出他卓尔不凡的英武。霍仲亨被她直勾勾盯了半晌,不觉莞尔,“我很难看?”
“几天没见你,顺路过来看看。”霍仲亨牵了她的手,却没有注意到她脸色苍白,犹带病容,“快换衣服,陪我下楼吃饭,晚些方继侥还等着见我。”
霍仲亨想也不想,随手抓起沙发旁的花瓶砸向门上,暴怒道:“出去!”
“怎么突然来了?”云漪微觉诧异,他一向公务繁忙,总要夜深才来。
“我能知道些什么,左右都是你们这些大人物,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云漪不动声色地笑。
霍仲亨凝眸看她,“不错,政治是大人物的游戏,旁人玩不起。”
云漪想笑,却没了力气,只弱声喘息道:“滚!”
每日里提心吊胆,猜测他知道多少、提防多少,猜测他何时会发现她的身份,拆穿她的隐秘……无穷尽的惊怕,令她从未安睡过一夜,除了以为他在身边的那晚。
“好,那就说定了。”霍仲亨望住她眼睛,笑起来,“你要死,只能死在我手上。”
他俯身细细吻她,却吻到咸涩的味道,不同于血的腥甜。
“你看,这一件好不好?”她又问他。
打开一早送来的报纸,云漪扫了眼标题,面无表情地继续翻看内容。
一个“你”字余音未尽,已被她的唇封住。
“云漪,无谓的挑衅,受累的只会是你自己!”霍仲亨疲惫地在长沙发中坐下,闭目隐忍片刻,缓缓开口,“你十分聪明,一些话不必说穿,我以为你会懂得。可你太过固执,定要将自己和旁人都逼至绝处才肯罢休。”
未到晚饭时分,霍仲亨却突然来了。见他一身戎装未换,只带两个副官随行,陈太慌忙要上楼叫醒云漪,霍仲亨却挥手让她自去准备晚餐,自己径直上楼,脸色沉郁得怕人。陈太和_图_书心里忐忑,托了茶水,蹑手蹑脚上楼探看,却见卧房的门虚掩,恰瞧见督军俯身看着云漪,缓缓吻了她额头……
这话叫云漪心里突地一跳,触及他目光,只觉清冷透骨。
从秦爷那里回来,也不知是受了惊吓还是怎么,当晚便发热病倒,医生来看了说是感冒。今天一早倒是退了烧,仍恹恹的不肯说话,饭也不怎么吃,叫她去学校看念乔也不肯。陈太无计可施,瞧着她伶仃模样倒也不忍,便轻轻带上房门。
“你知道我为什么沉迷美色,胸无大志,迟迟不回北平,也不南下打仗?”霍仲亨笑了一笑,神色沉重落寞,“南下是和什么人打?打胜打输又是什么人获利?这些年,国人自相残杀还不够吗?南北议和说来说去,始终没个结果,倒是底下割据争斗闹得欢腾!我卡在这个节骨眼上,进退两难,名声毁坏固然可惜,但若果真和南边打上一仗,那才是一世作为尽毁!”
“知道了。”云漪低头专注看报,黑绸裙外只裹了条长绒刺绣披肩,坐在壁炉前的摇椅中一动不动,一面看报,一面伸出手让陈太涂抹药油。腕上前日被裴五钳过的地方,留下一圈淡淡的青紫痕迹。陈太握着那只纤瘦手腕,只觉一用力便能捏断,手背皮肤苍白得近乎透明,底下青色血管隐约可见。这么单薄个人,那裴五竟也下得手,阉人果真是心狠手辣……陈太叹口气,忍不住有些怜悯她,“晚间再抹一次药油,明早就能消了。”
冷汗爬了满背,云漪身子一时冷一时热,不知该恐惧还是庆幸。原来,霍仲亨也并非无所不能,他自以为看穿一切,却误将她当作了北平内阁的人,并未识破她真正的底细。
这一刻终究还是来了。
她也不回答,只是侧首向内,似乎恹恹睡去,披肩一角从椅侧垂下来,金线流苏穗子贴了黑色长裙,随裙袂逶迤在暗色地板上,似沉沉死气里唯一的亮色。
“仲亨和-图-书,其实,我一点也不后悔。”她第一次叫他的名字,从微启的唇间吐出,似一声无限低回的叹息。暮色已至,最后一抹斜阳余晖洒进窗后,给她轮廓面容蒙上淡淡金晖。霍仲亨回头看她,这才觉出她面色格外苍白,心中不觉一软。
有些话似已到了嘴边,却又哑然。霍仲亨默然看她,终究叹息一声,“时间不早,换了衣服,下楼吃晚饭吧。”她顺从地点头一笑,转身将橱门打开,里头挂满颜色从深至浅的各式华服。霍仲亨背转身,等她换好衣服,却听她在身后娇声问,“我穿紫色好不好?”他屏住呼吸,嗯了一声算是肯定,知道她穿什么颜色都是好看的。
恰在此时,门上被人敲响,副官似乎在催促他动身。
霍仲亨知道不该回头,却有一个力量牵扯着他脖子,让他抵抗不了,不由自主就回过头去——她解开了黑绸暗花长裙前面一长排银扣子,底下雪白肌肤映了黑色蕾丝,从肩头锁骨,到酥胸、细腰、长腿,咄咄艳色就这么逼到他眼前。
霍仲亨淡淡开口,“这两日出的乱子不少,你是知道的。”
霍仲亨非但不滚,反而俯下身来,衬衣凌乱敞开,露出赤裸坚实的胸膛,一手捏起她下巴,“蠢东西,我告诉你,这世上除了死,还有许多更高明的办法!”
“好端端闹着退学,原本就回校迟了,学监罚她也不冤,居然还闹着退学,你那妹子也太不像话,真当自个儿是千金小姐了!”陈太在一旁气鼓鼓抱怨,“平白给人添乱,好话说了一大堆,学校这次倒是不罚她,下回再发神经,我可不管了!”
陈太收起药箱,转头又叮嘱云漪,“早些好起来,别让督军瞧见起了疑!”
云漪动弹不得,被迫抬起头,只听霍仲亨柔声说:“比如,忘掉你的从前,往后老老实实跟着我!”
“现在就滚,什么时候想杀我了,可以再来!”云漪一口气缓过来,又恢复了死硬到底的倔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