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衣香鬓影1·回首已是百年身

作者:寐语者
衣香鬓影1·回首已是百年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记 忧患谁共

他宁肯每日晨昏往返奔波于官邸和此间,也坚决不肯让她踏入督军府。那里终究才是他真正的领地,不像这行宫般的小公馆,来去全凭一时兴致。
这句话陡然令念乔安静下来,小时候每次惹祸被妈妈骂,姐姐总是护住她,哪怕受了天大的委屈,只要听到说“姐姐在这里”便什么也不怕了……念乔呆了一刻,终于伏在念卿肩上放声大哭,“你好久都不来看我,我以为你真的不要我,让我自生自灭去了……”
一段林荫路,一扇铁花门,似乎隔开两个天地。小楼犹是温柔乡,外间却已是黑云压城、山雨欲来。云漪脸上笑容幽幽敛去,转身走过大厅,高跟鞋在漆光鉴人的地板上敲出清脆声响。
狭小的寝室里,迎面就是一张窄窄的单人床,念乔蒙着被子,侧脸向内,大白天仍在酣睡。
陈太指使着佣人们打扫房间,见云漪上楼,忙迎了上来,问还要不要继续为督军准备客房?云漪侧眸,见她一脸暧昧笑容,便也回之暧昧一笑,“当然不用。”看着她婀娜转身而去,陈太暗暗在心中啐了一口,真是个天生的狐媚子。
“做戏做足,不管你背后主子是谁,只要在这里一天,就得听我一天的差遣。”云漪冷冷逼视陈太,脸上却带着三分笑意,“莫说赶走一个管家,就算失手杀了人,也未必有人能办得了我!”陈太面色如土,牙齿咬得死紧,到底没有发出格格的打颤声。
霍仲亨终于失去耐性,二话不说扳起她下巴,在她脖颈胸前留下深深浅浅的惩戒印痕……
说话间,她已打开门锁,侧身让过,“领她回宿舍收拾下东西,学监还等着你们办退学手续。”
云漪只觉头痛欲裂,无心理她闲言闲语,匆忙抓起手袋、外套便走。陈太不紧不慢跟在后面,凉凉地说:“督军吩咐这几日不要出门,被他知道怕是不好吧!”只见云漪背影一僵,猛地驻足回头,幽冷目光刺得陈太下和图书意识往后一退。
“你对我催眠了?”霍仲亨眯起眼睛,皱眉看了挂钟片刻,“为什么在你这里,总睡过头?”
“说得这么堂皇,谁知是不是在督军府藏了别人。”云漪心下黯然,却只得转眸嗔笑。霍仲亨哭笑不得,心知她是借题发挥,使使性子,便戏谑道:“这你大可放心,督军府是军政重地,我即使养了别的女人,也不会藏在那里。”
不管念乔怎么哭闹,念卿始终不开口,待她自己发作够了,仍只若无其事地笑道:“我还有事,不能久留,校方那边我会打点。”念乔正待开口,却见念卿拿了手袋起身,根本不给她置喙反驳的余地,“别的事情我都随你,只退学这一桩,你是不要想了。”看着姐姐坚定冷傲的面容,念乔真正恼了,“我是你妹妹,不是你的附属品,我也是一个完整独立的个体,我有权决定自己的生活!你不要用亲情的名义行专制之事!”
墙上挂钟嗒的一声,不识趣地指向八点。
见霍仲亨笑容舒展,云漪不觉失笑,想起他第一次在她身边醒来时的局促之态,也不过就在几天之前——谁又能想象,威名赫赫的霍仲亨原来从不在任何女人身边过夜。
“说吧,又想要什么?”他很了解她的企图,果然,云漪咬唇笑,“今晚我要去你那里!”
“原来你是这样想的。”僵了半晌,念卿靠在门上颓然笑了,瘦削肩头微微塌下,似再也撑不起太多负累。念乔有刹那错觉,似在这美艳面孔上看见了苍老的影子……她一呆,方才只顾伤心激动,这才注意到姐姐今日的不同。
学校盖得很气派,一名年轻女教员在前引路,云漪随她穿过一道道拱廊,终于来到一间单独锁禁的宿舍门前。女教员回头上下打量云漪,放低声音问:“你是宋念乔的家人?”见念卿点头,女教员叹息道,“真可惜,她是我教过的学生里,最有音http://m.hetushu.com乐天赋的。”
念卿一言不发地站在床边看了她许久,缓缓走近,猛地一掀被子。念乔尖叫,翻身爬起来,抓了枕头便向念卿打去。念卿也不闪避,任由枕头胡乱打在身上脸上。
念卿已走到门边,闻言僵然回头,怔怔望住念乔。
霍仲亨皱眉斥道:“又在胡说什么!”
“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念乔满脸泪痕,眼睛早已哭得红肿,只穿件单薄的睡衣跪在床上,连哭带叫地撒泼。念卿蓦地张臂将她抱住,用尽力气将她抱得很紧,“乖,不要哭,姐姐在这里。”
念卿默默听着,心如刀割,却是无言以对。她岂会不明白这人眼的势利,念乔无钱无势,没个来头,又是半路插班在这里,自然是要遭人冷眼的。“可是,世上哪有尽如人意的地方,不管在哪里,总有委屈。只看这委屈背后,有没有更值得争取的东西。”念卿沉沉叹息,一面拿手绢拭去念乔脸上泪水,一面说,“忍一时委屈,图的是锦绣前程,你要知道……”
“不,你不明白!”念乔愤然打断她的话,“你不知道她们都说我什么,那些话有多难听,你根本想象不到!”见姐姐蹙眉不语,念乔再也忍不住,冲口说道,“她们背后说我来路不明,不晓得是被哪家蓄养的……”
这一睡着,便再不肯离开。
不管如何迷恋,他仍在戒备,仍在顽固抵抗着她的入侵。
一路赶往学校,陈太再不敢多说一个字,直到车子停在校门口,才转头看向后座的云漪,畏缩地问:“还是我单独去吗?”云漪低头打开手袋,将一只小小的丝绒盒子递给陈太,面无表情地说:“你去见学监,请她出面求情。我单独去见念乔,你不必跟着。”
过了半晌不见她回答,回头看去,云漪只是闷闷低头,有些发呆。
竟然是念乔学校打来的电话,说念乔昨夜企图偷跑出校,被学监发现拦下。念乔竟当场m•hetushu•com和学监大闹,扬言要退学,气得学监将她锁起来。今天一早校方便打来电话,通知宋念乔的家人前去办理退学手续。陈太一口气说完校方的意思,忙不迭地冷笑道:“阿弥陀佛,这下退了学也好,我这把老骨头伺候大小姐你一个也够了,可经不起她这么折腾。”
倚门目送霍仲亨上车,看着黑色座驾绝尘而去,云漪仍翘首立在门口,暗紫旗袍下摆被风吹得微微扬起,露出一截纤匀小腿。霍仲亨从后视镜里看着她孑然独立,亭亭身影逐渐模糊在视线里,忽觉心底有说不出的滋味,似软软塌陷了一块下去。
客厅里电话忽然响了。
迎上念乔疑惑目光,念卿下意识伸手抚上脸颊,想挡住她的探究眼神,却是徒劳——早上匆忙赶往学校,顾不上仔细乔装遮掩,只在旗袍外匆匆罩上宽大外套,戴上软边帽子微微遮了脸。然而帽檐内垂下的卷曲发绺,明艳照人的眉目,外套里隐隐露出的旗袍刺绣领子,全都看在念乔眼里,与她往日的面目形象大不一样。
从前即便是在北平家中,他也与妻子分房而卧,多年来早已习惯一人独宿。他说,他习惯枕枪入睡,任何人在夜里靠近他,惊醒他,都可能被立毙当场。
“只打点这么些,恐怕……”陈太看一眼那丝绒盒子,有些忐忑,却见云漪掉头推门下车,漠然丢下两个字,“足够。”陈太难捺好奇,忍不住将丝绒盒子打开一线,偷眼觑去,只见红光流转,格外耀眼,竟是硕大一枚鸽血红宝石。
少年情怀老来识,已过而立之年才惊觉恋爱的滋味,也不知是太早还是太迟。霍仲亨摇头苦笑,此时车子转过路口,驶离了幽静绿荫道,路边有巡逻警察荷枪实弹而过,靴声响起在明媚的清晨,晨风里突然有了肃杀气息。
“念乔,我不想再同你吵,有些事总有一天你会明白,但不是现在!”念卿黯然微笑,转身拉开房门,快步走了出去。
和_图_书隐约听见姐姐和门外的人说了什么,脚步声便沿着走廊远去,念乔呆了呆,一咬牙追出门去,却被门外的女教员厉色拦住,说禁闭尚未取消,不许踏出房门。念乔情急挣扎,不经意间,却看见学监与那名富态的胖夫人已经候在不远处的门廊下——她认出那位胖夫人,分明是姐姐上次介绍的阔太太,姐姐假称她是自家姑母,托了她家先生的情面,才令校长同意自己入读。只见胖夫人一脸笑容,谦卑地迎上姐姐,连一向傲慢的学监也显得态度谦和。而姐姐的背影一反以往拘谨,显出一种难以描述的风韵和傲气,竟似换了一个人。
霍仲亨皱眉仰靠椅背,心境陡然转暗,眉宇间隐隐透出杀气。
睁眼见枕边人犹在沉睡,清晨阳光透过蕾丝窗帘,映上他刚毅侧脸,即使睡梦中仍眉头紧攒。窗外啾啾声入耳,云漪抬眸看去,见枝头栖着一双交颈灰雀,雄雀正以尖喙细细梳过雌雀羽翎……云漪叹息,对此良辰美景佳偶,几疑身在梦中。他忽然伸臂揽住她的腰,睁开眼,朝她微微一笑。
念卿手上一颤,良久不语,缓缓绞紧了手绢。
云漪斜眸看他,“我倒忘了,督军大人向来不怕美人计的。”
云漪懒懒笑道:“芙蓉帐暖度春宵,从此君王不早朝。”
香闺情浓的画境倏忽已远,风雨阴霾扑面而来。
一时间,伤心委屈全都涌上心头,念乔索性将压在心里的话统统吐出,“这鬼学校我再也不念了,我受够那些阔小姐的冷言冷语了,尽管让她们走这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不只这番打扮,连同念卿今日的神情举止,都让念乔隐约觉出异样……姐姐这一阵子都销声匿迹,不来学校看她,也从未让自己到过她工作的洋行,甚至不知她租屋处究竟在哪里。念乔并不笨,只是从未将姐姐往坏处想过,然而少女的敏感心思就像盛满水的碟子,平端着毫不打紧,一旦倾斜,覆水尽倾,再无法遮挡收拾和图书
睡梦中,是一个人最没有防备,也最脆弱的时刻。数十年戎马生涯,若非这样的戒备和警惕,又岂能一次次从枪口下生还,一次次躲过政敌的刺杀。霍仲亨笑说,“曾经闭上眼就不知道能否再睁开,有一阵子,我最痛恨睡觉……回头想来,自己也觉可笑。”
这一句话令云漪深深震动。他肯放下英雄的面具,揭开霍仲亨作为凡人的一面给她看,非但没有令她看低他半分,反而愈觉他可亲可爱。于是云漪直视他双眼,淡淡笑道:“从此以后,我不怕你,你也不必怕我。”每个人心里都藏有隐秘的恐惧,在睡梦中,他和她会是平等的。那一夜,霍仲亨下了极大的决心,试着在另一个人身边安睡。
霍仲亨摇头笑,在她颊上一吻,立刻起身不再耽搁。正要下床,却觉腰上一紧,转头见云漪像只猫似的支肘伏在枕上,长发凌乱,媚眼如丝,似笑非笑地咬住了他睡衣腰带,红唇贝齿相映,令他喉头发紧,只想立时在她唇上狠吮一口。
“不行,督军府又不是戏园子。”霍仲亨一面穿衣,一面毫不客气地回绝。
云漪抱着枕头,嗔怨道:“你的督军府是正经地方,我不是正经人,所以去不得?”
“多谢你。”云漪向她欠身一笑,径直推门进去。
陈太还不怎么习惯这刚装上的洋玩意,每次接听电话总是一惊一乍。云漪刚走进书房,就听楼下传来陈太惊乍乍的尖嗓门,“云小姐,云小姐!”云漪本就心烦,听她大呼小叫更是不悦,心里却有些莫名发紧,下意识想到秦爷的阴沉眼神,却听陈太噔噔跑上楼,推门便嚷,“我就说吧,你那宝贝妹子又惹事了!”
见他板着脸瞪她,她眨了眨右眼,朝他促狭地笑。
“我知道你想什么。”霍仲亨无奈,俯身柔声哄她,“这几日不许你外出,绝非故意将你藏起,耻于见人。如今是非常时期,我一言一行牵涉甚大,而你身份微妙,为免节外生枝,还是审慎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