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衣香鬓影1·回首已是百年身

作者:寐语者
衣香鬓影1·回首已是百年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八记 福兮祸兮

云漪有些意外,侧目看陈太,见她也不过四十来岁光景。若是十五年前便跟着秦爷,那也是正当芳华之年。细看陈太面容,虽已臃肿发福,眉目却仍算得端正细致。云漪默然垂眸,心下牵动,转过万千滋味……彼此相处时日不短,却从不知道她底细来历,只知她被称为陈太,有一个假扮的丈夫,却不知她真名实姓,夫家是谁。寻常女子似她这般年纪,早已在家相夫教子,若没有坎坷身世又岂会在秦爷手中效力。
除了秦爷,云漪对旁人并没有半分价值,杀了她只会更加激怒霍仲亨,更易令他们达到目的。但是对方对她,却似乎格外心慈手软。
那猫儿平时都待在厨房和花园,偶尔被云漪看到,总会拿肉脯喂它,想来它便记住了这人是对它好的……猫狗是有灵性的东西,谁对它好,谁对它不好,心里清楚得很。
萍姐讪讪地应了一声,捉摸不透她的心思,也不敢多问,便老实地抱了猫儿退出去。
关押数日之后,霍仲亨下令释放了闹事学生,不再追查此事。
初入督军府的彷徨已消失,云漪很快适应了女主人的新身份。
看起来,她赢得了多么漂亮的一场。
其实幕后主谋是谁,霍仲亨与云漪心中各自都有些分寸。
起初的惊诧之后,唾骂的声浪似乎也并未高到哪里去。骂的人依然在骂,看热闹的依旧在看,切齿愤恨的依然在恨……唯独身为流言主角的两个人,反而泰然自若,两情相悦正当时。
他静静站着,听见她低声对那只猫说:“……你被丢掉过几次?厨娘说你也是捡来的,这次差点又变野猫。也许哪一天,我也会被丢掉呢……不过没关系,不管我到哪里,总会带着你一起,再不会丢掉你。”
云漪也暗暗松了口气,只要霍仲亨不蹚进这浑水就好。至于旁人爱怎么打,爱怎么闹,都与她无关。她的喜悲祸福,如今都紧紧系在他一个人身上。就让那些机关算尽的人暗地咬牙顿足好了,偏就不遂他和-图-书们的愿,不上他们的钩。
秦爷的手段,云漪很明白,也毫不意外地收到了他的小小警告——念乔因为违反校规被罚一个月不得离校回家,也不得接受探访。
可是人呢,贵为万物之灵,却已渐渐失去了最本能的判断力。
霍仲亨的专车载着她光明正大驶入督军府,英俊的副官陪伴在侧,一路护送她穿过层层戒备、守卫森严的岗哨,终于踏入堂皇庄重的督军官邸。往后,这里将成为她的新家,拥有自己的房间和座车,有自己亲自挑选的仆人。无论这个“家”是不是真的属于她,至少眼下,终于有了一方安全的屋檐替她遮风蔽雨。
公馆那边修整好之后,云漪偶尔会回去看看,有时也将陈太叫到督军府来交代些杂事。霍仲亨取笑她贪新不厌旧,既舍不得旧管家,又非要换一个新女仆,真是不可理喻。云漪只是笑而不答。
“岂有此理!”霍仲亨啼笑皆非,闪身便躲,说什么也不沾那条女人穿的围裙。云漪存心捉弄他,不依不饶地追在身边。霍仲亨被追到楼梯底下,走投无路,猛一转身将云漪拽进怀抱……
起初没有了陈太整日盯在身边,还有些不习惯。如今的贴身女仆萍姐是云漪自己选的,性子温和质朴,可惜年纪轻轻守了寡,还带着个五岁的小女儿,叫作凌儿。
然而就在一片唾骂声里,霍仲亨开始公然和云漪出双入对,再不回避世人耳目。
什么是赢?什么是输?云漪一直以为,用最小的代价换来最大的利益,便是赢。
那什么是福?什么又是祸?这一点云漪却没有想过,或许能够活着,就已经是福。
即便是一只猫,也有机会重新选择自己的命运。
这一点疑惑,在云漪心里渐渐勾勒出一个人的影子。
看着那猫儿怯怯的样子,云漪心中一软,俯身向它伸出手。花猫迟疑了下,嗅着她指尖,慢慢将脖子蹭过来,偎依在云漪脚下。
在督军府说话做事都需十分谨慎和_图_书,为免隔墙有耳,云漪与陈太约定了暗语,老爷子自然是指秦爷。提起这人,云漪一时沉默下去,脸色阴晴不定,隔了半晌才淡淡问陈太,“你跟着老爷子也有十年了吧?”陈太微怔,喃喃道:“不止,十五年都不止了……”
世间万物总有强弱,在这飘摇乱世里,云漪或沈念卿是不折不扣的弱者,只能依附着强者生存;然而在一只猫的眼里,她却是它的全部世界。一个更弱小的生命因她的保护而存在,想到这一点,云漪蓦然感动,心中生出别样温柔。
平日都是女仆送客,今日不知为何,云漪倒亲自送了她出来。陈太越发讪讪不安,随口找了些家常闲话,两人边说边走到门前,却见霍仲亨刚刚下车,一身军服严整,披了黑呢风氅,大步走进门来。
深夜,霍仲亨归来,悄然推门,以为云漪已睡着。却见壁炉前的躺椅里,长发散覆的女子抱着膝上花猫,正低声同猫说话。壁炉火光映上她柔美侧颜,照亮她唇角笑意盈盈。
云漪一笑,“那也随它。”
现在云漪和霍仲亨几乎是形影不离了。督军府被一个中庭花园前后隔开,前面是霍仲亨署理公务的地方,后面小楼才是私人住所。云漪一般不去前楼,偶尔没有外人在时,会坐在霍仲亨书房,静静看书陪他;有时霍仲亨坐在窗下,与下属同僚谈话,不经意间转头,总会看到中庭花园里有个懒洋洋的女人抱着猫在晒太阳。
“今天倒回来得早。”云漪笑语盈盈迎上去,霍仲亨原本神色沉肃,抬目见了她,眉心皱痕立时舒展,微笑着站定,朝她张开双臂,两人竟旁若无人地相拥在一起,叫陈太在旁边尴尬不已,忙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记得先帮猫咪洗澡。”云漪笑盈盈倚在门上,心境不觉明朗起来。
猫儿警觉地跳下地,躲进了床底。
霍仲亨低头打量云漪,见她腰系围裙,鬓发略见蓬松,不由大笑,“倒也有几分厨娘派头。”
门上敲响,和*图*书萍姐在外面轻声问:“云小姐,您带回的猫要怎么办,是不是拴起来?”
霍仲亨常常庆幸,庆幸在自己老去之前,终于尝到热恋的滋味……任外间风雨飘摇,一墙之内,却只是他和她的世界。
云漪低头笑着,轻挠猫脖子上松软的毛皮,心里满是温柔。
云漪无声叹息,看了下时间已不早,便起身从抽屉里取了厚厚一叠钱交给陈太,“念乔虽在学校里,也难保不会惹是生非,我能做的便只是尽量打点周全……你在那边也少不了花销,若有短缺便跟我说。”在钱物上,云漪毫不悭吝,那日疏通学监便是一块红宝石出手。陈太接了钱,心知云漪好意,嘴上却也不说什么,只起身告辞。
什么时候想见陈太,什么时候带话给秦爷,现在都由云漪说了算。陈太要想见到她已很难,更遑论监视。秦爷对此虽无可奈何,却也乐于看到云漪住进督军府,这意味着她能接触更多更核心的情报。云漪并不是冲锋过河的小卒子,而是他手中放长线、钓大鱼的饵,只要线在手里,她终归是跑不掉的。
对方嫁祸给学生的目的很明显,正是为了激怒霍仲亨,令他做出镇压学生之举,将群情激愤的矛头转到他身上。非但拖了他这大靠山下水,也缓解了薛方等人蒙受千夫所指的窘境。只要霍仲亨不再从中作梗,悄然释放了日本凶手,北平内阁也能大大松一口气,不再担心因此得罪日本人,进而被撤走幕后援助资金。
督军府的管事殷勤备至,指挥着新雇的仆人里外张罗,忙着安置云漪大大小小的行李箱子。许副官陪她略略看过了整栋房子,最后来到她独立的卧房。三楼面南的房间,宽敞明亮,没有过多的花饰摆设,却有一个极大的露台,可以俯瞰整个花园。
“云小姐?”萍姐忍不住出声打断了云漪的怔忪。云漪回过神来,抚了抚花猫背脊,“不用拴着,就在院子里搭个窝,随它自在。”萍姐担心道:“要是跑了怎么办?”
许副官和-图-书问云漪是否满意,言辞恭谨,似已将她视作这里的女主人。云漪走到屋子中间,静静站了一会儿,回首微笑道:“很好,我很喜欢。”
云漪开了门,见新来的女仆萍姐怯生生地站在门口,抱着一只脏兮兮的花猫不知所措。猫咪原本瑟缩在萍姐怀里,见了云漪,喵呜一声抬起头来,琥珀色的眼里流露出依恋和茫然。
袭击公馆的“流氓学生”被当场抓住了几个,过后却一口咬定无人指使,经查也确实是学生身份。这让霍仲亨大为光火,明知道背后另有主谋,却毫无凭据。恰在这敏感关头上,霍仲亨突然逮捕了数名学生的消息立刻掀起轩然大波,外界不知究竟,一致谴责军阀霍仲亨残暴镇压爱国学生。
念乔被禁足在学校一个月,家人不能探访,云漪反而松一口气。这样至少保证念乔不会到处乱跑,老老实实留在学校更为安全。“这阵子外面越来越乱,每天都在打啊砸的,你也尽量少出门吧,没有必要的事情不用过来。”云漪和颜悦色,倒让陈太有些不习惯,轻咳一声说:“你那妹子也实在不懂事,放她在外面迟早惹出麻烦。老爷子这么做,倒也是为你好,你莫怪他。”
的确,已经足够好,只是云漪却欢喜不起来,心中满是说不出的惆怅。许副官退了出去,让她稍事歇息。站在空荡荡的屋子中央,云漪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傍晚陈太应约来见云漪,女仆见陈太是常客,便直接带她进去。到了厨房外面,却见云漪正跟着萍姐学做菜,系了围裙,绾起头发,脂粉尽卸的一张素面满是笑容。往日同在一起,竟从没见她这样笑过,陈太隐隐觉得这一刻的云漪似乎不再那么可厌。女仆进去传话,云漪回头见陈太已到门外,便匆匆迎出来,连围裙也没有摘。
审问之下,那几个学生终于承认是被人收买,混同一班流氓寻机闹事,却怎么也问不出背后主谋是谁……想来几个小喽啰,所能知道的也不过如此。
云漪静了一瞬,缓缓http://www•hetushu.com转过身来,尚未看清霍仲亨的表情,眼里已涌上泪意。
云漪也不恼,扯下围裙反手往他身上系去,“来,陪我去做饭!”
看着这样的一幕,霍仲亨舍不得移开眼睛,更舍不得推门将她惊动。
外边讽刺霍仲亨好色荒淫的声音从来没有停歇过,云漪更是早已沦为无耻荡妇,人皆唾弃。
见到凌儿之前,云漪一直以为自己是讨厌小孩的。安静乖巧的凌儿却让云漪改变了想法,每次看着花猫和凌儿在后院玩耍,总让她觉得安慰,相信世上仍有着澄净与美好。
云漪认出是厨房养的猫儿,却见它浑身脏兮兮,似乎饿了两三天。陈太上前撵猫,被云漪拦下,直抱怨说原先养猫的厨子已经遣走,现在没人有工夫理它,撵了算了。
手背伤处裹了绷带,还有隐隐的痛。医生说伤痕太深,多半要留下疤痕。云漪伸出双手,迎着窗外照进的阳光,不觉叹息……这就是代价吗?不,并不是一道伤痕的代价。
公馆遇袭之后,云漪并没有再回去,只在医院休养了两天,直到今日才出院。许副官遵照霍仲亨的安排,先接云漪回公馆那边收拾了行李衣物,便直接送到督军府。小公馆里的仆佣已经遣散大半,只留陈太和几个工人守屋。整栋华丽精巧的房子里,属于云漪的私人物品不过是一些书、衣服和她收藏的那些刀。陈太眼巴巴跟到门口,云漪却没有让她随行的意思,只吩咐她守着屋子。正要上车的时候,一只花猫不知从哪里钻出来,冲着云漪喵喵地叫。
忽听那温醇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不管我到哪里,总会带着你,再不会丢掉你。”
而在霍仲亨看来,云漪本是北平内阁安插在他身边的人,如今因他而背叛,自然会被北平内阁趁机下手铲除。想到云漪被袭击的一幕,仍令他后怕不已。然而云漪隐瞒了最重要的一点没有告诉霍仲亨——事后回想,当时袭击座车的人本有机会除去她,却没有下手,似乎还刻意避开了她,并未令她真的受到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