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衣香鬓影1·回首已是百年身

作者:寐语者
衣香鬓影1·回首已是百年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记 一诺成痴

“别动!”云漪脱口急叫,推门进来刚巧看见霍仲亨的动作,忙奔到他身边,将手中托盘重重搁在案几上,盘里水杯猛然倾溅。她又慌忙伸手去扶,水已洒出来一半。霍仲亨静静看着她一举一动,目光深邃平静。云漪将半杯水递到他手里,强作镇定地笑道:“医生这就上来,很快。”霍仲亨嗯了一声,仍是目不转睛看着她。云漪拿起剪刀,咬唇看向他臂上伤处,“我要把你衣服剪开,血已经粘住,不能硬脱。”霍仲亨点头,倾身靠过去,十分配合地伸出手臂。云漪深吸一口气,“如果碰疼了,你告诉我。”
霍仲亨的手僵住,因他从未见过一个人能笑得如此绝望。
许铮不敢再接话,却暗自狐疑他为何在此时问起云漪。早先督军已两度调查过云漪,一次是刚刚收了她在身边,一次是接她入住督军府之后。两次都是许铮亲自查的,结果如他预料的一样,云漪只是一颗身份低微的棋子,身世背景也同戏文中的风尘女子,看似花花绿绿,底下却是一片惨淡的空白。也因这份空白,从而干净可信。在许铮看来,这真是应了红颜薄命的老话。这些日子她在督军身边的一言一行,许铮也暗自看在眼中,若说这一段英雄美人的佳话都是假象,他实在不知世间还有什么是美好的……门外脚步声近,云漪送了医生已折返,推门见霍仲亨与许铮正在说话,立刻识趣地退了出去。
“好。”霍仲亨微笑,看着她屏息拿起剪子,从伤口上方斜剪下去,小心地剪去半截袖子。她动作轻柔娴熟,手腕很稳,并没有弄疼他。可她自己倒将下唇咬得发白,好似如临大敌。底下伤口已经简hetushu.com单包扎过,云漪一看便皱眉,“怎么弄得这样潦草!”
“跟我上楼。”他低低开口,眼底仍有笑意,不由分说将她揽在身侧往楼上走去。云漪也不坚持,默默随他进了卧室,待房门关上,霍仲亨这才自己脱了风氅。云漪脱口惊呼,但见他右臂灰色军装上洇开大片暗褐颜色,分明是血迹!云漪刹那间变了脸色,嘴唇发颤,虽没有惊叫出声,却已是满眸惊痛。霍仲亨笑了下,疲惫地坐进沙发,“帮我脱掉衣服,叫许铮和医生上来,不要惊动其他人。”
“是,属下查到的情况就是这样。”许铮低声回答,神色有些尴尬,调查督军情妇的背景原本就是一件尴尬的事情。霍仲亨沉默良久,令他更觉忐忑,忍不住问道,“督军,您难道是怀疑……”
霍仲亨将遇刺经过简单告知云漪,只拣几句要紧的说了,讲得轻描淡写。
许铮一愣,立刻明白是指对云漪的调查,“云小姐的背景,据属下两次调查,并无重大疑点……”霍仲亨不耐烦地截过他话头,“你说她身世简单,家道中落,后来受人资助,从此踏足风月场……是不是这样?”
“云漪,你进来。”霍仲亨叫住她,对许铮略一抬手,“去吧,不要漏了风声,其余就照我在车上说的办。”许铮忙一叩靴跟,行礼告退,走到门边与云漪擦肩而过,他匆匆一眼瞥去,见她眼眶泛红,显然是哭过的。许铮暗自叹息,反手将门带上。
他不会懂得这句话对她意味着什么,云漪笑着闭上眼睛,心中终于踏实笃定。
医生拆开草草包扎的绷带,云漪一看那伤处,便知是枪伤,心下顿时一紧。先前和图书处理得潦草,没能完全止血,医生不得不对伤口重新进行清洗。霍仲亨受伤之事不能走露风声,当下只有一个医生,没有护士从旁协助。医生正有些犯难,云漪却熟练地接过药箱,“我来帮忙。”
“我没怀疑任何人。”霍仲亨皱眉,冷冷扫他一眼,“你这草率的毛病总是不改,难成大器!”
过了良久,霍仲亨低声抱怨,“还要哭吗,我手都酸了。”云漪抓住他的手,将嘴唇覆在他掌心,自唇间吐出模糊的一声叹息,“仲亨,我不要自由了。”
那暗杀者经检查发现,中枪之前已经咬碎嘴里的氰化钾丸,服毒自杀。这显然不是一个狂热的激进学生,而是个训练有素的杀手。当时那一枪原本是不会失手的,只是他没算到霍仲亨走入接待厅时,并没有走在最前面,而是许铮当先一步。许铮推门,那暗杀者立刻跃起来,却发现目标不对,再瞄准后面的霍仲亨已慢了一步。只这么一瞬的误差,却是生死立判。
“也好,我关你一辈子便是。”霍仲亨笑起来,将她揽进怀抱。
霍仲亨自车上下来,军装外披着黑呢风氅,挺拔身影仿佛与身后夜色融在一处。他走得极快,将副官甩在身后数步,脸上没一点表情。云漪奔进大厅,一眼瞧见他,脱口叫道:“仲亨!”他驻足抬目,略略露出一线笑容,向云漪张开左臂,“我回来了。”
霍仲亨先返回楼上结束了会议,只带了贴身侍从步入接待厅,岂料一名装扮成学生的男子突然跳起来向他开枪。枪响之后,现场一片混乱,方继侥等人闻讯赶来,却见霍仲亨安然无恙,而一名学生被击毙在地。为了不再节外http://m.hetushu.com生枝,令请愿者与政府矛盾激化,霍仲亨隐瞒了伤势,立即关闭现场,全面封锁消息。
分明他是伤患,一条胳膊还交在人家手里,却依然神气十足,自顾发号施令,没有半点身为伤病员的自觉——云漪和医生对视一眼,均露出无奈的表情。伤口处理得很顺利,医生固定好最后一条绷带,赞许地对云漪点头,“云小姐可以成为一名专业的护士了。”云漪赧然,抬头却迎上霍仲亨锐利的目光,刚浮上唇角的笑意不觉凝住。
云漪听到这里,冷汗已湿透背心。
云漪点头,一句话也未多说,转身就开门出去。霍仲亨见她步履从容不乱,心中不由掠过一丝阴影……常言道“关心则乱”,可她看来却并无多少慌乱的样子,不知是她性情冷静若此,还是并不关心,抑或是,她一早知道他会受伤?
所幸伤口不深,弹头已经取出,只是一般外伤。霍仲亨皱眉看一眼伤口,笑着说,“这准头也差得太远,换许铮来开这一枪,至少能打中这儿。”他指一指自己右胸,满不在乎地看向许铮。这话叫许铮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一时间哭笑不得。云漪本就惊魂未定,听见这话顿时恼了,当着旁人也忍不住叱道:“说什么混话!”霍仲亨瞪她一眼,“你专心点,别给医生帮了倒忙!”
两位最高军政长官一起出现在议会大厅前,群情为之沸腾,请愿口号震天。霍仲亨当众承诺,必将维护法政之尊严,决不姑息为恶之徒,尽快解救被劫诸人。这三项承诺令请愿群众大感振奋,虽未完全信任,局面总算开始好转。请愿学生代表要求与霍仲亨当面坐下来协商,正式递交请www.hetushu.com愿书。霍仲亨慨然同意,让五所学校的学生代表一起进入接待厅等候。
“怎么办,不如为我殉情!”霍仲亨嗤笑,只觉女人的思维真是不可理喻,好端端去想他身后的打算。云漪自己也笑起来,缓缓伏在他膝上,仰起头来看他,“殉情,大概是不会的,我最怕死了。”霍仲亨哼了一声,掌心仍是暖暖抚上她脸颊。她眨眼笑,“不过,你若不在了,我就自由了。”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令霍仲亨又皱了眉,正要斥她胡说,却听她低声笑起来,笑得眼泪簌簌而落,温热的一滴滴,不断打落在他掌心。
薛晋铭擅自转移犯人,却那么凑巧地引来神秘歹徒当街劫持,这无论如何都令他摆脱不了通敌渎职的嫌疑。此事不知因何泄露出去,矛头直指薛晋铭勾结日本人,企图灭口行凶——程以哲率先捅出了内幕,难保不会知道更多的秘密,对此最忌惮的便是薛晋铭和日本商团。他离奇遇截,自然是薛晋铭嫌疑最大。警备厅和议会厅门前一早被愤怒的示威人群包围。军警严阵以待,随时准备强行镇压。连方继侥在内的大小官员都不愿在这个风口上出头,面对议会大厅前的请愿人潮,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薛晋铭更是称病避入郊外别墅,连面也不露。霍仲亨见此情状大发雷霆,在紧急召开的军政会议上痛骂各级官员,迫令方继侥与他一起出面安抚请愿群众。
这样的云漪令他一下子觉得心慌,慌得不知说什么好。宽慰、哄劝、安抚是那么容易的事,可当你的心真正被触动的时候,那些都没有用了。他只得静静看着她,不劝也不哄,只用一只左手笨拙地替她拭泪。她的泪不停,他的手指也就m.hetushu•com一直流连在她脸颊……
“您谬赞了,我只是在教会医院帮过忙。”云漪不动声色地垂眸,笑着接过医生递来的几样药物。霍仲亨立刻站起来,试着挥动手臂,医生急忙说不可。云漪送了医生出去,顺便收拾了满是血污的衣服绷带,交给萍姐妥善处理掉。许副官留下来,恭然等待霍仲亨示下。可等了半晌,却只见霍仲亨蹙眉出神,一句话不说。许铮叫了他一声,他才回过神来,却蓦然说,“再给我说一次,你当时调查之后怎么说的。”
霍仲亨还未回答,医生和许副官已推门进来。
霍仲亨皱眉,越发觉得臂上伤处火辣辣地疼痛。之前没来得及妥善处理,只草草包扎,此时伤口牵动,血已浸透纱布,渗出衣服外面。不知是伤痛还是别的什么,莫名令他一阵烦躁,扯开衣扣便要脱了外衣。
霍仲亨本已疲累,讲了这些话更觉得口渴。云漪递上杯子给他,看着他喝完,却不说话,只咬唇看他。霍仲亨抬眉,哑然失笑,“看什么,我没缺胳膊没少腿。”云漪脸色黯淡,唇上也没有多少血色,一双眸子幽幽地看了他半晌,却说出一句令人啼笑皆非的话,“我在想,假若那颗子弹真瞄准了……我该怎么办。”
这淡淡四个字立即令她一颗心落回原处,似一切都有了着落。云漪扑进他怀里,紧紧环住他脖子,如往常般亲昵,却察觉他身子微微一僵。她是何等敏锐的心思,立刻放开他,迎着大厅明亮的灯光仔细看去,发现霍仲亨脸色有些不同寻常的苍白。尤为怪异的是,他没有张开双臂拥抱她,仅用左臂将她揽住,右臂却一直藏在风氅底下。云漪想也不想,立刻伸手去掀他风氅,却被霍仲亨扣住了手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