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衣香鬓影1·回首已是百年身

作者:寐语者
衣香鬓影1·回首已是百年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二记 一触即发

霍仲亨负手而立,朗声笑道:“话不投机,二位请!”厅门应声而开,许铮大步走到两名日本人身后,彬彬然颔首示意。云漪也随之起身,静静让到一侧。长谷川脸色变幻不定,山田张口刚要说话却被他扬手制止。方才的谦逊之态已然无存,长谷川健二微微昂头,终于与霍仲亨正面对视,眼中锋芒尽显,“那么,敢问督军志在何方?”
那中俄混血的精干妇人正在训斥两名年轻教员,云漪焦急之下顾不得礼节,不等通报便迈进门内。学监转身一看,方要发火,却见云漪掀起了面纱。那两名年轻女教员不曾见过云漪,乍一见她美貌,不由讶然歆羡。学监一脸盛气凌人的表情却在刹那间凝固,瞪眼望住云漪,似被惊吓住了一般。云漪踏前一步,急急道:“夫人,我是宋念乔的姐姐,我……”话音未尽,却被学监厉声打断,“宋念乔退学了,早已不在学校,这里不欢迎外人,请您离开!”
骤然听得这个名字,云漪一颗心险些冲出喉咙,他竟在这个时候问起此人……刹那间,云漪心中无数念头电闪而过,隐约有个声音焦切催促,说呀,告诉他,全都告诉他!眼下不是最好的机会吗,你还要等到什么时候,秦爷如今已顾不着你……顾不着,真的顾不着吗?
他加重了遗憾二字,听在云漪耳中,似刀刃划过冰冷瓷面。
那东南五省地域广博,物资丰饶,一直是军阀派系争夺之地,疆域犬牙交错,与霍仲亨势力范围多有接壤。其他诸系军阀在霍仲亨的牵制下,未敢大肆扩张,而霍仲亨也从未主动挑起纷争,使得东南五省相对太平。如今日本人秘密支持北方军阀,借派系混战之机,已暗中将手脚伸向东北。如今看来,他们的下一个目标已盯上了东南沿海,而霍仲亨则是他们意欲扶植的又一个傀儡。
无数可怖念头纷涌而至,迫得云漪无法呼吸,胸口仿佛哽着一柄冰冷锋利的刀刃,稍有动弹就会刺入心脏……她还不能动,情势未明之前,轻举妄动只会让危险提早逼近。
耳边似一声霹雳乍起,云漪骇然失声道:“退学?你说她退学了?”学监脸色涨红,用力挥了手臂嚷着:“请你出去!这里不欢迎外人!”两旁的女教员看得呆了,从未见过矜持傲慢的学监如此暴躁失态,对待眼前女子仿若仇和*图*书人一般。那女子愣在原地,脸色瞬时苍白,模样楚楚堪怜。学监转头朝身后教员尖叫道:“赶她出去,给我赶她出去!”
“仲亨……”云漪仰头攀住他脖颈,在他颈上浅吻轻啄,喃喃道,“外头这样乱,你千万不能再出事,我再不要看到你受伤流血……答应我!”
学校门口果然已被封闭,学生概不允许私自进出,家人探视也必须获得学监许可。所幸是洋人开办的贵族学校,此间学生多出身富家高门,进出监视也不若其他学校严格。云漪衣饰华贵,风姿绰约,见者不敢怠慢,直接引了她去见学监。
比起被仲亨怀疑和厌憎,她宁愿独自面对十个百个长谷川的威胁。
“这……”云漪抬眸迎上他目光,无瑕可击的笑容及时浮现,娇嗔道,“被你一说,好似处处都是阴谋,越想越怕人了!我不要管,总之有你在,什么薛晋铭、长谷川……都与我不相干了!”这一招四两拨千斤,不着痕迹带过了他的话头。而她的话,如同她的笑颜,都恰到好处地叩击在他心坎。霍仲亨深深动容,将她紧揽在怀中。
霍仲亨转头,再不看她一眼,拂袖将那茶水画出的痕迹抹去。这一拂袖,令长谷川与山田神色大变,却见霍仲亨站起身来,眉心微蹙,唇角有冷冷笑意,“二位既知斗室难容丈夫之志,却拿这巴掌大块地方做人情,也不嫌小气。”山田骇然倒抽一口冷气,长谷川亦惊疑不定地望住霍仲亨,听他这口气竟有鲸吞之狂意,远远超出他们对此人的估计。
“你和我想的不差,看来真有灵犀一说。”霍仲亨望住她,若有所思道,“我虽然不喜欢薛晋铭这公子哥,却也不信这全盘乱子都是他弄出来的。如你所言,他还未折堕至此,也不够厚颜辣手。我想他是受人利用,被人推到前头当枪杆子使了。若真是如此,必有人躲在暗中两头挑拨,趁乱渔利!”
或者再赌一次仲亨的信任?不,她不敢……相隔不过月余,督军府朝夕相对的恩爱已蚀去了她的狠劲。她再不能像当日一般,豁出一切去夺枪,拿性命赌他的信任。那时她还不怕输,而现在怕了。万一他不相信,不原谅,又该怎么办?
随着话音落地,霍仲亨雪亮目光也落在云漪脸上,令她周身血液仿佛凝固于瞬间。
两名女教员硬和图书着头皮上去,刚一挨到那女子瘦削胳膊,便被她重重摔开。云漪一步逼近学监面前,攥住她手腕,厉声急问:“念乔去了哪里,谁给她办的退学?什么时候的事?”学监被她凌厉声色骇得脸色青白,神色越发慌乱,半晌才吃吃道:“前,前天就退了……是她姑父差人来办的,当时就接……接走了!”
云漪缓缓转身,一双眸子定定望住身后的霍仲亨。他负手背窗而立,面容逆了光线有些看不真切,然而她感觉到他的目光,感觉到那不动声色之间洞烛人心的力量。
霍仲亨静静凝视她,目光越发深邃了几分,看不出是喜是恶。云漪娓娓说道:“薛晋铭早年东渡求学,自然与日本人亲厚。可他出身世家,自恃清高,人品风骨虽不见得高明,但也不至于龌龊下流。外间都说他奴颜卖国,我却总有些不信……有时我在想,磊落如你,也受人言之累,那薛晋铭又会不会是被人误解,会不会也有他的苦衷?”
珍宝献美人,瞧这手笔显然是有备而来。霍仲亨会心一笑,不由想起“张仪使楚”与“郑袖献谗”的典故来——看来日本人将他当作了好色怀王,将云漪当作了佞姬郑袖。想来倒也有趣,却不知献给他这怀王的又是什么异宝。长谷川倒也爽快,转向霍仲亨低低一笑,“督军方才所言,令鄙人深感钦佩,所谓一室不扫,何以扫天下,确是至理。只是,以督军之雄才,若只安于一间斗室,未免也太委屈了。”
纷乱思绪里跳出秦爷模糊面容,隐隐与长谷川阴冷笑容重叠在一起,令她悚然而栗。
良久,云漪微微垂眸,手指抚上他长衫的扣子,细细声唤他,“仲亨,这两天我老是心神不定……听萍姐说城南有个庙里菩萨很灵,明天我想去拜一拜,求个平安,好不好?”霍仲亨失笑,“你平日信洋派,这会儿又想求菩萨,分明是病急乱投医!”云漪委屈嗔怨,“若不是你整天叫人提心吊胆,我好端端干什么乱投医!”霍仲亨嘿嘿笑,“好好好,明天让许铮陪你去。”
就这么轻易得到了机会,云漪不敢相信自己的运气,试探地再问一遍,“明天我一早就去?”霍仲亨点头,“好,不过不能乱跑,许铮要一同去。”
“依博士所见,如何才不委屈?”霍仲亨笑容不减,眼中有和*图*书锋锐一闪。长谷川却笑而不答,转头看向墙上地图,手指沾了茶水在案几上勾勒出淡淡几笔,赫然竟是东南五省版图——饶是云漪也脸色骤变,难掩震骇。虽早知列强虎视眈眈,却不料小小日本野心竟猖狂至此。
霍仲亨看了她许久,朗声一笑,目中流露激赏之色,“云漪,我没有看错,你果真是一块瑰宝。”云漪错愕,旋即红了脸颊,如释重负地笑了笑。
许铮送他二人离去,反手将厅门合上。
二人静静相依,耳鬓交接,于沉寂间聆听彼此心跳。
刹那间,云漪脸上血色尽失,目光中有什么东西盈盈欲碎。
打开锦盒的一刹那,云漪已知道,秦爷出事了。
“如何?”霍仲亨目光深邃,隐隐含笑。云漪暗自思量了下,提醒自己不可说错说漏,此时在他眼里,她还是薛晋铭的棋子,受着那人的利用。她怅然一笑,“即便是你问我,自始至终,我也并不认为他是恶人。”这话确是云漪肺腑之言,对霍仲亨也无须遮掩。
“告辞。”长谷川低头一鞠躬,不顾山田欲言又止之色,猝然转身而去。云漪蓦然开口,“长谷川先生,您忘了重要的东西。”长谷川转身一僵,目光如锥一般落在云漪脸上。云漪傲然回视,微笑道,“宝物已鉴赏过了,君子不夺人所好,您请收回。”长谷川的目光在她和霍仲亨之间游移片刻,脸上缓缓露出笑容,“这可真是太遗憾了。”
是,我有千言万语同你说……但不是现在。云漪静静地笑,放开了手,踮起足尖在他脸颊一吻,“我很快回来,晚上等你吃饭。”霍仲亨笑着点头,目送她的车子发动,徐徐驶出督军府。南方冬天的清晨格外阴冷,郁郁不见阳光,风中捎来潮湿的雨意,寒气丝丝沁人,铅灰色的浓云密密堆叠到天边,恰如霍仲亨眼底一略而过的阴霾。
没良心的东西,云漪一怔,恍惚记得那个倜傥温柔的人也曾在她耳畔这样说过。这话若换作旁人说来,必少不了拈酸之意,唯独从霍仲亨口中轻描淡写说出,却是一派自如。以他的磊落性情,自不屑计较这些,也从不介怀她的过往。云漪明白他,便也坦然一笑:“是,薛公子待我是不错的。”霍仲亨颔首示意她说下去,云漪沉吟片刻,由衷说道:“你问我对他了解多少,这很难回答。若是单以一个女和_图_书子眼光来看,他相貌风度无可挑剔,为人知情识趣,十分令人心仪;若是以我的立场看来……”
风浪里,唯有这一个宁定踏实的怀抱,仿佛可以容纳你我一生。
“我答应。”霍仲亨闭了闭眼,将她抱得更紧。
“志在家国。”霍仲亨长衫飘飘,丰神磊落,万般沧桑,半世倥偬,尽付朗朗一笑间。在他目光之下,长谷川脸色阵阵青白,之前咄咄傲色再也无存。
一切都如她的计划,甚至超乎预料的顺利。踏入城郊静云庵,云漪心跳渐渐加快,到这一步已是箭在弦上了。敬香礼佛完毕,云漪捐了一大笔香火,请师太单独辟出一间禅室,让她在佛前静诵经文,祈求平安。许铮因是男客,只得在庵堂前守候。念诵一遍完整的经文差不多要费上四个小时,中途不得间断打扰。许铮前脚退了出去,云漪立即买通师太从庵堂后门溜走。师太这种事情见得多了,收了香火钱也不多问——富家小姐太太私会情郎,敬香礼拜是最稳妥不过的借口。
冷汗悚然而出,已分不清是惊是怒是惧。云漪强敛心绪,目光移回那锦盒,复又移向霍仲亨。长谷川与山田一郎满面笑容,也在翘首等候他的反应。座中六道目光齐齐投在霍仲亨脸上,紧张、谄媚、期待皆有。然而良久沉寂,霍仲亨目光半垂,凝视那茶水画出的版图轮廓,脸上没有半分表情。偌大的会客厅里只有窗纱在微微拂动,阵阵冷风从未关好的窗缝吹进来,十二月的南方到底还是冷了。云漪望着霍仲亨喜怒莫测的侧脸,突然有些透不过气来,身上一阵阵发冷,从脚底蹿起的寒意再也压抑不住……仿佛感应到她的心思,霍仲亨浓眉微抬,两道清寒目光突然落在她身上。
此时此刻,这目光才是最令她恐惧的存在,甚至超过那枚龙纹扳指带给她的恐惧——那是秦爷从不离身的御赐之物,是隆裕皇太后当面赏下的恩典,是他一生中最引以为傲的荣光。
霍仲亨久久不作声,云漪虽是坦然,却还是有些忐忑。此时为薛晋铭说话,一半出自她真心,一半也出于利弊权衡……薛晋铭与日本人是否真有勾结,她一直是怀疑的。此时就算她不说出来,他也自有判断。
那扳指怎么会落在日本人手里?秦爷和长谷川难道真的搅在一起,还是说,长谷川已经控制了秦爷?可秦爷www•hetushu•com背后还有更厉害的主子,那位神通广大的二贝勒难道也与日本人串通了?如此一来,念乔岂不是也落入日本人手中?长谷川分明是在警告她,她的主子已落在他手里,她亦得听从他的差遣。如果昨日行刺仲亨的杀手,果真是秦爷的人,那便是出于日本人的授意!日本人……一手安排暗杀,一手以重利相诱,仲亨果然已成他们眼中之钉。
她这里惊涛骇浪满心挣扎,而霍仲亨也在凝神审视她神色变化,静待了半晌,看她仍恍惚怔神,终于忍不住唤她,“云漪,我在同你说话。”云漪心念已定,再无挣扎犹疑,缓缓抬眸望定他,笑道:“我总得想一会儿啊,许久不提这个人,我都快忘了。”霍仲亨摇头笑,“没良心的东西,总还是待你好过的。”
嘴上说着不怕,那攥在他掌心的指尖却是冷得沁人。霍仲亨紧了紧她的手,脸上不动声色,扶了她在沙发坐下。这是一个敢在他面前夺枪的女人,若说区区两个日本人的一席话便能将她吓成这样,霍仲亨是绝不会相信的。他凝神审视她苍白面容,突然出其不意地问:“你对薛晋铭了解多少?”
云漪奔出庵堂后门,拦下黄包车直奔念乔学校,看时间堪堪已过了八时。车夫被她催促着一路急奔,云漪捏了手绢不住拭汗,恨不得让车轮生出翅膀。这一路往返时间掐得刚好,只求一切顺利,务必在午时之前赶回庵堂,不能令许铮发现有异。
次日清晨,霍仲亨一早出发去视察驻军营防,近日风波不断,四面驻军不断往城中增调,以备应急镇暴之需。云漪也随着他早早出发,由许铮陪同着上了另一部车。霍仲亨亲自替她拉开车门,温言笑道:“早去早回,不要贪玩乱跑,当心许铮回来告状!”他言语宠溺,仿若将她当作小孩子,许铮也在一旁嘿嘿地笑。云漪仰脸望着他,心中绵软而微酸,不由紧紧抓住了他的手。他深深看她,“有话同我说?”
霍仲亨一言不发走到云漪跟前,捉起她的手,察觉她指尖冰冷,掌心俱是汗水。云漪偎进他怀抱,紧紧攥住他的手,闭上眼睛一动不动。他觉察到她身子紧绷,似极力压抑着什么。霍仲亨轻抬起她下巴,柔声一笑,“这样就吓着了,真没用。”云漪飞快抬眸,脸上戚色一掠而逝,转瞬换上轻俏笑容,“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