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衣香鬓影1·回首已是百年身

作者:寐语者
衣香鬓影1·回首已是百年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记 满盘皆输

云漪久久低头,沉默间不辨悲喜,仿佛化作石雕木刻。细碎的沙沙声打在窗上,外头不知何时下起雨来,阴沉了整日的天色终于黑尽。云漪抬头看一眼窗外,见褪色的花布帘子被风吹得翻卷,不由低低叹道:“天都黑了……你怎么办呢?”陈太怔了怔,才晓得她是在问自己。
这一次,他如愿以偿看到她脸色刷白,身子甚至一颤,连声音也变了调,“你对她做了什么?”薛晋铭笑起来,抚上她湿漉漉犹带水珠的脸颊,“你知道,我一向不喜欢黄毛丫头,她虽乖巧,还是不及你的风韵。”他的手放肆地滑下她颈项,修长手指停留在锁骨上轻轻摩挲。云漪没有挣扎,却闭上了眼睛,眼角有隐约泪光。
这话,在心里同自己说一遍即可,不能说出口,说出口便是血淋淋的疼。
念乔是那么天真的一个孩子,是她唯一的亲人。可原来,连念乔也不信任她,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已经疑心上她的行踪,默默记住了这地方的蹊跷。
到底是姐妹,虽然同父异母,骨子里却有着一样的多疑。说是多疑,偏偏她又轻信了薛晋铭,竟被他套出话来。这苦心经营的计划,最终却坏在最信任的人身上。云漪黯然而笑,湿漉漉的头发滴下水来,越发冷意透骨,然而心尖上却隐约有什么渐渐回暖。
一个小小女子,竟有这样的心机城府,从不曾等待谁的恩赦成全,只不动声色地锻炼羽翼,一旦翅膀长硬,便要远走高飞。秦爷困不住她,霍仲亨也未必留得住她。
只是人算永远不如天算,还没有足够的时间让她准备周全,一切已经天翻地覆。枉自苦苦忍耐,总没机会从秦爷眼皮底下救出念乔;等到秦爷倒下,念乔却又失去了踪影……那一条看不见的链子始终拴在云漪身上,谁握着链子彼端,谁就握住了她的羽翼。
云漪几乎不敢相信有如此侥幸,本已沉入谷底的一颗心险些跃出喉咙。转身一步步前行,冷汗凉飕飕湿了后背,每走一步都似踩在悬空的钢丝上,脚上伤口已痛到麻木。隐约听得身后车门拉开的声音,他似要上车离去了,云漪深吸口气,竭力镇静如常地前行,一点点远离危险,一步步接近生机……一只手陡然扣住了她的肩,将她整个身子狠狠扳转。
“站住。”一个冰冷而富磁性的声音蓦然从车里传来。
此刻他目光并未落在她脸上,却定定看向地上。云漪随他目光看去,心头一寒,顿知在劫难逃——出卖她的,原来不是这张脸,而是脚上渗出布鞋的血,在她走过的路上留下浅浅血印。
所谓远走高飞、改头换面,这是母亲临终的愿望,是秦爷给她的允诺,也是她梦寐以求的解脱——就像壁虎断尾求存,舍弃生命的某一部分,拖着支离破碎的残躯继续前行。
垄断烟土生意的潮州帮一向与洋人勾结,货船直接从英法租界码头走私,借着洋人辖区的庇护,令中国税司莫可奈何,渐渐也就睁只眼闭只眼,纵容租界码头的烟土走私成了一个庞大而隐秘的产业。底下操纵http://m.hetushu.com这项生意的,已不仅仅是烟土商,黑白两道势力交错混杂,官、商、匪互有牵连,委实是最浑的一潭水——莫说陈太,只怕连秦爷也不曾想到,云漪竟有胆子找上潮州帮,暗地以重金笼络,同帮派头目达成交易。
桂珍藏身在暗处,焦切地张望路口,不知云漪走到了哪里。所幸那边路口没太多巡警,只有三两名警察守在路旁,见有年轻女子经过便截住查问,看得桂珍心头一阵悬紧。
她转身,缓慢地走向左边岔路,步子虽细碎却仍平稳,不知是怎样的毅力才耐得住脚上伤痕累累的痛楚。陈太脱口唤道:“云……念卿!”云漪闻声回眸,静静看她,她却再不知要说什么。路灯下一左一右两条岔路,一旦分道踏上,从此是同舟共济,还是各自沉浮?
云漪跌入身后那人臂弯,一抬头迎上那人灼灼的眼。
从良,云漪笑了,他不是口舌刻薄的人,想尽法子激怒她,羞辱她,说来说去也不过是这么几句。从良没什么可笑,可笑的是,没有良人可从。
两名妇人低头穿过人群,与几名车夫擦肩而过。一个矮壮汉子回头瞥见那走在后头的妇人,步态细碎缓慢,粗圆腰身仍有几分灵活。汉子嘿嘿笑着上前,探手往那妇人腰臀摸去。还未触到衣角,那妇人蓦然有所警觉,冷不丁驻足回头——头巾下蜡黄的一张脸,竟布满无数大大小小的黑痣,奇丑无比,吓得那车夫慌忙缩手。
孩子,念乔真的还是孩子吗?云漪苦笑,只觉舌尖喉咙无处不是苦涩……她知道念乔的脾气心性,从不敢将这秘密告诉她。每次联络冯爷,都只能利用单独外出探视念乔的机会,才能避开陈太和其他耳目,唯独不避讳的人只有念乔。她只说是探访朋友,念乔也从不多问。
这声音似一根无形的针,传入耳中,直刺心底。抬眸已看到繁忙的码头灯火,不远处就是与陈太约定碰面的廊洞,不知此刻她是否在暗处眼看着一切……云漪闭了闭眼,缓缓转过身子。
救她、逼她、教她、害她、成全她……统统都是这人所为,如今人死灯灭,是恩是怨都已无从说起。云漪怔怔听着陈太的话,心头像被小钝刀子一点点剜着,分明在痛,却没有血可以流。恍惚里,有个模糊的声音渐渐浮现,渐渐清晰……“念卿,过去种种,譬如昨日事!把我和这里的一切都忘掉,就当你已再世为人!如果你忘不掉,我死后必不能安息!”母亲凄厉的语声,是她挥不去的噩梦,永远如影随形。云漪闭眼,缓缓捂住耳朵,却不知要往哪里躲藏才能避开这铺天盖地的回忆。
那妇人一僵,缓缓伸手撩开头巾,抬头将脸转向他。巡警顿时被那满脸的黑痣吓到,啐了一声,挥手道:“丑八怪,去去去!”妇人慌忙躬身,掩上头巾低头便走。
假如今天没有跟踪而来的许铮,她会不会依然愿意放弃?
最卑微残败处,往往生出最坚韧的生机,她同她都是如此。云漪沉默了片刻,抬眸打量这hetushu.com间房子,瞧见床头旧木柜上那帧发黄的小像,圆润青春的女子笑得分外动人,眉目依稀熟悉。“这是我从前住的地方,若没遇着秦爷,我多半还做着这趟营生。”陈太一口说了出来,并无半分避讳。云漪亦不作声,只默默握住陈太粗粝的手。夜色终于吞尽了白日最后一丝光亮,屋里彻底暗了下来,两人也再看不清彼此面目表情,不知这一刻各自是笑是泪。
他看着她解开扣子,脱了湿透的棉衣抛在地下,只穿单薄的斜襟粗布衫裤,仍是乡下妇人衣服,湿漉漉的头发披散,脸上狼狈滴水,那神情姿态却似个不容侵犯的王后。
黑暗里,云漪的眼睛似猫眼一般莹莹照人,“门路是没有的,退路却有一条。”
为什么偏就信她?
“该点灯了。”陈太摸索着站起来,却被云漪按住,黑暗里只听她语声紧促,平静里透出万分疲惫,“别点灯,这里已不安全,我们得趁天黑离开。”陈太心头一惕,想起这一路仓惶奔来难免引人注意,的确已不能久留在此。可她二人身单力微,一时间又能逃到哪里去——外头已是满城风雨,只怕到处都是军警和裴五的暗哨,贸然出去只是自投罗网。
“抬头。”他冷冷开口,那卑怯的妇人有些迟钝,呆了一刻才讷讷仰脸。这张蜡黄浮肿满是黑痣的丑脸,令他一阵烦恶,方才见她跌倒的样子,竟莫名想起那人的身姿,真真可笑。他自嘲地一牵唇角,侧首示意她可以走了。
“世上再无云漪此人。”
云漪按住心口,终于明白那微弱得几不可觉的一丝暖意是从何而来——带走念乔的人是薛晋铭,不是仲亨;纵然仲亨疑她、查她、跟踪她,至少不曾设下圈套给她,不曾眼睁睁旁观她的挣扎。退到最无望的底线上,仅仅这样,也是好的。
“四少,久违了。”云漪仰起脸,笑得冷峭冶艳,抛开了委曲求全,抛开了隐忍不发,将那层假面连同化装一起撕去,刹那间恢复原形。
陈太怔忪良久,闭目苦笑,“你比我聪明太多。”
饶是看惯生死聚散,陈太也陡然间说不出话来,隐忍良久才开口,“为什么偏就信我?”
云漪将头巾掩紧,答非所问地笑道:“时候差不多了,走吧。”
这双眼犹比女子秀美三分,眼尾似凤目微扬,倜傥里带煞,阴郁里含情。
一直以来,明知脚下危崖孤悬、恶浪滔天,也只得闭眼朝前走,停不了也逃不掉。
只因,你我都再没有旁人可相信。
一个臂挎提篮的妇人刚好通过了盘查,匆匆低头走过。她收势不及,堪堪撞在那人身上。她一个踉跄,那臃肿笨拙的妇人却立足不稳,重重摔倒在地。路旁巡警扑哧一声笑了,看着那粗笨妇人出丑而大乐。摔在地上的妇人缓缓爬起来,卑怯得头也不敢抬。那巡警越发有心捉弄她,上前一脚踢开她提篮,喝道:“头巾拿下来,遮遮掩掩见不得人吗?”
一个巡警飞奔到对面茶摊,抓起个大茶壶奔回来。他劈手夺过,将大半壶凉掉的茶水朝云漪兜和*图*书头泼去……云漪闭眼侧首,任凭凉水泼面,眉睫尽湿,咬唇不吭一声。脸上化的妆被冲成黄黄黑黑的水痕,顺着她脸庞淌下,露出底下瓷白肌肤。
巡警拉开车门,那人披了黑呢大衣,压低宽檐礼帽,徐步走到她跟前。云漪静静低头,除了自己的呼吸和他冰冷目光,再感觉不到周遭别的存在。那目光让她有一种凉丝丝的错觉,仿佛周身不着寸缕,被置于寒风之中。
可是闭着眼,不等于真的盲眼。
也只有这样才能触动她铁石心肠,令她对他的举动有所反应……薛晋铭停了手,脸上郁色愈浓,再没有胜利者炫耀的轻狂。却听云漪幽幽开口,“是念乔让你来这里找我?”她问他话,却连眼睛也不屑睁开,仿佛他才是她的俘虏。薛晋铭心里越发如被针刺,恨不得让她陪他一起难堪愤怒,便恶意地笑道:“小丫头比你听话多了,实在是个好孩子。”
陈太哽咽劝道:“秦爷还留着笔钱给你,存在老地方,够你用上大半辈子……如今到了这一步,也别再争什么意短情长,凭你单枪匹马也救不出你妹子。姐妹一场,人各有命,你也算对得起她了!往后远走高飞,活一个是一个,总好过两人抱在一起死。”
云漪怅然抬眸,也只能无声苦笑。若是当真聪明,又怎会一厢情愿。那日她说,“仲亨,我不要自由了”——他不会懂得这句话对她的意义,唯有云漪自己明白,那一刻,她曾真的愿意放弃。
“这里是什么地界,离法租界码头有多远?”黑暗里云漪冷不丁开口。陈太愕然,不知云漪何来这样一问,迟疑片刻,只回答说不远。云漪沉默,恰此时窗外路灯亮起,有微弱昏黄光线照进来,映出她淡淡轮廓,似一座神秘冰冷的雕像。陈太不知她在想什么,上前轻拍她肩膀,想叫她不必害怕。却不料云漪蓦地抬头,脸上竟是一片晶莹水光,映着点漆般瞳眸,凄凉得叫人心碎,“我曾同他说,我不要自由了……如今看来,还是自由好,自由比什么都好。”这话全无头绪,陈太听得一头雾水,只知她说要自由,便叹道:“这节骨眼上还谈什么自由,能保住性命已是阿弥陀佛!”
薛晋铭的手臂环上她腰间,一手探向她脚踝,欲检视她脚上伤处。云漪将脚一缩,冷冷格开他的手。“怎么突然端庄守礼起来?”薛晋铭眉梢一挑,眼光慑人,“当真从良了吗?”
聪明么,聪明又有什么用。
她的焦灼神色全都看在云漪眼里,云漪望住陈太,眼里暖意也渐浓——到底还有个人真心顾念她,生死同命的时刻也没有舍下她。
隆冬寒风里,凉水打湿一头一身,臃肿的棉衣也被泼湿,冷得云漪微微发颤。他粗暴地拽过她,伸手去解她棉衣扣子。云漪挣脱,反手打开他的手,倔强扬起脸来,“我自己来!”
“没什么怎么办,半辈子都过来了,到这把岁数怎么也要撑到老。”陈太黯然苦笑,仿佛为了回应她的话,那残破的窗棂喀的一声似要被风吹掉,却依旧摇摇晃晃坚持着。
又一对hetushu.com男女被拦下,那艳丽女子看似泼辣模样,对巡警的盘查万分不耐烦,张口呵斥道:“别碍事了,我是认得你们薛厅长的!”巡警一愣,非但没显出恭敬之色,反而立刻扭住那女子,往路旁的一部黑色车子带去。那女子惊叫挣扎,却被粗暴地按低了头,好让车内之人看清容貌。车子里光线昏暗,只隐隐瞧见个俊挺侧脸,冷冷一双眼睛扫过来。那女子本是个小有名气的红歌星,仅与薛晋铭有过模糊的一面之缘,随口夸耀却被当作了云漪。她此刻吓得尖叫连连,慌忙求饶,却见车里那人略一摆手,便漠然转过头去。身后巡警立刻放开她,示意她可以走了。她恍惚觉出这人是谁,却不敢多看一眼,忙不迭回身朝男伴奔去。
陈太一震,惊疑不定地望住云漪,“你,另有门路?”
“你还想着督军,还想回头找他求情对不对?”陈太一把拽住她手腕,气得连声低斥,“到这关头了,你犯什么糊涂!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说好了避过这阵风头再回来救你妹子,怎么事到临头又来犯浑,把你自个儿赔进去也没有用处……”
这份疑心,究竟藏在念乔心里多久了?为什么她从不当面问她?她是怪她一直的隐瞒吗?……隐瞒,她又何尝愿意隐瞒!可她对母亲许下过誓言,也受着秦爷戒律的束缚,更不愿意将那白纸似的人儿扯下这蹚浑水……白纸,如今的念乔果真还是白纸吗?
云漪蓦地笑起来,头巾下只露出一双清亮眸子,“我没犯浑,也不会回头找谁。”陈太不信,扣住她手腕不肯放,想劈头一顿骂醒她,又怕招来路人侧目,一时急得掌心冒汗。
她的态度刺痛了他,如同想起她以往一颦一笑的刺痛。薛晋铭将她肩头轻轻揽了,贴在她耳畔柔声说:“你这个样子,真不可爱,远不及你妹妹讨人喜欢。”
短短一段路,桂珍用不了十分钟已赶到约定的廊洞底下。到底是租界的地盘,到处是巡警与租界巡捕房的人,不时截住路人盘查。此刻城里怕是更加沸沸扬扬,想来督军已是动了真怒,找不到云漪,大有将全城掀个底朝天的势头。
薛晋铭的目光始终不曾离开身侧的云漪,见她竟然在笑,便一伸手勾起她下巴,迫她贴近自己,“故人重逢,令你这般开心?”云漪抬眸,似有片刻恍惚,旋即木然一笑,“我开心极了。”薛晋铭挑眉,捏紧她下巴,“听上去很牵强。”云漪仍是笑着,似乎浑然不觉他指上暗暗加重的力道,“你能找来这里,真让我惊喜。”她反应如此平淡倒让薛晋铭始料不及,他希望她发怒、反抗、哭叫,可是她只对着他笑。
恍惚间,云漪笑出声来。母亲有前车之鉴,秦爷有惨例在前——你永远不知道主子什么时候会翻脸,也不知道男人什么时候会变心。更何况,这朝夕相对、同床共枕的男人,或许从未对她交付过真心,如同她也不曾对他摊开过底牌。
走在前头的胖妇人赶紧回身拽走那丑妇,两人匆匆穿过混乱街头,专拣近路小巷左穿右拐,不多时便来到法和图书租界与英租界交界的路口。先前穷街陋巷倒容易避人耳目,从这里一走出去却是堂皇大街,到处都有军警巡逻。码头距此不过十分钟脚程,却是最易出事的一段险途。“从左右两道都能到达码头,我们便在这里分路,到码头会合。”云漪掩了掩头巾,留意到路口有巡警经过,忙侧身避到路灯后头。陈太惊疑道:“两人一起好有照应,为什么要分头?”云漪沉默了片刻,轻声道:“假如我没能赶过来,你记得我之前说的地方和暗号,找到冯魁武冯爷,他会安排你搭今晚的货轮离开。”
租界码头的秘密是她最后的退路,她一直保守得滴水不漏,连秦爷也被瞒了过去,偏偏薛晋铭却找来了这里。云漪被带上车子,既不反抗,也不挣扎,心尖上最后一点暖意也凉透,唇角却不由自主浮上笑容。两部车子一前一后驶离租界,繁忙杂乱的码头并无多少人注意这短暂混乱的一幕。
听着她款款道来,陈太一时恍然,恍然里又透出凉澈。原以为她们姐妹生活清苦,只是云漪故意装出来的寒酸,怕在人前露了底细。以她往来恩客的豪绰,随便一份珠宝礼物都足以令她们锦衣玉食。却想不到,她将钱都花在了这个地方,舍下大本钱,买来活命的退路。
云漪微仰了头,一字一句笑道:“只要到了码头,就有自由。”
“我有名字。”静立片刻,陈太哑声说,“我叫桂珍,李桂珍。”原来这是她的名字,叫了许久的陈太,到此刻才知道她名字。云漪眼中微热,含笑唤一声,“桂珍姐,路上当心。”
言下之意,她和她恩怨两清,各得其所,谁也不欠谁的情分。可她越是这样说,陈太越明白她的用心,越觉得亏欠良多。云漪似看穿她的心思,不待她开口便笑着说道:“我若有个闪失,请设法解救念乔……她没有罪名,也不至于连坐,需要疏通打点的地方,正好用上秦爷那笔钱。”她语气淡定,说得好似安排一场普通聚宴,却是将自己与亲人的性命安危相托。
昏黄路灯下,两个身穿臃肿冬衣的妇人转出巷口,手提竹篮,头裹花土布头巾,一前一后走在街上。此时夜色已浓,这片破败街巷多是烟馆私窑,入夜汇集了三教九流、贩夫走卒、各色人等。路面罕有女子身影,只有几个招徕生意的窑姐儿,绝看不到良家女子经过。
入夜的码头依然灯火通明,四处都是工人在奔走搬运,巨大货轮已经停靠入港。
本以为是满盘皆输了,却在黯然认输的这一刻发现,还好,还不算最难堪的输法。
头巾被他反手扯下,一头卷曲黑发如瀑散覆。他冷笑,扳起她脸庞,拿头巾重重抹去。粗布头巾擦过脸颊,火辣辣的感觉似被人掴上一记耳光。云漪愤然挣扎,不肯让他碰到一分肌肤。他停了手,眯起眼来看她片刻,蓦地将头巾一掷,怒道:“拿水来!”
“他们是冲着我来的,你不必跟着搭进来,跟我一道只会有危险。”云漪微微一笑,反手握住陈太手掌,“何况我也有求于你,保你平安离去也算是帮我自己的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