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衣香鬓影2·千秋素光同

作者:寐语者
衣香鬓影2·千秋素光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兵以弭兵·战以止战

第二十五记 险峰转·歧路回

北方再一次得来粉饰的太平,不管真假,总算作太平。由佟孝锡掌控的煤铁资源,依旧由日本商团“共同”拥有开发权利——将这些好处给了他们,也无损大家手中既有利益,兴许日后还可共同获利。这便是内阁的如意金算盘,也是总理府今夜盛宴,趁霍仲亨与佟岑勋共同赴会的调停之意。如今霍仲亨屯兵不退,佟岑勋止兵不前,打与不打、如何打、打下来势力如何均分、若不打又如何瓜分好处……两个人互不相让,态度亦是同样难以捉摸。风云局中剑拔弩张,她这厢,却依旧华服盛妆,做自己角色中的鬓影衣香。这是乱世中一瞬升平的奢华,那烽火戎马、流离颠沛,却是升平背后的疮痍。许多年后,不知世人又将记得哪一面。窗外天色阴沉,风卷暮云,天边灰暗里透出隐隐焦黄。
霍仲亨厉声又道:“第二,你若行差踏错,照样军法从事!”
薛晋铭将抽了一小半的烟缓缓摁熄,摇头笑而不语。却听有人敲门,女仆在书房门外催请两位先生下楼用午餐。沙发上懒猫一样恹恹的薛晋铭听见这话,站起来伸了伸腰,“好极了,听说贝儿亲自下厨炖了汤。”
管家忙道:“夫人不喜欢?换那条玛瑙坠的看看?”
她只笑不语,伸出手给他,姿态温雅,齐肘丝绸手套愈映得肤光胜雪。他同她握手,相视释然一笑。
念卿挑眉看他,“伤也没好,瞒着你父亲偷偷摸摸跑来,又想折腾什么?”
华灯照耀的梯上,她红衣耀目,裙袂飞扬,如晚霞翩然降下,带了灼人眼目的美。直至她来到面前,子谦方才回过神来,虽一瞬间红了脸,仍朝她粲齿微笑,“正是我,霍子谦。”念卿又欢喜又惊异,将他从头到脚打量,“你伤势全好了吗?”
四少缓缓啜饮,直至酒尽杯倾。
蒙祖逊皱眉道:“方小姐落在我们手里,倒像是陈久善故意送来的把柄,好让霍帅先行发难,他再来个后发制人?他有这等把握,莫非手里当真握有十足证据?”
许铮一怔,“认得。”
“蹊跷在哪里?”薛晋铭懒懒倚在沙发上,神色疲乏,从银烟盒里抽出一支烟来点上。他平素是不爱抽烟的,看来昨晚又是一夜未眠。
这失望,远比他要结婚的决定更令她难过。
“自然是做好人,办好事。”薛晋铭悠然地笑。
响亮靴声里,戎装佩绶、身披黑呢大氅的霍仲亨大步而来,还未踏进门便扬声问道:“夫人准备好了没有……”话音顿住,他立在大厅门口,愕然看见了子谦。刹那间分明有惊喜神色自他眼底掠过,他却将脸色一沉,厉声斥道:“你来做什么?”
“是的,公子受了枪伤,不过伤在皮肉,并不要紧。”许铮想了想,又道,“当日十分危险,幸好夏姑娘将公子藏起来,我才来得及带人赶去。”
洪氏在m.hetushu.com霍仲亨的支持下获得全胜,终于压倒反对之声,于今日正式宣誓就任。代总理与临时内阁的尴尬处境得以脱去,入主北平的呼声也随之高涨。如何处置佟孝锡,却是梗在霍仲亨与佟岑勋之间的最大难题。打进北平则是鱼死网破,不打便要接受佟孝锡的和谈条件,与之妥协。
“父亲,我是来从军的。”子谦却又开口,“男儿本该从军报国,这次回去之后我已想清楚,愿随父亲征战,报效家国!”
“夫人真是美极了!”管家的赞叹发自肺腑。念卿看向镜中人,看那鸽血宝石绯光潋滟,心头不觉回暖。耳畔鬓间一点暖,是那人留下的苦心与殷殷,她便珍重佩之,不负知己之情。今晚总理府上夜宴,将是一场王对王的硬仗。这身盛妆华服,亦是她的战甲。
“从军?”霍仲亨浓眉一扬,上下打量他,“来做少帅赚风头吗?”
霍仲亨不屑地冷哼一声,却被念卿从身后按住了肩。
方洛丽夜半潜入书房,企图盗取四少与霍督军往来的密电信函,从中窃取证据,被四少当场拿住。若说旁人不知道深浅,低估了曾任警备厅长的薛四公子,以为一出美人计就能从他眼皮底下盗取情报,可陈久善是官场老手,他岂能不知笑面杀人原是薛晋铭的长处。况且霍仲亨派出的人即将抵达,这方洛丽却来得不早不迟,仿佛送上门来的把柄,好让他们得知陈久善的企图。
念卿脱口呼出:“子谦!怎么是你?”
“照理说,他不该这时候将霍仲亨的矛头往自己身上引,就算他重兵在手,证据十足,也没理由把自己推上火山口。若我是他,理当按兵不动,坐等北方打起来,再收渔翁之利。”蒙祖逊若有所思道,“除非,他根本不想霍仲亨攻打北平,唯恐霍仲亨以武力统一北方,他便失去趁乱分一杯羹的机会。因此一面在背后放火,牵制霍仲亨的力量,一面煽动南方出兵,借南北之战扩充威望实力……若果真如此,那佟孝锡与他怕也是串通为谋!”
子谦哼一声,以不屑表情作为回应。
念卿收起戏谑笑容,深深看他,“你来这里,我认为是真正的和解。”
许铮的反应不如她预料的震惊,只是皱起眉问:“然后呢?”
子谦点头,冷不丁被她捏住胳膊,臂上刚刚愈合的伤处疼得他嘴角一咧,强忍住了没有吭声,只苦笑道:“夫人,轻点好吗。”
“是吗?”念卿啼笑皆非,看着他松垮的军服,“正大光明的霍公子为何要穿成小兵模样混进来?难道怕半路被你父亲发现,又给打发回去?”
佟孝锡的条件十分明确,他要向北退守,依旧盘踞煤铁富庶之地,保有依附于他的小股军阀武装及日本顾问团,名义上则宣布归附北方内阁——这看似最理想的出路,兵不血刃,化干和-图-书戈为玉帛,也免去佟家父子相残之苦。对于政客来说,最大获利已到手,该上台的上台,该升官的升官,谁再管佟孝锡退往哪里。若是仗一打起来,难免出钱出饷,一应军费开销总要算在政府头上,要从大家的油水中扣除。若能顺水推舟就此妥协,既不为难佟岑勋,也不麻烦霍仲亨,理应皆大欢喜。
念卿望着这倔强少年,欣然微笑,心中不经意想起与他年岁相差无几的念乔。他已迷途知返,可是念乔呢,她还有脱离深渊的机会吗?霍仲亨峻严目光总算稍有和缓。
“就要变天了。”夫人出神地看着窗外,仿佛自言自语。
“四少好多了。”蕙殊淡淡回答,眼角扫向他擦得锃亮的鞋尖、一尘不染的雪白袖口,女子纤敏如发的心绪隐隐已触动,心头蓦然浮上那日水下生死相系的一刻……车中闷热,令她耳根脸颊潮红,不觉抬头想叫亚福摇下前面车窗,却不经意撞上后视镜中,那一双凝视自己的眼。
“我这次……”子谦张了口,刚想要说什么,门外却传来汽车驶近和警卫立正敬礼的声音,旋即而来的刹车声响令他一弹而起,面向门口站直,神色紧绷如临大敌。
“她在这里?”许铮惊诧莫名,“冲着薛四少来的?”
“侍从室说已出来了。” 女管家将一袭深红曳地礼服捧上前来,衣缎流光溢彩,红得耀人眼目。鲜少有人敢将这般艳烈颜色穿在身上,唯独夫人雪肤浓鬓,天然风流,最适宜不过。女管家心下暗自赞叹,一面将妆台上璀璨夺目的钻石项链轻轻系上她颈项。
蕙殊半低了头,“你知道她同四少从前的事吗?”
蕙殊回头见他坐姿端严,两手在膝上放得规规矩矩,虽是问她话,却目不斜视看着前方。看惯了他黑面黑脸的硬朗模样,此刻脱去军装,拘谨守礼的许副官倒似变了个人……对了,听说他现今已被委任为师长,名副其实成为霍仲亨的左右手,不再是许副官了。
念卿皱眉,随着他目光方向看去,楼下大厅正中端端正正站着一人,身穿普通士兵军服,军帽宽檐遮脸,也认不出是谁。念卿提起裙袂,一步步走下楼梯。那人闻声仰头看上来,抬手摘下军帽,漆黑鬓角,鲜朗俊秀眉目被灯光映照得清清楚楚。
子谦接过茶,心不在焉张望门外,忐忑神色似做错事的小孩。念卿心下好笑,故意悠悠说道:“你父亲正在路上,这就要到了。”子谦哼一声,闷闷低头不说话,倔强里流露掩不住的孩子气。
蒙氏夫妇齐齐看她,一时诧异莫名。她脸颊微红,却冷冷垂着眼,做出一派若无其事的泰然姿态。贝儿看看她,又看看笑而不语的四少,心下暗道今日真是古怪,不知这两人撞了什么邪。蒙祖逊打破尴尬地咳嗽一声,“听说方小姐终于肯吃饭了吗?”
蕙殊和_图_书诧异道:“夏姑娘是谁?”她当日单独被擒,并未到过夏家,也不识得四莲。于是许铮将霍夫人藏身夏家,受四莲相助的经过简略讲来——后来码头烽火四起之际,子谦掩护众人脱险,受伤落水后挣扎游到岸边,避过了追兵的搜寻。然而天寒地冻,他又受伤失血,与侍从失散。正在危急时,城中的夏姑娘得知码头货船爆炸,冒死赶来发现公子,将他救回了家中,直待许铮寻迹找来。蕙殊听得如闻天方夜谭,呆了良久,怔怔叹道:“这,这可真是浪漫……人与人的缘分实在奇妙。”许铮笑起来,“可不是嘛,夫人当年同督军相识,那才奇妙之极……”他蓦然住了口,察觉自己多嘴失言,实在讲得太多。
他接到命令赶来之际,顾青衣尚未见到霍仲亨,谁也不知方洛丽早已悄无声息尾随薛晋铭来到香港。这个消息令许铮大感错愕。蕙殊娓娓将方洛丽夜入书房盗取书信的经过道来,并告知方小姐被擒后向四少承认了来历,直言她是陈久善干女儿的身份——这出人意料的变故令许铮脸色凝重,“四少打算怎样处置此事?”
夫人起身走向她放置贴身小物的抽屉,取出一只不起眼的锦盒,垂眸看了半晌,轻轻打开来……管家探头看去,却是一副艳绝夺目的鸽血红宝石耳坠,炫目之光令见惯世面的管家也呆住。夫人亲手将耳坠佩上,自镜前转身,眸色流转,鬓砌乌云,衬了唇角一点笑意,顷刻间整个房间都生出异样光辉。
“我不知道。”薛晋铭答得坦白直截,目光却追着那飘忽袅绕烟雾,仿佛已神游物外。
“哦?”子谦抬起眉毛的样子像极了霍仲亨,“你不嫌我来添乱了?”
她看着镜中闪耀的钻石,微皱了眉头。
许铮皱眉,“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人?”
“既然这么想从军打仗,那就试试吧,我看你能熬几日。”他语声仍冷,目光却已有了淡淡暖意,“不过你给我记住两条,第一,不得以霍子谦这身份自傲,去到军中,最好忘掉你老子姓什么!”
蕙殊今日也显得有些心不在焉。贝儿寻思着找个话头,便说:“下午霍督军的人到来,我叫亚福去接,晚上安排了家宴给客人接风。”冷不丁却听蕙殊接口道:“我去接吧。”
蒙氏夫妇一动不动,完全没有转过神来。席间只有两人举起了酒杯,一个是蕙殊,一个是四少。蕙殊猛一仰头,将酒直倒进嗓子里。
压抑心底的失望在这一刻冲破理智牢笼,再不能欺骗自己相信种种借口与慰藉,他就是放弃了,放弃了曾激励她一同为之努力的理想,放弃了她满怀憧憬期待的将来。她视他如无所不能的天才,崇拜他白手聚敛千金,更敬仰他目光长远,胸怀久志……可如今,他因一个莫名其妙到来的女人,以一个全无道理的决定,轻易http://m.hetushu•com粉碎了她对他的期待。
女管家小心附和,“是要下雨了吧。”
“她是你的未婚妻,却做了佟孝锡的情妇,现在又做了陈久善的干女儿?”蒙祖逊苦笑,将手中烟斗在座椅扶手上敲了敲,“这算怎样一笔糊涂账?”
“哪有偷偷摸摸,我是正大光明来从军!”子谦不悦抗议。
这一问,似打在蕙殊心坎上,生生作痛。她看向后视镜中自己和许铮并肩而坐的身影,语声平板僵硬,“他打算履行婚约,迎娶方小姐。”
贝儿失声问:“你这个时候回去做什么?”
霍仲亨冷冷审视他,“想清楚些什么?不去闹游行了?”子谦缄默半晌,缓缓将头低了,语声生硬,“从前我做错过一些事,请父亲原谅。”他这般桀骜的性子,能当面直言认错,着实不易。
这位方小姐被擒住之后,一连三天不吃不喝,性子十分刚硬。四少也不理会她,将她关在后院储藏室里,不许旁人去探视,这套对付人的禁闭手段他是得心应手。可怜那方小姐一直被关到今早,四少才去见了她,总算令她肯开口吃饭。薛晋铭笑了一笑,淡淡说:“明天我就带她一同回南方去。”蒙祖逊错愕抬眼,疑似自己听错。蕙殊面无表情,似早已知道这个决定。
蕙殊抿唇一笑,对那段风流公案早已听得多了,各式传言都烂熟于心,只是从来缄口不提,毕竟那是四少最最伤心之事。思及四少,心头刚刚散开的失落阴霾重又聚起。她低头,无意识地扯着白蕾丝手套上的珠片,良久低声问:“你认得一位叫方洛丽的女士吗?”
他今日言行十分怪异,令蒙祖逊一头雾水。二人下楼进了餐室,贝儿与蕙殊已候在桌旁,桌上浓汤飘香,佳肴诱人。只是席间三人都心事重重,心思全然不在美食上,唯独四少意态悠闲,对贝儿亲手烹制的浓汤赞不绝口。蒙氏夫妇暗自相觑,都觉出他今日的古怪。贝儿尤其觉得不妙,听亚福说,昨晚半夜巡查,发现四少房间一直亮着灯,似乎一整晚未睡。
温暖水波动漾在脸庞耳际,带起奇异的瓮瓮声响,水下屏息的窒闷,令心绪异样宁静,似将整个世界都远远隔绝。浴室门上传来低叩,女管家的语声听来仿佛十分遥远,“夫人,衣裳已备好了。”
被她这一笑,子谦脸上又红。管家适时送上茶来,殷勤道:“公子远来辛苦。”
子谦大声应答:“是!”
“不过,我相信他看见你一定很欢喜。”念卿柔柔地笑,在他肩上拍了拍,“子谦,我也很高兴你能赶来。”
念卿在一旁嗔视他,他也视而不见,冷冷卸下风氅,在沙发上坐了,锐利目光审视子谦如老鹰俯视爪下的兔子。子谦脸上涨红,却梗着脖子不看他,目光越过他投向身后墙壁,硬声重复自己的话,“我来从军!”
蕙殊吸一口气,“因为,她也http://m•hetushu.com到了这里。”
薛晋铭不说话,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半晌开口,却是答非所问,“许铮下午就要到了吧?”
蒙氏夫妇面面相觑。蕙殊却开了口,“薛先生打算向南方政府捐赠六百万元军费,并将军火全部赠予霍督军,还将当面向陈久善提亲,对了……方小姐已经应允了薛先生的求婚。”她举起手边酒杯,笑得格外甜美,眼中隐隐泛起泪光,“这是我作为薛先生的秘书,替他办的第一件要紧事。让我们……为这段良缘干杯!”
“仲亨!”念卿当着子谦的面不好多言,只轻摇他肩头,“子谦远来劳顿,让他先休息吧。”
子谦垂下目光,静了一刻,低低笑道:“难道不是早已和解了?”
蕙殊陡然侧过脸,慌乱看向车窗外,似乎听得许铮也低咳了一声。这境况真叫人尴尬,她寻思着主动打破沉默,“霍公子还好吗?听说他也受了伤?”
蕙殊茫然道:“他要回南方,将家产捐给政府做军费,军火赠给督军,放弃他一心一意要做的军工厂,破誓出山,重新入仕。”车子在此时驶入一个急弯,道旁低垂树枝唰唰刮过半摇下的车窗,几乎打在蕙殊肩头。许铮下意识将她一拽,伸臂挡住树枝。她随着车子转弯之势跌入他臂弯,茫然地仰起脸,“为什么,你们男人不是最重功名事业吗?他怎么能这样轻率放弃自己的理想,尚未真正开始,就这样撒手放弃!”
子谦毫不示弱地昂起头,“我来从军。”
蒙祖逊微怔,“怎么,你打算把她交给霍帅的人?”
水面漾开,从氤氲雾气中浮出女子精致的脸廓,瓷白肌肤添了浴后红润,水珠从她眉睫发梢滴落,沿修长颈项滚落颈窝,漫过锁骨……她拿一条雪白浴巾漫不经心裹上身子,赤足踩过地上羊毛绒毯,懒懒问道:“督军在路上了吗?”
蒙祖逊咬着烟斗,眉头紧锁,“我总觉这件事不是这么简单……晋铭,你不觉得方小姐来得太过蹊跷?”
夫人回过身来笑了一笑,拂了裙摆,款步走向门口。楼梯上噔噔的却是侍从快步奔了上来,几乎与夫人迎面冲撞。女管家瞪视那冒冒失失的侍从,却见他叩靴立正,咧嘴笑着大声道:“报告!有客人到!”
林荫路盘旋至半山,临海的碎石浅滩灌木缀生,海风潮湿微咸。亚福亲自开车,一路上热情地向贵客介绍沿途风物,后座的许铮面带微笑,虽然不太听得明白亚福口音浓重的话,仍保持着倾听神情。亚福觉得这位许先生待人有礼,半点不似他以为的粗豪军人。倒是陪在他身旁的祁小姐显得有些失礼了,她一路上都不同客人说话,抿着嘴角,只看着车窗外风景出神。许铮心情却极好,说不出原因的好,他从后视镜里看着蕙殊,却不敢侧头去看她的脸。想了半晌,终于找出话来,“听说薛四少的眼睛总算治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