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衣香鬓影2·千秋素光同

作者:寐语者
衣香鬓影2·千秋素光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萧萧落木·滚滚逝水

第三十记 暮云低·晓风急

霍仲亨走到薛晋铭面前,直呼其名,同他半分寒暄客套也没有,“要来也不早说,害得念卿一点准备也没有。”
“念卿。”督军起身唤她名字,上前扶了她,“大夫说你风寒有些重,我看你就回去歇着,不用陪我们吃吃喝喝了。”他紧紧扶着她手臂,将她握得很紧,目光须臾不离她的脸,语声却是轻松的。
“活的,这么大一头,叫墨墨!”念卿笑着张开双臂,比了个大大的样子,有几分孩子气的炫耀,“还没有霖霖的时候,我们就养着了,从小狗那么一丁点儿大,足足养到现在,连他都拖不动呢!霖霖刚会走路的时候,墨墨就在一旁跟着;霖霖要睡觉,它便趴在身边守着,有时霖霖爱拿它当枕头,搂着它脖子睡。”
薛晋铭端起茶来浅抿一口,“贡茶?”
薛晋铭微微一笑,率先朝他伸出手去。他二人的握手短促有力,俨然有老熟人的默契。念卿从旁瞧着,不觉莞尔,“可不是,你一来就下雨,我这不贤惠的名声竟是被你带累了。”按照南方的习俗,主人家会客之日若赶在下雨天,便是这家主母不贤惠之故。
他圈牢她身子,低头吻住她肩颈,吻在锁骨起伏的那一点微凹处。
“他要听得进去才好。”念卿叹息,还欲再说什么,却蓦地转身,掩唇呛咳起来。
女仆在旁看着,见夫人目光低垂,气息微微的样子,那脸颊耳后的肌肤白皙,莹莹肤光透出一抹嫣红。医生检查得十分细致,最后又取了涂片小心翼翼保存起来,放入诊箱。
薛晋铭听得瞠目无言,怔了半晌才喃喃问:“它不咬孩子吗?”
“我的状况是不是不太好?”念卿噙着微笑,用英语问大夫,语声十分平静。李斯德大夫看着她,碧蓝的眼里似乎有些起伏,笑容谨慎,“不要担心,我现在还不能下结论,要看涂片检验结果。”念卿点点头,没有言语,静看他收拾诊具。
念卿无奈而笑,虽觉得他二人小题大做,这番盛意却不好辜负。李斯德随身携了诊箱,提出最好到房间里去,需要贴身检查。
胸中又是一阵窒闷,呛咳冲到唇间,念卿发了狠地将唇咬住,强令自己将咳嗽忍回……血色涌上来,脸颊耳后陡然升起异样嫣红,鼻尖额际密密布上汗珠。
医生戴上听诊器,一端小圆筒贴紧夫人后背,示意她深呼吸。医生的蓝眼一眨不眨,凝神细辨认,复又示意她轻轻咳嗽。夫人试着咳了两声,却当真惹起一阵呛咳,抚胸咳了良久才平息下来。医生听着她咳嗽的声音,眉头越发皱紧,听了良久仍是一言不发。
霍仲亨浓眉揪紧,“当时医生已检查过,说她无恙。”
他朝她伸过手,“过来。”
“不单像,也是他给宠的。”念卿笑嗔,言及女儿,眼中有细细柔柔光彩,“你可曾见过谁家小孩枕一头豹子睡觉?”
薛晋铭怔住,望了她,轻轻开口,“你是有福的人,上天如此眷顾你,不会让和_图_书你有事。”
他点头笑笑,朝她走来。
“夫人自然贤惠,我只怕督军嫌我讨厌,特地赶了这时辰来。所谓人不留客天留客,今日怎么也要在府上讨杯酒喝。”薛晋铭亦不客气,趁此将霍仲亨挤对。他携来的异邦友人含笑站在一旁,听不懂三人笑谈,一双蓝眼只惊艳地望向念卿。
她仿若没听见,只望着他,轻声道:“不要烦,事情总是可以解决的,你不要先累垮了自己才好。”
念卿眉眼弯弯,笑而不语。
她蒙眬睁眼,似乎困极了,看到是他,便心满意足地唔了一声,蜷起身子又要睡过去。他忙拿过水杯,将药片送入她唇间,“乖一些,快把药吃了。”她顺从地吞下药,眼睛也没睁,伏在他怀中沉沉睡去。许久不曾见她如此疲倦贪睡,霍仲亨深深看她,小心翼翼放她在枕上,牵过被子给她盖好。
“我听李斯德说,这病过了人不见得立时能显现,每人体质不同,有的快有的慢。”薛晋铭语声有些发涩,怔了一刻,勉强笑道,“我向来多事,你不要见怪,总之让医生瞧瞧总没坏处。”霍仲亨没有说话,目光定定望向楼梯处,良久才沉声道,“多谢。”
她站定不动,冷不丁被他从身后拥紧,那坚实臂膀将她勒得几乎喘不过气。
看他一样样的收拾好,女仆欲上前帮忙,却听夫人忽而幽幽开口,“你再检查一次好吗?”李斯德有些错愕,见她已站起身,手抚了身上旗袍盘扣,轻声道,“或许有衣服料子隔着,听得不仔细,要不褪了衣裳再听一听?”
“夫人!”女仆进来见她这个样子,慌忙上前拍抚她后背,她却一伸手推开,别过脸去淡淡说了声,“离我远些。”女仆以为自己做错什么惹她不悦,惴惴低头退到一旁,不敢出声。过了半晌,夫人似乎喘过气来,低声道,“去告诉督军,说我有些困,想睡一会儿,就不下去了。”女仆应了,转身走到门口,却听夫人又叫住,“等等!”她以手抚额,怔怔地出了会儿神,扶桌站起来,“算了。”说着理一理鬓发,脸上神采似又回来几分,徐步走出房间,一步步走下楼去。
薛晋铭适时为他引荐,“这位是李斯德先生。”李斯德是他给自己取的中文名,到南方游历已有数月,虽是第一次来北平,却对古老帝都景仰已久。他用生硬的英文表达对霍督军的敬意,盛赞霍夫人的美丽。看他热情有礼,念卿心存好感,却听薛晋铭介绍他是有名的胸科大夫,一时微觉意外。
霍仲亨一笑,“万寿龙团。”
“你怕什么?”
“仲亨,不可以……”念卿喘息挣扎,极力想将他推开。
“你能知难而上,以一己之力改造时世,不像大多数人,终需改变自己以适应世事。”薛晋铭目光平静,显出历经磨砺方有的从容,“我曾以为,需达成你这番功业才算抱负得展,但其实你我各有所长,本是不一样的www.hetushu.com人,你善治军,我善谋商,我实在无需以你为标榜。”
念卿微怔,“是。”
“念卿!”薛晋铭忙将她扶住。
檐下风起,吹得垂帘簌簌。薛晋铭出神地看着她侧影,却听她低低叹了口气。
席间谈笑风生,宾主俱欢颜。隔着一个桌子,念卿不经意抬眼,触上对面薛晋铭的目光。他在看她,虽只一瞬,那目光却惊电似的撞进她眼里,熟悉得怕人。是什么时候见过他这样的目光,什么时候……念卿心底茫茫的,蓦然浮起当年的一幕……那时他拘禁了她,赢得同她的赌约,在竹廊中与她举杯相庆。她恨恨将一杯酒泼了他满脸,他将桌上杯盏全都扫落在地,将她推倒在狼藉的桌台,凶戾的吻落下,吻在她脖子上,仿佛要吸尽她的血才罢休。她不挣扎,冷冷地看着,没有活气的眼睛直看着他。于是,他停下,也定定地看她,就像现在,也就是这样的目光……一般的凄楚,一般的惶惑。他同仲亨说着话,似乎并未觉察,笑谈间不经意地看过来,蓦地问她:“对了,霍大小姐的生辰快要到了吧?”
底下督军与两位客人正在说着什么,见她下来,一齐住了口。
“废督这件事,我总觉得会有极大的麻烦,会很不妙……”念卿回过身,幽幽看他,眸中流露无助,“我说不出哪里不好,也不能不赞同,可是每每想起来,总叫人心神不宁。”
“好了。”大夫再一次收起诊具,嘱咐了几句饮食休息上的要紧事,请她不必担忧。
看她领了大夫往楼上去,身影消失在转梯处,霍仲亨这才看向薛晋铭,沉声问,“这是怎么回事?”薛晋铭脸色亦转肃,“她接触梦蝶多日,小心为好。”
“没什么不可以!”霍仲亨语声蕴有怒意,“我要你好起来,你就乖乖给我好起来,不准再说这种话!”温热水滴落在他手背,她无声落泪,终于静了下来,不再挣扎,无助地倚在他胸前。他抚着她头发,轻声道,“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廊下脚步声近,督军爽朗语声远远传来,“薛晋铭,你怎么挑了这样一个天气来?”薛晋铭一抬眼,见雪亮军靴踏入门来,霍仲亨戎装在身,像是刚从外面回来的样子。念卿施了眉黛薄妆,珍珠犀梳绾起低髻,含笑随在他身侧,一身雪青色旗袍,泠泠如水的颜色本是十分压人的,偏生被她穿来,自有一种停云敛雾的风流态度。
方才的检查步骤又重复了一遍,夫人配合得顺从仔细。
“过奖。”薛晋铭笑得谦和温雅。单看这谦谦君子模样,谁又想得到他曾是辣手闻名,行事不择手段的那个警备厅长;谁想得到他镇暴缉凶,手上也曾人命累累。霍仲亨若有所思地看着此人,目光不觉微睐如鹰。
念卿抬眸看他,渐止住咳嗽,目光盈盈如水。他身后花树被风吹动,落英点点拂过肩头,将他眉梢眼底都染上温柔。
“仲亨?”念卿一和*图*书惊而起,开了灯,见床头搭着他的衣服,人却不见踪影。
念卿只得笑笑,“那去楼上吧。”她温润目光从薛晋铭脸上扫过,转而望了霍仲亨,似有一丝欲言又止。
霍仲亨抬了抬眉,并不反驳。
霍仲亨夜深才回来,脸有倦色,一进门见念卿倚了沙发,还在灯下等着。他怫然便有怒色,正要开口数落,却见她微垂着脸,以手支颐,分明已在灯下睡着了。桌上搁着两粒医生给的药片,杯里水还温着。
说远些,当年只身南下,若没有念卿暗中相护,以霍夫人的身份为他里外照应,单凭他赤手空拳也没那么容易打下今日局面;说近些,在军火上头若非他走的是霍仲亨的门路,又岂能无往而不利,令黑白两道都甘愿买账。
女仆将大夫送出房间。摸着一粒粒盘扣,念卿缓缓将衣裳穿上,细滑凉软的旗袍料子从指间掠过,指尖上凉丝丝的触感直抵心尖。发髻被衣扣一带,略有些松了,念卿走到妆台前,将长发放下梳理,重新绾起。镜中的自己,唇色鲜艳,鬓发乌黑,犹是一个女人如花盛绽、如月满盈的年岁。
“我没事。”念卿笑一笑,看向他身后的薛晋铭,带几分俏皮的笑意,“你带来的这位大夫真是仔细,瞧个风寒也如临大敌一般,倒教我心虚起来。”薛晋铭看着她,目光如他唇角笑意一般柔和,“德国人做事向来这样,你不要多心,没有事的。”
霍仲亨脸色微变,定定看她。
霍仲亨轻轻将她抱回床上,“念卿,醒醒,吃了药再睡。”
“这次将李先生请来北平,本是为了梦蝶……他在这方面极有权威,只可惜我们到得太迟。”薛晋铭淡淡解释,霍仲亨闻言望向念卿,眉宇间掠过一刹那异样的阴霾,旋即平复如初,“多谢你有心,念卿正巧有些着凉,劳烦大夫看一看也好。”
春夜静谧,天气还仍凉爽,却不知为何总有些潮热。念卿朦胧里辗转,觉出身上有汗,潮潮得黏着肌肤,鬓发也汗湿。她醒来,下意识伸手,发觉枕畔空空无人。
薛晋铭笑道:“你废掉的是他们手中的真金白银,一旦不在其位,这些人操纵不得权柄,所把持的烟土、黄金、盐茶等买卖,少了哪一单不是剜他的心肝?”见霍仲亨沉吟不答,他垂下目光,以茶盖专注拂去浮叶,淡淡道,“逼得太狠,狗也要跳墙,总得给人留条活路。”这话说到霍仲亨心坎上,正是他近日踌躇难以决断的关键。
“报告!”门外一声禀报,令她笑容敛去,眉心蹙起一丝不悦。明知道督军与夫人在宴客,若非十分紧要的事,侍从也不会冒冒失失来打扰。
废督的决议一下,便是劲弩离弦,再不能收回。若遇阻抗,只得强力执行,否则内阁威望何存,往后号召力何在。一旦因此激起兵事,却又与废督初衷相违,自是下下策。但若此时从权妥协,不从根基上彻底废督,民众舆论必定失望,对和谈与和图书新宪的信心也会受到影响。日后再要削弱藩镇武力,只怕又需大动干戈。照霍仲亨一贯的手段,打蛇打七寸,既要动手便不会再留退路。但毕其功于一役,终究是不合实际的空想。
李斯德与公使馆的友人另有要事相约,当即告辞,由督军府的车子送出去。三个人的午宴从简,上的都是家常菜,厨子的手艺却是极好。霍薛二人也不再议论政事,席间只说起北平旧事,坊间轶闻,两人竟有许多共识。薛晋铭善谈,言辞风趣幽默,连霍仲亨也一反往日威严,频频妙语,引念卿莞尔不已。
更深,夜浓,人静。就这样静静看着灯下沉睡的她,仿佛已是世间至乐。霍仲亨俯身吻了她脸颊,关了灯,悄然退出门外。
念卿披衣而起,悄然穿过走廊,见书房里亮着灯,却也无人。只有书房通向庭中的门半敞着,窗纱随风微动。念卿走进去,瞧见他独自一人立在帘前廊下,身影萧索,闷闷抽烟。
霍仲亨颔首微笑,“去吧。”
霍仲亨皱眉接过侍从呈来的函件,只略略扫了一眼,脸上神色已凝重,当即便吩咐备车去总理府。这顿饭自然吃不下去,霍仲亨也不同薛晋铭讲什么虚礼客套,匆匆道了抱歉,吩咐念卿好好款待,改日再向四少赔罪。看他匆匆离去,靴声渐远,念卿目光犹望着门外,半晌没有出声。
霍仲亨却见惯不惊地微笑,用哄孩子的声气说,“对对。”说罢转头对薛晋铭故作悄声道,“她是将墨墨当作另一个女儿看待的……她惯爱这些,我家园子里猫狗鸟雀不知道收罗了多少,多亏我有先见之明,选的地方足够大。”
她抽身退开,离他远远的,“别……别靠近我。”
她眼里楚楚的,有一丝极力压抑的慌乱,和企盼万幸的希翼。李斯德点了点头。夫人转进内室,让女仆替她解开旗袍,拿一条披肩搭在身上,露出凝脂似的后背。女仆又仔细看了看帘子,这才请医生进来。
“此番南方的事,我欠你一个人情。”霍仲亨敛了笑容,抽出一支雪茄,将烟盒抛给薛晋铭。
“豹子?”薛晋铭失惊,“活的豹子?”
“难怪。”薛晋铭亦笑,“眼下等闲已喝不到上好滇茶,川滇盐茶之路垄断至今,但愿督军此次废督功成,也让我等早日喝上好茶。”
“那是另一码事。”霍仲亨摆手,青烟袅绕指间,如拨云推雾,“几年前南方就有心招揽你,以你的才干,自不会久居人下。但我听说,你答应为南方督办军务,领了个副督察的虚衔,却不肯接受实职,这又是为何?”
“我明白你的思虑,你担心督军成为众矢之的,反伤自身。”薛晋铭缓缓道,“是以,方才我也向他进言,请他在废督之事上缓进徐行,多留一些余地。”
“你知道吗,我总以为能比他做得好,能给你千百倍眷顾宠爱,令你无忧无虑……可我又一厢情愿了,你虽有你的负累,却是心甘情愿。”他伸出手,替她牵起滑hetushu.com下肩头的披肩,“总是亲眼见着我才相信,你只在他身旁才会那样地笑……念卿,你这样好,谁忍辜负,上苍也必会一直眷顾你。”
一大早云低风急,到此时终于淅淅沥沥下起雨来。檐下水滴如珠,溅落在房檐下的青瓷浮莲金鱼缸里,一尾锦鲤耐不住雨天气闷,啪地跃出水面,跌在门口青砖地上。女仆正为两位客人上茶,没留意这小小动静,只有薛四公子上前将那尾鱼儿捧在掌心,俯身放回鱼缸。他身旁那位高鼻金发洋人笑着说了什么,叽叽咕咕女仆听不明白。
“原是我欠你人情在先。”薛晋铭随意一笑。
“不知道。”霍仲亨皱眉,答得干脆。
“发展军工实业是我真正心愿,回南方就职只是暂缓之策,我终归要走回自己的路。”薛晋铭淡淡而笑,转开了话锋,“督军,你可知我唯独佩服你哪一点?”
“那必定是像你。”薛晋铭了然而笑。
“你的担忧同督军说过吗?”薛晋铭凝望她。
霍仲亨一笑,接过话道:“小毛孩子都差不多,只不过我这一个尤其顽劣罢了。”
霍仲亨一怔,旋即哈哈大笑。似乎觉得这句话实在有趣,他足足笑了半晌,才扬了扬眉道:“这倒是你薛四少的手段!”
“川滇这头向来偏安,自成一系,惯会见风使舵。”霍仲亨不以为意,摆摆手道,“但此次废督,最不情愿便是这些个人。明里不敢叫嚣,暗中阳奉阴违。”
“晋铭,我真害怕。”
念卿摇头。桌上菜也渐凉,薛晋铭看了庭外摇曳的花树,对她微微一笑,“出去走走,屋子里太闷了。”他取了她搭在椅背的披肩,替她搭在身上。二人缓步走在园子里,碧树掩映,繁花正茂。
“你这话,道理是不错。”霍仲亨犀利目光落在薛晋铭脸上,缓声道,“依你看来,此事以缓行为宜了?”薛晋铭并不即时回答,那双总带着三分笑意的凤眼,悠然看向门口雨滴溅落的金鱼缸,“督军可曾听闻过一则烹菜的法门,叫作慢火煎活鱼,温水煮青蛙?”
薛晋铭略一沉默,“仕途沉浮,如同船行水上,不如踏在陆地上实在。”
两人一时都沉默了。檐下雨水如注,庭中花树摇曳,风里携来青苔香气。
薛晋铭笑着叹口气,“霍小姐都快三岁了,我还无福得见。”
“我有些困,先回房了,你也早些睡。” 她退后两步,不待他过来便退到书桌后,低头回避他的目光,“这几日我不太舒服,想一个人睡,你……你就在书房睡吧。”
念卿转身,却听见身后传来他冷冷语声,“你给我过来!”
“怎么会,墨墨是姐姐呢,它比霖霖还要听话。”念卿一脸骄傲,似乎觉得他的疑问十分好笑,说着扭头望向霍仲亨,明眸闪闪,似寻求他认同一般。薛晋铭看着眼前孩子气的念卿,看着一个他从未见过的她。
他听见她脚步声,回头看了她,无奈道:“你还是起来了。”念卿淡淡地笑,倚在门上看他,并不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