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衣香鬓影2·千秋素光同

作者:寐语者
衣香鬓影2·千秋素光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萧萧落木·滚滚逝水

第三十三记 结良缘·断痴妄

人工气胸疗法风险极大,病人必须入院治疗,终日卧床不得动弹。念卿不愿将患病的消息传开,让李斯德大夫在城中最好的教会医院安排好隐秘的病房,预备以假身份入住,对外只称是达官家眷。
“我为何不懂?”子谦不甘反问。
子谦尴尬笑道:“祁大小姐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听说薛晋铭刚去北平,蕙殊便与他那位方小姐大吵一场,气头上不辞而别离开香港,自个儿跑回家去。那会儿正乱得一塌糊涂,只有许峥在南边一带打仗,蒙家怕她出事,便请许峥派人将她扣住。这一对冤家也不知怎么就误打误撞……总之,许峥这小子不肯多说,我也闹不清来龙去脉。”
“父亲有这个担心,这次他派我回来接管警卫连,叮嘱务必保障家中安全。” 子谦肃然抬首,坚毅唇角流露男子汉的傲岸,“夫人请放心,你和霖霖的安全有我负责。”
念卿无奈而笑。到底是年少气盛,要他懂得仲亨历数十年才悟得的事,自是强他所难。她淡淡转开了话头,只问道:“你这么不声不响地回来,不只是为了保护我和霖霖吧?”
南边怎么个不太平,北平又出了什么事,何以又牵扯到暗杀——这些日子她竟全不知情!自回到家中,仲亨每次发来电报只是寥寥数言问候,从不提及政事。身边除了仆从便是医生,在这临海眺远的茗谷别墅中,远离纷扰,她竟错觉风平浪静,以为岁月重归静好。念卿怔怔抚住胸口,想来这宁静幻象是仲亨和晋铭联手给她撑起的避世之伞,为她隔绝了忧患,好让她静心养病,不再受半分惊扰。
她是父亲的妻子。
念卿将眉一挑,“光明社?他让你亲自来查这件事吗?”
这念头如腾腾烈火灼烧在身,令他踉跄后退,背抵上身后屏风,将屏风轰然撞倒。
屏风后她的身影一晃,语声陡紧,“暗杀?”
薛晋铭看她郁郁寡欢神色,便又笑道:“你记不记得我曾说过,在香港时,有一位十分凶悍的女医生?”
子谦惊觉说漏嘴,懊恼地挠了挠头,“还不就是许峥那小子……他秘密前往南方调查光明社,那边有顾小姐与他暗中接应。为免打草惊蛇,他将蕙殊也带在身边,名义上是去南方拜见祁家父母,也好遮掩耳目。”
念卿一惊,“他们竟有武器来源?”
早年辗转流亡,又为国操持多年,大总统虽不过五旬年纪,却重病缠身,身子时好时坏。南方政局向来动荡不宁,也与他随时可能转危的健康状况有关。一旦德高望重的大总统倒下,谁来接手权柄,谁又能担当众望?大总统原已选出两人作为继任人选,带在身边苦心栽培。其中他最青睐的一人,遭遇叛军袭击身亡,另一人年富力强,出身嫡系,被委任为总统府总参谋长,却始终受大总统压制,大总统迟迟不肯放权。在这微妙情势下,以陆军总司令陈久善为首的军中元老开始蠢蠢欲动,在军中分为两派势力,向大总统屡进谗言,公开与总参谋长相抗衡。
“也许我已等不到那个时候。”念卿垂下目光微笑,语意坚决不容反驳。她这神情令他心中揪紧,下意识站起身来说道:“可是霍帅还未同意,这疗法太过危险,你不能如此莽撞。”
念卿心不在焉地“http://www.hetushu.com嗯”了一声。
子谦沉默,看着她楚楚模样,心中不觉泛起怜惜,却也泛起说不出道不得的涩意。
“这几日你还咳得厉害,大夫说不宜开始治疗,等吃几天药,状况稍稳定些再入院。”薛晋铭迟疑片刻又问,“霍帅回复电报了吗?”
“他在你这个年纪,想的也是一争短长,打天下,霸江山。”念卿微笑,“这几十年他不也是这么真刀真枪打过来的?”
“他做这些事,自然值得,只是你还不懂罢了。”念卿轻轻开口,噙一丝怅惘笑意。
“病房所在的一整层都已安置妥当,安全隐秘方面可以放心。”薛晋铭亲自去医院查看了回来,以便安置警卫,确保念卿的安全。
子谦懒懒地笑,“管他们呢,反正有许峥在……他不会真舍得让蕙殊涉险的。”念卿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细想各人有各人的缘法,倒也真是管不着。
就在念卿因病离开北平的次日,顾青衣一封密电送到,传来同样的坏消息——大总统旧疾复发,早在霍仲亨宣布废督时便已卧床不起,日前病势急遽转危,情形大为不妙。
床边正在谈话的医生与薛晋铭都是一惊,忙上前按住她,她却推开他的手,挣扎起身,“霖霖在哭,你没听见霖霖在哭吗!”
子谦皱了皱眉,“我回北平只匆匆见到他一面,他整日都在忙……大总统这一病,和谈的事便又悬了,南方关于继任者的争夺也沸沸扬扬。大总统日前致信给父亲,盼能拼着一息尚存,尽早开始和谈。因此,父亲被拖在北平,一步也走不得。”
一瞥之间,子谦已看见帕上的点点猩红。她良久喘出一句,“你出去,这个病会过人的!”
子谦满不在乎地笑道:“不过是群乌合之众,蕙殊一个女流之辈都不怕,我还怕了不成?”
念卿没有言语,侧首凝望窗外,神思仿佛已飞到千里之外。子谦重重叹口气,“父亲如今的处境是两头为难,他南不南北不北的身份,看在哪一头眼里都不是自己人,有了事却只会往他肩上推。父亲分明手握重兵,大有一争短长的资本,真要硬拼起来,谁强过谁还未可知。他却一力坚持废督,自己限制自己的权力,拼着一身骂名去做这些事,有时我真替父亲不值!”
“是一个诗社。”
他望着她,眼里汹涌的感情,似即将决堤的洪水,却牢牢圈固在一线堤防之后,绝不越雷池半步,“我愿意娶她为妻,终身爱护她、尊重她,与她携手共老。”
念卿匆匆步入客厅,便看见子谦一身戎装,英姿挺秀地立在正中,身影远远看去竟和他父亲有了三分相似。他目光灼灼,乍见她时的喜色,在瞧见她身旁的薛晋铭后转为疏离。
念卿僵住,在他眼里看到迥异往日的狂热。屏风倒地的声响,惊起外间的女仆连声探问:“夫人,有事吗?”这声音令子谦眼神一乱,狂热的光芒熄灭下去,额头却渗出汗来,仿佛刚从一场噩梦惊醒。念卿随口应了女仆,拿手帕掩住唇,将脸侧向窗外,回避他慌乱的目光。
子谦呆呆看她,整个人似僵了一般。只知她被病人传染上了肺病,却未想到已严重到如此程度。望着她苍白脸庞与唇角残余的血迹,子谦心里一片混沌www.hetushu.com,素日里想得起想不起的念头,都纷纷涌了上来,历历往事从眼前心上呼啸而过——
“没有。”念卿低头,落寞一笑。
“不是说好等霖霖生日之后吗?”薛晋铭脱口道。
然而现在,她竟变成这个样子,脆弱得仿佛生命随时会消失。真的是她吗,是他恨过,感激过,也敬畏过的那个女人吗 ?他敬畏她,如同敬畏父亲一般。
“怎么突然回来了?”念卿万分诧异,离开北平时子谦尚在征战途中,听闻他初建了战功,被仲亨留在身边协理废督事务。今日他却突然回到家中,事先一点风声也未听仲亨提过。
屋子里静得可以听得走廊上女仆走动间裙摆的声响。壁上挂钟嗒的一声,似一枚石子投在死寂的水面。她徐徐转过头来,脸上平添霜色,眸子里有迫人的光,“你刚才说,光明社想对霖霖不利?”
念卿这才放下心来,“你也要当心,若这光明社真是陈久善所支持的暗杀组织,实力便不容小觑。你当年用了化名瞒过他们,如今全天下都知道你是谁了,这明处的位置无异于枪靶子,你自己的安危也不可大意。”
她来不及回答,远远的,萍姐已一叠声叫道:“夫人,夫人,少帅回来了!”
她目光雪亮,仿佛一眼看穿他心底。他抬起眼来与她对视,一字一句地说,“我所喜欢的女子,便是像她一般坚强、勇敢、温柔、善良,她待人仁厚,知情达理,会是一个深明大义的妻子和一个有担当的母亲。”
子谦欣喜地打开门,将霖霖一下子举起来,逗得她咯咯大笑。还是前次回家养伤时初见这小女孩儿,比他年幼十多岁的异母妹妹,想不到竟与他一见投缘,这精灵般的小姑娘实在令他爱不释手。霖霖缠着子谦与四莲一番玩闹,在房里进进出出地疯跑,将两个大人惹出一身汗来,直至听哥哥说要去见妈妈才肯安静。她已懂得了妈妈在生病,便跟随子谦来到念卿卧房门口,眼巴巴望着哥哥走进去,见一道屏风横在房中,挡住了视线让她不能看见妈妈的身影。
五月白兰已开过,落花细碎落在她肩上。庭中秋千架下,她斜倚长椅,身上覆了薄薄的雪白线毯,虽是夏初天气仍有些畏凉。薛晋铭一时不知该说什么,静了片刻,抬头笑道:“对了,这世界真是小,我在医院倒遇见一个熟人。”
纵使机关算尽,也敌不过人世无常。
念卿怔怔抬眼,回想起噩梦二字,梦中念乔的哭声与那被踩烂的花竟又浮现眼前,早已模糊的幼年记忆,此时清晰如在昨日。医生再次量了体温,发现高烧依然不退,先前的药似乎已不起效用,只得注射针剂才能勉强退烧。医生让护士取来两支针药,一支是给她的,另一支却是给薛晋铭注射的预防药剂。他与她接触甚多,不是不危险。
“这支好看,最衬这身衣裳。”母亲笑吟吟剪下枝头新绽的月季,小心剔去花刺,俯身别在她衣襟的扣子上。她低头嗅那花朵,抬眼瞥见门边怯生生立着瘦小的念乔,不知是何时来到庭中,却不敢走近母亲身旁,一双眼睛巴望着她襟前的花朵。
“北边还好吗?”虽然她问的是北边,但他知道她想问的是他父亲。
“陈久善虽不敢公然反对南北和谈,hetushu.com暗中早已做了无数手脚。他贿赂北方政要,挑动地方军阀混战,向政敌暗下毒手,如今越来越肆无忌惮。”子谦略一迟疑,沉声道,“父亲可曾向你提过光明社?”
念卿凝视他,纤削下颌与柔美身廓透出犀利与戒备,令他想起家中那只优雅而危险的母豹。她语声稍缓,“你父亲近来可好?”
“诗社?”
他郑重说出这话,仿佛是承诺,是立誓,又或是与那永无可能的心念相诀别。
子谦不耐烦道:“你也要搬出他那一套家国兴亡的说辞来?”
子谦心中暖意漾开,良久方又开口,“当年我曾与光明社的人打过交道,我以化名隐藏身份,他们并不知我是霍仲亨的儿子。因父亲查封诗社一事,他们曾要求北平学生联合发起抗议,捏造证据污蔑父亲残杀学生,还向学生许诺组织提供武器和经费!”
子谦肃然点头,“不错,父亲另有秘密任务给我。”
看着针头扎进她纤瘦手臂,自己臂上也传来轻微刺痛,薛晋铭一时怔怔,有种微妙不可言传的怦然,庆幸此刻与她分担着这一切……她似有所觉,半垂的睫毛一颤,目光与他相触。心底有一声轻响,似琴弦断裂,又似水滴落下的声音。那渐渐泅开的一处,无可阻挡地漫开,仿佛深锁已久的异兽闯出樊笼,一头撞在心上最柔软的地方。她眼里从未有过的闪避,令薛晋铭陡然心悸,一时深深溺在她眼里,仿佛生生世世再也出不来……臂上针头抽出的痛,令他心神一收,刹那间回过神来。
薛晋铭语声骤止,望了她,一句话凝在唇边,却再也说不出。
念卿笑起来,“我真好奇是怎样一位了不起的女子,不但治好你的眼睛,还能将你收拾得服服帖帖。”
步出浴室的子谦已换上雪白衬衣,灰色暗纹长裤熨得笔挺,几副袖扣整整齐齐摆上待他挑选,一杯热腾腾的咖啡也已搁在桌上。沙发上坐着沉静的四莲,见他出来,忙站起身相迎。这般周到仔细,倒令子谦有些局促,怔了怔才温言道:“怎么叫你来做这些事,你是家里客人,又不是丫鬟,萍姐也真是的。”
他喃喃开口,语声变得低涩沙哑,“你不会死的,有我守在这里,什么事也伤不到你。”
子谦深吸了口气,“那个时候我化名郑立民在北平参与运动,结交了些人,也闹过些不知轻重的事端……”他语声中虽透出难堪,却直言坦诚过往,毫无掩饰之意。屏风后的念卿微微一笑,接过他话语答道:“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如今同你已没有关系。”
子谦一怔,“我什么?”
“少帅请用茶。”四莲将头低得不能再低。
母亲回身看见门边的庶出女儿,唇角笑容略淡,信手在枝条剪下一朵小花递去。念乔接了花,小脸上浮起甜甜笑容。待母亲转身回了屋子,念乔嘴角一扁,指着她襟前的花朵说:“我要这朵!”
迟疑间,念乔将嘴一噘,扭身便跑。
一声轻微的吱呀,房门被悄悄推开。
从前曾那样鄙夷她,曾在母亲灵前逼迫她下跪,也曾惊愕于她的风度;她曾误会他做下禽兽之行,愤怒中将他掌掴,那是除母亲之外,唯一敢打他的女人;她又在父亲震怒鞭打他时,挺身为他挡住鞭子;他负伤病倒时,她守在身旁寸步不离www.hetushu.com;遭遇危难时,她与他同在一起,共历生死……这个女人,总是站在父亲身旁,站在不可企及的高处,用她的光芒刺痛他的眼。
子谦肃然道:“我自然不答应,就此与他们闹翻,再无往来。这帮人行踪隐秘,当时我已觉着其中一二人来历可疑。日前,南方接连发生几起暗杀,被害政要都是陈久善的对头,明里暗里都是总参谋长的支持者。一直调查此事的情报局顾小姐查到线索,逮捕了几名疑犯,顺藤摸瓜发现背后暗杀组织与当年光明社有关,并且……”
念卿啼笑皆非,回想那时正值梦蝶亡故,四少在北平料理丧事,恰是伤心之际。想来蒙家也是怕他担心蕙殊,一直将他瞒着。以蕙殊的率直性子,误会了薛晋铭与南方虚与委蛇的心思,偏又掺和上方洛丽,竟闹出这许多事端。
“哦。”子谦有些不自在地端起茶,喝上一口,轻声说:“谢谢。”
念卿心念电转,蓦然记起早在北上之前,仲亨曾下令查封过一家非法聚众的诗社,她为此劝谏他,对待热血青年不要过于强硬……“是了,我记得这名字,仲亨曾逮捕过这诗社的几个人。”
念卿微合上眼,“我不想这么拖着,空等侥幸和万一,于人于己都是折磨……仲亨若在这里,也必会尊重我的愿望。”
洛丽,洛丽。纵使举案齐眉,终究意难平。这样的两个人,恩恩怨怨,分分合合,最终还是要走在一处了。晋铭已遣人去香港接回洛丽,说待她的病好了,他便举行婚礼。
医生不掩忧色,也不再多说,只嘱咐好好休息。念卿目光扫过床头大大小小药瓶,扫过雪白床单,落到自己细瘦手腕。
念卿莞尔,看子谦风尘仆仆模样,一路上早已汗湿鬓角,忙吩咐萍姐给他预备衣物,先让他上楼更衣休息。萍姐会意地将丫头们遣走,只留四莲在侧帮忙。子谦的房间在三楼单独的一隅,走廊长窗敞开,将风中梧桐落叶吹进来几片。
“子谦!”
“并且,顾小姐在暗杀绑架资料中发现了霖霖的照片。”他语声未落,只听念卿呼吸陡急,猛然扭头掩唇,剧烈呛咳起来。子谦慌了神,什么也顾不得,立刻冲上去扶住她。她匆匆收起手帕,说不出话,只用尽力气推他。
她襟前这朵略大些,开得娇艳欲滴,念卿有些舍不得。
四莲俯身将她抱起,悄无声带上房门退了出去。屏风后面传来念卿低弱语声,“子谦,别离我太近。”子谦默然驻足,隔着一层棉纸屏风,隐约可见那玲珑侧影,被光匀匀投在眼前。
“妈妈——”
“治好你眼伤的那位林大夫?”念卿扬眉,记得他曾提过的那位女医生,似乎有个好听的名字叫作,“林……林燕绮!”薛晋铭讶然,“你记性真好,只听过一回便记得名字。她上月刚来这家医院工作,不想竟这样巧。”
念乔接过花来看了眼,抬头对她笑,一扬手将花掷在地上。她忙蹲身去捡,念乔抢先一脚踩上来,将那花儿碾踩成烂泥。她惊愕地拉住念乔,却被她抓伤手背,气急之下两人扭扯成一团。母亲闻声赶来,听女佣说了经过,冷冷看向念乔,“把二小姐关回房里思过,中午不许吃饭。”
子谦也不回她问话,目光满是忧切,“听父亲说你病了?”念卿有些怔忡,方欲www•hetushu•com回答,却见素颜白裙的四莲亲手端了茶进来,在子谦身后柔柔低了头,一言不发将茶放在案几上。子谦无意间回头,触上她羞怯目光,顿时一呆。
念卿闭上眼,心底茫茫然,也分不清是什么滋味。“方小姐至今还留在蒙家?”她蓦然提起洛丽,薛晋铭脸上笑容不觉敛去。
“是,我不放心她再回陈久善那里,蒙家自会照顾她。”念卿点了点头,抬眸看他良久,萦回在唇间的话终究还是忍了回去。然而他已觉察她不忍神色,脱口问道:“你想说什么?”
念卿这一惊非小,“蕙殊不是一直在香港吗?她几时回了南方,竟连四少也不知道?”
“谁?”子谦警觉转身,却见一只小手伸进来挥了挥,稚气的童音带着脆笑,“我是霖霖。”
这三个字似乎在哪里听过,念卿心思纷乱,不及细想,脱口问:“那是什么?”
薛晋铭笑得尴尬,佯装低头喝茶。念卿心头微动,想那林大夫也是兰心蕙质吧。若是没有这许多纠葛羁绊,晋铭同蕙殊,同梦蝶,同那一个个巧笑倩兮的好女子,未尝没有白首相携的可能。可这些女子在他人生中来来去去,终究都渐渐离他远去,如香魂已杳的梦蝶,如黯然转身的洛丽。
“可是许峥怎能让她一个女孩子搅进这些事里?”念卿有些不悦,“这事不能再瞒着四少,你尽快把蕙殊接回来,南方太过危险!”
“妹妹!”她追上去,取下那花朵塞进她手里,“好了好了,给你。”
“那你呢?”念卿看向子谦,趁此挑破那一层窗纸。
念乔放声大哭,一路踢打女佣,撕心裂肺哭喊……
她神色中的诧异怀疑之色,令他大感不悦,却又反驳不得,只得闷闷道:“自然不是我一个人……我奉命协助许峥,我在明,他在暗,毕竟当年我曾接近过光明社的人,知晓些根底。”
四莲用轻如蚊蚋的嗓音说:“我应当的。”子谦一愣,然后反应过来这话的意思,顿时耳后有些发热。定睛看她模样,与初见时颇有变化,原先白皙的肌肤更见剔透,烫了卷儿的头发精心束起,唇上有薄薄的胭脂。她本就是十分清秀的女子,如此一来,更添少女妩媚。她舍命救他,又一路照顾他南来,看在旁人眼里早已将她当作是他的女人,莫说许峥和夫人有此想法,想必在她自己心中,也早已是这样的认知。
为免传染孩子,他们早已将霖霖换去楼上的房间,隔了这么远哪里还听得到哭声。“是你做了噩梦,霖霖没有事。”薛晋铭看着她憔悴病容,想说些安抚的话,自己心中却早已乱了。
子谦沉吟片刻,沉声道:“大体还安稳,只是南边又不太平了,日前北平又接连出了事,此次父亲命我回来便是秘密调查那几起暗杀事件。”
她扯一扯母亲袖子,“妹妹呢?”
“霖霖!”念卿猛然间身子一颤,满头大汗醒来,鬓发凌乱,唇上毫无血色。
念卿闻言一惊,“你说祁蕙殊?”
“我想尽快开始治疗。”她缓缓开口,微弱语声令医生与薛晋铭都是一怔。
他语声一顿,似有迟疑。念卿冷冷问:“并且怎样?”
“子谦?”她怔忡抬头。
念卿直视他双眼,“子谦,说真话,你喜欢四莲吗?”他脸上陡的红了,垂下目光,默然良久才沉声答道,“是,我喜欢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