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衣香鬓影2·千秋素光同

作者:寐语者
衣香鬓影2·千秋素光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百岁如流·素光千秋

第四十四记 伤英雄·问红颜

大夫低声道:“是,念乔小姐在房里,正准备注射。”
念卿被女儿唐突举动惊呆,念乔也是本能地一颤。
霍仲亨的死讯早已送至,眼前的霍夫人却依然粉黛薄妆,锦绣在身,全然没有一丝戚容。柳沛德眯了眯眼,目光透过镜片,锥子似的钉在她身上。她挑一挑眉梢,优雅抬手请他入座。照面一眼,彼此来意态度都似寒刃出鞘,开门见山,没有半分含糊。
“柳公说得是,如今魑魅横行,不知是谁在捏造外子遇难谣言,公然混淆视听。” 念卿也不掩饰眼中嘲讽之色,一口吴侬软语说得婉转,话里锋芒一分不减,“柳公专程为外子而来,一路劳顿,不如在舍下小住几日,等外子回来好好款待。”
变故突如其来,发生只在一瞬间。黑豹伏在地上痛苦抽搐,大口喘着粗气,身体阵阵发抖,霖霖跌倒在它爪下,被它沉重的身体压住。仆人目瞪口呆,来不及高声呼救,只见夫人已扑了上去——
蕙殊有些怔忡,自四少和贝儿走后,再没人这样唤她,许铮向来是唤她名字的。
“是夫人?”蕙殊惊呆。
念卿失笑,取了手绢上前,拉起霖霖的手,替她抹去一手的碎屑。 也就在这一刹那,墨墨似被鞭子抽中,猛地腾跃而起,发出一声凄厉吼叫,从半空滚落地上,粗尾重重扫在霖霖身上,将她扫倒在地。
蕙殊动容,忍不住深深呼出一口气,
刹那间,仲亨的脸掠过眼前。念卿紧闭了眼,脑中一片空白。一股沉重力量撞上来,猛地压住了她。肋骨传来剧痛,耳边却是咔嚓一声骨头断裂脆响,腥热鲜血喷溅!
念卿对她露出温暖笑容,眼里的苦涩都被隐藏在笑容之下,“是,又要去新家了。”
花园中林木扶疏,豹笼隐在一丛芭蕉树后,远远看见主人,墨墨已发出兴奋的吼声。这声音令念乔一惊,下意识缩到念卿身后。
“念乔……”这名字从唇间唤出,似一声叹息,流露无尽酸楚。念卿蓦然张臂将念乔拥抱,紧紧地拥抱。除了霖霖,这就是世上唯一与自己有着相同血缘的人了,她们终究有着一样的姓氏,一样的血,这是再多怨憎、再多疏离也无法斩断的纽带。
这话听得念卿心头一酸,想起女儿长到如今,从来都没有伙伴,只有一只豹子同她玩耍。她原本可以长在北平的深门大宅里,有许多同宗兄弟姐妹,然而因她有个不受家族欢迎的母亲,她便从来没有跨进那个家门一步;她原本可以有别的伙伴,可以同邻舍亲朋的孩子追逐玩闹,然而因她有个不同寻常的父亲,她便时刻受到严密保护,不能与陌生人接近,身旁只有佩枪的侍从和小心翼翼的仆从……和豹子一起长大,满身都是野劲的霖霖,甚至不知道如何与同龄的孩子相处。她的大胆和野性,总将别的小孩吓跑;尤其在经过萍姐绑架的惊吓之后,小小年纪的霖霖竟变得沉默寡言,只肯在父母面前说笑,对着往日亲近的仆佣却再也不会依赖顽皮。
念卿只得哄她,“我们来捉迷藏,你先去藏好,妈妈一会儿找你。”
念卿略迟疑,看着念乔怯怯又期待的眼睛,不由自主已点了头。霖霖拖着念乔欢快地跑下楼,她人小,步子又窄,念乔仍跟得跌跌撞撞,许久不曾这样奔跑过,脸颊不觉泛起兴奋红晕……念卿追上前,挽住念乔手臂,忙叫霖霖慢些跑。念乔回头看她,手臂自然而然与她挽在一处。
霖霖笑嘻嘻朝念卿吐了吐舌头。她总是这样,每晚睡前的宵夜,她常常只喝牛奶,把点心悄悄藏起,等第二天一早带给墨墨。这令念卿哭笑不得,却也舍不得责备这孩子的善良心意。霖霖摸着墨墨的头,将另半块蛋糕递给它,“好吃吗,墨墨?”
女子尖叫声刺破茗谷夜晚,远在前面厅中的许铮和蕙殊也清楚听见。
“小七。”夫人敏锐地发现她在门外,淡淡抬眉,是唤了这久违的一声“小七”。
如今,她是真的成了一只瓷人儿,被打碎的瓷人儿。灯光照在她脸上,伤疤狰狞的那一面隐在背光的阴影里,完好的另一侧依然美丽。自从住进丹青楼,她再也没有出过那铁门,今日陡然被带来这里,置身陌生环境,不由惶惑,“姐姐,这是哪里,我们又搬新家了吗?”她怯生生环顾左右,将双手背在身后,像个手足无hetushu.com措的孩子。
霖霖也呆了,未曾想到屋里会有这样一个陌生人。念卿慌忙起身挡住念乔,唯恐霖霖看见了她狰狞的面容,又怕念乔受到惊吓,急急喝令仆人将小姐带走。然而霖霖与念乔几乎同时开口问,“她是谁?”
“若非如此,这么些年,将军如履薄冰,苦心经营,又是为了什么。”夫人笑着,眉梢眼底却有淡淡苦涩,“若只为自己快意恩仇,他何须将这副枷锁扛在肩头。”
她缓缓伸手替她理了理发辫,柔声笑,“喜欢去新家吗?”
“姨姨?”霖霖扭头问念乔,“你叫姨姨?”
夫人眼里略黯,淡淡道:“是念乔。”蕙殊怔住,虽不曾亲见,也听闻过茗谷后面住着的那名疯女。许铮与她目光相触,各自神色复杂。
霖霖伸出手,指着念乔,满脸好奇。念乔竟也怯怯探出脸,第一次没有因陌生人的出现而惊恐尖叫。霖霖走近她,她也没有畏缩躲避,同样睁大好奇双眼看着,看看霖霖,又看看念卿,似乎在这小女孩身上发现了昔日熟悉的姐姐的影子……念卿反倒怔住,不知该不该拦住她们,迟疑间,霖霖已走到床前,蓦地伸手摸上念乔脸颊疤痕——
念卿苦笑,不知要如何与她解释“姨姨”的含义,念乔却认真地指着自己说:“念乔。”她能如此清楚说出自己的名字,令念卿暗自惊喜。霖霖却不管她到底叫什么,一手拖了她,对念卿欢欣道:“妈妈,我带姨姨去看墨墨好不好?”
“没事,那是墨墨。”念卿轻拍她手背。
这话里威胁之意已摆在了明面上。当日顾青衣冒死传讯,走漏了北平刺杀的消息,代总统也知这一枚勋章瞒得过天下人,却瞒不过她霍沈念卿。今日既敢堂而皇之奉勋章上门,逼迫她接受仲亨的死讯,迫她与他们一道圆上这弥天大谎——所凭恃的,无非是欺她女流之身。倘若她肯识趣低头,为富贵、为地位,接受这勋章,他们便可理直气壮窃得和谈成果,哪怕仲亨平安归来,也为时已晚,代总统已名正言顺坐上独裁高位,军政大权在手,仲亨只能眼睁睁输给这帮宵小;倘若她一怒之下与南方军政府反目,纵容兵变,那么破坏统一和谈的罪名便可落到霍仲亨头上,号召讨伐也就师出有名,顺理成章。
霖霖失望地嘟起嘴,“都是墨墨和我一起玩的嘛……”
望着她年轻而有光彩的脸,夫人语声低微,“你知道吗,原本我不想送走霖霖,宁肯留她在我身边,活就一起活,死也一起死。”
“有这等事?”柳沛德瞪眼,白须微颤,森然之色从镜片之后一掠而过,“霍夫人,据老夫所知,外间谣言纷传,有人假冒霍帅之名散布流言,公然污蔑领袖,将污名栽赃于领袖身上,此等用心可诛,夫人莫要行差踏错,反受奸人利用。”
这一回眸,这一句话,将她冷静得近乎冷酷的伪装全盘击破。谁都期望这万幸的结果,可是一天天过去,派出寻找的人毫无头绪,将军与随行的侍从竟然一夜之间消失,半点踪迹也找不到。许铮再也不忍多说什么,紧紧抿唇,低头不言。蕙殊忍住眼里酸涩,强笑着岔开她的话,“夫人不是说还有一人要同我们一起走吗?只怕要早些准备着,免得晚上动身仓促。”
枪声划破血腥的夜,赶到的侍从乱枪齐发,将豹子当场击毙。夜空中仿佛仍有血雨飘洒,连天空也变成了一片旋转的血红。
夫人蹙眉不语,只听着许铮又道,“南方特使今日下午就将抵达,此时来者不善,我们无需再对他客气,要动手不如尽快!”
前往香港的船定在午夜从僻远的军用码头出发,以此避过耳目,务求安全抵达。路上只有蕙殊护送霖霖与念乔,随行保护的侍从人数众多,许铮却不能亲自随行。
“疼吗?”霖霖小声问。念乔呆了一呆,缓缓摇头。
柳沛德目光一寒,哼出冷冷笑声,连道几声“好好好”,将手杖在地上顿了一顿,“霍夫人,好气魄,老夫拭目以待!”
——霍仲亨护送先总统灵柩前往金陵途中遭到叛国分子袭击,不幸罹难,叛国分子已遭到逮捕判决,将军遗体不日送返。南方政府将追认功勋,特颁一等护国威烈勋章,追授景勋大元帅衔,为国家最高荣誉。南方政府将在霍夫人接受和图书勋章之后,按仅次于先总统的礼仪,为霍帅举行国葬。
念卿一怔,恍惚似回到从前,姐妹俩挽臂并肩,虽没有钱,却爱流连在五光十色的店铺橱窗外,那时她指着那些昂贵的衣服首饰对念乔说,以后我给你买很多很多……
从不曾听过许铮用这样的强硬语气同夫人说话,蕙殊尴尬停住脚步,转身欲回避。却听夫人忽而笑了,笑声怆然,“凭什么,凭这十万杆枪不只左右你我几人命运,更将牵动这整个儿的时局,这大半个国家!”
“豁出去打一仗是最最简单的事,玉石俱焚也不过如此。”夫人语声疲惫,略微沙哑,却仍透着直抵人心的力量,“你认为,这便是将军希望看到的结果?”
柳沛德只听一声低呼,一盏茶跌落,溅得藤条案几上狼藉一片。那容颜姣美的奉茶女子怔怔望住自己身后的秘书,一双眼直勾勾,仿佛看见了最不可思议的事物。柳沛德回头,见秘书也目不转睛看着眼前美人,却没有半分意外之色,眼里沉沉的,有一种阴郁恶毒的快意。
念卿默然,转头看向走廊另一侧的房间,那房门紧闭,门口站着两名身量粗壮的女仆,正是在丹青楼看护念乔的。今夜念乔就要随蕙殊和霖霖一起启程前往香港,她这阵子状况很有好转,然而路途中只怕受到刺激,失控起来便是天大的麻烦。医生建议提前给她注射镇静药物,令她一觉昏睡过去,待到醒来已安全抵达。
“墨墨不咬人,墨墨最乖了!”霖霖一把拖了她的手,拖她到豹笼前,催促看守豹笼的男仆打开铁锁。墨墨被链子拴了牵出来,立即扑向霖霖,同她亲昵玩耍。
念卿一笑,也不与他再多废话,抬手端茶送客。许铮冷冷从偏厅门内走出,来到念卿身后,铁青的脸色毫不客气透出杀机。一个娉婷女子恰是时候地端茶上来,却不是女仆,而是与许铮一同出来“送客”的蕙殊。
“霖霖!”念卿抓住了霖霖的手,将已吓呆的霖霖拼命往外拽。
霖霖爬上床边,凑近她的脸,小心翼翼吹气。“吹吹。”她笑眯眯,没有一点被吓住的样子,软软小手攀上念乔脖子,“吹吹就不疼了。”
柳沛德冷冷咳嗽一声,以沉缓语调向霍夫人表明来意,转达代总统的致哀之意,并请节哀保重……只是话音初落,便听霍夫人低低笑了,“原先有人误传外子遇刺,而今证实遇刺身亡的另有其人,外子正在归家途中,怎么连柳公也误信了人言?”
“他的毕生心血……难道只为让人铭记他的汗马功劳?”夫人语声略扬,“由你兴起战火,将和局打破,留一个千疮百孔烂摊子,这比起那帮人毁坏和谈,偷梁换柱,就更好吗?”
念卿拦住身旁女仆,屏息看着念乔和霖霖,不让人近前打扰,一个不知自己是姨母,一个不知对面是长辈,却因天生血缘而有了发乎自然的亲近。眼前情景令念卿动容,怔怔的,舍不得惊扰这刹那的宁馨。眼前两个是与她最亲近的女子,却并不知道她此刻心中万千滋味,霖霖只为自己找到新的玩伴而欣喜,念乔也难得明朗地笑着,任由霖霖好奇地触摸她脸上疤痕。
这一别,相隔迢迢,又要何时再能重逢。躺在母亲臂弯里的霖霖仍是睡意朦胧,还不知道自己就要与妈妈分开,只微微嘟起小嘴,不满睡梦中被女仆抱起来,搅了她的酣眠。温软的,轻柔的,是母亲的吻落在脸颊,柔软发丝拂落颈窝,酥痒令霖霖睁开眼睛,一伸手抓住那绺垂落的发丝,咯的笑出声来,泪光在自己与女儿之间隔开雾蒙蒙的距离,念卿微微仰脸,不让眼中泪水落下。
接连得知将军遇险、公子亡故、少夫人出走的惊天变故,莫说蕙殊无法接受,便是许铮这样铁打的汉子也失去了理智。如今将军生死未卜,这让视他如君如父的许铮怒发如狂,恨不得立刻打上北平,打进金陵,为将军复仇。
豹子一声咆哮,耸身前扑。念卿猛然将霖霖拽入怀中,合身就地扑倒,避开了豹掌致命的一击,然而裂帛声里,肩背撕裂般的剧痛传来,如有烈火蹿上肌肤。仆人放声尖叫:“来人啊,豹子发狂啦——”
这是个有情有义的女子,晋铭从来不会看错人,从来不会。她眼里的感激之色,反而令蕙殊不安,踌躇了片刻,鼓起勇气开口,m.hetushu•com“夫人,你也跟我们一起走吧,等将军平安归来,一定能再团聚!”夫人摇头笑笑,没有回答,只侧首望向窗外,目光幽微——从侧旁望去,她憔悴眼底已有一丝浅浅细纹,这个绮年绝色的女子,竟也被岁月蚀上痕迹,令人望之生怜也生敬。
念卿仅有的一点清醒神志里,听见霖霖终于哇一声大哭出来。
许铮怔怔看着她决绝面容,这一瞬,在她眼中看见真正的勇气。她唇角微微噙着傲然的笑,最后一句话,没有当着他们的面说出口——仲亨,你以生死酬家国,我便以生死酬你。
“是念乔小姐!”许铮脱口回答,箭步朝后园奔去。剧烈恐惧和痛楚袭来,生死攸关之际,念卿脑中异常清明,两次敏捷避开豹子的袭击,却也被逼到了豹笼角落的绝境。身后咆哮声逼近,念卿一咬牙,拼尽全力将霖霖猛地推开,回身张臂挡在豹子面前,眼前血盆大口陡张,尖齿如匕首,浓重腥气喷到脸上——
念卿一瞬不瞬望着她的眼睛,这一刻只见纯稚,再没有从前的怨毒迷失。
念乔在一旁看得惊奇有趣。霖霖站起来,从衣服兜兜里掏出一块压碎的莓子蛋糕,掰下一半丢给墨墨。墨墨两口吞了,欢喜地舔着舌头,像只小狗似的拿脑袋直蹭霖霖的手,继续讨要另半块。
再也没有比在这种时候故人重逢,更加苦涩的事。颜世则显然早已知道她如今去向,从未谋面,从无音讯,直等到今日今时,却以这样的身份前来相见——他一瞬不瞬望住她,冷漠眼神中隐透的怨恨,霎时已说明一切。
念卿一怔,脱口道:“不行。”
小孩子听说要玩总是最快活的,尤其妈妈从来没在晚上允许她出去玩过,霖霖立时雀跃,拉着念卿的手撒娇问:“可不可以带墨墨一起去玩?”
黑色座椅很宽大,她的身影很单薄。然而她挺直端严的身姿,庄重的面容,却让人感觉不到她和这个位置之间应有的空洞。风从她身后敞开的长窗吹进来,凉意袭人,隐隐送来许铮激越语声,“……若再找不到将军,我们将会一步步受制于人!拖到国丧之后,议院通过决议,临时总统正式就任,那时说什么也迟了!”
午夜的茗谷,星稀月白,夜岚沉沉似水。离别再短暂,对于热恋中的男女也是最漫长的折磨,谁又忍心再去打扰那一对依依难舍的恋人——念卿从窗后望见远处廊柱下的蕙殊和许铮,看着那一双交叠的影子被廊下灯光长长投在光亮如镜的大理石地面,不觉垂眸一笑,心底既欣然也怅然。
许铮震动,如冰水兜头浇下,将被怒火烧昏的理智浇醒。
痛苦挣扎中的黑豹赤红了双目,一股股白沫从口里涌出,狂性大发地翻滚在地,拼着濒死爆发的蛮力又一掌将念卿掀倒,顷刻间,念卿肩背已是血肉模糊。
颜世则,竟是颜世则。也曾想过,假若再与他重逢,是在何时何地……或许她已年老,或许他已妻儿在侧,然而蕙殊做梦也想不到,竟是在这般境地,与昔日被她抛下的未婚夫相见。
蕙殊僵立,一脸不敢置信的惊愕。
念卿牵着她的手走出房间,一抬眼看见家庭医生站在走廊上,似已站了一会儿,等着有话同她说。念卿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转身将霖霖交给女仆,吩咐女仆带小姐去花园的豹笼看看。谁料霖霖却不肯,拽着念卿不肯放手,偏要和妈妈一起玩。
“夫人。”蕙殊低了头,不想被她看见自己眼睛的红肿,“您吩咐的事情我已办好了,今夜就可以启程,待霖霖小姐到了香港,一切有蒙先生照应。您请放心,等这边的事情安稳了,我会亲自将霖霖护送回来……”
许铮也劝她,“是的,夫人,您留下来太冒风险,如今将军生死未卜……”
她骤然回眸,打断他的话,“什么生死未卜,他好端端活着,只不过是,不过是还在回家的路上!”
医生与护士被晾在一旁,尴尬不知进退,只得望向念卿。念卿摇头,抬手让他们出去,只想让这副温暖图景再多停留些时候。她走到霖霖身后,拉开她在念乔脸上摸来摸去的手,“霖霖,叫姨姨。”
灯下,时隔数年终于重新相拥的姐妹,一个懵懂不知所以,一个隐忍不能言语。还能再说什么呢,一切都过去了,一切也都再回不去了。
“来,把外和*图*书衣穿上,夜里风凉。”念卿拿起小小衣裳,给她穿在身上。霖霖眼睛一亮,“我们要出去玩吗?”念卿笑着点头,不说话,怕一开口,语声的颤抖泄露出心中不舍。
看着夫人对她露出微笑,眼里终于有了一丝柔和神情,蕙殊却心头一酸,硬生生将眼泪忍住。
震惊举国的噩耗一日之间传遍南北西东,大总统病逝金陵,全城缟素,万民同悲。在南方宣誓就职的临时代总统第一时间赶赴金陵,亲自主持公祭,南方军政府降半旗致哀。北方内阁总理洪歧凡通电哀悼,即刻派代表前往金陵,并在报上发表了洋洋万言的悼文。
柳沛德握着手杖缓缓从座中站起身来,白须飘飘,一双眼神异常阴沉,“若霍帅果真逃得大难,实乃国之万幸,只是夫人也莫要掉以轻心,万事多为自己留条后路是好。”
念卿望着她,微露笑容。眼前的祁蕙殊转眼已出落得从容冷静,不再是北平初见时娇滴滴如从花房温室中长出的蓓蕾。她随着四少经受危险波折,从云端到尘土,走过她那一条并不崎岖却宛转的路,现在来到许铮的身边,和他站在一起,直到如此危难孤立的时候,依然站在这里。
“姐姐。”她口齿清晰,清瘦小脸露出怯怯笑容,尖尖的下颌,眼睛越发黑亮。她的状况时好时坏,清醒的时候一切正常,看着与常人无异,只是下一刻,也许一个细微声响,一道异样光线都会令她惊恐失控……念卿定定看她,想开口,一时却似被什么扼住嗓子,恍惚想起幼时的念乔,肤色极白,父亲曾戏称她是小瓷人儿。
许铮咬牙,一时间不能回答。
阴云携雨,一大早就起了风。南方的夏天来得早,去得也快,一场雨落透,天气便凉爽几分,连场阴雨带去暑热,不觉秋凉已至。昨夜风雨打落的一地残红,零落在泥泞中。蕙殊放轻脚步走到书房门口,看见许铮垂手肃立的背影,越过他宽阔肩头,看见书桌后面那张属于将军的椅子里,端端坐着素衣绾髻的夫人。
三人一时都无言。恍惚间,蕙殊觉得自己无比幸运——比之少夫人、比之顾青衣、比之方洛丽、比之梦蝶,甚至比之夫人,她都实在是幸运之至。于此乱世之中,最难觅、最珍贵的平凡安宁,原来一直就在自己手中。从前平庸如颜世则,不能令她甘心,如今辗转千里,终于邂逅另一人,不知是许铮磨去了她的高傲,还是这世事无常洗去了她的浮躁。
念卿唤了医生进来,安抚着一见医生就变得惊慌的念乔,让她温顺地躺到床上去。医生取出针管和药,正要往念乔臂上注射,突然门外传来霖霖脆生生的委屈语声,“妈妈,你躲在这里不来找我——”
死与活,从她口中说出来,如此平常恬淡。蕙殊张了张口,却说不出话来。只见她唇角笑意渐深,目光坚毅,“接到顾青衣的密电,我原已抱定最坏的打算,要打要拼,你死我活,再没什么可顾忌。可是仲亨躲过了刺杀,一切便又不同!只要没到最后关头,我便不能放手,只要未到那一步,我仍需尽我最大力量——他的儿子,我未能守护住,剩下这一点是他毕生心血,我不会再放手。”
墨墨不能一起带往香港,今晚一别,她连这唯一的“朋友”也将失去。心里钝钝地痛,似年久生锈的小刀子缓慢在割。念卿咬唇缄默半晌,看着霖霖满是失落的小脸,终究心软,“你现在可以去和墨墨玩一会儿,但是不能带它一起走,它会很乖地在家等你回来。”
总统府派来的特使是德高望重的党部元老,代总统的心腹顾问,也是当年与先总统一起出生入死,硕果仅存的耋耄元勋。连这样的人都早早被收买,足见那人用心之深,预谋之早,当初先总统迟迟不宣布继任者的忧虑果真被印证。
她语声哽住,一时说不下去。夫人在这个时候嘱托她护送霖霖去香港,虽在他们面前仍有一如既往的坚定,想来心中早已做好玉碎的准备。
楼梯上款款走下一个婀娜女子,身旁没有侍从仆佣,只她一个人从容走来,意态轻慢,仿佛不是来见总统府的专使,而是在自家花园信步赏春一般。柳沛德拄杖站起,推一推鼻梁上圆片眼镜,看清来者果真是霍沈念卿,旋即也看清她周身的装扮——烟白色滚珠旗袍,乌黑头发绾成低髻,两和图书粒硕圆珍珠在耳垂闪动幽蓝光泽,映照着冰雪似的容貌,连那笑意也透着沁凉。她虽穿了素色,却没有服孝。
夫人默然片刻,缓缓道,“她这后半辈子,也没别的指望,但求平安终老。”
念卿走近那门前,抬手迟疑一瞬,将房门轻轻推开。里面只亮着一盏落地台灯,灯光柔和,照着那瘦削背影。念乔没有穿她那身最心爱的新娘白纱,已被换上了一身白衫黑裙,头发也整整齐齐梳成两条发辫,戴了一顶样式简洁的软帽。她正仰头望着天花板,踮起足尖,极力伸手想够到花枝吊灯。听见门开的声响,念乔回头,睁大眼睛看过来。
迎上她雪亮目光,许铮僵然语塞。将军付出一生心血,无非为了南北一统,中华强盛。如今先总统尸骨未寒,和谈成果悬于一线,一旦同南方军政府翻脸,战火重燃,那才是令他全部心血与希望毁于一旦……古来名将,盖世英豪,多少人闯过疆场腥风血雨,却最终倒在龌龊肮脏的政坛之下。许铮心中大恨,激愤之下脱口道:“既不能打,又不能说出真相,握着手里堂堂十万杆枪,却要受这份窝囊气!这是凭什么?”
念卿睁开眼,咫尺之间,是念乔的脸。豹子被撞倒在自己身侧,撞到它的,是念乔。念乔以瘦弱之躯猛冲过来撞开了黑豹,与豹子滚倒在一起,毒发抽搐的豹子拼尽濒死之力,回头反噬,一口咬在念乔肩颈,利齿切入骨头,鲜血激溅,星星点点喷了念卿一脸。
念卿缓缓笑了,迎着柳沛德阴沉目光,一字一句说得异常清晰,“多谢柳公挂虑,要说后路,我一介女流又用得着什么后路,无非是破釜沉舟,死而后生罢了!”
和谈危局,脆如一张薄纸。自裁军废督之后,人心思定,军队也不愿日复一日打下去,和谈统一已是人心大势所向。如今先总统撒手西去,南北陷入僵局,谁先动手挑起战端,谁就是千夫所指的家国罪人。然而一想到将军一生磊落,却这样不明不白被宵小之辈暗算,悲怆愤恨难以自持,许铮断然道:“那又如何,这个罪人就由我来做,总不能眼看着虎狼逼到家门口了,坐视他们步步进逼,窃走将军的心血,将和谈成果据为己有!”
匆匆离家之后,再次回去,已是与许铮一道。父母原谅了她的冲动莽撞,自然大半是看在许铮这未来的佳婿面上。于是,再无人提及颜世则,只有五姐含糊告诉她,颜家公子在她弃婚出走后病了一场,不久也离家远行,自奔前程去了。那时听来她也愧疚,对于颜世则,实实在在是她亏负于人。然而直至此刻,亲眼见到这严肃清瘦、蓄起半脸胡须的男子,见到截然不同往日的颜世则,才知他改变得有多厉害,才知他曾有过怎样的苦楚,以致形貌大变,令她初见之下竟未能认出。
念乔以为她问的新家就是这里,迟疑点头,又抬眼望向那花枝吊灯,“这个真好看。”
他们以为这样便能逼她入死境,令她绝望低头,却忘了他们的七寸也同样暴露无遗——先总统去得蹊跷,本就有人心存疑窦,明里暗里想要扯他们落马的大有人在。南方军界、政界与党部,本就派系林立,代总统一手拉拢了党部元老,军界少壮势力暗地里却不服。一旦霍仲亨归来,抑或遇刺真相被揭穿,真正的和谈条约被披露,南北两方都不会放过这二人。
念卿缓步走下楼梯,噙一丝笑,看着眼前白须飘拂,俨然仪表庄重的元老特使,淡淡道一声:“柳公,远来辛苦。”
“妈妈?”霖霖疑惑眨眼,发现了她眼里晶莹闪动的水光,可又分明看见妈妈在笑。
大半个中国都沉浸在哀恸之中,南方街头巷尾尽是一片素白。
霖霖低下头想了一想,竟似小大人般叹口气,“好吧。”
“好呀!”霖霖顿时开心起来,甩开女仆的手,自己蹦蹦跳跳奔下楼,嘴里嚷着,“妈妈你要快点来找我!”看着女仆匆匆追上去,念卿这才转身看向那瘦高严肃的大夫,“将她带来了?”
灵柩移厝之日,数万民众涌上街头送丧,悲声震天, 与此同时,一纸噩耗也从南方军政府传到茗谷。
仆人们慌不迭只唤得一声“大小姐”,根本来不及阻拦,她已灵活地躲过她们,将房门砰地推开!念乔惊得一跳,缩起身子躲向床头,一双眼惊恐望住闯入的小人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