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女花不弃

作者:桩桩
小女花不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相见不相知

第七章 凤凰女(1)

“哼,黄明松欺人太甚!不花分文要我药灵庄耗尽大量名贵药材替他制丸药,不过是送给他的几房小妾养颜!爹,咱们明的不敢,暗中杀了这个狗官!”林家二少爷气得满脸通红。
林老爷看了看女儿,心里始终还是有些不放心。他想了想说:“算了,丹沙性子倔强,放她院子里我怕生事。还是单独拾缀一处院子让她住吧。也就一两月时日就能知道真假结果。”
林丹沙脸一红,跺了跺脚道:“女儿不过是想见世子一面,爹扯到哪儿去了!不理爹爹了。女儿回房了。”
她几时被父亲吼过,心里明白道理,却委屈得咬住嘴唇眼圈都红了。
林玉泉已经开始出府行医,见的世面多,比弟妹老成。他赶紧开口说道:“妹妹别急,先听爹说完。爹这样安排,一早来嘱咐我们肯定是原因的。”
林老爷苦笑。他怜爱的看着女儿温言说:“爹找你们来就是想吩咐一声。不弃回来,就得当你们的妹妹看待,当药灵庄林府的小姐看待。爹打算让她搬进丹沙的萃英园。狗娘养的话再不可提半句。”
等她走后,林家三兄弟面面相觑。林玉泉鼓足了勇气说:“爹,王府如何看得起我江湖中人?就算丹沙进了王府,也少不得受欺负。咱们家就这么一个妹妹,与江湖世家结亲才不会委屈了丹和-图-书沙。”
不多时,人便都聚到了书房。
林老爷的手指在画像中女子的脸上点了点说道:“你们再细瞧瞧,她和谁的神情有点像?”
林丹沙长得像茉莉花一样清纯动人,唇若丹沙。因她是家中幺女,平素受尽父兄宠爱。听了父亲的话气得鼓起了腮帮子:“我不同意!我才不要闻她身上的狗骚味!没得熏晕了我!”
“什么?!”四个儿女齐声惊呼。
林玉泉想了想道:“若她不是呢?我看这神情相似,但模样却差得极远。”
林老爷赞赏的看了眼大儿子,满意的抚须笑道:“爹看着画像总有种熟悉感,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平时花不弃在菜园不过是个打杂丫头,若不是今晚她发现小贼闯庄,为父根本想不起她来。花不弃长得不如画中女人美貌,为父对她的笑脸印象特别深。越想越觉得这丫头和画中女子的神情相似。这样的画像大概在三天后才会传到西州州府衙门和所有的世家大族手中。为父当年曾替御史陈大人的夫人治病,所以陈大人提前将画像送到了药灵庄,还特意写了封信说明缘由。望京七王爷心急寻找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原因不明。十有八九是七王爷留下的风流帐,没准儿还是位流落民间的郡主。如果花不弃正是七王和*图*书爷要的人,药灵庄便立下了大功。所以爹才想让花不弃住进你的园子,让你们把她当妹妹看待。”
林老爷脸色一肃,厉声喝道:“住口!这句狗娘养的不可再说!”
林丹沙这才破涕为笑。
林家三兄弟佩服的看着父亲,相视一笑道:“但凭父亲安排!”
林老爷赞许的看了眼老大,取出一轴画来:“这是望京御史陈大人凌晨嘱驿站快马送来的。你们来瞧瞧。”
这一晚的药灵庄灯火通明。先是有小贼进庄,紧接着西州府驿站快马送来了望京城的紧急快递。林老爷先是恼怒,再是惊喜。想起膝下四个子女,想起药灵庄的前途,他再也睡不着,心思不知道拐了多少道弯,想了多少事。
林玉泉心疼妹妹,便柔声说道:“只是让她住进院子里,你让丫头收拾间屋子给她住下,少理睬她便是。将来等望京城来人见过了,要么送走她,要么赶她走,还不都由得妹妹作主?”
“看出什么来了吗?”
林家兄妹对着画像瞧了半天,同时摇了摇头。不知道这个陌生女子有什么特别之处。美则美矣,也就是个美人罢了。
林丹沙打了个呵欠道:“爹,这么早叫女儿来干嘛?有什么事你和哥哥们处理便是了嘛。”
父亲不关心那个疑似小贼的书僮,却紧张花不弃离府?www•hetushu.com林玉泉听了奇怪,嘴里老实回道:“还没有消息。”
林老爷沉声道:“不早吩咐了你,到时候爹担心花不弃回来后,你出言不逊!那位莫公子武艺高强,刘管事都不是他的对手,他转瞬间就将刘管事抛在身后。他是看在他的书僮在药灵庄这才全力去追,他一定能将花不弃带回来。”
林老爷轻轻一笑:“年纪相仿,神情相似,还遗弃在西州府。镇上所有人都能作证她是花九捡来的遗婴。陈大人信上说没什么明显的胎记,所以只能靠画像寻人。她有五分相似,但若好生打扮一番,穿戴齐整,就有七八分像。只凭一幅画像寻人,能有七八分也就是了。”
大少爷玉泉替莫若菲的书僮剑声看了背上的掌伤后来到书房回禀道:“爹,那个书僮的伤势无碍了。只是不管怎么问他,他都不肯说他家公子的来历。只说是姓莫。”
“不要!”林丹沙赶紧制止,脸上浮起一抹狡黠的笑来。她拉着林老爷娇声说道,“爹,听说七王爷膝下只有一个儿子。世子年轻英俊,不仅文采出众,而且从小请有名师传艺,武功不亚于江湖世家子弟。如果女儿与花不弃成了姐妹,将来不是就有机会见到王爷世子了?”
林家大少爷林玉泉突想起父亲对花不弃的关心,回想花不弃,便咦了声道:http://www.hetushu.com“仿佛与花不弃笑起来的神情有点像。但是花不弃哪有这么美?”
这是幅美人赏月图。画中明月高悬,丹桂飘香,一美貌女子抬头望月微笑。画笔传神,美人裙袂被晚风带起,似嫦娥欲奔月而去。
林家世代行医,儿女都以药为名。大少爷玉泉,二少爷空青,三少爷石英,四小姐丹沙。
林老爷极少亲自接看病人。三位林府少爷继承家业都能独挡一面,四小姐的医术也有小成。只是女儿家不方便抛头露面,小小年纪倒也接管了药灵庄部份后堂事物,打理得井井有条,深得林老爷宠爱。
“那狗娘养的走了就走了吧。她留在府里倒让人笑话说我药灵庄林府里住着狗娘养的,连累阖府名声!收留了她七年,我林家也对得住她了。”林丹沙想起闺中好友黄知府千金的话来。害她被闺蜜奚落,要不是看在林府的仁慈名声,她早就叫花不弃滚了。
林老爷叹了口气,回转身摆了摆手道:“继续找。你去把空青石英和丹沙叫来,我有话要吩咐。”
林老爷抚摸着她的头发呵呵笑了:“傻丫头,不枉爹宠你。爹让她住进你的园子,正是存了这份心思。药灵庄纵响誉江湖,却始终不能攀上真正的权贵。丹沙貌美可爱,医术也有小成。虽然皇室子弟少有和江湖世家结亲。如若花不弃真与七王爷和图书有缘,七王爷欠我家这么大的人情,也不是没有可能。”
大少爷二少爷都已成家,三少爷今年十七岁,也订了亲。四小姐丹沙今年十四,明年才及笄,说亲的人踏破了门槛。
林老爷长叹一声道:“你们懂什么?那小贼闯进山上药圃,被你二伯父伤了。他偷药不成大闹药圃,差一点毁了黄知府要的丸药。为了那百花冷香丸,我药灵庄种了一年的药花,直等到冬季梅开才采药配丸。单是浇灌花木的药就费尽了千金。若是真的被毁,让药灵庄如何交待?药灵庄家业再大,也禁不住黄知府的狮子大张口。若是不给,又得罪不起。遇见区区一个知府就头大如斗。药灵庄纵有些江湖声望与江湖朋友,又有哪一个不是为利益而结交?”
“空青,俗话说民不与官斗。走了个黄知府,安知不会来个李知府?药灵庄数代相传,在西州府也是颇有声望的世家大族,你以为不讨好父母官能存世于今日?为父拿到这幅画轴后觉得是个机会。只希望花不弃真的是七王爷要找的人。我林府养了她七年,总也有几分功劳。丹沙哪怕和七王爷世子无缘,药灵庄也能因为花不弃沾几分光。”
“出去寻花不弃的人回来了没?可有消息?”
林丹沙这才恍然大悟。心里随即又极不是滋味,小嘴一翘道:“狗娘养的居然能飞上枝头做凤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