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女花不弃

作者:桩桩
小女花不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相见不相知

第十六章 奇货可居(3)

事情直转而下,听得林老爷目瞪口呆。七王令以画像寻人,而莫府之人却是亲眼见过那位夫人的。若要辨别真假,莫府说的话便有足够的份量。
七王爷府中正妃乃皇帝陛下赐婚。府中几位侧妃侍妾却是王爷自娶。这几位偏生都有一处地方与那位少女相似。据说七王妃正是因此郁郁而终。得知王爷爱好,一年前有人献了这画像欲讨好王爷。画中的夫人正是那位少女。
“不瞒林庄主,那位夫人当时逃婚至望京,住的庄子正是我莫府的别苑。当日那位夫人的家人能寻来,也是家母气愤之下通报的消息。如今家父亡故,而七王爷知晓此事后对莫府恨得牙痒。我此番前来西州府正是想寻这位夫人的遗孤以消七王爷怒气。在下五岁时曾在别苑见过那位夫人,如果见到她的女儿,定能认出来。”莫若菲说完冲林老爷笑了笑。
七王和图书爷掐指一算,怀孕时间正是他与少女情投意合时。想到居然还与心上人有孩子在世间,便令画师复制少女画像,发往西州府寻人。
他本是想进一步拉近关系。莫若菲听到提起不弃,眼里飘过一丝笑意。他饮了口酒道:“不瞒庄主,在下与书僮前来西州府是有事在身。抄近路过林子时遇到了冬熊,一公一母甚是凶猛,剑声不慎被公熊拍得一掌。在下将两副熊胆喂他吃了,保住了他一条命。又幸得大少爷亲自医治。只是便耽搁了些时日。”
说到这里林老爷便笑着问道:“莫公子武艺惊人,听庄中刘管事提及过。踏雪无痕的轻功,转眼就将他抛在了身后。也亏是如此,才能寻回调皮离家的小女。只是为何书僮会受重伤?是何人敢在药灵庄的地头犯事?”
若把不弃领来让莫若菲一见,万一被他说是假的hetushu.com,花的银子和心血就扔水里了。如果不让莫若菲见不弃,将来他知道此事后,定位对药灵庄怨恨。得罪了莫府,将来又如何是好?莫府用不着正面与药灵庄为敌,只消插手药材生意,药灵庄单靠收取诊金断然维持不了庄上几百口人的生计。林老爷心头惴惴,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林老爷心头一紧,不动声色的说道:“西州府州府衙门各县衙,世家大族都接到了一幅画像,药灵庄也接到一幅。道是七王爷欲寻个小女娃。只是不知道这孩子与七王爷是什么关系?莫公子此来也为这事?”
睨了他一眼,莫若菲便以忧伤的语气说起了一段十几年前的往事。
莫若菲随口吟道:“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这是七王爷十来年前的一段情事。”
桌上除http://m.hetushu.com了满大师精心烧制的望京名菜外,林老爷又加上了药灵镇的特色菜。
林老爷果然心切,微笑道:“我药灵庄在西州府也算有几分颜面,不知莫公子入西州府所为何事,如需药灵庄相助,不妨言声。”
莫若菲说着便从袖中取出那幅画像展开。与林老爷手中画像的区别在于,他手中的这幅画袖珍小巧,更精致更传神。他感叹道:“这是家父亲笔所画,有人瞧见后临摹了一幅去讨好七王爷。”
一见之下勾起了七王爷的相思惆怅。打听消息后才得知,那少女本是西州府人士,因不满家中定亲偷逃至望京城,后家人寻来将她带回了西州府。少女未婚先孕产下一女。家人将孩子抛弃后逼她成亲,她被迫嫁人后不到一年就忧郁而亡。
难道不弃真是王爷的孩子?流落民间的郡主?林老爷兴奋得满脸通红,两眼放光。
和-图-书若菲微笑的用银勺舀了勺蛇羹吃了,再饮了口药酒,俊脸瞬间涌上一层绯红色,细密的汗沁了出来。他呵呵笑道:“山野之气扑面而来,的确是好东西。与之相较,望京城的名菜倒失了自然。多谢林庄主替在下书僮治伤,他日如有机会前来望京,请让在下一尽地主之谊。”
莫若菲往左右看了看,林老爷一个眼风瞟去,侍候的小厮婢女悄无声息的退下。莫若菲神秘的压低了声音道:“难道药灵庄还没有收到望京城的消息?七王爷要找一个小女孩。”
“山椒烹穿山甲,野菇炖蛇羹,蜜炙熊掌是本地特色。莫公子远道而来,尝尝味道如何?”林老爷介绍完又拿出自己亲自泡药酒。
林老爷要讨好望京莫府的少东家费尽了心思。他细细问了西院婢女们莫若菲的口味,听茗仙提及莫若菲对满大师的手艺极为满意,林老爷不禁有些得意。原本为花不和_图_书弃请来的厨子意外对了莫公子的胃口,没有浪费他的银子。
大意是七王爷春日郊游狩猎口渴路经一座庄园讨水喝,邂逅了一位少女。七王爷春心荡漾一头栽进了万年大坑。他隐瞒家世冒充良家子与少女约会,岂料三月后少女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正是,那位夫人名字中便带有一个菲字!在下名若菲,未取表字。这若菲二字是家父亲取,实是他老人家的情深所致。那位夫人幼年在西州府时便与父亲大人相识。只因祖母为父亲定有亲事才娶了我母亲。父亲念念不忘那位夫人。以至于在下出生后,便取了这名字纪念。”
看到林老爷神情,莫若菲话风一转道:“其实那位夫人与在下却也有些渊源。”
林老爷一惊道:“莫非……”
莫若菲长吁短叹,把故事喧染得忧伤感人。想到为七王爷寻回了遗孤,药灵庄便从此靠上了七王爷这棵大树,林老爷喜形于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