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女花不弃

作者:桩桩
小女花不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相见不相知

第二十二章 风雪阻杀(1)

天门关的另一头有莫府的人等着接应。只要拖到人马前来就行!莫若菲握紧了匕首,用力一勒马,人趁势掠起,挥动着身上的白色狐裘往后击去。追赶近身的一名黑骑没想到他会折身回转,被狐裘兜了个正着,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踹落下马。
巨石轰隆隆滚落,马受惊嘶叫,随从仆役在惨号,箭矢穿透空气发出尖锐的嗖嗖声。瞬息之间全部冲进了不弃的耳中。这是怎么了?她迷糊的看着听着这一切,脑中一道亮光闪过,不弃霍然惊醒,嘴里发出一声尖叫:“九叔的陶钵!”
不弃看到了也听到了,找到锦盒的惊喜霎时被恐怖代替。她的牙齿吓得打颤,腿似动不了似的,眼睁睁的看着黑衣女骑着黑马朝她冲过来。
为首之人全身兜藏在黑色的雨蓬中,胯下黑马神俊。捉住缰绳辔头的一双手戴着黑色的皮手套,浑身散发出孤傲冷意。远远看着三辆马车从谷口奔驰而来,这人抬起了头,斗蓬中只露出半张脸来。尖巧玲珑的下巴,肌肤欺霜赛雪。被黑色的斗蓬一衬,自然带出一种神秘的美来。
“九叔,九叔……”不弃无意识的喊着花九的和图书名字。她想要勇敢一点,想要转身就跑,她想的,就是做不到。
这声射字狠绝无情。黑骑动作齐整,翻手取箭,瞬息间数箭齐发,划破风雨直击白影而去。
“斩缰绳,上马!”莫若菲冲剑声大喝。目光所及,看到一大块山石笔直的冲着不弃坐的马车滚落。他心中大急,轻功施展到了极致。眼见山石已飞起砸下,他顾不得其它,硬生生一掌朝山石击去。
莫若菲正在饮茶看书。山中沉闷的声音响起的瞬间,他眉头一皱便听到剑声的惊呼:“少爷!有埋伏!”
速度过快,以至于他眼中的山已化为青黑色的影子,雨雪打在脸上针扎般的痛,耳中只听到蹄声得得。山石冲击造成的内伤让他有些恍惚,他仿佛又回到前世最后的那个夜晚,她松了手,从他身后坠向无尽的山沟中。酸涩的感觉胜过了胸口的痛楚,花不弃握着五个小金桔得意的笑容在他眼前晃动,让他舍不下她。
“好险恶的地方!”不弃喃喃说道。
受惊的马长嘶一声扬蹄狂奔。他口中喷出一口血来,伸手挟住不弃用尽全力跃到马背上,自靴中拔出一把匕首挥和-图-书断了缰绳。马一得自由,带着两人便往前冲。
石块的冲击力岂是肉掌能够相于抗衡,莫若菲胸口巨震,背部重重的摔在马车上,生生击碎了车厢。
莫若菲只愣了愣神,回头一看,不弃已滚落在马后数丈之外的地上。他气得连骂的力气都没有,正要勒住缰绳回身找不弃,听到山谷间飘荡着一个冰冷的声音:“拦住他!”
山上的黑衣女子听到山底传来强行勒马的嘶叫声,一抹白影从马车中似鸟飞起,往后急奔。她的唇角勾起一抹冷笑,轻柔的说:“莫若菲莫公子,谁叫你是望京莫府的独子呢。射!”
莫若菲的吼声震醒了她。她颤抖着伸手环住他的腰,把脸贴在了他背上。多么陌生的身体,里面却是山哥的灵魂。前世最后一晚的记忆冲进了不弃心里,两行泪不知不觉从她眼中滑落。闭上眼睛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惊恐的夜晚。
“不弃!”莫若菲吐出一口血,眼睁睁看着黑蛇般的马鞭无情的落下。
她放下轿帘抹了把脸道:“这地方雄伟险峻,我往上瞧着吧,真怕一块大石掉下来,把咱们压扁了!”
她身旁的黑骑霍然出刀和*图*书,雪亮刀光齐刷刷斩向身边的绳索。只听得轰隆隆响声不绝,被绳网系住的万斤山石借着山势以雷霆万钧之势往山下砸了下去。声音由变弱,顷刻间如巨雷临空而落,颤得大地微微颤抖。
过了谷口,山势渐低处卷起阵阵狂风。一层雨雪飘过,吹走了半山腾起的一脉朦朦烟气,山坡上赫然出现了一群骑马的黑衣人。
目光所及,她也看到了马车旁娇小的身影。原来是为了这个丫头!黑衣女扬了扬下巴,催马从山坡上奔下山,冲着不弃而去。
“不弃,躲开!”他陷在黑骑包围中看到这一幕禁不住大声喊了起来。匕首刺进一名黑骑的胸膛,他抢了马就往不弃奔去,背心凉凉的被划了一剑,痛得他皱紧了眉。眼睛却死死盯着奔向不弃的黑衣女。
莫若菲大喊一声:“剑声,出谷!”
申时,三辆马车驶近了天门关。
妈的!回去找死!莫若菲胸口巨痛,他偏过头看到山坡上的那队黑骑已冲了下来,反手用匕首击打着马臀吼道:“来不及了!”
她蓦地抬起头,看到剑声在前方骑着马挥着剑拨开箭枝。不弃往回看,三辆马车已被山石砸碎,和-图-书莫若菲带着她已然冲出包围。她突然想起了锦盒里的陶钵,浑身的血液在这一刻全涌到了头顶。不弃哆嗦着喊道:“陶钵!我,我要回去!”
不弃自然知道来不及了。离马车越来越远,她泪眼蒙胧的望向身后,手就这样情不自禁的松开,人从马上摔了下去。身体摔下的瞬间,她脑子里闪过一个声音,命该如此!
“瞧小姐吓的,这是官道。只是山峰过高罢了,官道哪里是贴着山壁走的,能并排走三辆马车呢。就算掉一两块石头下来,也没那么巧砸中马车,除非是万斤巨石,山塌了。”红儿栓着轿帘回头笑道。
不弃掀起轿帘昂着头努力往上看。两座大山直插云宵,山顶隐在灰蒙蒙的阴霾之中。近处绝壁如刀,寸草不生。官道隐约成一条羊肠细线被青黑色的巨大岩石牢牢夹住,仿佛一柄锋利的剪子,随时能将道路剪断。
不弃惊得不知所措,慌乱回首,只看到两羽长箭射中红儿绿儿,生生将两人钉死在马车上。她张大了嘴,脑中嗡嗡作响。
不弃望断了脖子也看不到天空,谷口风势更急,夹杂着雨丝和雪点打在她脸上,冰凉刺骨。
她缓缓hetushu.com抬手,马鞭指向山下官道上行驶的马车吐出一个字:“放!”
“莫若菲!你是自寻死路!”黑衣女哈哈大笑道,马鞭扬起卷向呆若木鸡的不弃。
是冲他来的!他看到黑骑越过不弃向他和剑声追来。此时胸口传来巨痛,气血阵阵翻涌,他张嘴又喷出一口血来。回去全部都要死!花不弃……莫若菲低声咒骂了声,反身将匕首刺进马身,伏低了身体任惊马带着他和剑声飞一般往前急驰。
山坡上的黑衣女子不屑的哼了声道:“找死!”
眼看马鞭就要挨着不弃的身体,长鞭突然断成了两截。与此同时,一支羽箭狠狠的钉在地上,势道未消,尾端犹在微颤。一道黑影从山上迅急闪过,来人搂住了不弃的腰掠起稳稳的站在了道旁的山岩上。
霎时,莫若菲便陷入黑骑的包围。他远远的看到不弃踉跄地往马车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要带了她离开。
“抱紧我!”
莫若菲用力在马身上一蹬,去势更急,瞬间从两名黑骑间掠过,匕首无情的划过,带起一蓬血雨。
红儿绿儿拥紧了衣裳,只挤到窗口往外看得一眼便劝道:“小姐,风雪都扑进来了。当心着了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