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女花不弃

作者:桩桩
小女花不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山衔好月来

第四十三章 陶钵的秘密(2)

她转念一想,莫府众婢女围着,护院家丁守着。莫若菲心思慎密,元宵节宁可让她端座于花楼之上,也不会放她和游人一起在街上观灯。
不弃中途又换过两次轿子,最后在离南下坊不远的大石桥下了轿。
不弃拿走了看得比性命还重的陶钵?她打定主意离开了莫府!莫若菲的脑袋嗡的一声炸了。辰时离开,现在时近酉时。四个时辰足够她离望京城!不,她不会离开。莫若菲想起不弃初进望京城时说过,在这里人多繁华,容易讨饭度日。他在屋子里转了两圈道:“冰冰,吩咐莫伯备马。嘉欣,你去松林请表少爷到府门口与我会合。灵姑你回凌波馆去,管住那几个丫头。就当小姐还在府中,不要走漏半点消息。”
不弃松了口气,站在门口等消息。片刻后伙计走出来问道:“小姑娘你当什么?掌柜的说了,已经封帐了,无法写当票。”
她就这样跪在被路人踩得泥泞的地上,可怜巴巴的望着他。眼泪泉也似的往外涌,哭声悲切。伙计心肠一软叹了口气道:“小姑娘你先起来。我去问下掌柜的。”
她默默的又回想了一遍花九告诉过她的话:“望京南下坊,兴源当铺。找竹先生。”
莫府着急寻找不弃的时候,她已经抱着莲衣客的披风,装陶钵的锦盒,莫若菲赏给她的装着金瓜子的荷包走在望京城大街上。
拖一晚上谁知道会不会被莫若菲找到。不弃急了,走上前坐在了门槛上。她焦急地说:“这位大哥。麻烦你通融一和*图*书下,我急着用钱。”
不弃紧紧的抱着锦盒和莲衣客的披风,激动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望京城以皇宫为中心,布局工整。以朱雀大街为中轴线划为东西十二坊。西六坊分别是官衙与王公贵族府邸。东六坊则为朝臣富绅及贫民所居。东六坊中的南下坊是最繁华的商业区。
伙计拿她无法,又走进了后堂,隔了一会儿工夫他提着半吊钱走了出来说:“掌柜的说了,大过年的,你不用当衣裳了,拿这些钱走吧。”
灵姑急声说:“小姐上午回来过,只停留了一会就说要还要去见表少爷,说吃过晚饭再回来。她不让人跟着,奴婢想着表少爷也住在内院中,就没有在意。冰冰姑娘先去了表少爷那里,她再到凌波馆送菜时我们才知道小姐没和表少爷在一起。”
嘉欣默默的替他系好披风,心里酸涩的想,公子对自己和冰冰从来没有这样着急过。她瞅着莫若菲俊美的脸,心里一热,觉得只要一生一世都能陪在他身边就好。她低声说道:“公子别太着急,小姐聪明机伶不会有事的。”
她想见掌柜,不是真想要钱啊!伙计的挡在门口,她又冲不进去。想扯开喉咙喊竹先生,又害怕被有心人听到。不弃急得跳脚。她可以明天开铺再来,隔了夜,事情会变成什么样,她心里没有底。
在莫府无事闲逛时,她已经注意到了厨房旁边的小门。她知道定时向莫府供应菜品的车轿会在小门卸菜。仆妇杂役也常从小门出入莫府。新和-图-书年还没有过完,时不时还有货郎前来兜售。小门不时有人进出,看守并不严。守门的小厮偶尔还会跑去和厨房的丫头说笑。只要她能等,就一定能等到无人时开了门出府。
“灵姑,你去通知莫伯,集合护院家丁找人!”不弃又出什么事了?她回了凌波馆说去找云琅,人就失踪了。难道这次真的是被掳走了?莫若菲心里冒出一长串疑问。
她只带走了属于她的东西。
伙计把五十文钱塞进不弃手中说道:“掌柜的发善心,你拿了钱赶紧去抓药吧!”
不弃最初的打算是利用元宵节人多拥挤消失在人群中。
“我做不得主。你走吧!”
她从来没有想过,留在莫府当小姐。
不弃急中生智,往伙计面前一跪哭道:“我爹病了,急用钱抓药。大哥,麻烦你就让我当了吧!好人有好报,你行行好。我爹的病不能拖啊!”
伙计脸色一肃道:“不写当票怎么行?咱们兴源当铺可是正经开铺的。童叟无欺。”
不弃见苦苦哀求无用,一屁股坐在门槛上不走了。她抱着陶钵和披风哀哀的哭着:“我要是拿不到钱回家,我娘会急死。我爹怕是活不到明天了!我不走,打死我也不走!”
冰冰接了句嘴道:“公子,表少爷说小姐辰时离开后没有回去找过他。表少爷听说后脸色都变了,他独自去松林去找小姐了。”
还没过正月十五,新年的味道犹浓。掌灯时分南下坊的各种门市还没有歇业,酒楼茶肆正热闹着。街上人群和_图_书川流不息。呦喝吃食的,杂耍卖艺的,摆卦算命的把不宽的街道又挤占了三分。
不弃就这样为自己赢得了整个白天。
等待她的会是什么?留在莫府可以享一世平安富贵,留在莫府她永远都受人摆布。想到云琅嚣张的轻薄,不弃眼里燃起决心,脚步稳健地走了进去。
站在陌生的大街上,往来的人都好奇的看着她。一个身着锦衣富家小姐打扮的小姑娘没有随从不带婢女单独走在街上是很惹眼的。不弃埋头急走,离莫府远了看到间成衣铺子就走了进去。她用身上的绣花袄裙换了件青布棉袄穿上,打听了车行所在,雇了乘轿子直奔东城。
她还想过,继续在莫府呆着。过了元宵节后,随着出府频繁,她也能溜走。但是她失控了,她竟然没有控制好情绪和世子陈煜吵闹起来,她拿不定陈煜会否提醒莫若菲看好她。一旦莫若菲对她下了禁足令,她就再难出去。
被林庄主认作义女,知道她被会送去望京后。她决定以劳待逸,借莫若菲的车轿平安前往。
伙计搬着一块铺门板,自木槽中啪的卡上,头也没回的说道:“今日歇业了,明儿来吧!”
望京城是帝都,治安还算好。她一路询问都有热心人指点。过了大石桥又走了约一柱香时间终于在傍晚时分到了南下坊。
如果莫若菲没有在山中找到她。她就会带着花九的陶钵一路行乞前往望京。
“我急需钱。你让我见见掌柜的好不好?我去求他。”
明天是元宵节。她知m.hetushu•com道莫若菲会在处理钱庄事宜之后去莫府搭建的花楼巡视。整个白天莫若菲都不会留在府中。她只是莫府的棋子,莫夫人只需要她好好待在莫府,早就吩咐不弃不必去请安。所以莫夫人不会遣人来找她,自然也不会发现她的失踪。
直到今天看到云琅。不弃知道机会来了。
不弃冲出云琅的院子后,迅速跑到松林里挖出了莲衣客的披风,抱走了装陶钵的锦盒。她早把内院地形道路记得烂熟,偷偷躲在厨房旁边的小门外。趁守门的小厮离开的一小会工夫拉开门栓逃出了莫府。
就这样,不弃悄无声息地走出了莫府。她中途换车轿,是为了给莫若菲找她增加点难度,为自己再多赢得一些时间。
不弃抬头看了看门楣上墨汁淋漓的四个大字,确认无误后鼓足勇气上前对伙计说道:“大哥,我要当东西。”
她,在看到云琅的瞬间,为自己的出逃划定下了周密的计划。站在南下坊坊门的这一刻,她的出逃划下了完美的句点。
不弃想了想,拿出莲衣客那件被雪浸湿的披风,悄悄捏起一块土疙瘩在披风上划下了竹先生三个字。她希望竹先生能看到披风上的这三个字。不弃捧起披风认真的说道:“多谢掌柜了。我不能白拿钱。这件披风我留下死当了。”
当铺门楣下点着盏朦胧的红灯笼,投下半明半暗的光影。半掩的当铺里黑黝黝的,掌柜的早已经离了柜台。若是今天见不到竹先生就被莫府找回去,她以后还会有独自出莫府的机会?
灵姑赶www.hetushu.com紧说道:“小姐抱着她的锦盒,说是拿给表少爷看。”
“什么叫不见了?早晨不还好好的?”
莫若菲打算和云琅两人悄悄出府找不弃。明天就是元宵灯节,看不到不弃,七王爷会是什么反应?莫若菲心急如焚。
“我,我当件衣服,不要当票。”不弃当然不肯把陶钵就这样当掉,看到手里抱着的披风想出了主意。
伙计这才看到是个穿青布棉袄的小姑娘。他瞧不弃衣着普通,知道不会有什么好东西拿来典当。他不高兴的拽起她推到一边埋怨道:“谁家的女娃这般不懂事。都说了今日不当了。”
莫若菲嗯了声,突然问灵姑道:“小姐走时拿了什么东西没有?”
云琅被她气得发疯,她被他气得跑掉。云琅绝对不会追上来道歉。他要报仇也不急于今天,所以,云琅也不会到凌波馆找她。而凌波馆众婢女知道她早晨随莫若菲去看表少爷,以为她真的是回来拿东西去见云琅。不弃支开了众婢女的跟随,特别是机灵的青儿陪伴。她走的时候告诉她们,她会在表少爷处吃了晚饭再回去。她还装出羞涩与兴奋的神情让婢女们以为她喜欢上了英俊的表少爷。
进了莫府后,每次听到对她将来的安排,都让不弃产生强烈的离开欲望。
兴源当铺的门脸很小,看上去不过是极普通的一间店铺。伙计正合着铺门板,门已关了一半。
南下坊的灯笼不知不觉在檐下点亮。串串如明星,照亮了不弃的希望。现在莫府应该发现她不见了吧?不弃嘴角扯出一个得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