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女花不弃

作者:桩桩
小女花不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山衔好月来

第四十六章 陶钵的秘密(5)

海伯轻叹了口气道:“你又是什么人呢?是谁告诉你这句诗,又是谁叫你来兴源当铺找竹先生?”
捧着碗珍惜的喝完最后一口面汤,她连葱花都挑着吃了。不弃满足的拍了拍肚皮,从座位上跳起来。她端着碗走到灶台旁笑道:“多谢大叔的面和鸡蛋,太好吃了。我帮大叔收拾吧。”
来人手里提了盏灯笼闪身进了屋,反手掩上了房门。他把灯笼放在木桌上,从腰间取了烟杆,点起一锅烟来。
来者正是兴源当铺的掌柜。他吧叽了一口烟幽幽吐出,慢吞吞的说:“风动幽竹山窗下,花燃山色红锦地。是这句诗对吗?”
莫若菲能跟着车轿的踪迹找到大石桥。现在各坊已经关坊了,就算他找来http://www.hetushu.com南下坊,客栈里找不到人,他也没办法挨家挨户的搜。明天元宵节,南下坊这一带游人如织,她能趁着人多离开南下坊,去别的地方找间屋子租住下来。不弃得意地笑起来。
掌柜的没有否认他一直在暗中跟着不弃。他温和的看着不弃道:“我不是竹先生。你可以叫我一声海伯。”
不弃大喜,抱着披风道:“灶台暖和,我在灶台下蜷一晚能行。穷人家的孩子只要有个能挡风的地方就行了。我不会着凉的。谢谢大叔!”
不弃悚然惊醒,会有什么人深更半夜来敲一间破旧小面馆的门?难道是莫府的人搜来了?如果是莫府与七王府联手找人,巷子hetushu.com里没道理这么清静。是老板的熟人朋友吗?她操起根擀面杖颤着声音问道:“谁呀?面馆关门了。”
她摸着渐渐被烘干的披风,白色的鹤羽捻线光滑如水,黑色的黑狐狸毛温暖厚实。不弃想起伙计的话来。莲衣客用这种黑白二色的披风是为了方便隐藏踪迹。寻常人少有用这种黑白二色的披风。如果她拿着这件披风去织纺查访,她能找到莲衣客的踪迹吗?
面馆里只有几张破旧桌椅,也没有什么可被偷的。老板望着不弃哀求的目光,软了心肠。他把钱还给不弃道:“店里没有床和被盖。”
靠着温暖的灶台,不弃渐渐的睡着。
她将披风摊在灶台上烤着。小面馆只有她一个人,靠着m.hetushu.com温暖的灶台,不弃静下心回想着和兴源当铺掌柜的对话。
他和蔼的看着她,唇边的笑痕很深。那张布满艰辛生活痕迹的脸让不弃下了判断,这是个善良朴实的老人。也许,他能帮她度过这一晚。
现在莫府应该大乱了,莫若菲会把这件事禀报七王爷吗?知道她失踪,七王爷会有什么反应?会不会大肆搜查?
诸般思绪在不弃的脑袋里打转。她裹着披风,眼前又浮现出莲衣客替她结披风带子的那双手。他在天门关像神一般降临在她身边,把她从黑衣女子的鞭下救出。那一刻的形象在她脑子里无比清晰。她抚摸着脖子上的铜钱轻声说:“我现在走了,你还能找到我吗?”
木门的门栓被缓缓拨动www.hetushu.com,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不弃吓得倒退一步,跌坐到地上。手紧紧的握住擀面杖,惊恐的望着门口的不速之客。
不弃失声喊道:“掌柜的!”
他不是?不弃脱口而出道:“你怎么知道这句暗语?你究竟是什么人?”
不对呀?掌柜的听到她找竹先生时没有吃惊和奇怪。他为什么还要给她一吊钱呢?开当铺的随时都能遇到贫苦人去典当东西,难不成来一个穷人就发善心给一吊钱?如果掌柜的认识竹先生,为什么他像是没有听懂她的话,打发她走呢?
不顾老板的阻挡,不弃挽起衣袖麻利的洗碗刷灶台。
竹先生?不弃被他的话惊得半晌没有言语。她激动的看着他,目中涌出狂喜:“你就是竹先生?你是从当铺和图书里一直跟着我吗?是不是我在当铺门口和伙计纠缠时被很多人看到了,怕引人怀疑,所以才不出现?”
看到老板犹豫,不弃掏出剩下的铜钱塞进他手里道:“大叔,我就这么多钱,你先拿着。明天你来店里看到没有损失再还我。求你了,大叔。”
“咚,咚咚!”
老板封了火后笑道:“真是个勤快的孩子,快回家去吧!”
店门有节奏的被叩响。
不弃用力一咬唇,眼里泛起了泪光。她轻声说道:“大叔,我能不能在店里睡一晚?我是来望京城寻亲的。我没有找到亲戚家,身上钱不多,不敢去住店。”
老板关了店门,蹒跚着离开。他回头看了眼面馆,摇了摇头想,她连一吊钱都没有呢。找不到亲戚的话,这丫头咋怎么办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