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女花不弃

作者:桩桩
小女花不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红烛空替人垂泪

第六章 谁为谁心动(6)

她想起海伯的话,他会带她离开莫府。不弃挤出一个笑来,声音里多了几分力气:“我再睡一觉就好了。剑声盼着我生病,我偏不。”
他一字没有责怪她,言语间满是对她的宠溺。不弃心里没底,转过头叫住莫若菲,一咬牙问道:“大哥,我烧糊涂时没说什么混话吧?”
云琅磨磨蹭蹭地走进来,伸长脖子望了眼不弃,见她转开头不看他,心里有些难过。他嚅嗫着说:“你醒了啊?醒了就好。表哥,我困了,先回去睡了。”竟一溜烟跑了。
和-图-书见她开口说话,莫若菲高兴的回头笑道:“你呀,一声不吭的,牙咬得死紧。连筷子都撬不开,差点灌不进药去。别想太多,大哥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七王府那里大哥自会去解释,你安心养病就好。可惜今晚你看不到望京城元宵节的花灯了。等到明年大哥一定带你去逛灯市。你身体好了,大哥带你出去玩。”
莫若菲点点头,强打精神走了。
走出凌波馆,他看到云琅站在院门口出神。莫若菲揉了揉眉心,疲倦地问道:“和-图-书阿琅,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今晚灯节,皇上会来。我得陪娘去莫府的花楼,莫府和明月山庄今晚会斗灯。你是回去休息还是与我同往?”
不弃闻声扭过了脑袋。
元宵灯节?他眼睛突然一亮,英俊的脸上露出笑容。
云琅往凌波馆张望了下答道:“我没心情,不去了。表哥,飞云堡向来不参加灯节,我出现在莫府花楼,也不太好。”
“这不找回来了吗?别哭了。大夫说了,你是受了寒,好在身体结实,服药驱寒发了汗将养些天www.hetushu.com就无事了。”莫若菲伸手探了探不弃的前额,满意的发现高烧已经退了。他戏谑的往门外看了看道:“你要是再不醒,有人内疚得想撞墙了。阿琅!不弃醒了!”
莫若菲把陶碗放在她手中,不弃抱着这只陶碗,眼睛一闭,泪水涔涔而下。他是冷酷无情性情暴虐从不会珍惜人情感的山哥啊,他怎么可以为她做这样的事情?他转世到富贵人家,读书转了性吗?变得温柔,变得陌生,变得让她更不敢认他。
她珍惜陶钵,珍藏着和九http://www.hetushu.com叔的时光。更多的,是为了陶钵里的黑玄珠!她和他同穿到一世,走上的路何其不同。她流着泪,默默的告诉自己,永远也不要他再想起他的前世。
云琅转身欲回自己住的院子。走了几步就烦躁起来,他狠狠的骂自己:“明明进了屋,怎么就说不出道歉的话呢?”
不弃松了口气,泪光盈盈的望着莫若菲,突然想扑进他怀里放声大哭一场。这个世界上,他原本是她最熟悉最亲近的人啊。如果他一直这样对她该有多好?
瞅着她的泪眼,莫若菲微微笑了www•hetushu•com。他走到床前,轻轻揩去她脸上的泪水,顺手刮了下她的鼻子道:“原来不弃也是会生病的呀。剑声还在嘀咕说,在柴房冻饿你几日没见你打喷嚏,大冬天掉进湖里睡一觉就好了,这回居然病了。”
莫若菲失笑的说:“等你好了再罚他去!我已经骂过他了。不弃,这次是阿琅不对。他自己跑到药灵庄当贼,还打死了你的阿黄,怪得谁去?你好好休息,我走了。”
“呵呵,好!我吩咐他不准还手,让你打骂可好?”不弃的话让莫若菲暗松一口气,他笑着站起身,吩咐众婢好好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