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女花不弃

作者:桩桩
小女花不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红烛空替人垂泪

第七章 谁为谁心动(7)

鼻塞流鼻涕,屋子里比平时多摆了几盆炭火,热烘烘的让不弃呼吸困难。她见青儿和棠秋在床边侍候便道:“替我把枕头垫高点吧,躺着我喘不过气来。”
灵姑微笑的站在房门口恭敬的说道:“小姐,今儿元宵灯节,奴婢便作主让表少爷挂了这些灯。小姐身体好些了,再看也不迟。”
云琅又赞一声,接着往下念灯谜。他想不弃读书少,制的灯谜都是极简单的。不多会儿连灵姑在内五个婢女纷纷加入猜谜中。院子里一时之间嬉笑声不断,竟热闹起来。
棠秋扶起不弃,青儿自外间抱了几个软枕进来。她脸上带着忍不住的喜色,轻www•hetushu•com声道:“小姐,你是不是睡了一天难受了?”
不弃一见之下也笑出了声。糖人捏的是一男一女。女的叉着腰昂着头,男子弯腰作揖。她拿了糖人在手里,看到众婢偷笑,张嘴就咬掉了男子的脑袋,在众婢呆滞的目光中嘎巴嚼着吃了。不弃若无其事的把糖人放到床边几上说:“闹了半天,我困啦。”
云琅还没走出院子,听到这句话,脸上闪过一丝郝色,飞快的出了凌波馆。心情却愉快之极。
大大小小的花灯挂了满院。假山上,梅枝上像挂满了七彩的宝石,每一颗都闪动着璀璨的光。空地上支起和-图-书了竹竿牵起了绳子,一串串灯笼高低错落地挂着。从窗口望去过,像一幅流光溢彩的彩画。
不弃心里有些感动。她暗想,这小贼还不算太坏。她瞧了会儿,突然又想起扔她回莫府的莲衣客来,意兴阑珊地说:“关了窗户吧,风吹进来有点冷。”
云琅在院子里听到不弃的声音,脸上漾开了笑容。看到窗户关了,他走到一盏灯前朗声念道:“一个小姑娘,坐在水中央,穿着粉红袄,系着绿绸裙,模样真漂亮。打一种花!猜中者得一枚新钱!屋里的丫头们,可猜得出来?”
青儿抿嘴笑道:“我开点窗户透透气吧。”
hetushu.com宵灯节她们本来是可以出府赏灯的,不弃知道为了侍候自己都没去。她睡了一整天,人还清醒着,便笑着点了点头。
青儿遗憾的说道:“表少爷白费心思了。小姐哪怕只看一眼也好呢。”
棠秋责备的看了她一眼道:“大夫吩咐了,小姐吹不得风。最好捂出身汗来,病才会好得快。”
不弃咳了几声嗡声嗡气的说:“房间里热得很,门窗都关着,鼻塞,我喘不过气来。”
“聪明!”云琅赞得一声又继续,“圆圆红罐罐儿,扣着圆盖盖儿, 甜甜的蜜水儿,满满盛一罐儿。猜一种果子。猜中者还是赏一枚新钱!”
话音才落,和-图-书窗外就传来云琅的阿谀声:“不弃妹妹真聪明。这对糖人是不弃妹妹的了。天晚了,妹妹也早些歇着吧。”
青儿高兴的跳起来,走到窗边推开了窗户。
看猜得差不多了不弃还没有出声,云琅便瞅着一个灯谜道:“不弃妹妹若没有睡着,也猜一个试试?猜中了能得糖人儿一对。听好了。一个南瓜两头儿空,肚里开花放光明, 有瓜没叶儿高高挂,照得面前一片红。猜一件物事。”
隔了会儿,灵姑拿了对糖人进来。青儿一见之下便笑出了声:“哟,表少爷这么殷勤,原来是得罪了小姐。他变着方法向小姐赔不是呢!”
棠秋眼睛放光,回头看看不和图书弃,露出雀跃的神色。
这回是青儿拍手笑着回答:“表少爷,是柿子!”
棠秋拍手叫道:“表少爷,是荷花!”
闭上眼睛躺下后,回味着嘴里的甜味,她对自己说,阿黄,他认错了,咱们就饶了小贼吧。过不了多久我就要离开莫府了,多个仇人不如多个朋友,你说对吧?
众婢知道是表少爷想哄小姐开心,都撺掇着不弃猜。不弃听了这么一会儿也倦了,明白云琅等了这么久就盼她出声。她懒洋洋地说道:“可不是咱们院子里挂的灯笼吗?”
不弃被她勾起了好奇心,那小贼做什么了? “棠秋,就打开窗户让我瞧一眼好了。瞧一眼就关上。不妨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