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女花不弃

作者:桩桩
小女花不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红烛空替人垂泪

第十六章 莲衣客(2)

院墙一角的老梅开着满树腊梅,不弃到莫府的第一个晚上睡不着就跑到了这里。莲衣客微笑着想,她也真会选地方,整座凌波馆只有这里能看到院子的全景,而院子厢房的方向看过来却会被假山挡了。他从腰间取下几盏小小的兔儿灯,点亮了挂在树梢,轻声说:“不弃,来年愿你平安喜乐。”
莲衣客迟疑了下,点了点头。
云琅笑嘻嘻的走近,疑惑的说道:“传闻中你的功夫很高呀,怎么今晚脚步虚浮?身法似有凝滞的感觉?”
有贼!还是个高手!云琅眼中锐色一现,冷笑着提剑就奔了过去。来的可真巧,如果他今晚陪莫和图书若菲去了灯节。以这人的武功,莫府里的护院们根本不可能发现他。
借着酒劲和对不弃突然生出的保护欲。云琅的十分轻功提到了十二分。而来人的速度显然没有他快,只胜在悄然无声上。
从药灵庄回到飞云堡后,他撒谎路见不平,不小心被剪径小贼伤了。被父亲骂得狗血淋头。骂过之后父亲又一番苦口婆心,从飞云堡建立说起,从云氏家族旁支近亲九族说起。云琅肩头被责任压着,瞬间开了灵窍似的,决定再不胡闹了。
因他找回不弃,云琅对莲衣客甚有好感。他知道莲衣客是独行侠,喜欢独来独往,一个和*图*书人行侠仗义。在云琅这种世家子弟眼中,莲衣客的行径自由潇洒,正是他所喜欢却不可能抛弃飞云堡的家规去做的。
他轻飘飘的跃向凌波馆。云琅尽责地守在通往凌波馆的路上。站了会儿他脑子里冒出个疑问,莲衣客为什么这么关心不弃?昨天救了她,今晚又偷偷来看她。他和不弃有什么关系?这样一想,云琅站不住了,他施展轻功也悄悄地走向凌波馆。
他路经西州府时,听到知府黄大人家的小妾找药灵庄配养颜丸药。知府黄大人在地方上素有贪名,蓄得七八房小妾。想到黄知府没有丸药给他的小妾,被一群俗女人和图书围着吵闹的情景,他就想笑。云琅一时兴起就去了药灵庄。没想到丸药没偷到还受了重伤,差点被药灵庄生擒活捉。
一片轻云快速的飞向凌波馆的方向。云琅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喝醉了。再仔细瞧时,那片白色的轻云离凌波馆又近了些。
那人听到风声,挥动身上披风将树枝弹开,反手射出一枚铜钱。见是云琅,似犹豫了下,便要离开。
云琅心里冷笑,见距离已然不远,挥剑斩下段树枝朝来人射了过去。
莲衣客轻车熟路的自墙角翻落院中。满院里的灯笼让他呆了呆,莫若菲很宠不弃,连元宵花灯都没有忘记她,他觉和图书得送不弃回莫府是正确的决定。
云琅提了坛酒,痛饮几口,手腕抖动长剑,潇潇洒洒使出一路剑来。想起自己借猜灯谜向不弃道歉,心里得意,这一路剑比平时使得还要畅快淋漓。他擦了把汗,提起酒坛再饮。火辣辣的感觉自喉间一路烧下去,他吐出一口浊气,情不自禁又望向不弃住的凌波馆。
莲衣客停下了脚步,露在蒙面巾外双眼冷冷看着云琅。
云琅用剑将铜钱劈成两半时,明月清辉正好照亮铜钱上的莲花刻痕。他伸手抄住铜钱仔细一看,呼道:“莲衣客!”
莲衣客意外的看着他,云琅的直爽热情让他心生好感。既然来了,还和*图*书是去看看。他犹豫了下低声说:“谢谢。”
“昨晚肩上中了一箭。无碍。”莲衣客简短的回答了句,转过身道,“花不弃若无事,我走了。”
原来他为了救不弃还中了一箭。受了伤还赶来看她,这人真够侠义的。云琅此时已经把莲衣客想成正义的大侠,他赶紧叫住莲衣客:“等等!你既然来了,就悄悄去瞧她一眼吧。不弃受了寒,我听她咳嗽来着。表哥还没回府,我就守在这里,不会有人发现你的。我会保守这个秘密,不告诉别人。”
“你是来看花不弃的吗?”
当不了自由自在的侠客终是种遗憾。云琅羡慕之余很想结交莲衣客这个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