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女花不弃

作者:桩桩
小女花不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红烛空替人垂泪

第二十五章 那一场风花雪月(3)

不弃苦涩的笑了:“外面早没那么冷了对吧?房间里升着三个火盆,我还是觉得冷。真怀念和九叔睡桥洞的日子。再冷的天,冻得流鼻涕,精神还好。现在说话都像在喘气似的。看来我是丫头命,过不得小姐的好日子。做小姐连身体都变得弱不禁风了。”
莫若菲比她有经验得多。他见不弃只是咽痒咳嗽,咯出的痰稀薄色浅。加上她仍然鼻塞流清鼻涕,断定她不是肺病。看了m.hetushu.com大夫开出的方子也没错,只能吃药好好养着。
掌柜的摇头晃脑说道:“寻常之蛇即可,以五步蛇、眼镜蛇、蝮蛇、乌梢蛇之胆为上佳。蒸熟后服之。”
打雪仗?不弃唇边浮起隐约的笑容。那一日她脱口而出喊了莫若菲一声山哥,怕得跑进了松林,莲衣客就来了。他给了她披风怕她冻着,又转身离开任她冻僵。让她从惊喜等到绝望。
她窝在软榻和-图-书上无力的想,长这么大头一回病得这么厉害。莫伯每天都拎着厨房特意为她熬的各种汤水滋养半点用都没有似的。那会儿在西州府连鸡蛋汤都没得喝,咋就生龙活虎呢?
云琅急了:“大夫说风寒咳嗽用蛇胆好,你这回春堂是望京城最大的药铺,怎么会没有?”
雪渐渐的融了,吹面而来的风带着寒意,已少了严冬时分的凌烈。不弃两眼无神地躺在房中。
和*图*书他这么说了,不弃自然相信莫若菲的经验,就是咳起来难受。怕死的恐慌渐渐淡了。
她是不是得了肺病?古代肺病是治不好的绝症,不弃不禁有些惊惶。
青儿手上出汗怕污了绣样,便放下绣花绷子道:“小姐先在雪里冻僵,又掉进河中受了风寒。病来如山倒嘛,自然虚弱了些。等小姐病好了,就会像玩雪仗时那么精神了。”
云琅想了想道:“你先照方子把别的药捡了,蛇胆我和_图_书自己想办法。什么蛇的蛇胆都成?”
“少爷,蛇过冬休眠,要挖穴寻窟才能捕到。这新年里头,正月还没过完呢,少有人去捉蛇。天寒雪大,因风寒咳嗽之人增多,小店的存货售尽,一时之间还未来得及采买补全。”
药堂掌柜拿起方子一看笑了:“是莫府的药吧?莫少爷怎么没来?”
掌柜迟疑了下道:“这位少爷,别的都成,可是蛇胆没有存货了。”
青儿端了药进来,服侍不弃喝了和*图*书后就坐在房中绣花陪她。不多会儿她的额头就沁出汗来,小脸红朴朴的。
云琅不耐烦的说:“他忙,我来也一样。照方子捡。”
热闹的望京街头,云琅从马上一跃而下,停在了望京最大的药铺回春堂门口。他掀袍急步走进回春堂,手里拿着一张药方啪的拍在药柜上:“照这个方子配药!”
云琅默记于心。
烧已经退下,但咳嗽却不见好转。往往喉间一痒,连串的咳嗽听得众婢都不忍心的转过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