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女花不弃

作者:桩桩
小女花不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红烛空替人垂泪

第三十章 那一场风花雪月(8)

老乞丐显然已成人精,偷偷的贴着墙角的往外溜。
老乞丐捧了银子满面笑容:“我什么也没看见。”
细碎的雪被寒风吹得簌簌洒下。天气萧萧,竟无端有了凄然的感觉。背心处仿佛又烙着不弃咳嗽时喷出的热气,心为之一悸。
“为什么?!你怕她知道你关心她吗?那你元宵节还去看她?!你还送她兔儿灯作甚?!”
云琅脚尖一点,凌空翻身,已www.hetushu.com拍出一掌挡住了他的去路。
云琅望着他,知道莲衣客的武功比自己高出许多。他心里更加郁闷,扬手将手里装蛇胆的锦盒狠狠的摔在地上,一脚踩下,腥膻的胆汁溅得满靴都是。他嘴里似吞了蛇胆汁一般苦涩,大喊道:“我不会像你,我不会把花灯挂在看不到的角落!我不会让她半夜跑出房间发烧晕倒!不用你的蛇胆和图书!我也会治好她的病!总有一天我会叫她扔了你的铜钱!”
陈煜没有阻挡他,手一扬,一锭二两重的银子准确的落在老乞丐身前:“明日不用来了。赏你的。”
小巷重回寂静。云琅瞪着莲衣客胸口热血翻涌,却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站住!”云琅深吸口气,大步上前,手拽紧成拳,他盯着莲衣客道:“你为什么要假我之手?”
http://m.hetushu.com弃那晚又追出来了吗?她发烧晕倒了?陈煜停住了脚步。
陈煜低头注视着云琅,淡淡地说:“你这样想就对了。”说罢脚尖轻点,无声无息从墙头掠走,像风里的一片雪花,孤单而寂寞。
陈煜回身静静的注视着他。想起那晚云琅的热情爽直,他犹豫了下停了下来,以内力改变了嗓音,莲衣客飘忽无踪的声音又淡然响起:“何事?”
听到破m•hetushu•com空声,云琅伸手抄住,脚步略停滞,莲衣客已掠上了墙头。
陈煜不想再说,身体轻轻一掠斜斜飘起,潇洒轻盈。
“你什么意思?!你别走说明白!”云琅泄气的一拳打在墙上。他望着地上被他踩破的蛇胆,寒着脸飞快出了小巷,骑马冲出了城。
细小的雪花被风吹得像急雨,陈煜拂去肩头落雪轻叹一声道:“你既已知道是我,明日此时在这里见吧。”
陈煜肩伤还未和图书全愈,也不想和云琅纠缠,避开他的掌风,手指轻弹出一枚铜钱射向云琅。
飞云堡的少堡主,年少英俊,为人爽直,对她关心。不弃将来嫁得这样一个夫婿,应该是很好的归宿吧?那张闪烁阳光的脸蓦然从陈煜眼前冒出来,他仿佛又看到不弃噙泪的双眼。他莫名的烦躁起来,冷冷说道:“只要有蛇胆能治咳嗽不就行了?谁送的有何关系?你若真的关心她,就不要让她知道蛇胆是我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