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女花不弃

作者:桩桩
小女花不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寒山一带伤心碧

第十章 月下重舞(10)

“顺着左边的路一直走,就是厨房。”
他怔怔地看着不弃,看到她耸了耸肩,脸上重新露出了无赖的笑容:“现在是王府有求于我。你要是敢把我扔进房里关着,就别想着我会去照顾王爷。世子就当没见过我好了!我自己找吃的去!”
五更鸡鸣,厨房外的厢房仍没有动静。不知为何,往日该早起的仆役睡了懒觉。
他说完一甩袖子,顺着来路离开。
默默看着她的身影消失,陈煜和图书迟疑了下,心虚的左右望了望,施展轻功悄悄的赶到了不弃的前面。
身后传来陈煜冷冷的声音。不弃吃惊的转过身。
陈煜蓦得回头,不弃浑身的血直涌上脑袋,僵了。她机械的转过身,顺着他指的方向拔腿就跑。
不弃对陈煜挥了挥手,潇洒的走开。一个声音对她说,他是来看她的。另一个声音对她说,他再关心她,也不能喜欢她。望着前面黑漆漆的路,知道他在www.hetushu•com身后看着她。不弃一颗心怦怦跳着,只想走出他视线之后找个僻静地方大哭一场。
不弃张了张嘴,终究还是说不出他是莲衣客的话来。双手胡乱的挥了挥,啪的敲在了自己头上。脑中灵光一闪,不弃低下头泄气地说:“我是饿狠了,脑袋糊涂了。只想着吃的,都忘了世子恨我来着。”
为什么不肯说你认出我了?为什么?目光在不弃低垂的脸上久久凝视。http://m•hetushu.com看到她的手不自在的在衣服上蹭动,陈煜蓦然明白了不弃的心思。她聪明得让他心酸。
陈煜背负着双手抬头观月,极不耐烦的解释道:“我只是怕你乱闯被侍卫当贼打坏了,会耽搁父王的病情。你顺着路直走,别乱窜!”
不弃呆呆地望着他的背影,突然咧开嘴无声地大笑起来。她边笑边学他负手望天,挤眉弄眼不屑的一甩袖子,得意得嘴都快裂到耳朵背后去了。
这是她www.hetushu.com第二次威胁他了。上一次用叫化老鼠威胁他去给她拿鸡腿。这一次用父王的病威胁他给她找吃的。陈煜无奈的想,每一次都很管用。
王府的厨房很大,很安静。不弃顾不得去想厨房里怎么连个值夜看灶的人都没有,直冲到蒸笼前拿了一碟点心,一屁股坐到了灶台前大嚼起来。她边吃边笑,边笑边抹眼泪,却觉得胃口从来没有这么好过。
自屋顶明瓦往下看,吃饱喝足的不弃靠在暖和的灶台前睡着了。和*图*书陈煜目不转睛的看着,唇边不知何时带上了笑容。
春寒料峭,他静静的坐着厨房房顶上,看天上的月牙儿自中天慢慢坠下。
最后一次见陈煜?不弃脑袋飞快的转动,想起是那日玩雪仗冻得半死之后。当时她恶毒的说七王爷最爱的女人是她母亲,气得陈煜掐住了她的脖子。也正是低头看清了那双手,让她确认他就是莲衣客。
她能应付的,府里的那些女人还盼着她能让父王恢复健康。陈煜再看了眼不弃,悄悄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