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女花不弃

作者:桩桩
小女花不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寒山一带伤心碧

第七十九章 死当长相思(6)

他头也不回的走出房门,远远的望了屋后那片松柏林,胸口那块石头越压越沉。不弃,不弃……花九给你取名不弃,这名字为什么每念一次,悲伤就深重一层?陈煜的头有点晕。他移开目光,低着头疾步出了凌波馆。
是妹妹也罢,不是妹妹也罢,今生今世,就算被雷劈,如果她能活下来,他什么也不在乎!
陈煜真想放声大笑。他真想告诉莫若菲,他,就是莲衣客!他和图书珍惜地将兔儿灯纳入怀中淡淡的说道:“就这么办吧。不弃做莫府的小姐也是权宜之计。择块风水宝地早日让她入土为安。究竟是何人下手,王府也会暗中追查。若被我查出来,我会让那人生不如死。”
她其实并不知道,他看着她啃鸡腿的时候,曾吞了吞口水。仿制自己从来没有吃过鸡腿一样。
陈煜轻轻捧着兔儿灯,手微微颤抖。
他想起她穿着冰凉的棉和图书衣蜷缩在稻草堆中。满脸烧得通红,却为他包扎了伤口,为他留下了食水,为他烤好了玉米。
在她的生命中,他并不是对她一开始就全心全意的人。她却记得这样深。她想要的温暖这样的少。
他想起她在红树庄柴房里和剑声斗嘴,聪明的威胁他给她送鸡腿。
他想起天门关自柳青芜手中救她一命。她抱着一个锦盒明明吓得双腿发软,却投来感激的目光。和-图-书让他不自觉的避开。
陈煜的胸口被巨石堵住,怔怔的站在屋内,脸上一丝表情也无。
她是这样聪慧,什么都知道,从来不说。
她怎么能死?怎么能从他的生命中蓦然消失?
她在这间屋子里抱过他,咳得他背心都烫了。她轻声告诉他:“我不该告诉你,我喜欢你。这样,你就不会像避瘟疫似的要离开我了。”
陈煜推开了不弃的房门。只看了一眼他的眼睛就酸涩m.hetushu.com起来。书桌上干涸的血迹中躺着盏兔儿灯。拳头大小,挂在梅树上蒙了灰变成了小灰兔,现在被染成小红兔了。他拿起那盏灯久久不语。
“阿琅说这灯是莲衣客送给不弃的。她在临死前握着这盏灯必有深意。阿琅的话也有几分道理。不弃的身世很简单,她被乞丐花九收留,后在药灵庄当小丫头。她怎么可能认识莲衣客?此人必有重大嫌疑。世子,那莲衣客号称独行侠,莫府会悬http://m.hetushu.com重金缉拿他。是非黑白,抓到莲衣客自见分晓!”莫若菲沉声说道。
他想起那个雨夜。不弃崩溃的喊道:“你还我莲衣客。”
他想起在王府她故意装着不知道他是莲衣客,那样的小心翼翼。
她什么都明白。她像一只风雪中好不容易找到避风处的小鸟,瑟瑟发抖。
可是她能活吗?她的脸在厚厚的脂粉背后泛着可怕的青色。她连呼吸都没有了。他唯一能知晓的,就是她临死前握着他送的兔儿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