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女花不弃

作者:桩桩
小女花不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寒山一带伤心碧

第八十章 死当长相思(7)

陈煜转过头苦涩的说道:“父王听得消息就晕倒。让他瞧了也只有更加伤心。他的病才好,不宜再劳心了。不弃并不喜欢寄人篱下,三天后就下葬。”
元崇眼尖地拉过杏儿的手顺手掏出张帕子替她擦试,眼里闪过丝疑惑,笑道:“我今日和世子好好赌一回酒。你们下去吧!再炒几个菜切几斤熟牛肉来!”
莫若菲的手握紧了拳头。这一世他能保护的人太少,给了他母爱的莫夫人www.hetushu.com就是其中之一。他绝对不会让陈煜查出事情的真相。
陈煜什么话也没说,翻身上了马。策马奔得一程,他扭头回望。身体一晃突然从马上栽了下来。
他捧起酒坛欲再喝,元崇拉住了他,手在桌子上一抹放到他眼前严肃的说:“你吐血了。”
陈煜拍了拍衣袍上的灰站起来,胸口闷得他眼前一阵阵发黑。他平静的说:“我没事,想事情走了神和*图*书。”
陈煜笑道:“我这不是好好的?饮酒!内库今天开完标,正好闲下来了。”
元崇不屑地嗤笑了声,左搂右抱道:“杏儿,替世子斟酒!换大碗来!”
他也望了松柏林一眼。想起关在秘道地牢里的青儿,头又有些痛,他该怎么处置那个丫头呢?两世的经验告诉他,眼前最重要的事是早点让不弃下葬,早点找到扛黑锅的人,把这件事了结了。莫若菲暂时把青儿扔到了一旁www•hetushu•com,紧步跟上陈煜问道:“不弃的房间还需要保留吗?我是说王爷也许想看一眼。”
府门口阿石牵着马等着焦急,见陈煜走出来赶紧上前说道:“府里来消息,王爷醒了,一直说要来看小姐,甘妃娘娘拦着,被王爷打了。”
这时楼上突然有人喊他的名字。陈煜抬头一看,酒楼上元崇提了坛酒趴在二楼窗户边上向他扬手示意。身边还陪着两个花枝招展的女人。
“少爷!”http://www•hetushu•com阿石尖叫了声,跳下马冲了过去。
“可是……”可是死的是小姐啊!阿石张大了嘴惊诧地看到陈煜大笑着走上酒楼。
陈煜掀袍坐下,顺手提起他面前的酒坛仰口痛饮。头仰起的瞬间,有冰凉的液体自眼中倒流进鼻子,一口酒就呛了出来,溅在想替他斟酒的杏儿衣衫上。
“长卿,你的马术看来也不怎样嘛!”元崇大笑。
陈煜把缰绳往阿石手里一塞道:“你先回府,告诉父王逝者已矣,请他m.hetushu.com老人家节哀。就当没有花不弃这个人吧!今天内库开标完结,我终于可以放松找乐子了。我找元崇饮酒去了!”
推开雅间的门,陈煜抄着手睨着元崇道:“从前和你赌酒都是我输,今天你信不信,不论怎么喝,本世子千杯不醉!”
两个女孩娇笑着应下,旋身出了房门。
元崇这才低声道:“长卿,你受了内伤吗?”
粉色的轻沙罩衣上溅得点点殷红的酒渍。杏儿惊呼了声,随手擦了擦嗔道:“世子好酒量好气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