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女花不弃

作者:桩桩
小女花不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寒山一带伤心碧

第九十四章 恍若隔世(8)

他冷静的道出残酷的事实,心里不忍,却又担心陈煜从此背上一世骂名。
他拼命的挖着坟土,仿佛她就在不远处对着他笑。笑得张扬,笑得没心没肺的。
元崇默默的看着他,转开脸,眼里一热,跟着落下泪来。他轻声道:“就算王爷让你去莫府,当那么多吊唁的官员富绅的面,你也只能忍着。主事的人还是莫若菲,你只能在旁边克制隐忍。长卿,如果世人知晓,会唾弃你。她知道了,心里会更难过。这种罪会让她也不得安http://www.hetushu.com宁。你难道不期望她有个好的来世?”
喉间哽住,陈煜的泪大滴大滴的落在身下元崇的脸上。是啊,她死了。再见又有何用?他的手禁不住松了,无力地翻倒在地上。眼泪滑过面颊流进身下的土地,他摸着冰凉的泥土,想起不弃在身下更冷的地方,心里又酸又痛,人哆嗦着蜷成一团。
一股巨痛自心底传来,陈煜回身一拳,将元崇打倒在地。他拎着他的衣领喝道:“她一个人http://www.hetushu.com在这里,她一个人孤零零在这里……”
“从前我恨她。恨她的母亲让母妃伤心过世。父王不停的娶侧妃夫人侍妾,我冷眼瞧着,觉得王府里就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妹妹们可以向她们的娘亲撒娇,我恨那个女人,恨她的女儿。在红树庄,我看到她饿极了吃耗子,我心里震惊。那会突然觉得她过得比我还难。我们都没有娘亲,但我还有父王,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我可以凭着武功暗地里做我的逍遥侠客。hetushu.com她什么都没有。她连花九一只破陶碗都爱若性命。送她一盏兔儿灯视为珍宝。元崇,我真是舍不得。舍不得她就这样去了,一天好日子都没有过就去了。她房里被吐出的血染得红了。我吐口血都痛得要命,你说她会有多痛?”
腰间一紧,赶过来的元崇抱住他的腰将他拉开,大喊道:“长卿,你冷静点!入土为安,你别打挠她!”
嘶心裂肺的声音远远的传扬开去,这一刻,陈煜心寂如死。
陈煜猛的回肘将他撞开,白着一张脸咬牙和图书切齿地说道:“我要见她。她也要见我。谁也拦不住我!”
陈煜抬手抹了把脸。泥土混着泪水全抹在了脸上,他恽然不觉。月亮旁有颗最耀眼的星星冲他眨眼,他闭上眼睛,大吼出声:“为什么不让我见她最后一面?!我恨你!父王,我恨你!”
元崇眼尖瞧着他手指磨出了血,心道不能任他继续,大喝一声扑过去,拳头狠狠的击中陈煜。嘴里嚷道:“醒醒吧,长卿,她死了,她已经死了。你见她又有何用?”
陈煜突然解下了披风,大踏步走到那坯新www.hetushu.com土前。手探出,十指深陷松软的新土中。他用力抓起一大块泥土扔在向旁,喃喃道:“不弃,我来见你了。”
两人没有再说话,一个坐着,一个躺着,静静的任山风吹干泪痕。
他扬手一指远方的小春亭道:“在哪里!就在哪里!我当着她的面和柳青芜卿卿我我。我武功好有什么用?我连一杯茶都挡不住,别人当我的面泼得她满脸都是。她擦干脸没事人似的。她跟着花九讨饭被人唾了多少回?换别家的小姐,早哭闹着要寻死要报仇了。”
他扭过身,继续挖着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