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女花不弃

作者:桩桩
小女花不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寒山一带伤心碧

第九十五章 恍若隔世(9)

“你回莫府后才知道的,你在府里遇到了什么人?”
陈煜弄来堆树枝点燃,从马鞍旁又拿出两只带着血的鸡腿。
“乙亥年四月生。四月生……”陈煜跳了起来,冲到墓碑前结结巴巴的念道,“乙亥年二月生,巳丑年三月殁……不弃是二月生的,这上面写的四月生,谁的生辰?”
火光映出陈煜木然的脸。他烧化着冥钱,温柔的说道:“你喜欢的兔儿灯我也带来了。你点着黄泉好认路。”说着和图书从怀里取出那只染血的兔儿灯往火堆里扔。
元崇浑身一抖,顿时可怜起那只鸡来。觉得自己带他出城是替望京城不知哪家倒霉蛋消了灾。
他想起了那个雨夜,不弃悲怆的哭声仍在耳边回荡。他想起小春亭上泼在不弃脸上的那杯茶。那是他最后一次看到她。如果当时她知道,她必然会告诉他。
元崇吓了一跳:“怎么还有毛?”
陈煜手一颤,兔儿灯轻飘飘的自他手中www.hetushu.com落下。
他想起推门而入看到的斑斑血迹。眼前出现不弃自床上滚落,又努力爬上书桌的情形。他仿佛看到她伏在案前在兔儿灯上费力的写下这行字。莫若菲不会注意到这个细节。云琅对这盏灯厌恶得很。她知道,只有他会注意到这盏兔儿灯。她临死前心心念着要告诉他,她不是他的妹妹,她不是。
陈煜将鸡腿用泥土裹了扔进火堆里,淡淡的说:“不弃爱吃鸡腿。走时在www.hetushu.com厨房里没找到,只好寻了只鸡砍了腿。做叫化鸡腿给她吃。”
火苗舔上兔儿灯的细绢,陈煜目光一闪,手飞快的从火堆里抢出那盏灯来拍熄火。元崇不解的看着他,只见陈煜拿起烧破一角的兔儿灯凑到火堆上一照,嘴里喃喃道:“元崇,是我眼花了吗?怎么会有字?”
父王曾告诉过他,明年二月要替不弃办一场隆重的及笄礼。父王四月离开望京,薛菲如果怀了父王的孩子,最迟也该www.hetushu.com在二月生下不弃。为什么兔儿灯上写的是四月生?是谁写的?
元崇凑近一看,透过火光,褐色的血迹中隐约现出几个字来。他认了半天念道:“乙亥年四月生。这是什么?”
太迟了。
过了良久,陈煜站了起来,嘴里一声呼哨,他的马得得跑了来。他从鞍旁拿出香烛冥钱。
心头一道亮光闪过。他眼里骤然露出似悲似喜的神色。
一时间,陈煜心痛如绞。如果她早知道,如果他早知道……她不会离开王府,他http://www.hetushu.com不会让她离开。他不会故意不管她,不理会她。她还会死吗?如果是从前,他必然会悄悄的遣进莫府看她。
如果不是火光映出深墨的字迹,他看不到她的苦心,猜不到她的心思。
“不弃,是你写的。只有你会写在上面。你什么时候写的。会是什么时候?”陈煜一声接一声的说着心里的疑问。
“不弃。”他轻声喊了声,泪再一次汹涌奔泄。
元崇知道陈煜会忍过去。他摆好香烛,点燃冥纸。黄裱纸被火舌一点化为灰白色的灰烬。